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励志小说

01

佛公子

  2005年的夏季,A省H市残酷的高考,就这样慢慢的结束了。我麻木的收拾着桌在上的东西,轻轻的扫了一眼,这个已经呆了三年的教室。终于,我知道了,我跨出了人生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无疑,这里透漏着一点点的伤感,也透漏着一点点的疲惫,更多的是一阵阵的欣喜。原因无它,当我拿到了S市的重点大学的通知书的时候,我知道我走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步。而且,这一步,我走的很成功。
  今天,是我们和母校告别的时候,也是和同学告别的时候。这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也都洋溢着欢快的表情,有的也洋溢着伤感的表情,但是我却在独处暗自苦恼。因为我不知道,是那个该死的官商子弟,竟然提出了要去毕业旅行的活动。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一个穷学生。说白了就是一穷二白,贱命一条。
  当人家还在考虑着怎么在大学前这一段假期玩乐的时候,我已经开始了为大学学费奔波的时候了。当他们为这样一个活动叫好的时候,我已经心里面开始苦了起来。不行,我得找个机会推脱掉。这一来一回就要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的时间,能让我就离我的学费上面更近一步。
  “陈风华,听说你考进了S市的重点大学了,是不是?”
  正当我下定决心,怎么推掉这一个旅游的时候,一个清新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时间,我的心里莫名其妙的一阵慌乱。同时,又清晰的感觉到,一道道如同实质的眼光,从周围射了过来。本来就已经因为自卑而缩在一块的身体,又一次,不易差距的轻轻缩了一下。
  我不敢转过头去看那张脸,尽管那是一张很美的脸,一张我晚上做梦时候,都常选来YY的脸。虽然我很想看,但是我不敢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看。因为我现在看的话,肯定会给我带来不好的事情。
  “小子,馨雅跟你说话呢,你***听见了没有。”
  一声闷想,我清晰的感觉到,有人在我面前这张坐了三年的桌面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巨大的闷响声,夹杂着巨大的吼声,吓的我浑身一哆嗦,再一次,不易被人察觉的缩了一下。然后,尽量用最轻的,轻到连我自己都感觉很小心的声音,‘恩’了一下。顿时,这个人十分得意了起来,用一双十分傲气的眼睛,扫了一拳周围的同学,然后用更加大的声音,训斥起了我。惹的班里大部分的同学,都把目光投了过来。而我,也不敢反抗,只有默默的在这里承受着。反正已经习惯了,因为,是没有人来给我解脱的。
  那个冲我吼的小子,爷爷是这个A省的省长,父亲又是这个A省的着名企业家。家里的资本,成为了他拥有在这个学校炫耀的资本。同时,他也是刚才这个叫做周馨雅,周大校花的仰慕者之一,叫做赵亮。一个很坏的小子,一个用自己家的势力,挤掉了所有竞争对手的人。但是就是这样,他还是没有得到周馨雅。前提条件下,是他不能用强的,因为周馨雅的父亲,在这个省里面,也是一个着名的企业家,一个比赵亮他父亲资本还多的企业家。
  周馨雅的脸上,永远都挂着这一个淡淡的微笑。不只是对我,对其它人都一样。只是这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周馨雅为什么会注意我这么一个不协调的存在。说是不协调,原因就是在这所重点中学里面,所有的学生,大部分学生,都是官商的子弟,一个个都是非富及贵。而我,一个一穷二白的小子,绝对说是一个另类的存在。
  这时候,赵亮的脸上,透漏着一阵阵的兴奋的光芒。显然是因为在美女的面前,如此的训斥一个小子,显的是特别的有面子,和特别的光荣。而我面对着赵亮的训斥,和周馨雅以及周围所有的人的无动于终。心中不禁感到一阵阵的厌恶。但是,我也只有忍。好在,赵亮训了一会后,也累了。停止了对我的训斥,我心中不禁小小的缓解了一下。
  而周馨雅,也开始说话了。只见她一成不变的微笑着说道:“恩,那先恭喜你考上了重点大学。同时,在我们都毕业的这个假期里面,大家都相处了三年的同学,举行了一次去西藏的旅行。大家都是相处了三年的同学,希望你也能参加。”虽然我知道周馨雅仍然用她冲着我说话,但是仍然忍不住小小的厌恶了一下,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讨厌这个极美的笑容。
  “啊!”我轻轻的惊讶了一声,尽管我知道,这件事情总会找到我的头上来,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这么快。而这时,因为我轻轻的惊讶了一声,周围投来了一个又一个鄙夷的眼神。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一个个准备看我怎么出丑。我则低头沉默了一会后,心道,反正早晚都要出丑,反正也被他们欺负三年了,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就满足一下这些人的虚荣心吧,让着噩梦还是早一点结束吧。于是,我便咬了咬牙,艰难的开口说道:“我,还是算了吧。”
  所有的人,都露出了意料之中的表情。而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因为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周馨雅居然顽固的冲着我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好歹大家都是相处了三年的同学,这次的毕业旅行,是大家最后一次相处的机会,难道你就不想在这相处了三年的同窗下,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吗?”
  我心中顿时苦了起来,心中暗骂道,靠,今天是怎么了,我那有什么钱来去旅什么游啊!我现在大学的学费还没有搞定呢!于是,我咬了咬牙,拼着得罪了美女,而带来的危险觉悟说道:“算了,我没有钱,我没法去,祝你们玩的开心点。”
  周馨雅听到了我的话,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而赵亮似乎看到了什么,兴奋的表情,从脸上闪过,立刻兴高彩烈的充着我,再一次的训斥了起来。周围,顿时也响起了一阵阵的暗嘲冷讽。而我这个时候的心,也逐渐的沉到了谷底。但是我仍然不敢反抗,我只能默默的接受这一切。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这世界疯了,这世界变了,一个班内的同学,不求是朋友,但是……
  同学的嘲讽达到了前所未的境界,甚至有人开始动手,一下又一下在我脸上刮起了耳光子。这一切,变的越来越严重了起来,变的越来越疯狂了起来。人性丑陋的一面,在这里,被表现的淋漓至尽。而我。已经快疯了。我是一个精神再正常不过的人了,任何人,在这种屈辱之下,都承受不下来,会变的发疯,会变的抓狂。我敢想象这切,但是,我真的就在这样的世界内,默默的承受了三年。我忘记了以前热血澎湃的日子,变的越来越懦弱,甚至,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度过来的,我只知道一件,我不能冲动。我只记的,高一刚来的时候,就因为我的一次冲动。父亲的脊梁更的加弯曲,变的更加不堪负重了。我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也只能默默的忍受着这一切。
  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放在桌子底下。我感觉到手掌心里面一阵潮湿,我知道,我的指甲,已经划破了掌心,流出了鲜血。紧紧的咬住牙关,牙龈因为巨大的压力,已经从里面渗出了鲜血,我感觉到嘴里一真腥涩,一丝丝略带点甜味的唾液,被我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我低着头,没有让任何人看到我的眼神,因为,我现在的眼神一定非常的可怕。而已经就要面临毕业的时候,这些人对于那我欺负做为快乐的人,也变本加厉了许多。我心中默默的念叨,这是最后一次,陈风华,你一定要忍住。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鲁迅大大的一句话,始终围绕在我的脑海里面。但是这三年来,爆发和沉默,我始终选择的后者。无疑,我的选择,带给他们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变本加厉。
  “住手!!!”
  疯狂,彻底的疯狂,就要我要彻底的疯狂的时候,一句冷喝,犹如一盆冷水一样,醍醐灌顶似的,全浇了下来。一个声音透漏着一阵阵狂野气息的高大身影,出现在我们班的门口,一步又一步的跨了进来。这时候,谁都没有看到,周馨雅的眼光中闪过一丝彩色,但是这道彩色一闪即失,没有任何人看到。因为,所有在嘲讽我的人,都如同被冷水浇灌了一样,被这个狂野且冰冷的声音,所镇住。
  而我,也因为这一句冷喝,紧钻的拳头,和咬紧了的牙龈,慢慢的松懈了下来。
  班门口的高大身影,几步化做一步的走到了我的身边。一个帅气英俊,同时又透漏着一阵阵爆发力的狂野个性男子,站在了我的身边。这个人叫王帅,实际上人和名字一样,真的很帅。而且,是我高中以来,唯一的一个朋友,也是唯一一个愿意保护我的朋友。
  王帅冷冷的扫了周围所有的人有一眼,所有的人,都被他这一眼,冷扫一下,羞愧的低下了头。但是更多的是,装做若无其事一样,转身离开。只见赵亮的眼光中,阴鹫的利芒一闪即失。立刻装做若无其事的友好样子,冲着我说道:“陈同学,毕业旅行的事,你就不考虑一下了吗?如果却钱的话,我可以先借你一点,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我轻轻的喘了一口气,正准备拒绝的时候,王帅开口说道:“风华,怎么回事,我说过,有什么事跟我说。谁欺负,你告诉我!”
  王帅的语气中,或许也带了一点点的训斥。但是我知道这个训斥,跟刚才的训斥不同。因为,这个训斥让我心中猛的一暖,但是也瞬间凉了下来。只见冷静下来以后的我,感激的看了王帅一眼,才开始缓缓的开口说道:“没什么事,我们走吧。”说完,缓缓的拿起桌子上的书包。拉着王帅,就要准备离去。

男生励志小说大全

02

堕落的青春

  这是徐三第一次出远门!长到十八岁的他,已经拥有了一米八三的块头,但他到得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市府绍兴而已!那还是因为参加全国数学竞赛而去的,匆匆忙忙,回来后连绍兴是啥样也说不上来!
  但这次,他将要到千里之外的湖南去!他将要到伟人毛泽东曾经求学的城市长沙去!据曾经去过湖南的长辈们说,湖南是很远很远的,坐火车也要坐一天一夜多呢!
  鞋垫下踩着小叔给的四千块钱,手中拎着奶奶买的沉重而又硕大的皮箱,带着几分对未知的迷惘和无措,徐三由姐姐和表哥送上了前往省府杭州的长途汽车!当然,他姐姐和表哥仅仅是送到了镇上的车站而已!往后的漫漫旅途还得靠他一个人去征伐。
  徐三一个人躺在卧铺之上,熟悉的人、熟悉的环境正在迅速从汽车玻璃外遁去!左边和右边尽是陌生之人,带着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之色。徐三忽然有些莫名的害怕,他真想不顾一切地喊停汽车,赶紧回到他所熟悉的土地上去!
  赶紧掏出事先准备的墨镜戴上,宽大的墨色镜片瞬时就挡住了徐三的眼部和大部份脸部!呼,这下子其他乘客再也看不见他的眼神了,自然也就不知他是睡着还是醒着了又或者是在看哪个人了!透过褐色得有些沉重的镜片,徐三感到了几分安全!
  戴墨镜——这是徐三冥思苦想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想出来的自保绝计!他已经决定在整个旅途上充分地利用它!
  汽车摇篮似的颠簸着,让徐三在昏昏沉沉中不知不觉睡着了。
  但紧紧穿在脚上的回力鞋传来的一丝轻微的震动,却立即让他从迷糊中猛然惊醒!穿在脚上的可不仅仅是一双回力鞋啊,还有四千元学费和生活费啊!
  徐三霍地坐起,才发现是右边的乘客下铺时不小心撞了一下他的脚,再一细看,车子已经停住了,其它的所有乘客都已经起身准备下车了!敢情是已经到站了!
  急忙窜下卧铺,拎起皮箱,徐三尾随着人流向一个方向走去,果然看见了出口二字!
  重重地将皮箱往地上一放,徐三用挂在肩上的毛巾拭了一下汗,然后,他惊恐地发现,至少有不下五个大汉正在向他围过来!倒吸了一口冷气,徐三捏紧了双拳,脑海一片空白、心脏则不争气地怦怦猛烈地跳动起来,几乎直欲从他的口腔中崩了出来!
  “老板,需要黄包车吗?”
  “老板,我的黄包车又快又稳,童叟无欺!”
  预想中的车站口抢劫并没有发生,大汉们只是将徐三围在中间,七嘴八舌地拉客!
  暗暗呼了口气,徐三低头拎起皮箱,逃命也似地撞开人群,挑定一个方向狂奔!这种场面让他极为不适,他需要赶紧逃开。
  好不容易徐三总算发现了一个落单的黄包车夫,那车夫也在打量着他,并没有如其它车夫般上前强行拉客!定了定神,徐三凑上前去,半天才说道:“我去……火车站!”徐三突然发现,他的普通话非常的不标准也很不连贯!他心中明明是想说你好,我想去火车站,可急切间竟然难以用普通话表达出这个意思来!他不禁有些脸红,若是让人知道一个读了整整十二年书的大学生连普通话都说不好,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黄包车夫淡然地扫了一眼徐三,以让徐三脸红的标准普通话道:“上车吧,我拉你去!”
  徐三哦了一声,将沉重的皮箱搬上了黄包车,刚想跨上去,才想起来村中长辈们说过,黄包车夫坑人的事,忙不迭地问道:“那个,去火车站要多少钱?”
  “十块钱!”车夫想也不想,干脆利落地答道。
  “真的送我到火车站?”徐三极不放心,接着又问了一句,十块钱倒不是很多。
  “包你到达火车站!”车夫似乎有些不耐,声音大了起来。
  徐三赶紧跳上车,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十元的票子从后面递给车夫,那车夫明显一愣,但很快就接过票子,开始踩动了黄包车。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徐三气得目瞪口呆、七窍生烟!
  黄包车夫拉着徐三大约前进了有十米左右,来到一个公交车候车点就停下了,回头望着徐三说道:“到了,在这里等518路,直达终点站火车城站。”
  “什么?”徐三自然老大不高兴,反问道,“你不是说包我到火车站吗?怎么又要我坐公交车?”
  黄包车夫呵呵笑了笑,说道:“小兄弟,我是说包你到火车站没错,可没说要一直拉你到站啊!坐公交车一样也能到啊!你知道这里去车站有多远吗?够我踩上一整天了,呵呵……”
  “你!”徐三气极,可极为贫瘠的普通话词库竟然让他找不出一句话来反驳车夫,便只得恨恨地瞪了车夫一眼灰溜溜地拎起皮箱下了黄包车!
  这时已经是午后,九月的杭州仍然炎热的很!毒辣毒辣的骄阳将它的热情疯狂地倾泄在这素有人间天堂美称的城市之上!九六年的杭州,许多公交车候车点仅仅是一块立在公路边的牌子而已,根本就没有遮挡风雨的候车亭!
  徐三左右看了看,就他一个人孤伶伶地立在骄阳下!懊恼地用毛巾拭了拭顺着脸颊直淌的汗水,他却不敢走开避到阴凉处去!他怕误了公交车!
  人说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都会塞牙缝,这话是当真的不假!刚刚还是炎炎烈日,朗朗晴空,可一转眼之间,已经是乌云密布,大雨倾盆了!徐三难过地发现距候车点最近的可避雨的地方都在百米开外!叹息一声,徐三只好举起沉重的皮箱顶在头上,以暂挡倾盆大雨。眼看大街上车辆已经逐渐稀少,518路却并没有出现的迹象,加之徐三又极为担心脚底的四千元钱浸水,便只好从人行道上向一处小店冲去!小店前面的敞蓬就是他的目标!
  放落沉重的皮箱,徐三抖了抖微微有些发麻的双手,发现自己的衣裤已经差不多湿透了,但庆幸的是脚底感觉还是干的,那胜过性命的钱应该不会有事。用毛巾擦了擦脸上淌下的雨水或者说是汗水,徐三放眼向大街上望去,茫茫的雨帘已经将数十米之外的境物都掩隐起来,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糟了!这么大的雨如何前去火车站?到不了火车站岂不误了行程?该如何是好?
  “小伙子,你这是出远门呢?还是头一回吧?”正当徐三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小店里传来一个和蔼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却甚是亲切。
  “是!”徐三回过头来,涩涩地回了一声,他的普通话词汇仍是贫瘠之极,竟然只能吐出一个词来。
  那是个小老头,亲切地冲徐三笑了笑,和声道:“我说呢,只看你手上拎的介大的行李箱就知道了!只是,你的父母怎么放心让你一个大孩子单独外出啊?”
  “这个……”徐三沉吟了一下,却是怎么也答不上来。让父母送?他在心中自嘲地想道,老爸在两年前就过世了,至于老妈,更是一个字都不认得又怎能送得了?想到这里,他的鼻子微微有些发酸,便赶紧转开头去,装作擦雨水的样子悄悄擦掉眼角的泪水。人高马大的他有时候其实显得很脆弱。
  小老头似乎没有看出什么,自顾自地说道:“外面雨大,进屋来避吧!当心打湿身子着了凉啊!”
  徐三听得心头一阵热乎,暗忖外面的热心人也是不少嘛,眼前的老头就是一个!心头热乎,普通话也利索了些:“不用了,大爷!我还要等518路去火车站呢!”
  “什么?518路?”老头惊异地看着徐三,好像发现了什么极为可笑的事。
  徐三只觉心底咚的一声,暗道一声坏了,定是叫那黄包车夫给耍了!
  “小伙子!你定是让人给骗了!这里是不可能等到518路的!那要过好几条大街才能等到啊!你看看那路边的牌子,上面可写得有518的字样?”
  徐三的心顿时咯噔一下,无比懊悔下黄包车时没有看看那牌子上是否写有518的字样!唉,没想到出门前万般设想诸般准备,还是这么容易就被骗了啊!
  “这样吧,小伙子,我看天色也已经过了午后了,再晚你可能就赶不上火车了!老头子我呢,正好要到火车站附近去进些货,顺便将你捎上,你就给……五十块钱吧,我一定将你拉到车站之内!怎么样?”老头子的老脸上显得少有的热心,语气也颇有几乎古道热肠的味道!
  “真的?”徐三顿时喜出望外!在徐三的观念中,反正坐公交车也要花上几十元钱(乡下人从来没见过公交车更别说坐过了,有这个观念不足为奇)且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这位热心的老伯愿意直接拉他去火车站,他自然是感激不尽的啦。
  不一会,老头就唤出他的老伴看店,自己从屋后推出一辆人力三轮车,又递给徐三一把雨伞,一老一少一皮箱就冲进了已经渐渐稀小的雷雨之中。尚在感激之中的徐三自然没有看见,就在他走后不久,一辆公交车就嘎然停在了他曾经苦等数十分钟的候车点,车窗上的路数霍然就是“518”。
  大约半小时之后,徐三千恩万谢地告别老头,第一次踏上了杭州市火车东站的广场!雨已经完全停了。这回还算幸运,徐三很快就买到了前往长沙的车票,就在半个小时后发车!好险,徐三暗呼一声,急急忙忙地扛起皮箱挤进了候车厅。
  一路无话,在火车上除了晚上睡着被掏了裤袋里的50元钱之外倒也无惊无险!但在甫一抵达长沙市后,却发生了一件对徐三而言极不寻常的事,可以说,徐三之所以会走上他今后将要走向的道路,这件事是有着不可忽略的作用的。
  随着人流,徐三扛着笨重的皮箱走出了车站出口,还好他的块头够大,体力够好,否则背着这几乎百斤重的皮箱还真让人难以承受!
  入目就是长沙火车站独具特色的直直向上的火炬!据说在修建长沙站的时候,这个火炬的朝向颇是经过一番争论!最后折而取其中就变成了直指天空。
  “国防科技大学欢迎八方学子!”
  “湖南大学热烈欢迎广大新同学的到来!”
  “湖南财经学院欢迎新同学!”
  ……
  鲜红的横幅几乎妆满了整个长沙站的广场!
  “中南工大!”徐三陡觉眼前一亮,便是扛在肩上沉重的皮箱也陡地一轻!就在他左前方五十米开外之处,他看到了高高打起的一块红幅:中南工大欢迎新同学的加盟!
  兴奋的徐三紧盯着那鲜艳的红幅,迈开大步前行!不想,乐极生悲,只顾着抬头紧走却忽略了脚下突然高出一截的地面!
  “噗!”一声轻响,徐三狠狠踏出的右脚尖重重地撞在台阶上,超过七十五公斤的体重连同笨重的皮箱立即形成了强大的惯性,尽管反应迅速立即扔掉了肩上的皮箱,他的身体仍然快速地向地上栽倒!
  无巧不巧,正好有一道人影从他面前经过!
  几乎是本能地,徐三想也没想就一把抓住了那人影的衣衫,想籍此止住自己迅猛下跌的趋势!然后一声轻响,徐三感到手中的衣衫也跟着猛地往下一沉,人却还是重重地摔在了长沙火车站坚硬的石质广场之上!
  鼻子着地的徐三顿觉一阵头晕目眩,脑袋也嗡嗡作响!隐约中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女生尖锐的嘶叫声,就近在咫尺之遥。
  “流氓啊……来人哪!”
  徐三的听觉突然清晰起来,闻声急忙翻向坐起,强忍疼痛甩甩头四下乱顾:流氓?在哪里?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耍流氓?
  然后,他就看见了两截白花花的丰腴而又修长的大腿!就在他的眼前乱晃着!好近好近哦!真的是好美的色泽,那绝对是漂亮女生特有的!徐三竟不住在心底赞叹着,同时也有些面红耳赤,这可是他长这么大头一回看到异性的大腿哪!他能不心慌意乱吗?
  美腿的主人再度尖叫一声,突然蹲了下来!
  热血顿时涌上了徐三的大脑,天哪,粉红色的内裤!他几乎都要鼻血横流了!再然后,他看到了一张震撼人心的娇靥,那份艳丽,只能用惊心动魄四个字来形容!虽然粉脸因为害怕而有些苍白,美目也紧闭着,但仍旧让徐三看得心动神骋……
  “嗡……”徐三陡地感到脑后挨了重重的一下,眼前白花花的玉腿、粉红色的内裤突然晃动起来!
  妈的,有人偷袭!徐三的反应绝对一流,半坐在地上的身子一顿,他的一条长腿已经重重地来了个后扫膛!又是一声娇呼从身后传来,接着便是重物坠地的重音,然后又是一声竭斯底里的惨叫!
  是个女的?徐三猛地立起身来,转身回顾,果见一位容颜姣好的女生正姿态不雅地躺坐在地面上雪雪呼痛。
  “不许动!”徐三从眼角突然看到三名制服正在迅速靠近!似乎是冲着他而来的。
  “警察!是抓我吗?”徐三的惊讶没有超过一秒钟,马上就被三名虎背熊腰的警察狠狠地摁在了长沙站滚烫的地面上!侧着着地的头部让他正好可以看见身后被高高纠住的自己的双手,手中霍然紧紧地抓着一块红布!等等,红布?天哪,那是女生的裙子!徐三只觉眼前一黑,几乎想就此死去!原来那漂亮女生的裙子就是自己倒地时给脱下的啊,这下完了,大家一定以为自己是故意轻薄她的好色之徒了!唉……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徐三在围观群众的指指点点中被迅速架离现场!有些歉然地想看看被他侵犯的女生,却发现已经被一群女生给围了起来,看不见!
  “老实点,蹲着!”
  一名警察重重地在徐三的臀部踢了一脚,将一屁股坐倒在地的徐三给踢了起来。
  “说,你为什么要当众脱女生的裙子?你知道这可以判你个(被禁止)未遂吗?”坐在案子后面的另一名警官疾言厉色地说道,“快点老实交待!”
  “老实交待!”守在徐三两侧的两名警察又各踢了徐三一脚,也跟着吼道。
  徐三长这么大,哪曾经历过这种场面?当下便慌了神,带着几分哭腔分辨道:“我……我不是……故意脱她……啊呀不是……”可他越急,糟糕的普通话就越不管用!断断续续说了半天,竟然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案后的警官听得大是生气,极为不耐地一挥手道:“拘留15天,到时再审!”说罢,就转身自顾去了。两侧的两名警察不由分说,将徐三从地上拉起向前直推:“快走!别磨磨蹭蹭的!”
  拘留15天!这一判决对于徐三可不亚于是晴天霹雳!若真这样,他将失去进入大学深造的机会了!突然间,他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挣开了两名警察的架持,普通话也流利了许多:“可我是中南工大的新生,我还要去报到的啊!”

      ……

男生经典励志小说

03

混也是一种生活

  张少宇穿着白色休闲衬衣,牛仔裤,轮廓分明的脸上充满了玩世不恭。双手插在裤兜里,两只眼睛正以左右旋转180度转着,扫视着从身边经过的人。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都好这口,就好像猫儿天生对鱼腥味儿有种特殊的嗜好一样。今儿个天气实在不错,往日毒辣的太阳躲在云层里不肯出来,微风吹在脸上煞是舒服。张少宇带着几个兄弟出来做一件他们念叨了至少两个月的事情。
  猛得瞧见广场西北角走过来一个上着粉红色吊带,下穿紧身牛仔裤的长头发妞儿不错,嘴角闪过一丝笑意,连忙碰了碰身旁的李丹:“嘿,瞧见没,这丫头不错,你瞧那身材,超赞!”
  李丹五官俊俏,唇红齿白,一副小白脸的模样,听张少宇这么一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哟,还真是不错。点点头说道:“啧啧,是极品。”
  “我说这半天怎么左眼皮老跳,原来是有好事儿。”张少宇理了理衣服,潇洒的甩不甩本就不长的头发,已经准备行动了。这时,好半天没有说话的梁进开口了:“不好吧,你看看广场上这么多人,要是人家把我们当流氓,那多没面子。”张少宇一听这话就不爽了,兄弟几个,就梁进这小子每次遇到事话多。倒不是他胆子小,只不过遇到什么事的时候,他总是比别人想得多一些。
  “*,你说什么玩意儿呢,谁是流氓?见过哥几个这么帅的流氓么?李丹,你去,别浪费你妈生你这张俊脸。”张少宇知道李丹是出了名的冲动,最怕别人激他,谁要是一激他,他敢到马路中间去拦110的警车。
  这事儿还真不是吹,读高中的时候,有天夜里哥几个实在睡不着觉,半夜爬起来翻围墙出去上网,过大桥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兴奋,张少宇瞧见一辆110巡警的警车,怂恿李丹去拦,这哥们还真大摇大摆往桥中央一站,摆了个“木”字拦在中央。幸好张少宇眼疾手快,一把给拖了回来,要不然,别说上网,只怕得到派出所过夜。
  李丹面露难色,今天是“文化广场”开放的第一天,县城的里许多人都来凑热闹了。这广场之上人来人往,少说有上千人,真要是闹出什么事儿来可不好办。
  “不敢去?嘿嘿,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哦?记得上次梁进过生日的时候,咱们多喝了两杯,你可是深更半夜把人民街一整条街的垃圾桶全给踹翻了。那份豪气可是叫哥们打心里服气。今天怎么没脾气了?”这话绝对是奏效了,因为他话还没说完,李丹已经晃晃悠悠走了过去。张少宇兴奋的拍了拍梁进的肩膀:“嘿!有好戏看了!”说完,赶忙跟了上去。
  只见李丹直冲冲的向那姑娘追了上去,在人家身后大声叫道:“嘿!MM,叫什么名字?”张少宇一听这话,赶忙抽身往回走。这小子真他妈死脑筋,哪有人这么直接的?那姑娘冷不防背后有人大声说话,着实给吓了一跳。正要发作,等回头看清楚是一个帅哥的时候,语气倒缓和下来:“有必要告诉你吗?”一句话就把李丹给顶了回去,这小子脑子缺根筋,被MM这么一问就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了。回头看看张少宇和梁进,两个家伙正跟没事儿一般背向着他,假装在谈话。*,真他妈不仗义。可是没办法,话已经说出口了,这戏还得演下去。于是,他又说出了一句特别老土,几乎要找抽的话:“咱们交个朋友吧?”
  姑娘好像被他这样子逗乐了,似笑非笑的问道:“有这必要吗?”
  “当然有了,你这么漂亮,不跟你交个朋友我回去没法交待。”李丹这话倒是够直白的。那姑娘其实早就注意到了李丹背后那两个人,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一甩小挎包扭头就走。李丹一下就愣住了,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就想往回走。
  “笨蛋,追上去啊。问问她哪个学校的。”张少宇惟恐天下不乱,拼命的怂恿。李丹也觉得丢不起这面子,好歹也有人说过咱长得像金城武,就这么完事也太丢人了。狠狠心,又追了上去。
  “哎,MM,你还在读书吗?哪个学校的?”李丹跟在那女孩身后,不停的追问。
  “你干什么?大庭广众的,你想耍流氓啊?”女孩停了下来,充满了戒意。李丹嘻皮笑脸的说道:“别这么说,我不过是想和你交个朋友,没那么严重。流氓这光荣的称号我还担当不起。”
  女孩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谁要和你交朋友,你不要再跟着我,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李丹一下子就怒了:“我说你这傻妞怎么这么不识抬举?我看得起你才想和你交朋友,你要是长得猪不叼狗不啃的,老子才懒得搭理你。”
  跟在他们身后的张少宇和梁进一听这话就乐了,李丹这小子就这脾气,几句话不对就要开口骂人。
  那女孩也不是省油的灯,见那小流氓露出了本性,也拉下脸来破口骂道:“你个傻X,谁要你看得起,赶快给我爬远点儿,要不然我不客气了!”她这一骂,引得旁边路过路的人纷纷扭头看着他们。李丹脸上挂不住,没想到这瓜婆娘嘴还真厉害,正要指天骂娘,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哪来的小流氓?你想干什么?”
  李丹扭着一看,说话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留着长发,模样还算过得去,穿着也挺时髦,一支手插在牛仔裤的兜里,另一支手放在鼻子底下吸了吸,正挑衅似的看着他,身后还跟着几们年纪相仿年轻人。这模样,一看就是学生。张少宇他们几个从小就在这座县城里长大,现在读了大学,正逢暑假,哥几个约好一起回来玩玩。他们在县城里混的时候,这帮小子只怕还在学校里当好学生呢。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我想干什么你他妈管得着吗?”李丹梗着脖子骂道,丝毫没把对方放在眼里。他这人有个毛病,以长相来评判别人,你要是在他眼里长相犯罪,他肯定没好脸色给你。
  那小伙子冷笑一声,倒没有生气,和颜悦色的对那孩子问道:“赵静,怎么回事?怎么遇上这些小流氓了?”原来那孩子叫赵静,人家没火,李丹倒是火了,那小子摆明了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当他不存在,这口气,他是绝对咽不下去的。
  “嘿!怪事,老子到外地去了几年,怎么一回来老碰上你们这帮不开眼的家伙,小子,睁开你的眼睛看清楚了,我是谁?”李丹说这句话绝对不是虚张声势,早三年前,他们三兄弟的名字在这座县城的学生圈里可是响当当的。
  “我没看出来你的长相有什么特别,我也不认识你,更没有兴趣认识你,麻烦你不要再纠缠我的朋友,要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气!”那小伙子倒也不是怕事的人,面对两眼凶光的李丹,视若无睹。身后的几个年轻人也往前跨了一步,摆出了奉陪的姿势。年轻人都好面子,命丢了也不要紧,面子得挣够。李丹一边斜着眼看张少宇他们的动静,一边嘴硬的说道:“你吓唬谁呢?老子今天就站在这儿,看你敢把我怎么样!”那小伙子脸色一变,一把抓住了李丹的衣领。
  “出事了,过去!”张少宇叫了一声,把手里的烟一扔,冲了过去。
  那小伙子正抓着李丹的衣领要动手,张少宇走过去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放开。”那小伙子本来以为李丹就一个人,想人多欺负他人少,没想到他还有帮手,待看清楚他们只有三个人之后,心里有了底,冷笑道:“还有帮手呢,怎么着,想一起上啊?”
  张少宇不想跟他废话,脸色一变,不耐烦的说道:“我让你松手,你听见没有!”那小子不知道张少宇的深浅,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悻悻的松开了手。李丹这家伙也贼,别人放开他的时候,他装作没事一样理了理衣服,趁人家不备,顺手就是一个耳光,“啪”一声又脆又响,一下就把人给打蒙了。
  张少宇脸上一抖,好像挨打的是他一样:“哟,这一下可不轻那。”随着这一声响,四周至少有十来个人同时把目光投向了他们,小流氓打架,在县城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大家只当是看个热闹,谁也没有过来劝架的意思。
  “我**!”那小伙子反应了过来,骂了一句之后,手一扬就想开打。张少宇倒沉得住气,嘴向一个方向呶了呶,笑道:“喂,那边有警察呢,你不想去拘留所吃夜饭吧?”那小伙子扭头一看,不远的地方果真有两个警察在巡逻。牙齿咬得“咯咯”,头上青筋直冒,指着李丹的鼻子恨恨的说道:“你要是有脾气我们找个地方单挑,打伤了打残了都算自己的!”
  李丹满不在乎的撇了撇嘴:“随便你。”
  这时,那叫赵静的女孩子冒了一句:“你们慢慢打吧,我走了。”说完,还真把她的朋友晾在了那儿,自己走了。
  “这妞儿太不厚道了,人家为她打架,她倒抬脚走人了,真不仗义。”张少宇瞧着那小妞儿扭动着的屁股,摇摇头说道,一脸的鄙夷之色。
  张少宇松松垮垮的站在那儿,脸上带着特异的微笑,他的长相本来再普通不过了,属于那种大街上一板砖砸过去,能放倒五六个的类型,但只要他一笑起来,整个人感觉都变了,用李丹的话来说,他的笑真他妈的邪。望着面前几个愤怒的年轻人,李丹和梁进站在张少宇的两旁,李丹的手扣在皮带上。张少宇知道,那条皮带是李丹专门买的,按住扣子一拉就下来,使着也顺手。以前打架的时候,这条皮带没少立功劳,李丹也因此得了个外号,皮条客。
  “嘿,我说兄弟,叽叽歪歪的干什么呢?要打架就来啊。”张少宇满不在乎的说道,打架以前对他来说,跟每周星期一学校要升旗一样,是家常便饭了。可现在不同啊,好久没打架了,他们哥几个几乎都快忘了拳头砸在别人脸是个什么滋味。
  “你们是哪个学校的?”那小伙子倒谨慎,打架之前还要弄清楚对方的来头。
  李丹是个急性子,最近闲得发慌,天天盼着打一场架,活动活动筋骨,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机会,早就想冲过去把那长毛的头发给扯下来。见他问东问西的,不耐烦的骂道:“怎么跟个女人似的,小子,刚才不是很拽吗?我*,你们五个人,我们三个人,摆明了实力悬殊啊,还犹豫什么,来啊。还问什么学校,难不成还想以后找机会下黑手?”
  对方那小伙子一听他这么说,嘴角不自然的抖了抖,在这座县城里混,招子一定要放亮些,若是不小心惹到北门的人,那可算是倒霉了。这得说明一下,这座县城的格局有些意思,整座县城被一圈四四方方的城墙围在里面,分为东,西,南,北四门。小混混们自报家门的时候,都只说自是哪边门的。全县城的年轻人都知道,北门以前出过几个狠角色,虽然现在好象都去读大学了,可北门的人在这些中学生眼中,仍旧有些让人后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