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励志 > 励志小说 > 励志爱情小说

我们的距离

我们的距离

  活在这个世上,被人需要,是最极致的幸福。

昙花般短暂地开落
  2013年10月10日,老黄历上是这样写的,宜嫁娶、解除、裁衣、理发、安床、作灶、扫舍。忌祭祀、开光、掘井、安门、栽种。我也承认今天是个结婚的好日子。我看到姜微一身红装的站在酒店门口,幸福溢满了小脸,她的旁边就是今天的男主角,西装革履的新郎。
  我没有告诉她我来了,我甚至没有勇气走上近前和她打个招呼说句祝福的话。我只是站的远远的,看着这个曾经陪伴了我十年的女孩子,今天幸福的成为别人的新娘。
  2003年,偏科严重的我勉强的搭上了扩招的顺风车,被青岛一所还算不错的二本院校录取,孤身一人踏上求学之路。我永远记得和姜微相遇的那一天,阳光灿烂,海风习习,当我走出人潮涌动的过道时,一个女孩就坐在花坛上哭泣,周围围了一圈人,从他们议论中我知道了,这个女孩子在火车上被无良的小偷偷去了钱包。我本来想一走了之,因为这个社会骗子太多,傻子都不够用了,可是我却看到了她手里的那张卡片,我的包里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那是我们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我鬼使神差的驻步,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毛爷爷,递了过去。当她抬头的一瞬,两滴泪水落在了我的手背上,我感觉被烫了一下,不光手背,心也是。面前这个眼泪汪汪的大眼女孩就是姜微,是我一生的挚爱,也是一生的错爱。姜微清秀的面庞看的我有些胸闷,难道是一见钟情的感觉,姜微并没有接过我的钱,我以为她有戒备心理,就慌忙的从包里把我的大学通知书也拿了出来。她仔细的看了一遍,才站起来,接过钱,让我陪她打个电话。
  女人确实是一个复杂的动物,我满心以为,电话里她会和父母哭诉自己的遭遇,我听到的却是和父母说的一切顺利,海边景色优美,最后还说碰到了一个顺路的同学陪她去学校。她说这话的时候,冲我做了一个鬼脸,我看见了她脸上绽放开的一对小酒窝,当然,混熟之后,她纠正了我的叫法,说是梨涡。
  这就是我和姜微初次遇见,也是我们爱情的开始。在之后许多年的时光漫步里,我依然记得很清楚,曾有一个女孩的眼泪烫伤过我的手背,她笑起来还有一对迷人的梨涡。
我你的故事就是一场童话
  军训的最后一天,我鼓足勇气的上前台唱了一首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我承认那天我有些超长发挥,可令我始料不及的是姜微直接从他们队列里跑过来,拿了一瓶矿泉水给我。我在众人诡异的目光里,脸瞬间变得面红耳赤,两个方阵的教官则带头起哄。城市女孩的心思也许是我永远也猜不透的,姜微就是这样性格的女孩子,当然这是我第一次见识。
  几乎所有的人都问我姜微是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则一概否认,我的单方面声明却并不影响姜微对我的热情,宿舍的传呼机,电话,甚者她就直接在阳台下叫我名字。对了,忘了和大家说,我叫江海,很多人问我是不是有个哥哥叫江湖,可惜没有。
  偶尔的我也会同姜微去食堂吃饭,去图书馆看书,每当同学碰见我时,就会笑的一脸暧昧,甚至有男生会偷偷的冲我竖起大拇指。我有时也会思考我和姜微的关系,严格的说,我喜欢文静的女孩子,最好是古书里那种步不盈寸,行不动尘的,至于形象应该是灌篮高手上赤木晴子那样的女孩子,柔柔弱弱的坐在夕阳里翻看诗集的那种。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借口,真实的是心理障碍,我们相处几回之后,我就知道了,我们并不是一路人。我一年的生活费,还抵不过他那脚上几双运动鞋子,她讲的那些肯德基,麦当劳,还有什么圣代,我统统的一无所知。也就是我和她在一起总有一种深深的自卑感。她拿的是最新款的手机,穿的是NIKE,而我没有手机,我脚上倒是永远穿着一双黑色的双星。
  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我和姜微的关系更多的像是哥们,无话不谈的朋友,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其他人,我也习惯了这种有人陪伴的日子,我们像情侣一样,却从没有做过情侣该干的事情,期末考试考完的时候,我俩考的都不错,心情也不错,因此坐在一起吃饭。姜微吃饭的时候突然说,她不准备回家过年了,想去我家过年,我当时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噎死。我不知道姜微看到我家破败的院子时,会是什么反应。半年的相处,我也知道了姜微的父母都是公务员,而且职位不低的那种。而我的爸妈,都是农民,老实巴交的那种,农闲时爸爸会到城里干装卸工,我上学临走的时候,我妈曾经叮嘱我一定要好好上学,珍惜机会,爸爸妈妈没本事,干的都是拿着人肉换猪肉的活。想来想去,我还是没什么勇气接受这份爱情。
  大一学年的寒假过得极是无趣,没有姜微的陪伴,老是缺少点味道,我渐渐的有点怀念起姜微的聒噪。现实是,我贫穷的家里甚至连个电话都安不起,只是过年的时候,我借邻居的话机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她兴奋的在那头又笑又哭的骂我良心让狗吃了,现在才打电话。我憨厚的在挂断电话时,分明听到了她说了一句,江海,我想你了。我心里默默的说,姜微,我也想你了。
隔着玻璃看你
  我们分手的第78天,你收到了北京大学研究生的复试通知。你那么开心,我没有理由不替你高兴。
  可是,我却无法阻挡眼泪的来袭。爱情不停站想开往地老天荒,多美好的愿望。只不过,现在的我只有目送你的背影。
  还记得高一老师点名时,我们常常同时答到。那么相像的两个名字,不免对彼此多看一眼。
  我们不过是比别人走得近了些,就有好事者开始传话。老师悄悄地叫我们去了操场,在一圈圈行走中话说得兜兜转转。我看着你有些慌乱的眼神在屡次表明我们没有早恋却不被相信。
  临近高一结束的那个月,我经历了好多事:被同学和老师误解,和父母争执频繁。我应该把这些归结于你吗?
  当我开始刻意地感知你若有若无的目光是否停留在我背后时,我恐慌了,一份当时青涩却自以为成熟的感情在我心中悄悄萌芽。
  文理分班时,你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理科,我艰难地去了文科班。我一直都以为情窦初开只是淡淡的划痕,直到那天,你抱着一摞书送我上二楼的文科班,我看着你的背影,突然鼻头一酸,无力地蹲在台阶上抹泪。
  那段距离,贯穿了高中后两年我们相遇的任何场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越走越远,从以前的互相调侃,慢慢变成见面时简单的点点头。
  2008年,我高考落榜,进入复读班。你拿着重点大学的录取书上了学校的红榜,我隔着玻璃看你笑容阳光的照片,恍惚记起酸甜的青春往事,氤氲的水汽蒙上双眼。
  这就是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