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励志 > 励志故事 > 励志小故事

不要着急,慢慢来,你会看到你的未来

努力克服一切困难之后,各种机会就像睡醒了一样

当你努力克服一切困难的时候,各种机会像刚睡醒了一样,排着队来找你。

那段奋不顾身的日子,叫青春
  文/雨欣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成长是一瞬间的。没有漫长的打坐,也没有光影明灭的交替,忽然有那么一天,就被时光拽到了成人的世界,至此,泾渭分明。
  17岁读高三的时候,我的豪言壮志是考上南京大学,去读文学院。对于这个目标,我始终充满自信,我一直是一个一帆风顺的孩子,并深信这种好运气会由始至终伴随着我。那年5月,妈妈出事的那个上午,我刚刚在月考中拿了第一名,喜悦戛然而止。只记得下楼梯的慌张,脚踝重重地扭了一下,跑在路上的时候,它有点疼。
  那是我生命里记忆最为空白的一天,除了医院了刺鼻消毒液的味道之外,我什么场景都记不起。手术似乎有半个世纪那样漫长,直到妈妈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我的眼泪才哗哗地汹涌而落。她像一个单薄虚弱的纸人,手臂被层层纱布包裹,厚厚的纱布却被血液快速渗透。麻醉消除后,我用蘸了水的棉签,轻轻擦拭她干裂的嘴唇,她慢慢睁开眼睛,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对我说:别哭,我不疼。
  医生说,车祸造成了妈妈的左手半个手掌粉碎性骨折,只能切除。从那一刻开始,我决定报考医科大学。距离高考仅剩30天,我躲在医院楼梯的角落,搂着肩膀哭泣,窗外灯火阑珊,我对自己说,从此后,你将世界无敌。
  也许是性格直爽而又大大咧咧的缘故,刚到大学,就收获了一大批来自天南海北的好朋友。那是一群想起来都使我快乐的人,你总能在他们身上看到闪烁的正能量和跳动的青春气息。我深信我们是一类人,就像尽管经历过伤痛和挫折,这么多年我仍然一直深信自己是幸运儿一样。
  读大二时,我已经可以穿着白大褂在各类实验室里游刃有余地完成每一项实验,我惊讶于自己对医学的领悟能力,我越来越佩服自己的胆魂。我常常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一种使命感根植于内心。大学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对生命的敬畏,我仿佛能看到未来的自己,悬壶济世,救死扶伤。
  后来,我一直在想,如果不曾对梦想念念不忘,那么一切也将顺理成章,我的青春不会多出那些棱角尖锐的叛逆,也不会令深深爱着我的人失望。
  在所有的人都开始为将来考研还是签约医院做准备时,我突然决定放弃在医院实习的机会,要去实现自己的文学梦。对于我的一腔孤勇,所有的好朋友都坚决反对,他们说,梦想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你何苦要抓着一个不放。
  终于还是收起白大褂,留下一大箱厚重的医学书籍,在距离毕业还有一年多的时节,我选择奔赴郑州,奔赴一个未知的明天。在车厢内与站台外上的兄弟姐妹们挥手告别,列车疾驰而去,我的眼泪没出息地滚落下来。
  这些,父母并不知情。甚至所有的亲戚邻居都认为,不久以后,我们家就会多出一位大医生。
  初到郑州,陌生和茫然常常席卷而来。那时,我租住的房子在一栋居民楼的顶层。白天拿着并不丰富的简历,带着七分稚气,三分成熟的自信心斗志昂扬地奔走在人才市场。傍晚就在楼顶天台上看星空,房东在楼顶栽种了许多花草,还有许多蔬菜,我在楼顶发呆的时候,就有种回到乡下奶奶家的错觉。这个时候,便格外想家。
  给妈妈打电话,通常都是在撒谎,我有时候会告诉她,在医院的实习工作很忙,常常连着好几台手术要看,还有许多病例要写,而临床老师却对我们要求极为严格。妈妈听着我这样的抱怨,就会一遍一遍嘱咐我要细心,不能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
  我听着听着,就会难过起来。我依赖着父母的爱和宽容,将倔强发挥得淋漓尽致。但这些并不代表,梦想就一定会青睐于我。
  秋天来的时候,我仍然没有找到一份能朝夕与文字相伴的工作,朋友们有时会在电话里痛批我,劝我回头是岸,我却依旧以嘻嘻哈哈作回应。他们隔一段时间就来郑州看我,带了大包的我爱吃的零食和同学们之间的趣事。三四个人蜗居在狭小的房间里,横躺在床上,天南海北聊梦想,电脑里反复放着范玮琪的歌曲《有你真好》。窗外,日光渐斜,屋内,青春正好。
  总有人问我,你是学医学的,为什么不去当医生?我无言以对。梦想是一个说出来就矫情的东西,它是生在暗地里的一颗种子,只有破土而出,拔节而长,终有一日开出花来,才能正大光明的让所有人都知道。
  在此之前,除了坚持,别无选择。
  直到第二年三月,我才找到梦想中的工作——杂志社编辑。而此时我离开学校已经270天,经历了夏,也熬过了冬,像漫长的蛰伏,忽略掉一路走来的风尘仆仆,只保留了到达的喜悦。
  当印着我名字的杂志样刊出来时,我才有勇气对父母坦白。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却没有责备我,爸爸只是说,无论如何,你觉得值得,觉得快乐就好。我想电话那端的妈妈一定是哭了,她却坚持说是自己感冒了,鼻音重。我仿佛又看到了多年前,那个躲在医院角落里哭泣的小孩子,曾天真地想,只要自己成为一名医生,就能保护妈妈,治愈所有人。
  在毕业典礼上与同学们相拥而泣,我们再也回不去年少,但我将永远怀念那个曾与他们在一起,穿着白大褂,脚步轻盈,有着可贵使命感的自己。
  我曾剪下自己的一段青春,用来奋不顾身地朝着一个目标狂奔,那勇敢的模样,任何时候想起来都觉得漂亮。像夏日里热烈的太阳,像原野里自由的风,像从不曾跌倒一样。我永远深信,有些东西,冬天从你身边带走了,春天还会还给你。就像,我与我的梦想。(摘自:青年文摘)
没有雨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没有雨伞的孩子:我必须努力奔跑
  ——一个农家孩子的成长故事

  作者:周华诚(衢州日报)


  (人物简介:孔令首,柯城沟溪乡沟溪村人,2001年考入中国传媒大学,2005年保送研究生,攻读影视剧表演。拍过电视剧,配过音,曾在央视“梦想剧场”担任副导演。)
  北京城大街上的夜灯亮了,比我们浙西小山村的月亮要亮得多。你9点半打我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地铁里,穿行在北京城的地下。
  是啊,这样的晚上,我总是在不停地奔波,从这个片场赶到那个片场——你知道北京的交通有多麻烦,一赶路最少要一个多小时,这样我的夜晚,眼前总是摇晃着一闪而过的霓虹灯,还有快速倒退的建筑……我常常会在地铁或出租车里睡着,也许只有几分钟时间。有时候,等我回到学校的宿舍,天就要亮了,热闹、奔忙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呵呵,这样的时候,我总是非常想家,想念沟溪熟悉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还有我的父亲母亲。
  全国8000多人争20个名额,我一个农村小子,初中时连一双凉鞋都买不起的人,却考上了“北广”……
  我是2001年考进中国传媒大学的,就是原来的“北广”。后来保送上了研究生,电影电视剧表演艺术方向。你问我是怎么考进传媒大学的?我现在想起来,自己都觉得特别幸运,真的。
  在衢二中读书的时候,我一直想考军校,因为军校读书是不收钱的。你知道,我家里非常困难,到现在还住着解放前的老房子。没有钱读书,从初中开始我就得到希望工程的资助,有人和我结对。高中的时候,学校又给我减免了部分学费。校长对我说,只要你好好上学,表现出色,你就好好学吧。
  我记着校长的话。在学校里我是很活跃的,除了读书,我也参加好几个社团,偶尔也给同学们表演快板、小品什么的。从小我就跟父亲学会了快板。我的大伯是金华婺剧团的,上世纪50年代就唱婺剧,唱了几十年,他演济公的照片现在还放大了挂在我家里的墙上。
  我父亲文化程度不高,人很快活,听他说十几岁的时候,看到跑江湖的艺人用几块竹板“啪嗒啪嗒”地敲,听得他很高兴,回家后就自己削了几块竹板,整天拿在手上敲。后来就是这自创的“三块头”竹板,他从未离过身,一辈子就靠它找乐子了。
  父亲对我影响很大。我小时就很会模仿,会口技。那时候我们爷儿俩在溪里洗衣服,旁边是好多女人,我和父亲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话,就跟说相声一样,逗得那些女人花枝乱颤地笑。
  我不会跳舞,不会弹钢琴,没练过形体,也不会声乐,没学过。高二的时候参加小歌手比赛,拿了第一名。程春春老师说:“你嗓子好,可以试试考表演。”离考试只有一个月,我就跟着程老师学,对着VCD学。没想到考试时,我表演了一段快板,这让考官们非常感兴趣。现在我大学里的系主任还惦记着我的快板。
  那个初中时一双凉鞋都买不起,天天光着脚跑的野小子,就这样考上了“北广”。
  全国有8000多人在争20个名额,而我这样一个农村小子,除了一腔热情,啥也没有——我能走进“北广”,你说我有多么幸运。到现在我都非常感激程老师,她非常非常善良,就像妈妈一样照顾我。在我的成长路上,有那么多人在拉我,我想起来就觉得很感动。
  “老师妈妈”对我说:“你是一个没有雨伞的孩子,下大雨时,人家可以撑伞慢慢走,但你必须得跑……”
  上大学,家里贷了4万元的款。
  4万元对我家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还要加上利息。这几年,我就背负着一种沉重的压力,或者说也是一种努力奋斗的动力。
  和你说说我的妈妈吧。妈妈是个很要强的人,在我3岁时,因跟奶奶闹矛盾,她就离家出走打工去了。我的成长是缺少母爱的。直到我19岁,考上了大学的那个夏天,我开始去找她。后来费了很多的周折,我终于找到了她——她在杭州的一家医院里做护工……
  我一直记得“老师妈妈”程春春对我说的话:“你是一个没有雨伞的孩子,下大雨时,人家可以撑伞慢慢走,但你必须得跑……”是啊,来北京上大学以前,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有。电影都没看过几部,邻居家里的黑白电视机,只能收到衢州台。来到北京,才见到那么多高楼,才知道地铁,一开始和人说话都紧张……但是我告诉自己,要挺住,要坚强。
  刚进校时,班里23个人,我排在第16名,一年下来,我成为第1名。演戏也是这样。
  从大一开始,我就一边打工,一边挣自己的生活费。给公司搞商业演出,或者组织学校里的演出。最早给一些电视电影剧当群众演员,早上5点半就等在制片厂门口,一车拉到拍摄地点,给人当牛使,半夜了再用车拉回来,20元一天,我也做过。
  同学中,几乎都是城市考去的,有的同学家境很好,或者出自艺术世家,吃穿不用愁,机会不用愁。我都没有,我必须从演每一个小角色做起。演完时,导演能问一下你的名字,那就是最大的成功,因为也许下次有更大的机会。
  大一那一年,中央电视台“梦想剧场”做我们学校的专场,毕福剑来选人,我被选上了。我仔仔细细地琢磨几天,后来演了一小品,《八仙分酒》。当时反响挺好,结果这个小品还上了年度金像奖的颁奖晚会。
  和毕福剑熟了,他很欣赏我的表演,就让我一起做栏目,一共做了七八期,后来还担任了两期栏目的副导演。与毕福剑交往,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敬业。记得是2003年的夏天,天气还特别热,我们一起来到浙江的新安江做节目,连续工作半个月,每天都得工作16小时以上。节目做完,皮都晒脱了一层。
  现在我每个月平均有10天都在拍戏。最近浙江少儿频道在播放的儿童剧《拉拉与茹比》,我也在给它配音。我的生活,就是不间断地干活干活再干活,多的时候一天能挣到1000元钱。不过现在都是为银行挣钱。前些时候,我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上学贷下的款,到年底就一定能还清了。我想他看到,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戏如人生,我演每一个角色,都是一种成长;我的人生,就是需要不停地努力奋斗……
  戏演多了,我就开始在那些角色里,一步一步成长起来。
  现在我慢慢地,开始理解妈妈。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要在城市立足,需要多大的勇气啊。谁知道这么多年,她是怎样不畏艰难地走过来的……我想,这就是生活啊,这就是人生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都有自己的选择。不管他选择是对还是不对,我都学着理解他。
  找到了妈妈后,她终于跟我回了一趟家。两天后,我就踏上火车,来北京上学了。妈妈现在还是在杭州做护工,我总是不放心她。每个月我都要给爸爸妈妈打两次电话,给我爸打完就给我妈打……
  在学校学表演,根本就没什么课本。上课是老师面对面地教,作业是演小品,晚上接着排练;早上6点起来练功,做操,练台词,吊嗓子,说绕口令。咿咿呀呀的,跟戏班子一样,非常有趣。
  这几年,想当演员的人太多了,僧多粥少,对于我这样的学生,几乎没有机会。大家都是从跑龙套跑起的,可能只是个路人甲、官兵乙,什么台词也没有,从镜头前一晃而过。但是我对每一件事,都投入百分之百的心力去做,珍惜每一个角色,表达自己、证明自己。
  有时表演结束时,站在舞台上,听到掌声响起来,我会忍不住流泪。每一场戏,都跟自己的孩子一样。你想啊,演出前一个月或者几个月,天天不断地跟导演争吵、体会、修改,剧本都翻烂了,自己已经完全融入到剧情当中。最后落幕时,这一种人生的滋味,你会有什么感觉。
  我演过民工、白领、海归高级知识分子、油田工人、包子店老板、第三者……太多了。我现在23岁,但是演过这些角色,我觉得自己的阅历和心理年龄已远远不止23岁。
  现在回过头来想一想,我从演戏里得到了什么?老前辈都说,演戏这事儿,专业占四成,做人占六成。我是在演戏里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活法。我特别快乐,也特别幸福。周星驰演过一部电影,他对着大海大喊:“努力!奋斗!”人生就是需要不停地努力奋斗的!
女人30岁才看得出来是不是真美

  文/妃子笑


  今天一个朋友说:偶然碰到在四大工作的一个女同学,感觉好老啊。连不认识的人都怀疑:这是你同学么?她才毕业3年。
  前几天,一个哥们说路上遇到了当年也算是一枝花的女生,感慨真是越来越难看了。
  我不由想起本科一位算是比较成功的专业课老师,参加完同学聚会后,课堂上充满酸味的说道:当年的班花如今已是昨日黄花。当时大家轰然一笑。现在想来,其中的五味杂陈只有经历了才知道。
  几个月前,英语角碰到人大某学院女生,给我着实留下了深刻印象。讲话语速比我还快,思路极其清晰敏锐,职业目标极其明确,走路速度不亚于我(我没遇到几个正常走速更快的人),口口声声要去咨询公司或者投行之类。当然我是豪不怀疑她是有这个能力的,但是当我看到她瘦弱的身板,还有已经开始显出倦怠的皮肤,我仿佛看到了她5年后的样子。于是,我试探性的说:其实你可以试试其他的工作。可是每次话未说完便被打断,她压根不相信一个傻博士能够给她什么真正有意义的职场经验吧。
  我讲这些当然不是告诉女孩子们:岁月是把杀猪刀,抓紧嫁人吧。绝对不是!因为我看到了更多积极的案例。
  从生理上来讲,25岁之后人是开始走向衰败的,无论男女,但女性在外貌上表现更明显。而这个阶段又是大家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也面临着婚姻问题,许多人的身体会开始传递不好的信号。
  但我观察发现,25岁之后女人会向两个方向分化:一部分日渐枯黄,渐成大妈,这是大部分;一部分反而气质愈来愈佳,愈发美丽动人。我认识不少优秀女性都是后者。她们一般30岁上下,工作已经渐入佳境,内心非常稳定,举止言谈充满魅力。而她们其实当年在学校里可能就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而已。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她们没有工作压力或者生活压力么?自然不是。街道办事处的大妈就没有任何工作压力,但年轻女性去了之后永远只会变成大妈。发生这种分化的驱动力主要有两个:一是你如何管理自己的生活,你的饮食习惯、作息习惯等生活习惯是什么样的;二是你的社交圈子。虽然我们把社交圈子进行分类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但无法质疑的是,你跟优秀的人在一起,就更容易变成优秀的人,相反也一样。你的社交圈子决定了你这个人的见识和气度。这些影响都是长期的,但是也不会太长,三年、五年就可以看出来本质差异。
  一个女人魅力的养成不在于你什么都不做,呆在家里相夫教子,就可以保持美丽容颜,而是你要去适当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但同时要学会管理自己、管理家庭和生活,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才会变得更加美丽。比如,懂得饮食健康,坚持规律的作息和运动,提升内涵等等。
  我曾经问过一个优秀女同行,如果让你在家里待上几年相夫教子,你愿意么?她立刻否定说:如果这样的话,我会跟社会脱节,跟我老公的共同语言会变少,那很危险,我的女boss就是个例子。她的回答是非常智慧的。
  (PS: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以为比我小好多啊,其实比我要大。完全是养生,外加工作等带来的气质修炼,我看过她若干年前的照片,以前就是个非常之普通的女孩子(未整容)。还有一个编辑大姐,我从不相信她已经40多岁,即便工作非常忙。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来很多。)
  我以为25岁之前的女孩子只能说长相漂亮,谈不上美丽。因为这个时候的外表都是倚赖年轻。但25岁之后,人是很容易变丑的。
  小时候,父亲经常对我说,不要愁眉苦脸,你会越长越丑的。当时觉得是开玩笑,现在看是真理。一个人的内心,会跟着他/她的经历而日积月累表现到面容上。豁达的人生会带来豁达的面容和气质,阴暗或者迷茫的人生会毫无保留的体现在你的眼神和笑容上。而这种气质会逐渐影响到你的人生轨迹,甚至影响到你的命运。因为人和人之间的交往本质上是气场的相互吸引,进而是社交圈子的形成。
  很多人会有这样的体会,有的女孩子虽然第一眼看起来没有多么漂亮,但是交流越多越发现很好看,甚至一开始觉得是缺点的地方反而感觉是优点了。相反,有的女孩子乍一看不错,越交流越不好看,你盯着那张脸,看着她的言谈举止总是能够挑出来越来越多的毛病。
  这便是内在气质引领外部审美判断,因为美是个主观判断,是投票产生的东西,而投票倾向是会发生变化的。
  (PS: 我的人类观察发现,男人会经历几个审美阶段:第一阶段是无意识的冲动,圈子较小,局限于身边的同学朋友,更关注女孩子的脸和身材(这是发牌阶段);第二阶段思想开始成熟了,社交面更广了,感受到了社会压力,会容易欣赏成熟和比自己大的女性,这里面有一定的恋母情节,也有缺乏安全感的原因(打牌阶段);第三阶段,事业取得一定成就之后,对女性的欣赏再次回到了第一阶段,好多人会后悔结婚早,失去了寻找小萝莉的机会。如果第三阶段还没结婚的话,往往就会出现问题了,7年之痒之类皆是一种表现,这是婚前的洗牌阶段。
  但是欧美男性这方面会更加成熟,他们20岁的时候早已经度过了第一阶段,因此会更关注内在需求,所以经常会看到高帅富找了长相很普通的人。当然,Playboy不在此列。)
  有时我在学校里看到人来人往,不由想5年之后她们/他们会变成什么样?是不是还能保持现在这样纯净的笑容?
  其实也不难,了解下价值观,看看今天的生活习惯,基本上可以知道未来走势了。所以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千万不要以为禀赋较好就忽略了管理自己,岁月是把杀猪刀,这可不是我说的;那些今天看似普通的女孩子们,相信我吧,积极的人生态度会让你们蜕变成真正美丽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