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励志 > 励志故事 > 励志小故事

唯一能证明你存在的只有你曾经用力走过的路

人长大的标志就是试着去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

愿你不再害怕孤独,不再害怕面对之前的自己,不再急于寻求外来的安全感,而能从自我找到安定的力量,找到坚持下去的勇气,找到属于你自身的节奏。

当一切只剩下生存二字,你有什么理由去颓废?
  多年前,我和一位孟小姐交往密切。
  她出身于一个富裕的政治世家,曾经相当风光,之后遭遇一系列厄运,最终她离开祖居的北京,独身搬到上海,住进了长宁区的群租房成了我的下铺。想象一下我们群租房的景象:水泥地板、泛黄的白墙时常攀爬着各类节肢动物、生锈摇晃的上下铺。
  起初我俩关系淡薄,互不交谈。她的行李极少甚至没有一台电脑,却背着一个驴牌双肩包。“一定是高仿货,住在这儿还那么虚荣,装什么有钱人。”那时我鄙夷地想着。
  有次我不慎忘带钥匙,坐在门口等她回来,才惊觉自己甚至没有她的手机号码。次日清晨,我便主动和她交换联系方式。“孟荼。”她左手拉着脖颈右侧好像很疲乏地样子,皱着眉头说道。
  圣诞夜,我被铃声震醒,黑暗中手机的白屏跳闪着她的名字,瞬间清醒地我边接听边探着身子向下铺看。电话那头如同地狱一般地寂静,几秒过后传来她沉静悦耳地声音:“抱歉,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当我披头散发地赶到江浦路周家嘴路交接口时,一眼便看到坐在银行门口台阶上缩手缩脚的孟小姐,当时我的表情配文绝对就是目瞪口呆,上海的十二月虽不比北方的冰天雪地,却也是寒风刺骨的。而昏黄灯光下的她竟然只穿着胸罩和内裤脚踩着一双浅口高跟鞋。
  我连忙脱下毛线外套,她接过,手指关节因为紧攥着手机而显得青白僵硬,看得出她在努力压制自己,可从头顶到脚尖依然不无一处地哆嗦着,背对我套上衣服,她的背影瘦削憔悴却仪态端庄。
  回去的路上她告诉我,傍晚时她接了一个内衣广告,几十号人的拍摄,她却被安排到最后一组,好不容易轮到她,谁知还没拍完厂商就以吃宵夜为由,拉着她们在隔壁房间的沙发上喝酒,眼看着几个姑娘挨个到了厂商怀里打情骂俏,她才意识到情况实在不对。
  “你你你你怎么不早撤啊?还有这种逼良为娼的事儿!”因情绪激动而结巴地我连忙喊道。
  她的原话是:“就觉得已经等了那么久,好歹得拍摄完才能拿到那五百块钱。”
  而接下来的情况更惨烈,生生扛到最后的孟小姐还是没拿到一分钱,等她到了更衣室竟然发现衣服鞋子还有名牌包全部消失了,她猜想是被之前离开的某位模特顺手牵羊。
  那是她第一次拍摄内衣广告,只为凑齐下半年的房租,谁知赔了夫人又折兵,她说并不心疼那包,即使里面有她全部身家,只是钱夹里有一张周先生的照片,那应该就是她男朋友,我猜。
  我们到家已是凌晨四点,躺在床上的我睡意全无,对她生起怜悯敬畏之情,想象着一个穿着内衣走在大街上的漂亮姑娘,身无分文拿着一支快没电的手机,这画面触目惊心。单凭任何一点安置在我身上,就足够让我嚎啕大哭地去跳楼了。这是穷到什么份上,才能把人逼的这么坚强。
  孟小姐是一家投资公司的小分析师,经常自主加班到午夜。而周末和节假日,她则在拼命兼职,什么活动礼仪、接拍小广告、甚至酒吧助场都做过。她总是能够接触到形色各异的人,可私生活却非常俭朴,是的,她从不在外过夜,不管多晚都会回来,她的手机极少响起,我却爱极了她的手机铃声:《留给这世上我最爱的人》。有时我闲的无聊,便会一遍遍打她的电话只为听歌,她也不理我只是笑笑,我甚至怀疑她只有我一个朋友。
  有次我娇气地让她来接我,只因下着小雨被困在超市门口,远远地在人群中撑着透明伞的她,散发着拒人千里的清冷,她将伞把手递给我,冲我媚然一笑,拎着两大袋东西冲进雨中,接下来的画面就是我举着伞迈着小碎步紧随其后,明明比她肥两个号却显得如此弱小。
  我对走夜路更是心生恐惧,总是一步三回头,不是担心坏人就是怀疑有厉鬼追随,可孟小姐从不害怕黑暗,她总是抱着玻璃杯给我讲鬼故事,我环抱着双腿紧靠在墙角,盯着她喝完最后一口白开水,顺着脖子我看到轻微的吞咽痕迹,趁她努嘴点烟之际,急忙一把抓过她的棕色小毛毯咬在嘴里,仿如自个儿受了多大的委屈。
  孟小姐把上海这座城市分割成了几块,用来存放不同的自己,切换各种模式。比方说她床头总是挂着三套衣服,最左边那套白色丝绸衬衫和西装直筒裤,在那里她严谨又拼命地工作,而中间那条蓝白格棉布裙子,则适合在一些地方乖巧娴静,最后那身黑色礼服短裙,意味着在另一个地方放纵。
  印象中她唯一一次掉眼泪,竟是在我人生中最低谷时。那时我刚被炒鱿鱼还和家人冷战,嚷嚷着人生已毁活着没意思,连续一个月都在家里酗酒。起初孟小姐还是边讲笑话边清扫我的呕吐物,用消毒水拖完地后还踩上凳子换灯泡,加班回来撸起袖子,又在洗手间修好了马桶水箱。
  后来她终于爆发了,在周六清晨将我从床上拖起,拽进一家宠物店。她指着一个中号玻璃箱,让我仔细看。那里面是一堆密密麻麻地白色小仓鼠,大概刚出生。它们偶尔散落偶尔挤在一起,我眯缝着眼睛百无聊赖之时,发现有一只仓鼠忽然受伤了,白色毛发中缀着一丁点血红,就在一瞬,其他仓鼠都疯狂的往它的方向攒动,他们竟然吃了它,活活吃了它。
  我拼命喊着宠物店的员工,大声命令他们把玻璃箱打开,然而一分钟不到,那只仓鼠便被咬的只剩半截。整个过程看的我触目惊心,这是我至今为止最不想记起的画面。
  可是周围人一脸无谓的表情,还跟我解释这是天性:仓鼠在互相啃食的过程中也会被误咬或挤压,一旦冒出一丁点儿血腥,其他的便又会蜂拥而上餐食一番。
  不过几分钟,所有受伤的仓鼠被彻底啃食干净时,她走到我身边,指着那堆雪白地、幼小地,看似如此平静悠闲的仓鼠群。“这些小仓鼠们好可爱呀。”她轻描淡写地丢下这话,随即竟买了一只。我的后脖梗发凉发不出半声,她怎么能如此恶毒呢。宿醉和困顿瞬间一扫而光,我们一路无话。
  回家后,她拎着笼子坐在我对面说道:“当一切只剩下生存二字,你有什么理由去颓废?这些不幸都是自己刻意安排的。这社会不就这样,你的小伤口永远都会被任何人揭开,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可是谁能永远不受伤,你更是无法改变别人,只需告诉自己努力工作、努力赚钱。你必须站的高一点再高一点,尽可能地,离他们远一些。”
  那天余下的时间,她对我讲了她的周先生,这才了解,她如此拼命又隐忍的支撑点就是这个男人:“那时我家已经非常贫困,再也买不起好看的裙子,我却还要在他面前保持光彩亮丽的形象,在他的朋友群中赫然一副千金小姐的模样,饭后总是抢着结帐,不愿降低生活品质,有时候我想要不是这具漂亮的皮囊,我的内心早已如此虚假。他又能爱我多久?结果他家人还是找到我,开门见山地说,他就要出国了,我们必须分手,因为我根本没钱和他一起走,如果被他看到坐在网吧里回复邮件的我,兜里只有三百块钱,让他发现我的世界,到处都是胡编乱造的。他该会多失望,毕竟当初他爱上我时,我是坐在豪华轿车后座,前呼后拥的样子……这些差距就是现实,倒不如找个理由先放手。”
  灯光下她的鹅蛋脸惨白地发着光,往日那双清水似的凤眼总是淡淡的看人,却说不出的明澈,而此时挂满了忧伤,泪水跟着大颗落下。片刻,垂下的手又抬起,振振有词地说道:“总会过去的,喏,你看我现在多独立,我还是坚信可以与他重逢,爱情是种信念,只要努力,幸福就可以找回来,我不愿放手……”听的我喉头一梗,眼泪随着带下来,即使不能完全理解,也依然像个傻子拼命点着头。
  说来也奇怪,没多久我便找到了工作,薪资待遇极其优厚,只可惜是在北京。孟小姐欢天喜地约我去庆祝,那是离开上海的前一夜,她在酒吧点一整瓶金酒,伴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我呆滞地望向舞池里扭动的凌乱人群,她也面无表情。冰冷的酒从食道一直凉进胃里,我从洗手间回来时,看向吧台,她的背影像是一尊石像……
  直到前年底,失去联系的孟小姐发来一封邮件,大意是要来北京参加一场未被邀请的婚礼,只为再见一眼她的周先生,请求我陪同。
  那天的北京有着不符合寒冬的刺眼阳光,我跟随在身着羊绒套装的孟小姐身后,周边密密麻麻、蠢蠢欲动的眼神,让我想起玻璃箱中的小仓鼠们,身上因为激动而惊悚乍起了汗毛。
  我们经过繁华的大街,绕进安静的小路。踏在高楼里反光的大理石地板时,我踩着高跟鞋快步追上,盯着她唇线分明的侧脸,她慢慢看向人们层次不齐的后脑勺,她的目光越过那一排排接踵并肩的人群,从多色、杂乱的衣服中,精准无误的找到了他。
  那刻,世界忽然安静,她的眼神流波处所涉及的皆是他。那种感觉就像,不用睁开眼她也能看到他,当中隔着人潮汹涌车水马龙和不言不语。这一切,她会帮自己全部记住的。用她的方式爱一个人,他却从未看见她。
  今年的孟小姐,已是一位小富二代的亲妈,关于这段传说,好像变成了半真实的故事。多年前那个瑟瑟发抖的她,却总是在我心头萦绕不去,面对常常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的乍然离别,渐渐学会了妥协。毕竟啊,倘若可以练习放手,哪来那么多流泪的心上刻满了千疮百孔的感慨和悬念。一夕之间,我变得独立、变得坚强、开始放手,一夕之间,我们都一样,什么都会了。
  参加完周先生婚礼的孟小姐,竟然一如既往地平静。她在机场拥抱我,面向着熙来攘往的人群,捉住我的手臂在我耳边说:“要不是当初不愿放手,也不会磨练出今天的我,还好我不曾也不会,再耽误他的人生。”
  我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不肯转身,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才舍得独自一人,痛哭失声。
二十岁,不能轻易挥霍的美好时光
  记得见我第一位心理咨询顾客时,我才20多岁。当时我是Berkeley临床心理学在读博士生。我的第一位顾客是名叫Alex的女性,26岁。第一次见面Alex穿着牛仔裤和宽松上衣走进来,她一下子栽进我办公室的沙发上,踢掉脚上的平底鞋,跟我说她想谈谈男生的问题。
  当时我听到这个之后松了一口气。因为我同学的第一个顾客是纵火犯,而我的顾客却是一个20出头想谈谈男生的女孩。我觉得我可以搞定。但是我没有搞定。
  Alex不断地讲有趣的事情,而我只能简单地点头认同她所说的,很自然地就陷入了附和的状态。Alex说:“30岁是一个新的20岁。”没错,我告诉她“你是对的”。工作还早,结婚还早,生孩子还早,甚至死亡也早着呢。像Alex和我这样20多岁的人,什么都没有但时间多的是。
  但不久之后,我的导师就要我向Alex的感情生活施压。我反驳说:“当然她现在正在和别人交往,她现在和一个傻瓜男生睡觉,但看样子她不会和他结婚的。”而我的导师说:“不着急,她也许会和下一个结婚。但修复Alex婚姻的最好时期,是她还没拥有婚姻的时期。”
  这就是心理学家说的“顿悟时刻”。正是那个时候我意识到,30岁不是一个新的20岁。
  的确,和以前的人相比,现在人们更晚才安定下来,但是这不代表Alex就能长期处于20多岁的状态。更晚安定下来,应该使Alex的20多岁成为发展的黄金时段,而我们却坐在那里忽视这个发展的时机。从那时起我意识到,这种善意的忽视,确实是个问题,它不仅给Alex本身和她的感情生活带来不良后果,而且影响到处20多岁的人的事业、家庭和未来。
  现在在美国,20多岁的人有五千万,也就是15%的人口,或者可以说所有人口,因为所有成年人都要经历他们的20多岁。我专门研究20多岁的人,因为我坚信这五千万的20多岁的人,每一个人都应该去了解那些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神经学家和生育专家已经知道的事实:你的20多岁是极简单,却极具变化的时期之一。你20多岁的时光决定了你的事业、爱情、幸福甚至整个世界。
  这不是我的看法。这些是事实。我们知道80%决定你生活的时刻发生在35岁之前。这就意味着你生活的重要决定、经历和突然的领悟,有八成是在你30多岁之前发生的。那些超过40岁的朋友不要惊慌,我想这群人会没事的。
  我们知道职业生涯的前10年,对你将来的收入有重大影响。我们知道到了30岁的时候,超过半数的美国人会结婚,或者和未来的另一半同居或者约会。我们知道人在20多岁的时候,大脑停止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重组,以适应成年世界的快速发育阶段。这就意味着不管你想怎样改变自己,现在是时间改变了。
  我们知道在20多岁的时候,性格的改变多于生命中任何时期。我们也知道女性的最佳生育时期,在28岁的时候达到顶峰,35岁之后生育变得困难。所以你的20多岁正是了解你自身和选择的时期。
  当我们想到孩童的成长时,我们都知道1-5岁,是大脑学习语言和感知的重要时期。这个时期,日常的普通生活,都会对你的未来道路影响巨大。但是我们却很少听到成年发展期,而我们的20多岁正是成年发展期的关键。
  但是20多岁的人却听不到这些,报纸讨论的只是成年年龄界线的变更。研究者称20多岁是延长的青春期。记者就引用傻傻的外号称呼20多岁的人,比如“twixters” (twenty-mixters)和“kidults”(kid-adults)。这是真的。作为一种文化,我们的忽视的正是对成年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十年(从20岁到30岁)。
  雷昂纳德·伯恩斯坦说过:要想取得成就,你需要一个计划和紧迫的时间。这是大实话啊!所以当你拍着一个20多岁的人的脑袋,跟他说,“你有额外的10年去开始你的生活”,你觉得这改变了什么?什么都没改变。你只是夺走了那个人的紧迫感和雄心壮志,绝对没有改变什么。
  然后每天,那些聪明有趣的20多岁的人,就像你们和你们的儿子女儿一样,走入我的办公室开始说:“我知道我的男朋友对我不够好,但是我们的关系不算数。我只是在消磨时光而已。”或者说“每个人都告诉我,只要能在30岁的时候开始我的事业,这就足够了。”
  但是实际听上去却是:“我马上就要三十了,却根本就没有东西展示。我只是在大学毕业时,有过一份最漂亮的简历。”或是这样:“我20多岁时的约会,就像找凳子。每个人都绕着凳子跑,随便玩一玩,但是快30的时候,就像音乐停止了,所有人开始坐下。我不想成为那唯一站着的人,所以有时候我会想我和我丈夫之所以会结婚,是因为在我30岁的时候,他是当时离我最近的那张凳子。”
  20多岁的人呐,千万不要这样做。这个做法听起来有点轻率,但是不要犯错,因为风险很高。当很多事都被挤到你30多岁的时候,就会有巨大压力,在很短的时间内快速启动一项事业,挑一个城市,找到伴侣,生两三个孩子。这些事大多是不能同时完成的,正如研究表明,在30岁的时候,要想工作、生活一步到位,难度很高,压力很大。
  千禧年后的中年危机并不是一辆红色跑车。而是意识到你不能拥有你想拥有的事业,意识到你不能拥有你想要的孩子,或者给你的孩子添个兄弟姐妹。太多30多岁40多岁的人,看看他们自己,看看我,坐在屋子里谈论自己的20多岁,“我当时都干么了?我当时都想啥了?”我想改变现在20多岁人的所思所为。
  这里我想讲个故事说明问题。这个故事是关于名叫Emma一个女人。她25岁的时候,走入我的办公室,因为用她自己的话说,她有自我认识危机。她说她也许想从事关于艺术或者娱乐的工作,但是她还没决定。所以取而代之的是,她花了过去几年的时间当服务员。为了减少开销,她和她的男朋友同居,一个脾气暴躁而无志向的人。
  正如她悲惨的20多岁,她早年的生活更加悲惨。她经常在谈话过程中哭泣,努力镇定下来后说“你没办法选择你的家庭,但是你可以选择你的朋友。”有一天,Emma走进来,她双手抱头于膝盖,然后抽泣了几乎一个小时。她刚买了一个新的通讯录本子,然后花了一整个早上的时间,填写她的联系人信息。当她填到“万一发生紧急情况,请联系…”的时候,她没有任何人可填。
  她几乎崩溃地看着我并说,“如果我被车撞了,谁会在那里?假如我得癌症了,谁会在那里?”在那种情况下,我花了好大力气才忍住说“我会。”Emma所需要的,并不是理疗师所真正关心的。她需要一个更好的生活,我知道这是她的机会。自Alex开始,我从这份工作上学到了很多,不能只是坐在那里看着Emma十年黄金定型期白白消逝。所以接下去的几个星期几个月,我告诉Emma三件事,所有20多岁的男生女生都值得听一听。
  首先,我告诉Emma忘掉她的自我认识危机,去获得一些身份认定的资本。
  身份资本是指做增加自我价值的事。为自己下一步想成为的样子,做一些事一些投资。我不知道Emma的工作将来是什么样的,也没人知道将来的工作是什么样的,但是我知道:身份资本会创造出更多身份资本。现在是时候去尝试你想要的海外工作、实习或者新起点。我不是轻视20多岁的自我探索,而是轻视那些随便玩玩无所谓的探索,或者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不是探索。那是拖沓!我告诉Emma去探索工作,让她的探索有所回报。
  第二,我告诉Emma不要高估自己的朋友圈。
  好朋友会载你去机场,而和“志同道合的朋友”瞎混的20多岁的人,他们的交际圈、知识面、思维方式、说话方式和工作层面都被限制住了。新的资本或者新的约会对象,往往是从内部交际圈之外来的。新的事情来自我们所谓的“远的关系”,我们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没错,半数20多岁的人,处在失业和半失业的状态。但是另外一半的人却不是这样的,“远的关系”正是你融入一个新的群体的纽带。有半数的新工作从来不公示出来,所以联络你邻居的老板,是你找到那些未公示工作的方式。这不叫作弊,这是信息传播的科学方式。
  最后一点也很重要,Emma相信你无法选择你的家庭,但是你可以选择你的朋友。可这只是她成长时期的状况。
  作为一个20多岁的人,Emma很快会与某人为伴组建她自己的新家庭。我告诉Emma现在就是你选择你家庭的时候。现在你也许会想相比于20岁,25岁或30岁时组建家庭会更好。我同意你的看法。但是当你Facebook上的朋友,都开始步入婚姻殿堂时,你随便抓一个人一起生活、睡觉,绝对不是组建家庭的过程。
  经营你婚姻的最佳时间,是你还没结婚的时候,这意味要像你为了工作一样精心谋划。选择你的家庭,是有意识地去选择你想要的人和事,而不是为了结婚或者消磨时光,任意选择一个正好选择你的人。
  Emma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我们翻了一遍通讯录,她发现她原来的舍友的表妹,在另一个州的一家艺术博物馆工作。这层远关系帮助她在那里得到一份工作。这份工作给她一个理由离开她那同居的男友。现在五年过去了,她是一名博物馆特别活动策划者。她和一个她用心选择的男人结婚了。她爱她的事业,她爱她的新家,她寄给我一张贺卡写道,“现在紧急联系栏似乎不够填呢。”
  Emma的故事听起来简单,这正是为什么我爱和20多岁人打交道。帮助20多岁的人很容易。20多岁就像离开洛杉矶飞往西部某处的飞机,起飞之后,一点小小变化,都会影响到它最终将降落在阿拉斯加还是斐济。
  同理,在你21岁,25岁甚至29岁的时候,一次好的谈话、好的休息、好的TED演讲,能在未来的几年甚至几代人的时间里,带来巨大的影响。因此这个想法值得传达给每一个你所认识的20多岁人。这想法就像我后来告诉Alex的话一样简单。
  我每天都对像Emma这样的20多岁的人说:30岁不是一个新的20岁,所以规划好你的成年生活,获得一些身份认同资本,利用你的远关系,选择你的家庭。不要被你所不知道的,从未做过的事所禁锢。你现在的作为决定着你的人生。
无论你喝不喝鸡汤,只有你能改变你的人生
  在豆瓣上混,除了要忍受豆瓣强插入的改版节奏,还要忍受各种奇葩豆油。前几周收到一封豆油,问了一个很弱智的问题,我完全不想回答,就没搭理。 过了几天,他写了一封巨长巨长的豆油质问我说“我不过就问你一个问题,花不了你几分钟的时间,为什么你这么高贵冷艳,为什么你不肯花一点点的时间来回答一个小白一个恳切的问题”。当然,结果是我也没搭理。
  我公公是多年的重点中学语文教师,他带的班级,每年升学率都是排名前几的。但是他的教学风格很妙,学生在课堂开小差,或者作业不认真之类的,他从来不管,他的理由很简单“高考是你们自己的,又不是我的”。他说多年的经验总结下来,好的学生都很主动努力,因为他们都明白“努力是为了自己,而不是家长老师,不努力毁的也是自己,而不是怂恿你出去玩的人。”
  这个道理看似简单,其实明白的人并没有很多。
  有朋友跟爹妈结了半辈子的心结,她觉得父母不关心她,她觉得父母从小就不乐于看到她的成绩。所以她经常在工作不如人意的时候说“你们说我没出息吧,我就没出息给你们看”。我惊诧于她这个逻辑,当然我也不赞同另一个朋友说“我爹妈也不待见我,但我就要努力发奋给他们看”。 理由很简单,无论你出息或不出息,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不是你爹妈的。
  我其实最不能理解这种对抗情绪带来的古怪动力,例如“这是个混蛋领导,所以我把工作做得一塌糊涂让他难堪”。“老公背着我找小三,我坚决不离婚,就不让这个混蛋如意。”第一种状况可想而知你的职业前途会一塌糊涂,后一种情况请问你想过你的下半辈子吗?混蛋也许是毁了(其实不一定),但你不也毁了吗?
  还有就是我前几日努力吐槽的“贡献精神”。“我要努力加班赚钱,为了让孩子15岁前有机会游遍欧洲,让他有个更高的起点和更光明的人生”。拜托,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请不要强加于别人身上,如果你愿意努力加班赚钱,那就请努力加班,但不要让孩子承担这个后果,万一你孩子并没有因此有更高的起点和更光明的人生,最后谁来负责呢?
  对于很多豆油我的朋友我也想这么说,你的“职业规划”“爱情困惑”“前途迷茫”“学业难题”都是你自己的,无论我回信与否,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请不要把责任推卸在我身上,同样的,请不要把责任推卸在“就是这个破学校”“就是我爹妈从小没送我去补习班”“就是交错了男朋友”这些理由上,千错万错,都不应该是社会的错。
  去看了《怪物大学》,大眼仔和毛怪被怪兽大学退学了,前途一片渺茫。他们的理想是去怪物电力公司做专职的怪物惊吓专员,可是他们连个该死的大学文凭都没拿到。
  吼,没关系,大眼仔说,我们可以去应聘门房,专门收发邮件。然后他们做到了收发邮件最快最多,然后去做了保洁员,然后去了餐厅,然后去做了惊吓员助理,最后,成功地成为了专职的怪物惊吓员,而且一直荣任明星员工!
  哦,别说这是童话故事,现实生活中不乏实例,因为这些改变了自己命运的人都明白,只有自己,才可能改变自己的人生。
  嗨,我纯粹就是吐槽,请别在意,因为这至少能帮助我情绪愉快。你也大可以说这就是没有油水的心灵鸡汤,但是当你在吐槽鸡汤的同时,请记得,无论你喝不喝鸡汤,我都不能改变你的人生。
  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