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励志 > 励志故事 > 高考励志故事

只有一条路不能拒绝——那就是坚持的路

与其羡慕别人,不如加快自己的脚步

不大可能的事也许今天实现,根本不可能的事也许明天会实现。

第一批高考学生——张艺谋的故事
  张艺谋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考生。
  在下乡插队做了三年农民,又在咸阳棉纺织厂当了七年的搬运工之后,1978年,机会终于来了:北京电影学院到西安进行全国恢复高考后的首次招生。
  他趁着去沈阳出差的机会,带着前妻肖华给他连夜煮的鸡蛋,从自己拍摄的大堆摄影作品中挑出60幅作品,奔赴北京电影学院招生的考场……
  张艺谋回忆说:“进了电影学院,我发现同学大多是电影或艺术世家子弟,像我这种从外地来的很仰视他们,我不觉得电影学院是我能进的学院,我觉得它更像一个贵族学校。”而从农民、工人再走进“贵族学校”非易事。
  张艺谋说:我上大学的目的很简单,名人名言,就是为了谋出路。再实际就是得到免费教育,包分配,是大学生出身,地位好像不一样,要是体院收我,那我就进体院了。
  1982年,他毕业后被分配到广西电影制片厂。张艺谋新的人生命运再次开始。
  时势弄人。时势造人。这两句话同时体现在了他身上。
  与张艺谋同期的另一个“人物”,是郑渊洁。
  说到拒绝高考,他应该算得上韩寒的前辈。
  据说他是因为觉得自已思维太发散完全不能适应考试而坚决不参加高考,而后又因为赌气说不参加高考也要混出点样子来给抛弃他的女朋友看,就开始了写作。
  郑渊洁与张艺谋现在都是功成名就的人,很难说两人谁对社会的贡献更大,不过张艺谋拍出红高梁的时候正是我只识看郑渊洁的年纪,如果单就这一点来说,我还是投郑渊洁一票。
  而且,郑渊洁这件事是真挺有意思:
  他拒绝高考。他的儿子也没经历过高考,而是在老爸编织的童话故事里成长了。郑渊洁甚至不让自己的孩子去学校受教育,他亲自编写了50万字的教材,自己给孩子上课。有趣的是,也许是由于逆反心理,郑渊洁的小女儿却因为喜欢学校而上了学。对此郑渊洁说,要是将来女儿参加高考,他也会和别的考生父母一样:“等闺女高考的时候,我就在在考场外等着,手里拎着一桶王八汤。”
人生在世就要不停地奔跑
  每个人来说,生命的意义就如同一场赛跑。只要活着就要不停地奔跑!奔跑!奔跑!加速!加速!加速!
  在奔跑的过程中,你不能有一丝的倦怠,否则就只有被远远地甩在后面或是淘汰出局。当你落后了,并不是别人抛弃了你,而是你自我放弃的结果。跑得更快,更多的并不是与别人较量,而是与自己较劲!
  每天都要有进步,每天都要过得更好,每一分每一秒都要比前一分前一秒更优秀!
  这是一种对自我的管理,更是对自我的挑战!你能够战胜自我,就能够战胜任何人。
  挑战自我的过程是无比快乐的,当你一次又一次地战胜自我,你才能一次又一次地冲击人生的高峰。对自我的探索和挑战是每个人毕生最重要的使命。凡事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才能跑得更快。
  要养成这样一种习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对待生命中所发生的一切,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哪怕别人伤害了你,你也要感谢他给予自己一次宝贵的磨练意志的机会!
  当别人用“放大镜”、“显微镜”甚至“歪曲的哈哈镜”去看你去挑你的毛病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毫不理会这些,只专注于跑得更快跑得更好跑得更完美!因为你不是活在别人的言语中,你只存在于你自己的发肤中。你是为自己的梦想而活的。
  这是我在最近一段时间的感悟。我很期待能够在未来跟大家分享得更多!现在,我和大家一样也在奔跑的途中,在修行自我的路上。
  让我们一起共勉,互相支持,让我们跑得更快,跑得更好吧!哪怕路上有风雨,哪怕途中有坎坷,只要不放弃奔跑,不放弃对自我的修行,我们终究会创造属于自己的生命奇迹!
脑瘫男孩高考得591分
  在今年北京工业大学社会学专业录取的学生中,有一名特殊的学生——宋奡宇。由于患有脑瘫,宋奡宇没有一次考试答完试卷,这样的他却在高考中取得了591分的好成绩。跟其他同学比起来,宋奡宇写字要很使劲才能握住笔,说话也有些口齿不清,走路稍有些蹒跚,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追求自己的梦想。每一个点滴的进步都离梦想的实现更近一步,这个19岁男孩儿用自己的阳光、乐观和执着圆了大学梦。
  19年天天康复训
  第一次见到宋奡宇,如果不走路很难把他和脑瘫患者联系在一起,高高的个子、整洁的衣着,脸上还一直带着微笑,他用自己的正能量诠释着生命意义。
  宋奡宇在出生10个月后被医生诊断为脑瘫,这一噩耗给原本幸福的家庭蒙上了一层阴影。医生说这种病基本没有根治的可能,只能以康复训练为主,辅以药物治疗。从那时起,宋奡宇跟着母亲开始了治疗。他们每天上午到医院做干预治疗、康复训练,下午到游泳馆游泳锻炼肌肉能力,这一忙就是十几年。
  脑瘫患儿一般对数字不敏感。为了锻炼宋奡宇的思维,让他尽快赶上同龄孩子,在宋奡宇4岁半时,父亲给他报了围棋班。对宋奡宇来说,下围棋是件痛苦的事儿,但他还是咬着牙挺过来了。做细微动作比较吃力的宋奡宇,很难自己把棋子放到想放的位置上。父亲就陪着宋奡宇一起上课,然后问他放在这还是放在那,看到宋奡宇点头了父亲就放下棋子,进行下一步。半年后宋奡宇第一次赢了棋;一年以后,他成了班里20多个孩子中第一个打上业余段位的孩子。
  与正常孩子一起上学
  围棋升到四段后,宋奡宇的父亲看到了希望,觉得孩子运动方面确实有些缺陷,但是智力还有发展空间,所以顶着压力让他像其他孩子一样上了学。上学后,由于身体和语言的影响,宋奡宇做每件事都比别的孩子慢一些,但他的学习成绩却不比别人差。
  刚刚上小学的宋奡宇胆子还有点小,父亲问他老师讲的都会吗,他就腼腆地点点头。因为写字的精细动作比较慢,小学六年里家长和老师都没给他太大压力,他就每堂课专心地听讲。“老师教的东西尽量写下来,能写多少写多少。”宋奡宇说。小学虽然还在做康复训练,但宽松的学习环境让他变得更加乐观。
  小学时,无论是语文、数学还是英语,宋奡宇的成绩一直排在班级前三名。虽然付出了比别人多的时间和努力,但宋奡宇依然保持着他的阳光和纯真。
  五年级时宋奡宇突然得了哮喘,在课堂上不停地咳嗽,父亲带着他走遍了北京的医院,又找了不少偏方,却也没见效果。无奈之下,只能长期请假在家休息。在家的时间他也不闲着,每天把电视锁定在科教、教育和音乐3个频道。从百家讲坛到交响乐,宋奡宇越听越感兴趣。在家修养一年后,哮喘慢慢好转,也积累了丰富的文学知识。重返课堂的宋奡宇后劲儿十足,很快就把落下的课程补上了。
  “我喜欢文学、喜欢英语、喜欢侦探小说,还喜欢踢足球,即使做得没有别人好也没关系,参与了就很快乐。”这个腼腆的大男孩儿笑呵呵地对记者说。
  梦想写侦探小说
  在父亲的眼里,宋奡宇是个懂事的孩子。高中三年他从来不参加课外补习班,面对一小时200元钱的培训班,他告诉爸爸自己学就可以了,因为他知道,10多年来,家里的钱都用来给他买药做治疗,他不想父母再为自己操心。他也暗暗地给自己定下了高考的目标。
  宋奡宇的高中生活比其他同学更忙碌。因为他知道,自己动作慢,只能靠勤来补拙。最让宋奡宇担心的事就是高考答不完卷子。而高考文综的题量就是个不小的挑战,虽然宋奡宇努力答题,但最后一页还是没来得及写。即使这样,他在今年的高考中还是取得了591分的优秀成绩。
  当问到为什么选择社会学专业时,宋奡宇说:“因为得病,我接触社会的机会很少,我就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研究外面的世界。”
  除了考大学,宋奡宇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写侦探小说。宋奡宇的父亲是北京市见义勇为好市民,在宋奡宇2岁多的时候,父亲因为抓小偷头部受伤。宋奡宇小时候就一直崇拜父亲。“我小时候爱看柯南,现在也喜欢侦探小说。虽然不能像爸爸一样用拳脚伸张正义,但我可以动脑完成自己的小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