冰心散文

01
  圈儿

  《印度哲学概论》至:“太子作狮子吼:‘我若不断生、老、病、死、优悲、苦恼,不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要不还此。’”有感而作。我刚刚出了世,已经有了一个漆黑严密的圈儿,远远的罩定我,但是我不觉得。渐的我往外发展,就觉得有它限制阻抑着,并且它似乎也往里收缩─—好害怕啊!圈子里只有黑暗,苦恼悲伤。

  它往里收缩一点,我便起来沿着边儿奔走呼号一回。结果呢?它依旧严严密密的罩定我,我也只有屏声静气的,站在当中,不能再动。

  它又往里收缩一点,我又起来沿着边儿奔走呼号一回;回数多了,我也疲乏了,─—圈儿啊!难道我至终不能抵抗你?永远幽囚在这里面么?

  起来!忍耐!努力!

  呀!严密的圈儿,终竟裂了一缝。─—往外看时,圈子外只有光明,快乐,自由。─—只要我能跳出圈儿外!

  前途有了希望了,我不是永远不能抵抗它,我不至于永远幽囚在这里面了。努力!忍耐!看我劈开了这苦恼悲伤,跳出圈儿外!

冰心散文精选

02
  繁星全集

  一

  繁星闪烁着——

  深蓝的太空

  何曾听得见他们对语

  沉默中

  微光里

  他们深深的互相赞颂了

  二

  童年呵!

  是梦中的真

  是真中的梦

  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

  三

  万顷的颤动——

  深黑的岛边

  月儿上来了

  生之源

  死之所!

  四

  小弟弟呵!

  我灵魂中三颗光明喜乐的星

  温柔的

  无可言说的

  灵魂深处的孩子呵!

  五

  黑暗

  怎样幽深的描画呢

  心灵的深深处

  宇宙的深深处

  灿烂光中的休息处

  六

  镜子

  对面照着

  反面觉得不自然

  不如翻转过去好

  七

  醒着的

  只有孤愤的人罢!

  听声声算命的锣儿

  敲破世人的命运

  八

  残花缀在繁枝上

  鸟儿飞去了

  撒得落红满地——

  生命也是这般的一瞥么

  九

  梦儿是最瞒不过的呵!

  清清楚楚的

  诚诚实实的

  告诉了

  你自己灵魂里的密意和隐忧

  一〇

  嫩绿的芽儿

  和青年说

  "发展你自己!"

  淡白的花儿

  和青年说

  "贡献你自己!"

  深红的果儿

  和青年说

  "牺牲你自己!"

  一一

  无限的神秘

  何处寻他

  微笑之后

  言语之前

  便是无限的神秘了

  一二

  人类呵!

  相爱罢

  我们都是长行的旅客

  向着同一的归宿

  一三

  一角的城墙

  蔚蓝的天

  极目的苍茫无际——

  即此便是天上一人间

  一四

  我们都是自然的婴儿

  卧在宇宙的摇篮里

  一五

  小孩子!

  你可以进我的园

  你不要摘我的花——

  看玫瑰的刺儿

  刺伤了你的手

  一六

  青年人呵!

  为着后来的回忆

  小心着意的描你现在的图画

  一七

  我的朋友!

  为什么说我"默默"呢

  世间原有些作为

  超乎语言文字以外

  一八

  文学家呵!

  着意的撒下你的种子去

  随时随地要发现你的果实

  一九

  我的心

  孤舟似的

  穿过了起伏不定的时间的海

  二〇

  幸福的花枝

  在命运的神的手里

  寻觅着要付与完全的人

  二一

  窗外的琴弦拨动了

  我的心呵!

  怎只深深的绕在余音里

  是无限的树声

  是无限的月明

  二二

  生离——

  是朦胧的月日

  死别——

  是憔悴的落花

  二三

  心灵的灯

  在寂静中光明

  在热闹中熄灭

  二四

  向日葵对那些未见过白莲的人

  承认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白莲出水了

  向日葵低下头了

  她亭亭的傲骨

  分别了自己

  二五

  死呵!

  起来颂扬他

  是沉默的终归

  是永远的安息

  二六

  高峻的山巅

  深阔的海上——

  是冰冷的心

  是热烈的泪

  可怜微小的人呵!

  二七

  诗人

  是世界幻想上最大的快乐

  也是事实中最深的失望

  二八

  故乡的海波呵!

  你那飞溅的浪花

  从前怎样一滴一滴的敲我的盘石

  现在也怎样一滴一滴的敲我的心弦

  二九

  我的朋友

  对不住你

  我所能付与的慰安

  只是严冷的微笑

  三〇

  光阴难道就这般的过去么

  除却缥渺的思想之外

  一事无成!

  三一

  家是最不情的——

  人们的泪珠

  便是他的收成

  三二

  玫瑰花的剌

  是攀摘的人的嗔恨

  是她自己的慰乐

  三三

  母亲呵!

  撇开你的忧愁

  容我沉酣在你的怀里

  只有你是我灵魂的安顿

  三四

  创造新陆地的

  不是那滚滚的波浪

  却是地底下细小的泥沙

  三五

  万千的天使

  要起来歌颂小孩子

  小孩子!

  他细小的身躯里

  含着伟大的灵魂

  三六

  阳光穿进石隙里

  和极小的刺果说

  "借我的力量伸出头来罢

  解放了你幽囚的自己!"

  树干儿穿出来了

  坚固的磐石

  裂成两半了

  三七

  艺术家呵!

  你和世人

  难道终久得隔着一重光明之雾

  三八

  井栏上

  听潺潺山下的河流——

  料峭的天风

  吹着头发

  天边——地上

  一回头又添了几颗光明

  是星儿

  还是灯儿

  三九

  梦初醒处

  山下几叠的云衾里

  瞥见了光明的她

  朝阳呵!

  临别的你

  已是堪怜

  怎似如今重见!

  四〇

  我的朋友!

  你不要轻信我

  贻你以无限的烦恼

  我只是受思潮驱使的弱者阿!

  四—

  夜已深了

  我的心门要开着——

  一个浮踪的旅客

  思想的神

  在不意中要临到了

  四二

  云彩在天空中

  人在地面上

  思想被事实禁锢住

  便是一切苦痛的根源

  四三

  真理

  在婴儿的沉默中

  不在聪明人的辩论里

  四四

  自然呵!

  请你容我只问一句话

  一句郑重的话

  我不曾错解了你么

  四五

  言论的花儿

  开的愈大

  行为的果子

  结得愈小

  四六

  松枝上的蜡烛

  依旧照着罢!

  反复的调儿

  弹再一阕罢!

  等候着

  远别的弟弟

  从夜色里要到门前了

  四七

  儿时的朋友

  海波呵

  山影呵

  灿烂的晚霞呵

  悲壮的喇叭呵

  我们如今是疏远了么

  四八

  弱小的草呵!

  骄傲些吧

  只有你普遍地装点了世界

  四九

  零碎的诗句

  是学海中的一点浪花罢

  然而他们是光明闪烁的

  繁星般嵌在心灵的天空里

冰心散文名篇

03
  春水全集

  一

  春水

  又是一年了

  还这般的微微吹动

  可以再照一个影儿么

  “我的朋友!

  我从来未曾留下一个影子

  不但对你是如此”

  二

  四时缓缓的过去——

  百花互相耳语说

  “我们都只是弱者!

  甜香的梦

  轮流着做罢

  憔悴的杯

  也轮流着饮罢

  上帝原是这样安排的呵!”

  三

  青年人!

  你不能像风般飞扬

  便应当像山般静止

  浮云似的

  无力的生涯

  只做了诗人的资料呵!

  四

  芦获

  只伴着这黄波浪么

  趁风儿吹到江南去罢!

  五

  一道小河

  平平荡荡的流将下去

  只经过平沙万里——

  自由的

  沉寂的

  他没有快乐的声音

  一道小河

  曲曲折折的流将下去

  只经过高山深谷——

  险阻的

  挫折的

  他也没有快乐的声音

  我的朋友!

  感谢你解答了

  我久闷的问题

  平荡而曲折的水流里

  青年的快乐

  在其中荡漾着了!

  六

  诗人!

  不要委屈了自然罢

  “美”的图画

  妥砍谈的描呵!

  七

  一步一步的扶走——

  半隐的青紫的山峰

  怎的这般高远呢

  八

  月呵!

  什么做成了你的尊严呢

  深远的天空里

  只有你独往独来了

  九

  倘若我能以达到

  上帝呵!

  何处是你心的尽头

  可能容我知道

  远了!

  远了!

  我真是太微小了呵!

  一0

  忽然了解是一夜的正中

  白日的心情呵!

  不要侵到这境界里来罢

  一一

  南风吹了

  将春的微笑

  从水国里带来了!

  一二

  弦声近了

  瞽目者来了

  弦声远了

  无知的人的命运

  也跟了去么

  一三

  白莲花!

  清洁拘束了你了——

  但也何妨让同在水里的红莲

  来参礼呢

  一四

  自然唤着说

  “将你的笔尖儿

  浸在我的海里罢!

  人类的心怀太枯燥了”

  一五

  沉默里

  充满了胜利者的凯歌!

  一六

  心呵!

  什么时候值得烦乱呢

  为着宇宙

  为着众生

  一七

  红墙衰草上的夕阳呵!

  快些落下去罢

  你使许多的青年人颓老了!

  一八

  冰雪里的梅花呵!

  你占了春先了

  看遍地的小花

  随着你零星开放

  一九

  诗人!

  笔下珍重罢!

  众生的烦闷

  要你来慰安呢

  二0

  山头独立

  宇宙只一人占有了么

  二一

  只能提着壶儿

  看她憔悴——

  同情的水

  从何灌溉呢

  她原是栏内的花呵!

  二二

  先驱者!

  你要为众生开辟前途呵

  束紧了你的心带罢!

  二三

  平凡的池水——

  临照了夕阳

  便成金海!

  二四

  小岛呵!

  何处显出你的挺拔呢

  无数的山蜂

  沉沦在海底了

  二五

  吹就雪花朵朵——

  朔风也是温柔的呵

  二六

  我只是一个弱者!

  光明的十字架

  容我背上罢

  我要抛弃了性天里

  暗淡的星辰!

  二七

  大风起了!

  秋虫的鸣声都息了!

  二八

  影几欺哄了众生了

  天以外——

  月儿何曾圆缺

  二九

  一般的碧绿

  只多些温柔

  西湖呵

  你是海的小妹妹么

  三0

  天高了

  星辰落了

  晓风又与睡人为难了!

冰心短篇散文

04
  一只小鸟

  ─—偶记前天在庭树下看见的一件事有一只小鸟,它的巢搭在最高的枝子上,它的毛羽还未曾丰满,不能远飞;每日只在巢里啁啾着,和两只老鸟说着话儿,

  它们都觉得非常的快乐。

  这一天早晨,它醒了。那两只老鸟都觅食去了。它探出头来一望,看见那灿烂的阳光,葱绿的树木,大地上一片的好景致;它的小脑子里忽然充满了新意,抖刷抖刷翎毛,飞到枝子上,放出那赞美“自然”的歌声来。它的声音里满含着清—轻—和—美,唱的时候,好像“自然”也含笑着倾听一般。树下有许多的小孩子,听见了那歌声,都抬起头来望着─—这小鸟天天出来歌唱,小孩子们也天天来听它,最后他们便想捉住它。

  它又出来了!它正要发声,忽然嗤的一声,一个弹子从下面射来,它一翻身从树上跌下去。斜刺里两只老鸟箭也似的飞来,接住了它,衔上巢去。它的血从树隙里一滴一滴的落到地上来。

  从此那歌声便消歇了。那些孩子想要仰望着它,听它的歌声,却不能了。

冰心经典散文

05
  无限之生的界线

  我独坐在楼廊上,凝望着窗内的屋子。浅绿色的墙壁,赭色的地板,几张椅子和书桌;空沉沉的,被那从绿罩子底下发出来的灯光照着,只觉得凄黯无色。

  这屋子,便是宛因和我同住的一间宿舍。课余之暇,我们永远是在这屋里说笑,如今宛因去了,只剩了我一个人了。

  她去的那个地方,我不能知道,世人也不能知道,或者她自己也不能知道。然而宛因是死了,我看见她病的,我看见她的躯壳埋在黄土里的,但是这个躯壳能以代表宛因么!

  屋子依旧是空沉的,空气依旧是烦闷的,灯光也依旧是惨绿的。我只管坐在窗外,也不是悲伤,也不是悚惧;似乎神经麻木了,再也不能迈步进到屋子里去。

  死呵,你是—个破坏者,你是一个大有权威者!世界既然有了生物,为何又有你来摧残他们,限制他们?无论是帝王,是英雄,是……一遇见你,便立刻撇下他一切所有的,屈服在你的权威之下;无论是惊才,绝艳,丰功,伟业,与你接触之后,不过只留下一扌不[POU]黄土!

  我想到这里,只觉得失望,灰心,到了极处!─一这样的人生,有什么趣味?纵然抱着极大的愿力,又有什么用处?又有什么结果?到头也不过是归于虚空,不但我是虚空,万物也是虚空。

  漆黑的天空里,只有几点闪烁的星光,不住的颤动着。树叶楂楂槭槭的响着。微微的一阵槐花香气,扑到阑边来。

  我抬头看着天空,数着星辰,竭力的想慰安自己。我想:─—何必为死者难过?何必因为有“死”就难过?人生世上,劳碌辛苦的,想为国家,为社会,谋幸福;似乎是极其壮丽宏大的事业了。然而造物者凭高下视,不过如同一个蚂蚁,辛辛苦苦的,替他同伴驮着粟粒一般。几点的小雨,一阵的微风,就忽然把他渺小之躯,打死,吹飞。他的工程,就算了结。我们人在这大地上,已经是像小蚁微尘一般,何况在这万星团簇,缥缈幽深的太空之内,更是连小蚁微尘都不如了!如此看来,……都不过是昙花泡影,抑制理性,随着他们走去,就完了!何必……

  想到这里,我的脑子似乎胀大了,身子也似乎起在空中。

  勉强定了神,往四围一看:─—我依旧坐在阑边,楼外的景物,也一切如故。原来我还没有超越到世外去,我苦痛已极,低着头只有叹息。

  一阵衣裳的声音,仿佛是从树杪下来,─—接着有微渺的声音,连连唤道:“冰心,冰心!”我此时昏昏沉沉的,问道:“是谁?是宛因么?”她说:“是的。”我竭力的抬起头来,借着微微的星光,仔细一看,那白衣飘举,荡荡漾漾的,站在我面前的,可不是宛因么!只是她全身上下,显出一种庄严透彻的神情来,又似乎不是从前的宛因了。

  我心里益发的昏沉了,不觉似悲似喜的问道:“宛因,你为何又来了?你到底是到哪里去了?”她微笑说:“我不过是越过‘无限之生的界线’就是了。”我说:“你不是……”她摇头说:“什么叫做‘死’?我同你依旧是一样的活着,不过你是在界线的这一边,我是在界线的那一边,精神上依旧是结合的。不但我和你是结合的,我们和宇宙间的万物,也是结合的。”

  我听了她这几句话,心中模模糊糊的,又像明白,又像不明白。

  这时她朗若曙星的眼光,似乎已经历历的看出我心中的症结。便问说:“在你未生之前,世界上有你没有?在你既死之后,世界上有你没有?”我这时真不明白了,过了一会,忽然灵光一闪,觉得心下光明朗澈,欢欣鼓舞的说:“有,有,无论是生前,是死后,我还是我,‘生’和‘死’不过都是‘无限之生的界线’就是了。”

  她微笑说:“你明白了,我再问你,什么叫做‘无限之生’?”我说:“‘无限之生’就是天国,就是极乐世界。”她说:“这光明神圣的地方,是发现在你生前呢?还是发现在你死后呢?”我说:“既然生前死后都是有我,这天国和极乐世界,就说是现在也有,也可以的。”

  她说:“为什么现在世界上,就没有这样的地方呢?”我仿佛应道:“既然我们和万物都是结合的,到了完全结合的时候,便成了天国和极乐世界了,不过现在……”她止住了我的话,又说:“这样说来,天国和极乐世界,不是超出世外的,是不是呢?”我点了一点头。

  她停了一会,便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我就是万物,万物就是太空:是不可分析,不容分析的。这样─—人和人中间的爱,人和万物,和太空中间的爱,是昙花么?是泡影么?那些英雄,帝王,杀伐争竞的事业,自然是虚空的了。我们要奔赴到那‘完全结合’的那个事业,难道也是虚空的么?

  去建设‘完全结合’的事业的人,难道从造物者看来,是如同小蚁微尘么?”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含着快乐信仰的珠泪,指头望着她。

  她慢慢的举起手来,轻裾飘扬,那微妙的目光,悠扬着看我,琅琅的说:“万全的爱,无限的结合,是不分生─—死─—人─—物的,无论什么,都不能抑制摧残他,你去罢,─—你去奔那‘完全结合’的道路罢!”

  这时她慢慢的飘了起来,似乎要乘风飞举。我连忙拉住她的衣角说,“我往哪里去呢?那条路在哪里呢?”她指着天边

  说,“你迎着他走去罢。你看─—光明来了!”

  轻软的衣裳,从我脸上拂过。慢慢的睁开眼,只见地平线边,漾出万道的霞光,一片的光明莹洁,迎着我射来。我心中充满了快乐,也微微的随她说道:“光明来了!

  (本篇作于192O年4月lO日,最初发表于北京《晨报》192O年4月3O日,后收入北新书局出版的黄皮丛书之一《闲情》,北新书局1932年12月初版。)

冰心优美散文

06
  图画

  信步走下山门去,何曾想寻幽访胜?转过山坳来,一片青草地,参天的树影无际。树后弯弯的石桥,桥后两个俯蹲在残照里的狮子。

  回过头来,只一道的断瓦颓垣,剥落的红门,却深深掩闭。原来是故家陵阙!何用来感慨兴亡,且印下一幅图画。半山里,凭高下视,千百的燕子,绕着殿儿飞。城垛般的围墙,白石的甬道,黄绿琉璃瓦的门楼,玲珑剔透。楼前是山上的晚霞鲜红,楼后是天边的平原村树,深蓝浓紫。

  暮霭里,融合在一起。难道是玉宇琼楼?难道是瑶宫贝阙?何用来搜索诗肠,且印下一幅图画。

  低头走着,—首诗的断句,忽然浮上脑海来。“四月江南无矮树,人家都在绿阴中。”何用苦忆是谁的着作,何用苦忆这诗的全文。只此已描画尽了山下的人家!

冰心写景散文

07
  一朵白蔷薇

  怎么独自站在河边上?这朦胧的天色,是黎明还是黄昏?何处寻问,只觉得眼前竟是花的世界。中间杂着几条白蔷薇。

  她来了,她从山上下来了。靓妆着,仿佛是一身缟白,手里抱着一大束花。

  我说,“你来,给你一朵白蔷薇,好簪在襟上。”她微笑说了一句话,只是听不见。然而似乎我竟没有摘,她也没有戴,依旧抱着花儿,向前走了。

  抬头望她去路,只见得两旁开满了花,垂满了花,落满了花。我想白花终比红花好;然而为何我竟没有摘,她也竟没有戴?

  前路是什么地方,为何不随她走去?

  都过去了,花也隐了,梦也醒了,前路如何?便摘也何曾戴?

  1921.8.21追记

冰心哲理散文

08
  笑

  雨声渐渐的住了,窗帘后隐隐的透进清光来。推开窗户一看,呀!凉云散了,树叶上的残滴,映着月儿,好似萤光千点,闪闪烁烁的动着。——真没想到苦雨孤灯之后,会有这么一幅清美的图画!

  凭窗站了一会儿,微微的觉得凉意侵入。转过身来,忽然眼花缭乱,屋子里的别的东西,都隐在光云里;一片幽辉,只浸着墙上画中的安琪儿。——这白衣的安琪儿,抱着花儿,扬着翅儿,向着我微微的笑。

  “这笑容仿佛在哪儿看见过似的,什么时候,我曾……”我不知不觉的便坐在窗口下想,——默默的想。

  严闭的心幕,慢慢的拉开了,涌出五年前的一个印象。——一条很长的古道。驴脚下的泥,兀自滑滑的。田沟里的水,潺潺的流着。近村的绿树,都笼在湿烟里。弓儿似的新月,挂在树梢。一边走着,似乎道旁有一个孩子,抱着一堆灿白的东西。驴儿过去了,无意中回头一看。——他抱着花儿,赤着脚儿,向着我微微的笑。

  “这笑容又仿佛是哪儿看见过似的!”我仍是想——默默的想。

  又现出一重心幕来,也慢慢的拉开了,涌出十年前的一个印象。——茅檐下的雨水,一滴一滴落到衣上来。土阶边的水泡儿,泛来泛去的乱转。门前的麦垄和葡萄架子,都濯得新黄嫩绿的非常鲜丽。——一会儿好容易雨晴了,连忙走下坡儿去。迎头看见月儿从海面上来了,猛然记得有件东西忘下了,站住了,回过头来。这茅屋里的老妇人——她倚着门儿,抱着花儿,向着我微微的笑。这同样微妙的神情,好似游丝一般,飘飘漾漾的合了扰来,绾在一起。

  这时心下光明澄静,如登仙界,如归故乡。眼前浮现的三个笑容,一时融化在爱的调和里看不分了。

  七百字的一篇短文,不施藻饰,不加雕琢,只是随意点染,勾画了三个画面:一位画中的小天使,一位路旁的村姑,一位茅屋里的老妇人,各自捧着一束花。

  没有一点声音,只有三幅画面。三束白花衬托着笑靥,真诚、纯净、自然。然而,万籁无声中,又分明隐约地听到一支宛转轻盈的抒情乐曲。小提琴声不绝如缕,低回倾诉,使人悠悠然于心旌神摇中不知不觉地随它步入一片宁谧澄静的天地,而且深深地陶醉了。待你定睛寻觅时,琴声戛然而止。曲终人不见,只有三张笑靥,三束白花,一片空灵。空灵中似乎飘浮着若远若近的笑声,那么轻柔,那么甜美,注溢着纯真的爱。

  于是,你沉入无限遐思,眼前见一片澄静。“如登仙界,如归故乡。”恍惚间,你找到真、善、美——人们追求的最高境界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