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励志 > 励志小说 > 青春励志小说

苦难难以长久 坚毅的人总会出头

青春是道明媚的忧伤

  第一个青春是上帝给的;第二个的青春是靠自己努力的。

再也回不去的乡村
  我有一个朋友A,以前和人表白狠狠被拒。后来初恋,对方劈腿,分手。就此有些沉沦,游戏人间,再也不肯拿出一颗真心去爱别人。总是看着他为了别人的错误在惩罚自己,然后继续去折磨着别的无辜的人。他不快乐。被他伤害的人也不快乐。而伤害他的人,如今也不见得过得有多好。
  我有一个朋友B,以前因为一些事情,和同学几年没有说过一句话。每天独来独往,小心谨慎地做人,任何事都努力做到最好,只是怕被不喜欢的人嘲笑。总是看见他挣扎地活着,活得很累,很辛苦,不知道为了证明什么却依旧会去证明下去。他不快乐。他说,幸好我坚持了下来,没有崩溃。可是他的眼里,深深在疲惫。
  我有一个朋友C,关于她的绯闻和传言在传播。她很苦恼,自己只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也没有伤害任何人。可是为什么呢,还有人会去编造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居然还有人会去信以为真,以为她是那种品行不佳的人。她不快乐。她别无所求,只是期待一个公平的对待。
  我有一个朋友D,从小和家人关系不好。父母更偏爱年长的哥哥,也不重视她。不记得她的生日,不会给她买东西,也不知道她爱吃的菜。她也曾经很想问父母,既然你们不爱我,何必又要生下我。她不快乐。她渴望能和别人一样,家庭和睦,其乐融融。
  我们站在此处,名为青春的路口。能不能问自己一句:亲爱的,你快乐吗?想想,其实也是不快乐的。想得的得不到,不想要的偏偏也会来打扰。可是再想想,自己又何必。未免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辞强说愁。
  小时候,以为自己的世界很小,看见一片天空就以为是全部。长大了,才知道自己的世界很大,天无边海无涯。小时候,总会为了缺失一点什么,就觉得整个天地都变了颜色。后来,慢慢学会了百毒不侵。我们都会告诉后来认识的人自己之前的故事,总会描述得悲惨一些。其实自己想想,原来那些岁月,不过如此。如果真的悲惨得让人无法呼吸,那我们又如何会波澜不惊长大。我们不是逆来顺受了,只不过看穿了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毫发无损得获得全部的幸运。活着,总会失去一些什么。例如“我手里拿着刀,无法拥抱你,我放下刀,无法保护你。”
  那个游戏人间的朋友A,有着很支持他的朋友们一直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那个独来独往的朋友B,有着一双很爱他的父母,时时倾听着他的心声。那个被人误解的朋友C,有着别人羡慕的才华,深受长辈的赏识。那个不受宠爱的朋友D,有着一个对她很好的恋人,想要一辈子陪着她。

  人人都有过受迫害的青春。那段时间里,我们不被理解,活得很难受,就像是一条离开水的鱼。可是回头看看,总不是一无所有的。感情受挫友情来弥补,友情受挫亲情来弥补,亲情不够爱情来填。其实谁都没有输光手里的最后一张牌。下一步,怎么出牌,全在自己手里。幸福总会来的。只是,也许不是现在而已。


看不到希望的城市生活
  从乡村走出来的孩子在都市生活面临很多困境,尤其像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
  第一是住房,上海的房价与房租不停上涨,好像一块饥渴的海绵,一天一个样的膨胀。而工资上涨的速度永远跟不上房价。十几平方米的单间只要交通方便一点房租至少都要1000以上,一个月入没有超过四千的人是无法承受一个人居住了一间房的,于是就出现了群租房,出现了蚁族,个人空间的大大缩小更加导致了内心的焦虑感。
  第二是物价,物价和普通民众的收入严重不成比例,上海有段时间的生菜涨到9块一斤,生姜14块一斤,前几天的樱桃卖到30块一斤,这些时候我都表示我吃不起青菜和水果,生活压力巨大。随便逛哪一个商场,随便哪一件衣服都要500.我想起一个导演(月入6000,江苏农村人)和我说他自己买衣服的例子。那天他在商场看中一件羽绒服,也不是啥大牌,可是要800块,他是非常需要一件大衣过冬的,也是真心喜欢那件衣服啊,但是要800块呢,然后他坐在服装店门外的椅子上纠结来纠结去,为了一件800块的羽绒服做着激烈的思想争斗,他想着要交房租,每天12元的交通费,还有吃饭等等花销,冷汗直流,整整纠结了一个小时。
  第三是医疗健康,有个女友前段时间小腿上长了跟冻疮一样的红斑,去医院检查后确诊是节结红斑血管炎,其实这是非常常见的一种皮肤病,但是比较麻烦,容易反复,有好几个周末我都陪着女友去医院看病,周末的时候挂号费是68元,这不是坑爹吗?最后一次去复查,医生说要验血,以确定是否好清楚了,还有血液是否健康,有没有染上红斑狼疮(尼玛的,文艺书上说这可是绝症啊)的可能,但是验血要300多块,为了买一个安心,我和女友咬了牙,验了血,20秒不到,三小管血液,300多块就没了,女友是浙江农村人,大专毕业一年半,在一个小公司做会计,一个月只有2000块。她不是上海人,所有的医疗费用都是自费的。一个星期以后的周末我在参加公司组织的共青森林公园聚会的路上(不去要扣薪水的30%,这不是神经病是什么)她独自一人紧张地去拿检验报告,颤颤巍巍地拿着报告,然后给我打电话,激动地说“我没事了”,我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听到这话眼泪都要掉出来。
  住房、吃饭、穿衣、医疗健康这些都是马斯洛所说得5大需求中的最低级需求即生理上的需要,这是人们最原始、最基本的需要,但是连这些基本需求我们却从未得到过真正的满足,谈何自我实现。
无处不在的焦虑
   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地方像中国这样每一天都发生着急剧着的变化,经济的高速发展让整个社会都患上了焦虑症,人们的内心没有安全感,心里没有归宿。从乡村走出来的都市人为了房子车子焦虑,每天醒来就想着挣钱,一天到晚无止无境地工作和赚钱,可笑的是人们会发现不管怎样努力,不吃不喝几十年在上海也买不起房子。而拥有上海户籍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啊,我认识的上海同学和朋友很多家里都有两三套房子,他们看病不要钱,工作好找也稳定很多。
  住在乡村的父母也很焦虑,为都市里打拼的孩子焦虑,担心他们结不了婚,买不起房,工作压力大;为自己的养老问题焦虑,孩子都在城市里,农村没有可以指靠的人,他们没有养老保险,所谓养儿防老积谷防饥,但是他们发现养儿了也不能养老,因为在城市中的儿女们很多时候自己都养不起,有的甚至还要他们接济和帮助。我哥在福建福清那个小城市买了房,但是房价8000/平米,我父母为了他买房,掏出一辈子的积蓄还四处帮着借钱。前段时间看到一组数据,福建的房产泡沫已经高达50%,全国各地的房产泡沫也都差不多。开发商建出来的房子加上地皮的价格根本不值这个价,由于职业的关系,我见过蛮多的建筑工地和样板房,那些房子的质量很低劣,内墙用手指敲两下,外墙都能听得到声音,所谓的精装修豪宅,装修成本还不到2000块,却要卖上好几万。我看着父母焦虑的样子除了焦虑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