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励志 > 励志故事 > 中学生励志故事

上帝的延迟并不是上帝的拒绝

我对我的生命完全负责

假如我不能,我一定要;假如我一定要,我就一定能。

做单纯之人
  做单纯之人,我劝你。
  人人都喜欢单纯之人,人人都不喜欢做单纯之人。这不奇怪。与单纯之人交往,便少了几分防范,少了几分乏累;然做单纯之人,则利益可能受到损失,感情可能受到伤害。单纯之人容易受到欺骗和伤害,这几乎成为共识———每个人都不喜欢成为别人案板上的鱼肉。
  细想,欺骗单纯之人者,多为职业骗子。或欺骗谙世不深的青年男女,或欺骗善良淳朴的街头老太,或欺骗足不出户的家庭主妇。职业骗子盯住这些人群,成功率极高。可是我认为,真正上当受骗之人,大多数并非真正单纯之人。他们或为贪图便宜,或为消解灾祸,或为心中恐惧,等等等等。他们其实有复杂的内心或者脆弱的内心,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欲望,只因这复杂遇到更复杂,只因这欲望被职业骗子识破并且利用。他们的单纯,其实只是一种少经世事的单纯,是相对复杂的相对单纯,是一种准单纯或者伪单纯,而绝非真正成熟的单纯。
  成熟的单纯,这才是真正的单纯。心中无龌龊之事,身边少利益冲突,见喜则喜,见忧则忧,坦坦荡荡,光明磊落,于人于事,极少设防。请注意,这单纯绝非不谙世事,绝非淳朴无知,这单纯是经历太多纷杂的世事所换来的。一个人,经历得太多,就会将世事看得更深远、更透彻,就会更豁达、更宽容。一个普遍现象是,越是阅历丰富之人,越会变得单纯;而成功人士,也多为单纯之人。
  单纯之人当然可能会受到欺骗,甚至受到伤害。但这些欺骗和伤害,多是小欺骗、小伤害。因为单纯之人的交际圈,必多是单纯之人。并且,因了这欺骗,这伤害,与施骗者再不往来,也免去了日后的复杂纠葛———单纯之人敢爱敢恨、爱憎分明,喜欢就交往,不喜欢就绝交,这与睚眦必报正好相反。
  你复杂,我必比你更复杂。为什么?我怕受到欺骗和伤害。你单纯,我必比你更单纯。为什么?既然不必防范,为什么不能够更快乐一些呢?
  一个现象是:与单纯之人相处,复杂之人亦变得单纯;与复杂之人相处,单纯之人亦变得复杂。其实,让人与人的交往变得单纯并且简单,不乏累,不防范,绝非像想象中那样困难。
握紧不放的代价
  非洲大沙漠漫长的旱季里,马卡拉人常常需要依赖狒狒的指导寻找水源。好像这里只有聪明的狒狒知道水源的确切位置,只要马克拉人偷偷地跟在一只干渴的狒狒身后,就肯定能准确地找到水源。沙漠里的马卡拉人人人皆知。让我感兴趣的并非马卡拉人寻找水源的奇特方法。他们会首先会选择一棵树,在树干上掏出一个细细的只能伸进一只胳膊的小洞。做这些时,马卡拉人确知距他不远的地方有只无所事事的且好奇的狒狒。洞掏好后。马卡拉人会将一把事先准备好的树籽塞进树洞,然后佯装离开。他并没有走远,而是藏在不远处的草丛里窥探着这只好奇的狒狒。一段时间过后,好奇的狒狒终于忍不住了,它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将一条胳膊伸进树洞。它抓了那把树籽,很满足。将拳头握得很紧。马卡拉人正是在这个时候冲向狒狒的,他的速度并不快,狒狒完全可以从容的逃脱。但是,不可思议的是,狒狒仍然被困在树洞前,不能够逃离半步,——它紧握树籽的拳头让它的胳膊不能从树洞里拔出,一直到马卡拉人轻松地将它抓获。对可怜的狒狒来说,直到被马卡拉人拴在树上,它也不知道自己的手里到底抓到了什么。世间贪婪正是如此。有人只知道自己的手握紧,不肯放松,可是很多时候,他并知道自他手里握紧的到底是什么。他时时刻刻将自己的手握紧,即使当危险降临,也不肯放松。于是,某一天里,自然而然地,便成了别人或自己的俘虏。
无限延期的惩罚
  这种缓期执行的做法,让我从此小心翼翼,不敢做任何错事。”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我把一只毛毛虫塞进一位女同学的后脖领。女同学猛然受到惊吓,原地蹦起来,慌乱之中扭伤了左脚,整整一个下午,扯开嗓子嚎。
  祸肯定是闯大了。每一次闯祸,回到家,父亲迎接我的,都是一把上下翻飞的笤帚。我想这次,那把笤帚,一定会让我的屁股皮开肉绽。
  父亲把胆战心惊的我叫到身边。他问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吗?我说知道。他说你知道我会怎样惩罚你吗?我说知道。父亲就挥了挥那把笤帚,他说你先去做作业去,等吃完饭,我再收拾你!
  心神不宁地吃完晚饭,我蹑手蹑脚地往自己的房间里钻。父亲拦住我,他说你躲什么,怕挨揍?我说是。父亲说那我今天不揍你了,正好我也有些累。等明天吃完晚饭再补上!说完,他又一次挥动了那把笤帚。
  第二天整整一天,我过得很不安稳。我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搞那样的恶作剧。这很奇怪。以前,哪怕屁股还在火辣辣的痛,我也不会对自己的所为产生哪怕丝毫的悔恨。父亲落在我屁股上的笤帚,甚至让我有英雄般的感觉。而这次,父亲不过把一顿暴揍延迟了一天,却让年幼的我,产生出几许愧疚。
  尽管那些愧疚,更多地来自于我对皮肉之苦的恐惧。
  晚饭后,父亲仍然没有揍我,他好像忘记了要揍我这件事,这让我窃喜不已。可是三天后,当我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父亲却突然对我说,还记得我要揍你吗?我紧张地说记得。我知道这个惩罚终于还是没能逃得过去。想不到父亲说记得就好,我还以为你忘记了。然后他摆摆手,让我去睡觉。
  惩罚就这样遥遥无期地被拖了下去。可每当我要忘记时,父亲就会适时地提醒我,让我再一次紧张无比。而每一次,他都会摆摆手让我做别的事去。这种缓期执行的做法,让我从此小心翼翼,不敢做任何错事。
  多年后父亲说,知道当时为什么不揍你一顿吗?我问为什么。父亲说,因为你上学了,长大了,我就不能用对待小孩子的方式对待你。不过,错误是你犯下的,你当然要受到惩罚。这个惩罚,就是我把你最害怕的惩罚,无限期地在你的心中拖延。让你时时后悔,时时愧疚。你想,这是不是比揍你一顿管用?……
  看来,让一个犯错的人心生愧疚,远比让他皮开肉绽,要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