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创业成功人士

01
    行行出状元 律师改行卖凉粉

    律师卖凉粉,是炒作还是背后有故事?是牛刀杀鸡还是隔行如隔山?

    两年前,我的职业是一名律师。在别人看来,这份职业稳定又体面,只有我知道光鲜背后的枯燥与乏味。

    转机出现一次家庭聚会上,我得知每天仅卖两小时凉粉的舅舅已连续几年纯赚10多万元,大吃一惊。有钱又有闲的自在生活让被工作压抑得喘不过气的我看到了新的希望。上班、做生意都是靠人情练达,我下海当然得是小学文化的舅舅的升级版。

    创业第一坎:顾客突然没有了经过几个月筹备,2009年12月10日,我的“老外公祖传凉粉”店终于在磁器口正街15号开张了。开业第一天就纯赚200多元。

    可我怎么也想不到,开门红是我创业尝到的第一口甜头,也是唯一的一口,我高兴得太早了。

    开业没几天,一碗碗拌好调料的凉粉成了案板上的摆设。当时正值寒冬,凉粉吸引不到顾客也算正常。可到了天气晴朗的日子,仍乏人问津。勉强有几个看稀奇地凑过来,还没等我招呼,人家看一眼就转身走了。大冬天里还有人买哈根达斯呢,凉粉怎么就无人问津?

    我暗自琢磨,会不会是凉粉卖价太高了?打听一圈,周围小吃的价格都差不多;店铺位置很偏僻吗?2.5平方米的店面确实不打眼,却也在古镇到嘉陵江休闲广场的必经之路;难道是凉粉味道不好?吃过的顾客都称赞味道“巴适”呀。不是凉粉的问题,也不是位置的问题,那怎样才能吸引顾客来买第一碗凉粉呢?

    创业第二坎:致命的免费试吃我决定化被动等待为主动出击。学习超市常见的“免费试吃”成了被我寄予厚望的“救命稻草”。

    当我端着凉粉、邀请路过的顾客免费品尝并附赠一包纸巾时,意想不到的是,没人领情。人家大老远就绕着走,生怕我是“粘上”就甩不掉的推销员;那些试吃过的人又不肯掏钱买。生意一点起色都没有,还时不时“打白板”。

    看着一盆盆卖不掉的凉粉,我心都凉了。问题究竟在哪里?

    闭门苦思不是办法,我决定到街上转转。观察几天后,我给惨淡的生意总结了几个原因:一,抓不住游客的心,留不下游客的钱。手工凉粉在磁器口是独一家,竞争却无处不在,有花招、吸人眼球才能脱颖而出;二,“酒香也怕巷子深”。之前我对同行拿喇叭吆喝的叫卖方式不屑一顾,觉得低俗。事实证明,有吆喝才会有人气,有人气才会有口碑。低调稳重地等待顾客主动上门,路边小店玩不起;三,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生意经。游客来磁器口就是为了自我放松,遇到什么好吃、好玩当即掏钱买开心,咱卖的就是消费偶然性,免费试吃只会提前满足游客的胃和好奇心,谁还为已经满足的欲望埋单?

    第二天,我马上取消免费试吃,并买来喇叭像同行一样吆喝。说实话,律师“当街卖唱”让我颇有些尴尬。可面子强大不过现实,我不仅把喇叭音量调到最大,还站在凳子上对着顾客吆喝。嗓子嘶哑肿痛换来买凉粉的游客比平时多了些,曾经门可罗雀的店铺总算有了人气。

    有个性才能挖到金没多久,一位顾客跟我反映辣椒料不够地道,辣而不香。众所周知,重庆人嗜辣如命,攻克了辣椒问题,就等于抓住了消费对象,到时不用我打广告,“好吃”的顾客也会排队抢冷凉粉吃!

    我赶紧买回市面所有的辣椒品种做试验,并请教火锅店大厨怎么提炼辣椒香味;听说老婆家一位亲戚做辣椒有一手,我还自备菜油、辣椒登门学艺……

    在倒掉几十斤废弃的辣椒料后,我熬制出的秘制辣椒料被顾客推崇备至,吃过的人无不大呼过瘾!口口相传中,凉粉店的人气终于起来了。

    趁热打铁,针对从没吃过凉粉的人我还玩起新花样——现场表演。根据游客的饮食习惯我调制出十几种风味的个性凉粉。为了吸引游客的注意力,我在吆喝上耍了“心眼”:“老外公祖传凉粉,现场制作、现场调味;任何口味都有卖,不好吃,不给钱;价格高,反退钱……”听到“不好吃,不给钱;价格高,反退钱”,三三两两的游客一下围了过来,当着游客的面,我左手端着4碗凉粉,右手拿着汤匙现场调味,流畅、迅速的动作下四种风味迥异的凉粉色香味俱全。游客的好奇心瞬间被激活了,纷纷自报口味,想看我如何一心多用调制不同的凉粉。通过现场调味,狭小的店铺每天都被游客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有特色才有活路”这个看似简单的道理,我折腾了这么久才终于弄明白。

    有了辣椒料和现场表演这两大卖点,曾经到天黑都卖不完的凉粉现在下午两、三点钟就卖光了,日销量更是节节攀升。趁着这股风头,2010年7、8月份,我在磁器口有了三家店;在四川成都,重庆杨家坪、北碚等地还开了不少直营店和合伙店;平时还给附近的农贸市场和餐馆送凉粉半成品。

    半年不到,我靠手工凉粉净赚了30万元。

    创业第三坎:天降拆迁就在我扬眉吐气,开足马力扩大生产时,一纸公文把我推进了冰窟窿。

    城市突然掀起规划整治工程,主城区的临街门面立马要全部翻新。而我和别人合伙的10余小家正好在拆迁、整治之列。来不及搬迁、来不及找门面,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打”回原形,手里只剩磁器口两家直营店。曾经每天一、两百斤的凉粉销售量一下锐减为几十斤。干劲儿十足的一家人全都沉默了。

    那段时间,人前我强打精神、拼命地干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半夜却盯着天花板咬牙落泪。好不容易熬出来点希望,眨眼功夫就被老天收了回去,换谁能好受?

    心灰意冷中,我逐渐冷静下来。市场风云变幻,做生意就是玩赌博,赌赢了人为因素,还要防“天灾”,有些事情不是你说努力就能行的。生意要细水长流,就要站得比别人高、看得比别人远。

    小凉粉的大梦想好在磁器口两家店铺的生意并没有受到拆迁影响,销售额连续三个月突破5万元。看着不断突破的销售额我却开始反思,街边小店的经营模式是否真的安全?火爆的生意能持续多久?万一哪天磁器口也要拆迁,我该怎么办?

    这期间,我靠凉粉致富的故事登上了地方媒体和央视新闻。很多外地游客专门到磁器口买我的凉粉;手机每天都会接到好几十个陌生人的加盟咨询电话;还有人带着钱来找我学艺;一位浙江老板还热情地邀请我与他合作,一起生产凉粉……

    我都拒绝了。经过前面几次波折,我已不再像下海前那样自信满满。从开业到走上正轨都折腾了近两个月,全国连锁自己能应付得了吗?如何确保口味的稳定性?物流配送又如何解决?

    几天后,几个老同事来看我。谈笑间,一个朋友感叹:“老弟,还是你当初勇敢啊,大家都准备看你‘屈尊降贵’卖凉粉的笑话,没想到你真把这事给折腾成了!我们可就没你这份魄力了,这个年纪,有些东西谁敢说放下就放下?”

    送走昔日的同事,我突然明白,如果当初只顾守着稳定的工作,我一辈子也体会不到这段时间卖凉粉的起伏曲折;继续守着两家店小打小闹,凉粉生意永远做不大。开弓没有回头箭,我重新打起了精神。

    如今,我已经选好了凉粉机械化生产的厂房,生产设备在最后调试,物流配送方案、员工培训也在完善中。谁说2.5平方米的卖凉粉小店不能有连锁梦?

    也许前面的路更难,但生命只有被追逐才会往前跑,才会充实且有意义。我当初辞职不就是为了追寻这样的生活吗?

80后创业成功案例

02
    安踏总裁丁志忠的创业故事

    丁志忠,37岁的安踏(中国)有限公司总裁,土生土长的福建省晋江市陈埭镇人。作为国内第一个用体育明星做广告的运动鞋企业,安踏总裁丁志忠被称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花了10年不到的时间,丁志忠已经将安踏所在小镇周边的数千家竞争对手抛到了身后。“安踏做大了,丁志忠现在也不好见到了。”一位1983年就开始做运动服装的石狮商人说。他的“豪健”牌运动服装每年的销售额大约是1个亿。

    丁志忠成了当地名副其实的鞋王,但他却并没有成为当地鞋业协会的会长。“他骨子里有一种霸气,不好打交道。”一位当地媒体的记者说。他也从不愿意迁就别人,据当地人说,如果是一件自己不想做而又不能不做的事情,晋江另一位鞋业老板——特步创始人丁水波会选择去做,而丁志忠则会干脆地予以拒绝。

    也许正因为此,在2006年泉州市(晋江隶属泉州市)评选鞋业协会会长时,作为晋江鞋业老大的丁志忠本来是会长的不二人选,但招来反对声一片,最终坐上这个位子的是丁水波。

    “丁志忠从个性上来讲是一个内心封闭的人,只有少数要好的朋友可以了解他内心的想法,大多数人,哪怕是他公司的总监,也可能根本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一位在丁志忠身边工作多年的人士说。这位“不好打交道”的商人,却为什么能超越三千多家晋江鞋企,成为这个劳动密集型产业里的财富明星呢?

    初中毕业的那个夏天,17岁的丁志忠提出要到北京发展,家里人都不理解。父亲让他说出理由来。丁志忠就说,每天都有外地人拿了钱来买东西,几乎什么都能买到,我们为什么不主动把晋江的商品拿出去销售?

    丁父的鞋厂那时候也是刚办起来,经济并不宽裕,但却被儿子说服,掏出了1万多块钱,让丁志忠买了600双晋江鞋到北京去卖。

    为了把晋江的货摆进北京西单商场的柜台,丁志忠天天去找商场的人,一开始别人就说不同意,还对他说:“你才多大啊,就跑出来做生意?”丁志忠硬着头皮说自己有20岁了,人家都不相信。他也不管别人的脸色,特别真诚地介绍起晋江产品的优势来,连续去了一个多月,商场的人终于答应去晋江看看。丁志忠高兴得不得了,赶紧先回晋江准备。最后,在北京所有的大商场,丁志忠都为晋江的鞋厂争取到了专门的柜台。

    但1991年,丁志忠却又重新回到了晋江。原来,晋江鞋在北京的低价销售深深刺激了丁志忠。当时,市场上比较有名的“青岛双星”、上海火炬牌等鞋已经有相当一部分是在晋江生产,说明晋江货质量没有问题。

    带着四年赚下的20万块钱,丁志忠在晋江重新开厂起步,那时候,他的想法已经很明确:一定要把企业做大,把品牌打响。1999年,一场国内鞋业的广告大战和体育明星大战孕育而生,丁志忠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160万,“我选择,我喜欢”,孔令辉成为安踏历时两年的形象代言人;500万,在央视投放广告的预算价格。结果随着孔令辉在奥运会上的出色表现和他极具个性的“我选择,我喜欢”,安踏迅速完成了品牌树立和传播,并极大地拉动了市场的成长。

有关80后创业成功人士

03
    典型休学成功创业者——IT茅侃侃

    每到夏天的时候,就会有大群高考生和大学生面临着是继续升学,还是创业难题,在看到那些成功的创业者们,哪个年轻人的心不是一股热血。但创业理想可不是靠着一腔热血和冲动就可以成功的。盲目的休学创业是否谁都能成功?且看“80后创业新贵”茅侃侃的传奇故事

    被称为“80后创业新贵”茅侃侃,在此方面经历颇丰,他的经验和感悟,值得一读。茅侃侃

    1983年出生于北京。小学五年级开始玩电脑,14岁开始在《大众软件》等杂志发表数篇文章,并自行设计开发软件。初中毕业、高中肄业,在经过六份工作的摸爬滚打后,2004年正式创业,时任时代美兆数字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架构师兼首席运营官。

    学历神马的都是浮云?

    在“80后创业新贵”的报道中,被问得、写得最多的一条就是,我初中毕业、高中肄业,李想同学是高中毕业,放弃高考,直接创业。

    不得不承认,无论我们以为欧美的教育体制多么先进,还是中国的教育体制如何不完善,但确实在欧美与中国的创业故事中,普遍出现了学历神马都是浮云的现象。大部分受到正统教育的人的创业故事往往都不如低学历的看起来那么刺激,但事实是,拥有正统教育背景的创业者与高级打工者(或者说高级职业经理人)占据了商业领域的绝大多数,他们是创造财富的主要群体。

    学历什么的也许是浮云,中国的教育体制目前看来也许还不完善,然而这都是你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若要创好业,高等教育是大多数人必须面对的一个过程。

    大学是大多数创业者必不可少的一段经历,虽然现在某些大学教育、大学教师的素质出现悲催的问题,甚至存在着某些大学教育内容的同质化、老化问题,但是,一个真正会学习的学生,在大学中学到的不一定是知识本身,而是通过3年至5年的历练,掌握一种系统归纳、学习知识的方法。

    这是绝大多数同学忽略的。

    死学知识是没有意义的,就像我们可以把整个课本和题库都背下来,以优异的成绩考过几乎所有的测验,以全部都是华丽丽A+的成绩拿到大学毕业证书、英语四级甚至六级证书。可是这一切毫无意义,最多证明你有超群的记忆能力而已,而记忆力在创业所需要的技能里,意义并不很大。

    高等教育对创业的作用是什么?是灵活地掌握知识,是用系统的学习方法来为将要走上创业之路的我们提供学习技能的手段,而灵活掌握知识的能力,本身就是一项重要的技能。

    技能要被社会认可,而不是毕业戳

    拿我自己引以为傲的英语举例吧。说心里话,你让我现在直接去考英语四级、六级,我挂掉的可能性很大,因为我天生讨厌背课本,更别提背词库了。否则我就不会在高中一年级因为地理会考不及格而丧失高考的资格了(注:1998年北京市教委在当时的规定是十科会考如果有一科不及格加之补考也不及格,则不能参加高考,最多获取高中毕业资格)。

    作为天生讨厌背诵而喜欢选择性记忆的我,对英语首先就存在一种天生的喜好,也许跟名字中的侃侃有关,我是个对语言文字和说话感兴趣的人。因此我自己会从老师的教学方法中吸取有用的自学方法,再配合上自己的一些小技巧。

    譬如,我喜欢看电影,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去电影院看或者从网上下载,我往往答曰更喜欢攒DVD碟片。其实通过碟片看大量的好莱坞影片,除了满足我对电影的热爱以外,更多的是帮助我完成了英语听力这一关。因为我可以先看一遍有字幕的,基本了解情节和大意,再看上两三遍没有字幕的,这样便于我根据剧情的发展和自己对剧情的记忆,将影片中的人在什么场景说了什么话,为什么同一个意思在这个场景这么说,在那个场景那么说?诸如此类的问题弄清楚,随着看电影数量的增多,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一种潜在的听力习惯。英语的至高境界就是人家说英语,你不必在心中翻译成中文再应对,而是一旦在你看过的、经历过的那个场景里,英文成了你语言下意识的第一反应,说直白点,通过大量的DVD电影,我听英文跟听中文之间本身的差异不大,形成了下意识反应。这就叫灵活、融于自我、融于生活的知识掌握。

    要掌握一门地道的语言,一定要从本地俚语学起,这是掌握语言文化精髓的根本。什么叫本地俚语?举个简单的例子,北京话中有一句“我去你大爷的”,这就叫俚语。当然俚语未必是脏话,何况“你大爷”本身也不是脏话,更多的是熟悉的朋友之间开玩笑用的语气助词。但我估摸着你要跟一个正统在北京语言学院学过中文的老外大喊一声:“我去你大爷的。”估计他摸半天脑袋后还得问你:“你去哪儿?是要去我叔叔家吗?”所以,要想练好英文,你要多去境外的聊天室(大多数时候雅虎聊天室是个不错的选择,或者用Skype,练口语,更要练练写字),在那里面你会看到很多你在课本上根本见不到的文字应用模式和对话模式,然而,如果你学习英文就是为了国际沟通,(否则你学它干吗?)那你就要学习人家最生活化、最地道、最容易听得懂且轻松的沟通表达方式,而不是课本上那一套。如果你生搬硬套,到了美国万一不小心遇见个交通事故,并非你的责任,但你已经被撞得够呛了,警察过来问你“Howareu”的时候你还会下意识的这么说:“Iamfine,andu?”是的,我在讲的是一种学习方法,这种学习方法是可以在大学系统学习的过程中掌握的,我并没有让你一定要掌握大学课本里的那些关键知识点。如果你做到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你有可能四级过不去,但你在真的国际交流应用中,一定是那个最牛的。只要某一项技能你真的做到被社会(而不是被大学的成绩和那个毕业戳)认可,你爱怎么退学都没人管你,因为你有一技之长。

    啥时候学历才能真成浮云?

    在拥有一技之长的你面前,学历神马的才是真浮云。但事物是看两面性的,我依然不鼓励正在大学学习的同学在没有一个出路的前提下就提前退学,为

    了创业而创业,或者说为了逃避学习而选择创业,原因有二。

    首先,虽然我也知道中国的大学教育本身存在问题,这也是社会公认的,

    但这就是现状。好,就像工作或者创业一样。也许你有你的梦想,但在你实现梦想的路上,注定会遇到很多的挫折,做很多你未必擅长、喜欢但还一定要去做的事情,社会就是这样。那么既然你为了梦想可以去学一些自己不想学的,逼着自己做一些自己曾经讨厌做或者做不来的事情,并力求为了实现梦想将它们做好,那你就没有理由把创业当做一种对不爱学习的逃避,因为现在的学习是为了更好地创业。话说如果把上大学当做一项工作任务来看的话(你放心,工作后你的老板给你的任务真永远未必是你喜欢的),你连现在的本职工作学习都做不好,都无法对自己狠一点逼着自己熬下来,有什么理由腆着脸跟父母、老师、投资人、合作伙伴说你能把创业这件更痛苦、更复杂,虽然看起来很美的事情做好?你抱怨这个,抱怨那个,你说你要创业?

    其次,就算你是真的因为充满了创业的理想与冲动才决定放弃学业去创业,也请多想两个问题:对得起父母吗?以及,你确定你能活下去吗?也许你会说我跟李想放弃了学业,当年一个直接工作去了,一个直接创业去了,我俩这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吗?其实你错了!先听我把刚才问那两个问题的原因说出来。

    对得起父母吗?首先,父母供你一路走来,特别是学费高昂的大学,咱就不说对你寄予了多少期望吧,但至少为你花了不少钱吧?无论你日后是工作,还是创业,我要先提醒你,父母为你花的所有钱,在你工作或创业前,就应该算入你的工作生活或创业生活的成本里面,在满足自己生活的条件下,先还给父母。

    你确定你能活下去吗?我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如果你连退学后养活自己都成问题,何谈创业?哪怕你啃老啃上一年后能养活自己,这都没问题,可你真的有把握吗?别冲动,做决定之前冷静地想一想再说!

    你又会说了,你跟李想不都是退学的么?不是都有了自己的公司和所谓的事业了么?是的,没错,我不退学,我压根也不可能上大学了,教委那么明文规定的。其次,地理考试之前,我就估计自己挂掉了,何况初中毕业的时候我就想过考职高学计算机然后出来直接工作,但为了尊重母亲的意见,我还是勉强选择了普通高中。好吧,无论如何,我还是出来了,我工作了。但请读者们注意,我赚到的第一笔钱是在1996年,那一年我13岁。1996年-1998年,我通过给《大众软件》、《互联网周刊》等媒体写稿,赚到过一些钱,我做的软件《通用文件加密器》在大众软件上发表后,居然有人找我帮助给在中关村买电脑的他自己的商家做了一套《进销存管理系统》,我又赚了钱。后来我给一家国有保密单位的民品机构做过一套数据挖掘后的分析系统,还是赚了钱。我从初二开始上网,那个时候有一家公司叫“瀛海威时空”,年轻的朋友可以去考古,上岁数的几乎都知道,作为瀛海威时空的第一批会员,我还靠当时自己的能力成为VisualBasic那个开发版的版主,我清晰地记得每个月瀛海威会给我发3000个使用点(当时一个点代表一分钟,1元钱一个点,拨号上网的电话费另算),所以,在那个遥远的年代,哥上网基本没花过上网费,只交过电话费。

    好了,我的意思是,我在退学之前就知道我可以写程序养活自己,而且我更知道在那个年代,要有个人能写好代码,是多么值钱(现在会写代码的太多了,外包公司太多了就悲催了,可在我退学的1999年,那还是稀缺资源);我还知道,如果不写代码,我算算那几次的稿费,我给这些IT类媒体写稿也可以赚到足够过日子的稿费(那个年代,IT平面媒体是王道,神马《计算机世界》、《大众软件》、《中国计算机报》、《电脑报》,现在是浮云,当年最给力);实在不济,16岁也不算童工了,我随便找个做计算机软件开发的公司,拿出以前的作品,舒舒服服地给人打工,收入在当年也比我妈强了。现在你更懂了,我再小我也算得清楚,在1999年我退学的那年,我养得起自己。

    茅侃侃是成功创业者,但真的在当下的社会学历不重要?学历可以证明你学习的努力,社会既是证明你能力的体现。两者都是必不可少的,茅侃侃休学创业的道路并不是盲目的选择,也不是人人都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