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励志 > 励志故事 > 名人励志故事

失败,意味着剥光所有无关紧要的东西

人生的谷底,变成重建人生的坚实基石

原本你只想得到1,

最终你却得到了10。

生命就是充满了惊喜,

只需你自己动手去寻!

妈妈教会我怎样做最美丽的女人
  曾被美国《人物》周刊选作为“世界最美的50位名女人”之一,我感到非常高兴。年过40依旧可以被大家觉得美丽,我心里最感谢的是我的母亲,是她教会我如何做一个美丽的女人。
  我出生于香港,上面有一个姐姐。我上小学不久,父母就离婚了。妈妈带着9岁的我离开了香港这个伤心地,远走英国。从此,我和妈妈相依为命。妈妈是很有见地的女人。对我的一生影响非常大。
  小时候,我对自己的相貌很不自信。17岁时,我的身高已经1.68米,身材也不错,但我还是觉得自己不漂亮。我常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挑毛病:颧骨太高,有两颗兔牙,眼睛不够大。所以,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进入娱乐圈。中学毕业后,我在伦敦的一家书店做收银员。
  18岁那年,我和妈妈回香港旅游,被一名星探发现。那星探邀请我做广告模特,我硬着头皮去试镜,结果反响很不错。
  看到我拍的广告,有朋友鼓励我:“你形象好,应该去做演员。”哪个女孩子不向往做演员呢?我心动了。朋友给我出主意,建议我参加“香港小姐”选美大赛,说这样能迅速提高知名度,对进军娱乐圈很有好处。
  每年参加“香港小姐”选美大赛的女孩一个比一个漂亮,我能行吗?我又开始没有自信了。我对妈妈说:“你觉得我能做演员吗?”妈妈看着我问:“怎么不能?”我回答:“我觉得自己没有人家漂亮。”妈妈拉着我的手说:“女人的美丽比漂亮更重要,美丽不仅在外表,需要的是内在气质和修养。而且,如果你对自己充满自信,就会把这种感觉传递给每个人、感染每个人,大家也就会觉得你是最美丽的。不信,你试试。”
  于是,我参加了1983年的“香港小姐”选美大赛。比赛中。面对如云的美女,我始终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是最美丽的。”怀着这样的心态,我一路过关斩将,夺得了亚军。之后,我的片约不断,先后在《缘分》、《警察故事》、《新龙门客栈》、《阮玲玉》等影视剧中扮演主角。此时,我对自己越来越有自信,也觉得自己很美丽。
  后来,随着年龄增长,看到越来越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在影视圈崭露头角,我不禁有了危机感,陷入了痛苦之中。尤其糟糕的是,我属于容易发胖的体质,饮食上稍不注意,体重就会猛涨。心情不好时,我便无节制地吃东西,导致原来的衣服穿不下。胖了后,我就吃减肥药,但一停药,体重就马上反弹。我变得有些自卑,不愿参加活动,也不敢接戏。
  妈妈见我这个样子,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年龄是女人的天敌,这话一点不错。但是,真正的美女,都是时光雕刻的。随着阅历的增多,你的气质会更加高贵,会更有女人韵味。这是年轻女孩无法比的。”
  听了妈妈的这番话,我茅塞顿开,开始积极地调整饮食,每天加强锻炼,科学地保养皮肤。渐渐地,我惊喜地看到自已的身材恢复了,皮肤也变得有光泽、有弹性。
  2000年,36岁的我接拍电影《花样年华》。在这部影片中,我饰演风情万种的少妇,共换了几十款旗袍。影片放映后,有评论说,我将中国旗袍演绎到了极致,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最美丽的女人。我开心极了,妈妈也为我高兴。
  令我欣慰的是,我的年龄越大。称赞我美丽的人越多。我想,这就是应了妈妈说的那句话:“真正的美女,都是时光雕刻的。”
失败有时也是一笔财富
  有一位外号叫“斯帕奇”的男孩,在他的学习生涯中可以说是惨不忍睹。在他读小学的时候,功课经常不及格。初中,物理成绩基本全是零分,他成为该校史无前例物理成绩最差的学生。
  斯帕奇在拉丁语、代数和英语等科目上的也同样惨不忍睹,体育也不见得好多少。虽然他参加了学校的高尔夫球队,可是在赛季唯一一次重要比赛中,他输得丢人现眼。即便是在随后为失败者举行的安慰赛中,他亦表现也是一塌糊涂。
  在整个成长时期,斯帕奇笨嘴拙舌,社交场合从来就不见他的人影。这并不是说,其他人都不喜欢他或讨厌他。其实在人家眼里,他这个人仿佛不存在。如果有哪位同学在学校外主动向他问候一声,他会受宠若惊,感动不已。
  他跟女孩子约会时会是怎样的情形,大概只有天才晓得。因为斯帕奇从来没有邀请过女孩子一起出去玩过。他太害羞,生怕被人无情地拒绝。
  斯帕奇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失败者,然而他对自己的表现似乎并不十分在乎。从小到大,他只在乎一件事情———绘画。
  他深信自己拥有与生俱来的绘画才能,并为自己的作品深感自豪。但是,除了他本人以外,从来没有其他人看得上眼。上中学时,他向毕业年刊的编辑提交了几幅漫画,但最终全部落选。尽管有多次被退稿的痛苦经历,斯帕奇从未对自己的绘画才能失去信心,决心今后成为一名职业的漫画家。
  到了中学毕业那年,斯帕奇向当时的沃尔特?迪斯尼公司写了一封自荐信。该公司让他把漫画作品寄来看看,同时规定了漫画的主题。于是,斯帕奇开始为自己的前途奋斗。他全力以赴,以一丝不苟的态度完成许多幅漫画。然而,最终迪斯尼公司并没有录用他,他再一次吞下失败的苦果。
  前途对斯帕奇来说十分渺茫。走投无路之际,他尝试着用画笔来描绘自己失败的人生经历。他以漫画语言讲述了自己灰暗的童年、不争气的青少年时光———一个学业糟糕的不及格生、一个屡遭退稿的所谓艺术家、一个没人注意的失败者。他的画也融入了自己多年来对画画的执着追求和对生活的真实体验。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他所塑造的漫画角色一炮走红,连环漫画《花生》很快就风靡全世界。从画笔下走出了一个名叫查理?布朗的小男孩儿,这也是彻头彻尾的一名失败者:他的风筝从来就没有飞起来过,他也从来没踢好过一场橄榄球,他的朋友们都叫他“木头脑袋”。
  熟悉小男孩儿斯帕奇的人都知道,这正是他早年平庸生活的真实写照。作者究竟是谁呢,他就是世界闻名的漫画家查尔斯?舒尔茨。
  其实,失败有时也是一笔财富。只要你能够认真看待失败,它就会为你带来智慧的源泉,成功的机遇。
在悬崖边起跳
  人生很多时候可能会将你逼到悬崖边上,前面有万丈深渊,后面有猛虎野兽,必须逼迫你选择。
  有些人可能实在熬不过,就跳了。
  2008年的情人节,北京朗琴园小区的一位年轻女子,就从23楼一跳而下。此前一分钟,这名完全乱了方寸的失意人,还将刚满5个月的孩子先行抛下。
  母子双双身亡,多了一群看热闹的人,围着亡者已经凝固的血迹,唏嘘感叹。一位清洁女工说:“我亲眼看到什么掉下来了,那么小,还以为是布娃娃!”另一个老者说:“那个女人真是狠心啊,可怜了孩子。”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她们在北京惟一的亲人,此刻蹲在监狱。警方很快查清原委:两年前,女子的丈夫骗取他人20万元钱,逍遥法外,直到今年春节被逮捕,关进大牢。
  女子独自守着嗷嗷待哺的婴儿,心力交瘁。万家团圆,独她一家凄冷。自杀前一晚,她在日记里哭诉:“他被拘留已经有8天的时间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孤独的春节,难以忍受。我一个弱女子,不知道还能承受多久……”
  婴儿哭闹不休,将她脆弱的神经拉到极点,最终崩溃。她先把他抛掷下楼,后悔莫及,随之飞身跳下。
  那晚,北京的夜空,烟火璀璨。
  那晚,还有一个女子,也站在高楼的窗边,恍若身临悬崖。甚至,她的处境更为不堪。
  原本,她家庭幸福,丈夫重情,孩子懂事。那一年,她的丈夫与人合伙购买一批炸药准备开矿,雄心壮志尚未实现,那批存放在家中的炸药突然爆炸,造成屋塌人伤的惨剧。2007年5月,男人因非法买卖爆炸物品,锒铛入狱,被判十年。
  祸不单行。她正失魂落魄,11岁的女儿又感觉身体不适,脖子发肿。带到医院,最终竟被确诊为淋巴癌。她在洗手间怎么也洗不掉满脸的泪水,望着窗户外面窄小的天空,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太累了!不如一死了之,什么都不用管了!
  人没有翅膀,那短暂的飞翔之后,将带来永久的安宁。
  幸而,她只是想想而已。她用纸巾仔细擦干眼睛,训练了一下笑容,镇静地走到走廊,对孩子说:“这里医院太小,我们去北京,看最好的医生,早点把病治好!”
  当晚,她带着孩子,揣着七拼八凑的钱,从山西省汾阳市石庄乡赶赴北京。
  同样是一个弱女人和一个孩子,且人生地不熟,孩子又得了大病——她没有工夫哭,下了火车转公车,问东问西找到北京肿瘤医院,又寻谋到附近最便宜的出租屋,安顿好了马上去菜市场买米买盐,忙得不亦乐乎。
  她怕丈夫担心,隐瞒了一切,独自承担。当大牢里的男人从女儿大伯口中得知一切,号啕大哭,马上写去信件,每个字都粗黑有劲:女儿,我听说你这种病需要移植,需要什么,从爸爸身上拿吧……你和你妈都要好好活着!我一定在狱中积极表现,争取早点去看你们!
  女儿拿到信后,仿佛怕很快读完似的,极慢地念给妈妈听。
  小姑娘正在经历化疗,浓黑的头发大把脱落,成天要戴着一顶花帽子。上午,她刚刚被一根5厘米长的针头,从腰间穿刺进去。她疼得全身都在哆嗦,也不肯掉一滴眼泪。
  一封软绵绵的信,却让她又哭又笑。
  然后,她戴着小花帽子,带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趴在病床上,给爸爸回信:“我一直都很配合治疗,再疼也不怕。我只想早点治好,蹦蹦跳跳地去见爸爸!您要是想我了,就去买点好吃的,方便面啊水果糖都成,替我攒着。我们全家的幸福生活,很快就会到来的。”
  惯于不动声色的母亲,在一旁看着女儿回信,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开始削苹果。
  如今,这个特殊的家庭被媒体报道后,社会各界为之动容,小姑娘后续所需的干细胞移植手术费11万元,正在筹集当中。那个名叫小芳的女人,在镜头前有些憔悴,却有风暴洗刷过的宁静:“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好起来。”
  是,她也被现实逼到悬崖,索性纵身一跳。但是她给命运的腰间拴了根绳子。这根绳子,是用深厚的爱、坚韧的希望编织而成,让她安全着陆,寻找新的出口。
  她在下坠的同时,展开了翅膀。当她承受着失重、恐惧、死亡的威胁,她也在领悟、成长、坚强。
  在悬崖边起跳,究竟是自杀,还是蹦极,就看你是否能编织出一条够长够韧的绳子,开始另一种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