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励志小说

01

妃将

只为赎罪

  一点应急指示灯的光亮,是无法将大厦那幽深通道内阴暗全然驱散,但,凭借着高科技的仪器装备,他们仍能在那一点光亮所不及的黑暗中潜行。
  “热能感应周围没人。”耳麦中传来非凡的声音。
  “G点也安全。”季慕明的声音也紧随而来。
  “明白。”季慕青低声回应。
  “请指挥官再三思,虽然G制高点是最好狙击处,可也容易让你。”非凡担心的说道。
  “是呀,姐,虽然任务重要,可也无须这样冒险呀。”季慕明不再以属下的身份,而是用亲人的身份劝说着她。
  季慕青自信的一笑,“这是最为直接有效的行动方案了,而且你们还不放心我的枪法吗?在他们发现前,我就能让他们归西了。”
  可当她正欲举枪,力求一枪击杀目标时,传来了非凡和季慕明的警告声,“不好,慕青,快……。”
  非凡和季慕明的警告被那轰然巨响所淹没,季慕青倏然回头,只见他们的身影被那火光所吞噬,可就是如此他们仍向她冲来,用他们的身躯将她保护而起。
  爆炸使大厦震动,那惊天的巨响令她嘶声裂肺的呼喊,成为一出她临死前无声的哑剧。
  纵然他们拼死保护,她依然难逃死亡的来袭,爆炸所形成的冲击波将她掀翻,将她的身体撕裂……
  与痛似魔鬼的利爪,在她的灵魂深处刻上永生难忘的痕迹……
  “啊~~。”
  一声惊叫季慕青从过往的梦魇中惊醒,梦虽醒,但那一幕幕依然清晰如昨日之事,痛的记忆清晰如再度身临其境,让她无法去平息那急促的续与喘息。
  汗滴湿透粉色的亵衣,发颤的双手抹了一把汗湿的脸,却也让悔恨再度袭上心头。
  双手蓦然用力的紧握成拳,以至于指甲深陷入掌心,渗出猩红一滴,蓦然滑落在亵衣上,晕出刺目的暗红如花。
  她,季慕青,曾经是一名特种兵,更是天生的神枪手。她的枪法让她屡立战功,一跃成为特种部队中唯一名女性指挥官。
  可正是那天赋让她狂妄自负,在最后那次执行营救任务中作出了错误的判断,让她的队员,她的亲人——慕明,她的恋人——非凡,命丧。
  纵然她最终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可如若不是她的过于自负,定不会发生那样的惨剧,所以她无法原谅自己。
  就在她以为她会因此而堕入炼狱,承受永生无尽头的惩罚时,上天却给予了她这自认是罪孽深重的人重生的机会。
  尹非烟,是她全新身份,全新的人生,且上天还给予了她弥补和赎罪的机会,慕明成了她的父亲,非凡成了她的孪生哥哥。
  为了弥补前世的所犯下的罪过,她放弃了女儿家的身份,全然当自己的是男儿一般的学文、习武、经商,一肩担负起尹家的兴旺,让尹家甲富一方。
  然,在她一心想为慕明与非凡谋求最为无忧而安逸的生活时,她却忘了非凡的男儿自尊心,看着她这妹妹过人的能力,非凡负气只身投入宦海,只为实现那认为比她还要远大的抱负。
  那年非凡十五岁,高中文武状元,高调入朝为官,成为轰动一时的佳话。
  但宦海暗流汹涌,稍有不慎便会深陷万劫不复,就算非凡文韬武略才学过人,可还是年轻了,涉世未深且血气方刚,被卷入权利纷争怕也是难免的。
  深知这份危险的季慕青,毅然答应了非凡为她定下的姻缘,嫁给了岭南王——鄞璟瑜,成其侧妃。
  本以为因此可借鄞璟瑜之势助尹非凡一臂之力,可朝中那党派之分的明争暗斗防不胜防。非凡终被人设计蒙冤入狱,在狱中是惨遭毒手。
  在鄞璟瑜暗中帮助下,季慕青竭尽所能为其洗冤并将他救出,但还是迟了。
  眼睁睁的看着他不瞑目的逝去,让她本已千疮百孔的心境,再添深伤。
  她清楚的记得,非凡临终的那一夜,曾经和她容颜如出一辙的他,面目全非,在那血肉模糊中,他却依然不忘向她托付鄞璟瑜,那个人称最为温文儒雅,她现下的夫君——岭南王鄞璟瑜。
  当时非凡紧抓着她的手,气若游丝却满眼不甘,“妹妹……岭南……王……是唯一能……力挽狂澜……拯救我赤夏国于……动荡之中……的皇子了……。”
  他边说边艰难的吞咽着,从他那的喉结,她能感觉到他因死神在所承受的痛苦。
  “别说了,哥哥,别说了。”纵然她极力隐忍,可终是难禁潸然而下。
  “妹……虽然我……口舌之上……从不愿承认,但……我是……深知的……你虽……身为女儿,可你之才学……却可令当世男儿……都为之逊色,故而,我……只能这般……托付于你,只有……你能辅佐他……称帝,岭南王……定能成……一代……明……君。”
  最后他带着因未能实现抱负的不甘与遗憾,在她怀中停止了呼吸,可双眼却未能闭上,在慢慢扩大的瞳孔仍在述说着他的夙愿。
  那年他才十九岁,尚有半年便可加冠成人了……
  一而再的看着心爱的人逝去,悲痛终让她倒下。有那么一段时间她自暴自弃,不知该何去何从,仿佛多年来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徒劳。
  可当看到慕明——今生的父亲,溘然苍老的面容,她才想起还有慕明要保护,她不能放弃,她还要完成非凡的夙愿。
  一贴狰狞的伤疤,掩尽女儿的妆颜,从此她成为尹非凡,一个容颜尽毁,面容狰狞的小将。
  而她原来的身份,尹非烟,岭南王侧妃,从那一日起便得了传染恶疾,被深锁重重宫阙之内,无人敢接近。
  时至如今,两年有余,历经一番凶险的宦海沉浮,她终获授命,出任岭南国太尉(注:太尉是管理军事的官员,与丞相、御史并称三公)。虽知此次出任在得到鄞璟瑜信任前,绝对是一光杆司令而已,但可再回鄞璟瑜的封地,她的目的便也就达到了。
  两年来的筹谋与准备,让一切都如弦上之箭,一场以皇位继承权为目的血腥纷争在所难免了。
  可不论她做些什么,都只为赎罪而已。
……

穿越励志小说大全

02

云狂

  日上三竿,骄阳正好。
  古色古香的大宅院里,此时已经是乱作一团,来去奔走,人头攒动,呼声不断。
  “快点快点!热水,快去换热水!”宅子的里间,年纪颇大的女人满脸急切地吩咐这个吩咐那个,一面上前稳住院子里不停转来转去的某个满面焦躁不安的男子:“爷,您别急,快了,就快了!”
  “快了快了,你这话都说了多久了!这么长时间了,我娘子她……”国字脸的英俊男人身上散的威严和贵气在这时散得全无,怒目一瞪,狠狠一跺脚,正烦躁怒却突然听见屋内女子一声痛苦大叫,紧接着惊喜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老爷,生了!夫人生了!”
  男人心头大喜,顾不得许多,急切地撞开门冲了进去,跌跌撞撞扑到床上虚弱女子的身侧,怜惜地将之扶住,心疼道:“婉儿,你辛苦了,没事吧。”
  房内的魏婆婆面带微笑,心中暗叹,夫人真是有福气啊,老爷,那可是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威武大将军,位高权重,柳字世家一门除了当朝右相司徒世家举国而不可比,这样一个一脉单传的大世家传人竟然只娶了这一房妻室,足以证明这男人是多么专情,对妻子的爱有多深了。
  “孩子……我的孩子……”床上的女人美目微微张开,眯着眼睛,伸出手去。
  魏婆婆急忙将手中用襁褓裹好的婴儿交到女人手上,美丽的女子抱住自己的孩子揭开红布一角心急一看,顿时胸中一酸,眼眶一热,几乎掉下泪来。
  柳云狂轻轻眯开眼睛,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
  额前乱被汗液湿透的女子饮泪欲泣,温柔地抱着她,纤柔的手指不住抚摸着她的脸颊,柔柔的,痒痒的,她的神色是那样温柔,却又那样悲伤。
  “哎,她是个……”
  向婉儿神色黯然,靠在身侧高大英俊浓眉紧锁的男人身上,愁苦万分。
  在浑浑噩噩之间被挤压到这个世界来的时候,柳云狂就意识到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实,自己应该是已经死了,可她居然带着前世的记忆,没有进入什么鬼门关黄泉路,便直接又一次降生到了这个世界上,思索分析之下大约明白,她这大约是……穿越了!
  时之间,她不禁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前一刻还在思索着能够再过一生要如何,这一刻,居然已经是一个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小小婴儿。
  母亲的美丽和温柔让她产生了一种美好的眷恋,那暖洋洋的怀抱是如此令人安心,她眯着眼,静静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英俊的男人应该便是她这一世的父亲,身上带着上位者的傲气,看起来相当威严,却没有奸邪狡诈的成分,相反,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耿直陈恳。妻子的举动并没有让他产生什么疑惑,只是以为娇妻虚弱,不由亲切关心道:“婉儿,你哪里不舒服?”
  听着丈夫的关怀,向婉儿越觉得自己不争气,柳字世家一脉单传,自己与剑哥成亲这许多年来都无子嗣,如今一朝有孕全家上下都将她当佛供着,一年以来,老爷子心心念念着祈求佛祖菩萨保佑,希望她能给柳家续接香火,谁知道竟然是个女儿……
  这可叫她如何是好?自己这身子,这一次怀孕折腾已经熬不住了,再过个三年五载黄花菜都凉了,万一又生不出儿子,那又该如何?为今之计,也只能让丈夫迎娶妾室进门了,只不过他们夫妻之间感情深厚,虽然深知丈夫深爱自己也知他性格,却终是心里有个疙瘩,不禁感到凄苦万分。
  想到此处,向婉儿眼泪忍不住簌簌下落,抽泣不止。
  “婉儿?婉儿……怎么了?哪里痛么?婉儿你是怎么了?别哭啊……”柳剑一见娇妻落泪,心头顿时犹如被钢针扎了似的,慌乱地抱住妻子不住安抚,转头急急将孩子送到魏婆婆手上吩咐:“婆婆,快去请胡大夫来。”
  “呃,老爷,夫人其实是……”魏婆婆哪能看不出来向婉儿的女人心思,服侍向婉儿许久,她早就知道夫人的温婉大方,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女子,心头一动,突然生出帮她一把的想法。
  “先别说那么多了,婉儿她……”
  “老爷,夫人这其实是在高兴啊!”魏婆婆打断了柳剑的急语,这话一出连向婉儿也不禁大为诧异,抬头一望,却见魏婆婆带着些深意地笑看她,给她打了个眼色。
  “夫人生了个公子,柳家有后了,难道夫人不该高兴么?”魏婆婆微微一笑,语不惊人死不休。
  “什么!”柳剑一愣,眼珠子差点儿瞪掉出来,方才他一直忙着照顾妻子,根本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婴儿,此时听魏婆婆一说才惊醒过来。魏婆婆从小是老妇人贴身婢女,自小看着他长大,对他们柳家忠心耿耿,柳剑当然没有怀疑她的所言,顿时喜上眉梢,狂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好啊!好啊!我柳剑有儿子了!我们柳家有后了啊!”
  柳剑兴奋至极,匆匆交代两句,让妻子好生休息,风雷火急地自己去前院禀告自己的父亲,柳老爷子去了,向婉儿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来得及出口,柳剑高大的身影便消失在视线之中。
  待得柳剑离开,向婉儿这才惊诧看向魏婆婆:“婆婆,你这是……”
  “夫人,请恕老婆子多言,您难道愿意看着老爷再娶妻室?”将孩子交到向婉儿手中,魏婆婆叹了口气,无奈问道。
  “我当然不愿……”向婉儿哀愁不已:“可我也不能欺骗剑哥啊。”
  “老爷那个执拗性子,就算您说了又如何?他怕是也不会再行娶妻的了,到时候老爷和老爷子关系恐怕会闹得很僵,夫人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情况只有更加糟糕。依老婆子看,倒不如便先将小姐当成男子抚养,一切由我们自行照顾,等到小姐长大一点儿,就算揭破,不等也是等了,老爷子也没耐合,到时候小姐招赘女婿,不是一样替柳家延续香火?老爷事事都为着夫人考虑,断然不会怪罪夫人,夫人考虑考虑看看如何?”
  魏婆婆一番话说得婉儿陷入了沉思,说得襁褓中的柳云狂心头暗惊,这个看起来家奴似的老婆子竟然能有这样精明的思想,断不会是普通人家的普通下人,她这个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家庭?
  向婉儿虽然看起来柔弱,心思却也精明细腻,很快便考虑清楚,微微点头:“这倒也好,不过,老夫人那儿……”
  “老妇人明理精明又深知老爷性格,若是老夫人在这儿,恐怕做的会是和老婆子我一样的选择。夫人请放心,老婆子一会儿便去和老夫人说说,老爷子那儿有老夫人担着,想来露不出什么马脚,只是,皇后娘娘日前下了召,夫人身子好些就要夫人带着她侄儿进宫去看看,到时候定要小心些,不能露了破绽。”
  这一番的交待,又叫柳云狂心底一阵骇然,头疼阵阵,叫苦不迭。
  想不到自己这一穿,还真逮着个大家伙了,自己所在的家究竟是个什么庞然大物,皇后?看自己此生父亲的那副模样,不仅仅是皇亲国戚那么简单,只怕官位权倾朝野,诞生在这样一个家庭之中,究竟是福是祸?
  正思索间,全身蓦地一紧,抬眼轻轻一望,对上的是向婉儿一双美丽犹豫温柔如水的眸子。
  她眼里还存着掩饰不住的深深疲惫,秀气的双眉微锁着,满眼都是毫无保留的宠溺,轻轻拍打着她的身子,悠悠晃动:“宝宝乖,不哭,娘亲以后好好疼你。”
  顿时,一抹迷离之色犯上柳云狂的眼睛,朦朦胧胧她似乎回到了年幼之时为数不多的安稳时光,唇角奇异的笑容淡淡涌起,这温暖平和安逸舒适几乎是上辈子再也领略不到的。带着感激和亲情的温暖,她甜甜地睡了过去,小脸上存着一丝隐晦的坚定。
  从今往后,不论是谁,也不能伤害我的娘亲!美貌娘亲,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
  柳家少爷便柳家少爷,难道我柳云狂还当不了区区一个男人?
     ……

穿越经典励志小说

03

凤啸九天

  琴前,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正在拨弄着,古朴抒情的高山流水从琴上流泻而下,顺着这双白皙修长的手往上看,女子身穿一件白色古朴的丝绸唐装端坐在琴前,随着她手的拨动,那质地柔软的衣服也随着摆动,继续往上看,古朴的衣扣随意的扣着,余下顶上的最后两颗没有扣上,白皙的颈脖和露在外头的锁骨,看起来十分的唯美,顺着那白皙的颈脖往上看去,那……是一张绝美的脸庞,柔软的微长的发已过耳际,英眉,薄唇,鼻挺,长长的睫毛有些微翘,低垂的眼帘正专注的看着琴弦,在她的周围仿佛包裹着一层薄薄的透明光圈,让人不忍心破坏这样的美感!
  相比女子的淡定如丝,她身边的人恐怕就是汗如雨下四个字来形容,这是一间用高等木料搭建而成的别墅,里头的设计像是日本的和室,连门也用的是日式拉门,只是内部却用了竹制品的饰物,清新淡雅。
  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要属在她正对面被两个黑衣大汉钳制着压跪在地上,嘴里还堵着封条的男人,男人衣裳褴褛,一双眼睛正惊恐的看着那个端坐在琴前的有着一张让人垂涎的绝世脸庞的女子!嘴巴里因为贴上了布胶而发出呜呜的声音,琴前的女子好看的英眉让人毫无察觉的微微蹙了一下,转瞬即逝。
  琴声嘎然而止,好看的薄唇轻启,像是夜莺一样动听的声音从那薄唇当中飘忽出声,
  “知道怕了?”
  依旧微笑的脸庞让人琢磨不透她此刻的想法,短短四字,无形当中在场的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知道怕了?那简单的四个字之后所要承受的恐怕不紧紧是皮肉之苦!
  被压制跪在地上的人呜呜的想要叫出声音来,眼神惊恐的看着微笑如天神的年轻女子!
  实在难以想象一个如此美丽的年轻女子,会有如此让人恐惧的气场!
  “有话要说?”又是四字箴言,跪在地上的那人狼狈的点点头,琴前的女子微笑着对两个黑衣大汉行了个手势,下一秒,贴在男人嘴上的布胶就被取下,男人苟延残喘的爬到琴前女子的脚边,呜咽道:“大姐,绕过我这一回,我下次在也不敢了!”
  女子瞥了一眼抱着自己脚的肮脏的手,纯白的布裤已经脏了,微笑如常,声音温软如玉,
  “你该知道,我最讨厌别人违背我的话,下次?你不会有机会了!”
  女子取了一条白色的手帕,像是避忌细菌一样,将死死抱住自己脚踝的男人的手指一根根掰开,男人面如死灰,突然意识到自己快要完蛋似的,猛然间想要做最后的一拼,也就在这一瞬间,一身枪响,男人圆瞪着眼睛跟这个世界say–bye-bye!
  “啧,脏了,银,把这家伙的尸体送过去给他们以儆效尤,看看谁还敢不听我的话贩药给未成年的学生!”
  白色丝绢手帕擦了擦那不知道何时在手上的枪,低头瞥见自己脚踝处那已经被弄脏的白色布裤,起身出了和室!
  身后名唤银的男子瞧了一眼地上狰狞的刚刚死去的新鲜尸体,面无表情的道:“还不照大姐的话去办?愣在这里干吗?”
  那两个黑衣大汉听言连忙将尸体抬了出去,银暗自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去办凤言汐交代下来的事情!
  *
  阳明山,徐氏老宅
  “徐老,凤言汐那丫头现在是越来越嚣张了,完全就不把我们这些元老放在眼里!”凤帮的三朝元老金元彪看着眼前死状恐怖的尸体气愤的说。
  “就是啊徐老,凤言汐现在这样打压我们,我们各个堂口越来越难生存下去了!”一旁的贾贺附和道,而坐在他们上首座位被称为徐老的已过六旬的老头则一脸阴沉的不发一语!许久之后徐老声音阴沉的道:“各位不用担心,这事我会跟凤言汐算清楚,我倒要问问她凤言汐,还有没有把我们这些陪着她父亲打江山的元老放在眼底!”
  众人听言纷纷道:“那这事就靠徐老了!”众人说完便纷纷离开徐家老宅,而坐在位置上的徐天冷冷的瞧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朝着身后站立的保镖道:“把他处理好,在给我备车,我现在要去风雅苑!”
  凤言汐,你这女娃何必苦苦相逼,既然这样那就依照当年你父亲的那个死法解决掉你!徐天拄着拐杖步出书房!
  *
  偌大的露天办公室内安静的几乎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凤言汐坐在办公桌前,头也没抬的在文件上圈圈点点,写写画画,而她天生灵敏的耳朵已经听见门外有个行动不便的老家伙就要进来。
  “银,客人来了,我们要懂得礼貌对吗?”依旧微笑的美丽脸庞伴着悦耳的声线轻声道
  而就在徐天准备开门的同时,银,已经将门从里面打开,徐天已经老的皱起皮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
  凤言汐起身走向沙发,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将自己的身体抛进柔软的沙发,额前微长的头发遮挡住了灵动好看的双眼,让人看不清楚那眼底深处的波澜。
  “徐老来是有什么事吗?”凤言汐先开口道,抬手示意银准备茶水,银点头离开,徐天见凤言汐没有叫他坐下的意思,索性自己坐在了凤言汐的对面,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凤言夕那张让男人为之疯狂的脸,但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自己已经老掉的心脏也变的春心荡漾!?但他毕竟是见过无数场面的老人,控制自己的情绪已经做到堪称完美,既然凤言汐对他客气礼让,那么自己当然也不能表现的太过分。
  “当然,言汐呀,其实以你的聪明应该知道我的来意吧!”
  说话间,银已经将茶水端上,斟满一杯递到徐老面前,便退到凤言汐身后,徐老也不着急,空气一下就变得稀薄起来,两方的气势都不可挡,凤言汐只是优雅的轻啜一口杯中的茶水,心里却已经将对面的徐天老头咒了个半死!而她身后的银对于某些还保存于小孩子时期赌气的状态的大姐的恶趣味只能忍住笑意,强装镇定的站在身后。
  终于,徐天憋不住,甚至是有些恼火的道:“言汐,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不知道现在你的做法让各个堂口的老大十分不满意?”
  “呵呵!”凤言汐轻笑出声,而被气的不清的徐天只能怒瞪,顺便端起桌上的那杯茶顺了顺气!
  “徐老,您以为我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呢?早在我接手凤帮开始,我就已经改掉凤帮的帮规,其中一条说的很清楚,哦,银,那条是什么来着?”凤言汐依旧面带微笑温和如初,对于徐老刚才的发威一点也没有变了声调。
  “绝对不允许帮中之人朝未成年学生贩卖毒品!”银刻板的回答
  “啊,对,就是这一条,难道徐老您不知道吗?”修长的手指拨开自己挡在眼前的碎发,深邃无波的眼里突然闪过一丝狠厉,这让徐天心头一跳,在他眼前的面带微笑的女孩,不,应该说是女人,已经不在是当年那个容易掌握的天真孩子了!但徐天依旧摆着元老的架子道
  “言汐,我们是帮派,不是慈善事业家,未成年孩子要货我们就给,这是买卖关系,难道你连这个还用我说吗?”
  凤言汐突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站到徐天面前,而徐天根本就没有反映过来凤言汐如此之快的速度,顿时身体条件反射的像后头的沙发靠了下去!与此同时,凤言汐微眯着双眼,一脸微笑的说着毫无语调波动的话。
  “徐老,今天很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明天是我的生辰,届时记得来参加!”
  “银,送客!”
  凤言汐完美的微笑,悦耳的声音,怎么看都是极为尊敬长辈的淑女行为,可是徐天的背脊后头却已经微微湿了,在那张让人垂涎的美丽天使脸蛋下,藏着的是一个黑暗血腥且极具杀伤性的修罗王的嗜血的心!
  徐天不发一言的出了风雅苑,凤言汐站在隐秘的窗前看着徐天离去时回头的那带这恨意的眼睛,依旧微笑。
  “徐天,想让我重蹈我父亲的悲剧么?呵呵,银,你说,徐天这一次会不会成功?”
  “老大,徐天所有的行动都在我们的监控之下!”银十分刻板,在这个宛若天神的大姐面前,他不得不佩服她。
  他还记得他十岁的时候遇到眼前这个人的时候,她还是个真心微笑的天真女孩,可是当她被迫接受父亲与母亲的惨死之后就变得学会隐藏,他还记得,那时候接手凤帮的凤言汐只有12岁。如今十年过去,如此长的时间让她成长为强大的社团大姐,也同时将她快乐的童年泯灭干净!她的成长是伴着血腥的,这一切都让银心疼!
  凤言汐转身,偏头笑道:“银,这件事情之后,我想凤帮恐怕就没有留下的需要了,你知道,现在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忙了!况且,这也是父亲的心愿!我要替他完成!”
  银听凤言汐这么说只觉得心疼,冒着被凤言夕过肩摔的危险,第一次,他将凤言汐拥在怀中!
  “大姐,我会陪着你的!”
  面对银突来的举动,凤言汐只是微笑,熟悉的在为不过的属于银的味道传入鼻尖,凤言汐闭了闭眼,推开银。
  “下次不可以越矩,银,你要知道,我是把所有东西都踩在脚下的王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