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爱情散文 > 春天的爱情散文

清雨中吟唱爱的曼妙

  柳绿花红,蝴蝶纷飞,冰封了一冬的爱,伴着春风,沐着阳光,沾着细雨,穿越在春天里。

  也许是春风的轻柔,惹起了春花的烂漫;也许是春光的明媚,掀开了春花的盖头;也许是春雨的滋润,撩拨了春花的情怀。看,“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唐?杜甫江畔独步寻花》)、“喧鸟覆春洲,杂英满芳甸”(南朝宋?谢灵运《登池上楼》)、 “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宋?叶绍翁《游园不值》)。百花怒放,使得 “阳春白日风在香”!

  是春天娇艳了百花,抑或是百花妩媚了春天?但不管如何,花开花落的曼妙,已使春天留在了人的心里!由是,“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唐?杜甫《丽人行》),“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唐?孟郊《登科后》)。是的,梅花的高洁、坚强、谦虚,李花的洁白秀美、质朴清纯,海棠的艳美高雅,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尚品格,怎不教观花、赏花、爱花、惜花的雅兴从古穿越至今!

  百花争妍斗艳,当以桃花夺魁。“千叶桃花胜百花,孤荣春晚驻年华”(唐?杨凭《千叶桃花》),“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唐?吴融《桃花》)。桃花是春天的爱情,没有谁能拒绝桃花的诱惑!绯红的花瓣是丽人的腮红,迷离的花蕾是极品佳人羞答答的眼神,长袖轻舞,怎不教人断魂?“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唐?周朴《桃花》)。然而,正由于桃花具有“见桃色而令人春心荡漾”的魅力,才出现“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的赏花盛况(唐?刘禹锡《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而唐朝长孙氏的《春游曲》:“上苑桃花朝日明,兰闺艳妾动春情。”却印证了见桃色而春心荡漾的魅力。古往今来,以桃花喻美人,以桃花喻爱情,已不难理解。如许浑的五言律诗《金谷桃花》:“花在舞楼空,年年依旧红。泪光停晓露,愁态倚春风。开处妾先死,落时君亦终。东流两三片,应在夜泉中。”便是女子用桃花喻美丽和表达自己对丈夫的深情。

  如若没有桃花的妖娆,直染得春日风情万种,怎会有《蝶恋花》的传唱,又怎去书写人间千百年的爱情浪漫与悲凄?牛郎与织女、孟姜女与白娘子、梁山伯与祝英台、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催人泪下!崔护也在悲伤中写下了“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无奈(唐?崔护《题都城南庄》 )。虽“肠断春江欲尽头,杖藜徐步立芳洲。颠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唐·杜甫《绝句漫兴九首》),但爱情依然在春风里飘逸,在春天里颂唱!

  如若没有春风的撩拨,没有春雨的摧残,穿越在春天的爱,怎能如此多彩灿烂?又怎会有“东风不为吹愁去,春日偏能惹恨长”(唐?贾至《春思》)的悲伤和哀叹?一曲“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唐代刘禹锡的《竹枝词》)唱出了滋生在春天里的爱情的隐晦和浪漫。一首“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清?袁枚《题桃树》)道尽了“红消香断有谁怜”(清?曹雪芹《葬花吟》)的惜花惜春情怀。而“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唐?刘禹锡《竹枝词》),又是谁的哀怨和寂寞灿然如花,在春风里飞扬?

  袖一抹春风,掬一捧缤纷的桃红,穿越岁月的时空,在清雨中吟唱爱的曼妙,这个春天,谁能为我红袖添香?谁能慰我的寂寥?

      整理:zln20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