态度决定成功

01
  弗洛姆是一位着名的心理学家。有一天,学生们向他请教一个问题:心态对一个人会产生什么影响?
  弗洛姆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微微一笑,把学生带到一个黑暗的屋子。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他引导学生一个一个从一座并不宽敞的木桥上穿过了这个房子。等学生们全部过完以后,弗洛姆打开了房间的一盏灯,在昏暗如烛的灯光下,学生们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出了一身冷汗。原来,这间房子的地面是一个很深很大的池子,池子里有一条大蟒蛇和几条毒蛇,正高昂着头,“滋滋”地向他们吐着信子。而他们刚才走过的桥,正是架在这个池子的上方。
  弗洛姆望着他们,问道:“现在还有谁愿意再次走过这个桥吗?”学生们面面相觑,都保持沉默。过了片刻,终于有三个学生犹犹豫豫地鼓足勇气站了出来。其中胆子最大的一个学生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双脚,虽然走完了桥,但速度比第一次明显慢了许多;第二个学生战战兢兢地踩在木桥上,好不容易走完了一半,却再也不敢往前;第三个学生则弯腰趴下,慢慢地从木桥上爬着前行。
  之后,弗洛姆又打开了房内的另外几盏灯,强烈的灯光一下子把房间照得如同白昼。学生们意外发现木桥下面其实有一道安全网,网离蛇还有相当的高度,网线也很牢,先前只是光线的颜色极其黯淡,他们才没有发现。
  弗洛姆接着又问:“你们当中还有谁愿意现在就通过这个桥吗?”学生们都齐声答道:“愿意过。”然后,大家轻松地排队走过了小桥。
  弗洛姆微笑着说:“我可以解答你们的问题了。这桥本来不难走,可是桥下的毒蛇对你们造成了心理威慑,于是,你们就失去了平静的心态,乱了方寸,慌了手脚,表现出各种程度的胆怯,而一旦心态恢复了平静,又可以轻松地走过。这就是心态对人行为的影响。”
  想来,其实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在生活中,很多人每做一件事时,总喜欢把问题的方方面面想得很周全,甚至故意复杂化,左顾右盼,患得患失,眼中只有困难,以致心理负担过重,干事业时放不开手脚,关键时刻犹豫不决,从而失去了许多成功的机会,最后一事无成。倒是那些勇往直前,敢闯敢试,把困难、险恶、羁绊甩在一边的人,却能保持良好心态,专心走好自己脚下的路,成就一番事业。

态度决定成功的例子

02
  一对夫妇有两个孩子,孩子还小的时候,父母决定为他们养一只小狗。小狗抱回来以后,他们想请一位朋友帮忙训练这只小狗。在第一次训练前,训狗师问:“小狗的目标是什么?”夫妇俩面面相视,他们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另外的目标:“小狗的目标?那当然就是当一只狗了。”训狗师极为严肃地摇了摇头说:“每只小狗都得有一个目标。”夫妇俩商量之后,为小狗确立了一个目标——白天和孩子一道玩,晚上要能看家。后来小狗被成功地训练成了孩子的朋友和家中财产的守护神。
  这对夫妇就是美国的前任副总统阿尔,戈尔和他的妻子迪帕。他们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做一只狗要有目标。推而广之,做一个人更要有目标。
  人生的不同年令,不同阶段,都要有理想,信念,抱负,包括在政治上,工作上,生活上,并且持之以恒。当然,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应该把自我价值从属于奋斗目标。这样人生才会活得有意义,才会真正精彩。
  回想自己一路走来,甜酸苦辣之中,感受到,凡事坚持最为不易。细细想想,其实有时坚持的要求并不复杂,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单调枯燥而已,成功也就在再坚持一把的努力之中。久而久之养成自己自觉自律的好习惯,好性格。相信那些勇于负责,不需要别人催促,就会主动做事,而且不会半途而废的人,必将成功。
  人生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一路走来,会遇到黑暗的际遇,坎坷的遭遇,得到的不会太多。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被暂时的困难所吓倒,更不能向命运低头,而是要学会在没有路的地方踏出一条路来。因为,面对困境,回避是徒劳,自弃也无益,倒不如坦然相对,寻找机会。要知道,只要不泄气,就没有什么能将我们抛弃,只要肯努力,就一定会有花好月圆的那一天。成功就是你比别人多一个心眼儿。

关于态度决定成功

03
  古有通国善弈之弈秋,教授二人下棋,其一专心致志,另一个却三心二意,结果虽智力相当,学习的成效却判若天渊。
  挟太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在我看来,学学下棋,区区小事,是不为而非不能,关键的一点就是二人对待学棋的态度大相径庭使然。
  韩愈《进学解》中说:“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一“勤”一“嬉”,对待学业的态度截然不同,其结果也不可同日而语。晋代的左思,自幼鲁钝,才能平庸,但为学态度诚恳,闭门读书十年,写就名篇《三都赋》,一时名声大噪,冠盖京华,使得二陆失色,洛阳纸贵。而方仲永,这个五岁便能吟诗作文的天才,由于其父目光短浅,态度消极,以为其子了了,使得仲永后天对待学业的态度是“嬉”,最终造成“泯然众人”的悲剧。
  欧阳修《新唐书》也有名句:“患祸常积于忽微,智勇多困于所溺。”其实中国古代有才能的君主比比皆是,真正能成就不世伟业的却寥若晨星,很多时候在于他们对“祸患”的态度不同。陈后主有才,隋炀帝有才,李后主有才,面对风雨飘摇的政局,面对接踵而来的祸患,他们的态度是消极的,陈后主妄图以长江天险断隋军之路,隋炀帝妄图以千里运河御天下之民,李后主妄图以称臣纳地换苟且之安,最终,本可一搏的形势却因所持态度的畏葸与无为而导致江山易主、舆图换稿。
  而面对唐初的不稳局势,唐太宗慎之又慎,生怕祸患丛生。他始终拿一种积极的态度去驾驭国家。《贞观政要》有言:“知其所以乱则治矣,知其所以危则安矣,知其所以亡则存矣。”面对困难,唐太宗以史为鉴,态度达观,得以政通人和,百废俱兴。
  隋炀帝之于唐太宗,就其能力而言,彼此不分伯仲,前者曾牵兵灭陈,后者则起兵兴唐,理国之能旗鼓相当,之所以二者历史地位相差千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态度问题。
  有志与无志也是面对困难的不同态度。故王安石说:“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此言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