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爱情散文 > 校园爱情散文

不说爱情

  其实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小南,那是个瘦瘦的清秀男孩。善良着爱着周遭的一切,包括文字。具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记不清楚了,印象里从我记事起就已经认识了。

  小学,初中,到高中,我们一直一块。至到去年高考,那个被称作黑色的六月,我们进了不同的大学,不同的城市,分开了。其实我们考的都不好,或者说都很烂,进的都是二流的大学。我在山西,他在山东。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有太多的相像,就像同一个人一样。写诗,穿便宜的衣服,偶尔领些稿费出去大吃,骑着单车到公园里闲逛到郊外爬山等等。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开心,无话不谈,除了爱情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们是个穷人,很穷很穷的那种,没有资本去玩弄那些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有很多的奢侈品,包括爱情。

  不知道是早熟还是故作深沉,13岁那年,我们初中,小南突然对我说,我在初中不会谈恋爱,高中也不会,至到大学。那时,我看着他,突然有种心痛感觉,就像看着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心一点点地腐烂,却无能为力。其实在我看来,小南一直是个优秀的孩子,只是有些自闭,自闭到朋友很少,也许,只有我。

  高中时候,我们依旧一块,穿街市小店的便宜衣服,打完篮球喝一元一瓶的哇哈哈矿泉水,逃课出去玩很弱智的电脑游戏,冒着大雪凛冽的风去郊外踏青,像古代的文人骚客一样感受春天,酝酿感情,然后回来写诗。日子像没有暗涌的一滩湖水,按部就班,一成不变,亘久着那副容颜。高一结束,我没有告诉他,我选了理科。交了分科的单表,我默默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不敢看他的脸,像做错事的孩子。我知道,他一定选文了,我们就这么分开了。像是一种默契,整个寒假,我们都不说文理分科的事,绝口不提,守口如瓶,仿佛那是我们之间的禁忌。

  开学了。我拿着行李站在分班的名单前面寻找着自己,八班。转身正欲挤出人群,却看见了身后的小南,我们都是一愣,然后开心一笑。不说话,因为没有必要。我们又在了一起。

  日子就这么没有波澜地流逝着,湮没着我们的心智,我们的青春,催促着我们成长。我们依然如故地生活,单调地重复着每天的一分一秒。聊天,依旧不谈爱情,只字不提,从来都是。

  单身。孤独寂寞贫穷。无知。单纯。幻想。我们一直都是。

  即将离开各奔前程的晚上,小南找我,说了很多的话,像酒醉了一样。我们一块自嘲,引用别人的话,如果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那我们正常手足却赤身露体地裸奔了二十年。我们笑着哭了,不再说话。但我知道,我们都在希冀,希冀着明天,希冀着大学。这是我们第一次聊天,关于爱情。

  然后是分手,离别。坐上不同的列车,驶向不同的方向,背道而驰,越走越远。

  一个多月后,沉寂的夜,小南突然很兴奋地打电话给我,告我,他恋爱了。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样的心境,只记得很平静,不想再说什么,就像那夜的月亮,缄默着,泛着淡淡的幽白的光,远处的山,远处的树,都披墨谢彩,一片的黯淡。我强颜着欢笑,告诉他,祝福你!回去给我买糖。他说,恩。然后无话,挂了电话。

  我在学校操场的草坪上坐了很长时间,那里有很多的情侣,呢喃着耳语坐在有着夜潮微湿的草上。那夜,没有星星,月色很淡,没有什么明朗可言,孤寂的月百无聊赖地挂着,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只有那风,北方的夜风,略带寒意,瑟瑟冻人。我戴上耳麦,抱着自己的膝盖,听着卡洛儿的歌,抖动着坐到很晚,回去睡觉,没有做梦,一无所有。

  其实,那时,我和小南一样,我遇到了小X,那个风情万种的女孩。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宿命,但我那时心境喜忧参半,有种落寞的危机潜藏蛰伏左右,令人忐忑难安。我们从没有携手在校园的小道里走过,没有在周末时候逛过街,没有在公园里席地而坐说着情话,没有在山西的电影院里看过电影,没有互赠礼物,没有穿过情侣装,没有戒指没有戒痕。。。什么都没有,就像不是恋人情侣一样。

  半个月后,我们分手。静悄悄地,到现在都说不清理由。短暂的幸福夹杂着短暂的痛苦,统统走过,接下来是无尽的黑夜,漫延到没有边界。

  一个月后,我上网,看见小南的QQ头标闪亮着,我说,嗨,幸福的小南,你跟你女朋友可好啊?怎么没消息了?我看见小南正在输入,然后停止,然后再输入,再停止,反反复复,终于给我回了三个字,分手了。我盯着煞白屏幕上的三个淡淡的字,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三个字,分手了。它慢慢地漫延、胀大,遮掩了整个屏幕,我的整个视线。久久地,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是啊,都分手了。。。

  后来,小南告诉我,早在半个月前他们就分手了。因为性格不和。

  我一直沉默着,像那晚的月亮。良久,我给他回了一苏轼的诗: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然后都不说话,我知道小南嘴角会扬起一贯的轻浮的笑。是啊,又是一句引用的自嘲,关于爱情。

  九月末的有一个夜晚,小南突然又给我来电,声音嘶哑,呜咽着断断续续的话,我们在一起还没有过过一个节日,还没有牵着手在校园里走过,还没有逛过街,还没有一起看过电影,还没有。。。就如同不是恋人情侣一样。

  他说他十一本有很多的计划,可是现在又一切化为乌有。

  他说他错了,他容忍她通宵上网,打麻将,赌博,抽烟。。。什么都容忍了,放弃了很多的以前的所谓的原则,因为他爱她,但她依旧走了,没有回头,要去和一个有钱的男人结婚去了。

  他说他错了,当年的誓言。他错过了很多的爱他的女孩,为了一场并不快乐的经历放弃了一生的幸福。对不起等他的女孩,对不起自己,但一切都不能挽回,不能从来了!今年的11月11,依旧是他的节日。

  我没有说什么,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此刻还能说些什么,那些安慰会显得苍白无力荒诞不经和无关痛痒。但我哭了,为了小南,也为了我自己,哭得一塌糊涂,感到委屈。

  我告诉他,我和小C,现在异地,虽为恋人,不说情话,我也从来没去看过她,照顾过她,觉得对不起她,也对不起自己。有时候,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单身,我是不是孤独,她是否难过,需不需要我陪。

  那天以后,我把曾在诗里说的羁绊从前的留长的头发剪去了。染黑了,然后,背着简单的行囊买张车票决然地离去,在十一时候。

  十一,什么也没说的小南突来看我,而我早已走远,我们就这般擦肩而过。

  中秋那晚,我没有看月,一直不敢抬头。不知是不是圆满。

  我打电话给小南,说我很想他。他说他也是。他说现在他已经不写诗了,除了学习什么也不想了,因为没有资本,没有能力,贫乏已让让我们狭隘让我们自私了。我的心在一次抽搐着,没有说话,那就学习吧。

  这一次,不说爱情。

  从此,都不说爱情。

      整理:zln201708
标签: 不说 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