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相声台词

01
    乙:今天我们来给大家说段相声。

    甲:哎,说段相声。(无精神)

    乙:这相声是有关交通安全的。

    甲:好,交通安全。(无精神)

    乙:我说今天你怎么无精打采的。

    甲:甭提了,倒霉呗!

    乙:说来听听.

    甲:你说现在走路怎么那么难呢?

    乙:怎么说?

    甲:前两天我来上学。。,我是亲自走路来上学的这你知道吧?

    乙:这听着都新鲜,你要不亲自,你还准备怎么着啊!

    甲:我的意思是我是走着来上学的。

    乙:哦你说步行不得了。

    甲:我一出小区门就上了大马路了。。

    乙:等等,你怎么不走人行道呢?

    甲:我得过马路啊。

    乙:哦,你们小区门口就是横道线?

    甲:没有。

    乙:那是不设横道线的小马路。

    甲:也不是,双向六车道的大马路。

    乙:那你这可是乱穿马路啊!你得走人行横道线。

    甲:走人行横道不得绕点路吗,那样太费鞋。

    乙:瞧把他懒的

    甲:我一上马路那就热闹了

    乙:嗯

    甲:那马路上啊是车水马龙,我过不去啊

    乙:早高峰嘛

    甲:嘿!把我给急的,就差掏出饭勺挖地道了!

    乙:吓,还是个急脾气!

    甲:还行,不远处来了个小家伙,我一看机会来了。

    乙:小家伙?

    甲:不大,也就十几米长,几十吨重吧,看着挺可爱,学名叫公交车。

    乙:这还小?

    甲:它速度慢啊!一摇一摆一摇一摆的就过来了(做乌龟爬状)

    乙:有那样的公交车吗?

    甲:我也没闲着,冲吧?我屏气凝神,气沉丹田,清气上升,浊气下降,二气缤纷,劲灌脚底,一个箭步,冲出去了。

    乙:瞧这劲废得

    甲:再一个箭步,噌。。。

    乙:过去了,

    甲:坐地上了。

    乙:怎么坐地上了?

    甲:那公交车嘎一个急刹车,在我跟前半米停住了,把我吓的腿一软,扑嗵,坐地上了

    乙:多危险哪!

    甲:危险?那是公交车万幸没撞着我,

    乙:要是撞着了呢?

    甲:他要敢撞我,我就敢骂他!

    乙:就这出息

    甲:那公交车司机也可恶,还下来问:“小朋友,没事吧?你怎么乱穿马路呀!多危险啊!”

    乙:是啊!

    甲:我心里那个气啊,心里想:你要不刹车,能吓倒我吗

    乙:人家不刹车那就轧着你了

    甲:轧我?不怕!你压得到我的肉体,压不倒我的灵魂

    乙:你是够混的

    甲:旁边来了一辆出租,司机一开门,小朋友,去哪儿,我送你

    乙:碰上热心人了

    甲:我这气还没消呢,冲着那人一龇牙(微笑):我知道,可我就不告诉你,你猜?

    乙:人家犯的着猜吗

    甲:他虚心请教我去哪儿?我总得应付一下吧!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哎,那谁,劳驾扶我一把,让我先站起来,

    乙:还坐着呢。

    甲:好不容易过了马路,现在安全了吧?我就把我那本书拿出来了

    乙:还挺好学

    甲:真是本好书啊!封面上四个大字。。

    乙:唐诗选缉

    甲:火影忍者

    乙:哦,动漫书啊

    甲:我一面走啊一面看

    乙:那也危险

    甲:没事,在家看被老妈发现了更危险

    乙:偷着看啊。

    甲:这一章特精彩,佐助和鸣人打起来了,那打的是天昏地暗,日月变色。佐助刚要用雷切呢,嘭一声那雷切就打我头上了!

    乙:打偏了?

    甲:我撞电线竿上。

    乙:该

    甲:在那一刻我是深切的体会到了民以食为天啊

    乙:怎么说

    甲:我早饭就少吃了半个烧饼,就把我饿的这满眼的金星啊!

    乙:你那是饿的吗?那是撞的

    甲:把我疼的啊,(唱)(花儿乐队蝴蝶飞调)眼泪飞~~~~~~

    乙:这下可真是撞惨了,我说您下回可真得注意交通安全了,否则出了大事就来不及了

    甲:谁说不是呢!那天晚上回家电视上也报道了一起车祸,一个中学生乱穿马路,被车撞了

    乙:是吗

    甲:现场那个惨不忍睹啊一地的书,还有鞋。还有个人这么趴着(背过身做S状)

    乙:您就别学了,是够惨的。

    甲:看得我一咬牙一跺脚,

    乙:准备好好遵守交通规则了

    甲:换台了。

    乙:去你的吧!

短相声台词大全

02
    甲  您说得不错啊!

    乙  哎,这回是我说相声。

    甲  好啊!

    乙  您客气。

    甲  会喝酒吗?

    乙  您问我这干吗呀?

    甲  我请客。

    乙  是啊!

    甲  我请你喝酒。

    乙  这位倒是好意。

    甲  您一顿能喝多少酒?

    乙  哎,我只能喝四两。

    甲  四两?我请你一斤。

    乙  我干吗喝那么些啊?

    甲  多喝点。

    乙  哎,喝多了就醉了。

    甲  好啊。

    乙  醉了还好?

    甲  我最爱瞧醉鬼。

    乙  啊,这叫什么话啊!

    甲  体验生活。

    乙  哦,瞧这醉鬼体验生活。

    甲  你看,你喝醉了有意思。

    乙  是啊?

    甲  哎,什么样的都有。

    乙  对了,什么样的模样都有。

    甲  有的人喝醉了睡觉。

    乙  哎,睡觉这比较好。

    甲  这是最好的。

    乙  哎。

    甲  喝醉了一声不言语,找边上一忍,睡着啦。

    乙  不招灾,不惹祸。

    甲  有的人喝醉了,他还乐。

    乙  哦,还乐?

    甲  瞧什么都可乐。

    乙  是啊。

    甲  “嘿嘿,你看这人――有意思――”

    乙  瞧见什么就乐了?

    甲  “嘿……嘿……嘿嘿,这人有鼻子啊!”

    乙  多新鲜啊!

    甲  这不新鲜事吗?

    乙  没鼻子这像话吗?

    甲  就是啊。

    乙  他不可乐的事情他也要乐。

    甲  瞧着什么他都乐。

    乙  喝完酒以后的表现。

    甲  哎,这也好。

    乙  是啊。

    甲  有的这人啦,喝醉了他生事,这是最讨厌的。

    乙  哦,净捅娄子。

    甲  过去有这种人。

    乙  是啊。

    甲  喝醉了,借酒撒疯。

    乙  以酒遮脸儿。

    甲  哎,走道晃晃悠悠。

    乙  是啊。

    甲  “我就这个样儿。”

    乙  就这个样儿了。

    甲  “谁把我怎么样了?”

    乙  哎哟,谁把你怎么样了?

    甲  “这哪里啊?啊――”

    乙  这是谁啊?

    甲  “瞧我干吗呀?”

    乙  啊,谁瞧你啦。

    甲  “乐什么?”

    乙  啊?

    甲  “有什么可乐的?”

    乙  就你这模样,还不够可乐的?

    甲  “我就是这样,我在马路当间走。”

    乙  啊?那么些车,那要撞着呢?

    甲  走着走着,他躺下啦。

    乙  躺那儿啦?

    甲  “我……这儿歇会儿。”

    乙  这多危险啊!

    甲  人说:“你别躺马路上啊。”

    乙  是啊。

    甲  “车来啦!”

    乙  啊。

    甲  “嗯――什么车?”

    乙  什么车呀?

    甲  “骑车的过来啦。”

    乙  自行车。

    甲  “自行车?来!”

    乙  干吗?

    甲  “往这儿轧。”

    乙  你这不是别扭嘛!

    甲  “且这儿轧过去!”

    乙  那骑车的跟他治气吗?

    甲  人家绕开啦。

    乙  躲开他啦。

    甲  那人告诉他:“你快起来吧,三轮儿!”

    乙  哦,三轱辘啦。

    甲  “三轮儿啊?”

    乙  啊?

    甲  “来!往这儿来!”

    乙  哦,也让轧过去?

    甲  “从我身上轧过去!”

    乙  找麻烦。

    甲  谁敢轧他呀?

    乙  人家也躲开他啦。

    甲  人家说:“起来吧,汽车可来啦!”

    乙  四个轱辘啦。

    甲  “汽车?来!往这儿轧!从我身上轧过去!”

    乙  满不在乎。

    甲  “消防队汽车!”

    乙  这回怎么样?

    甲  “我……我起来吧。”

    乙  哎!这回他躲开啦。

    甲  是啊,救火车啊,轧了白轧。

    乙  那可不敢找这麻烦。

    甲  啊,你这不成心找麻烦吗?

    乙  这叫成心找别扭。

    甲  其实这位不算醉,没醉!

    乙  他还知道躲呢!

    甲  就是嘛,消防队那汽车一来,他起来了嘛。

    乙  他惹不起!装醉!

    甲  真喝醉了,你看得出来。

    乙  哦,他倒怕这样。

    甲  嗯。

    乙  是啊。

    甲  俩人在一块儿喝酒,俩人都醉了。

    乙  怎么样?

    甲  你看吧,俩人对吹。

    乙  哦,俩人吹牛啊。

    甲  谁也不承认谁醉了。

    乙  是啊。

    甲  “我看你……你……你这酒啊,不行!”

    乙  哦,人家不行。

    甲  “再喝两杯,你就――醉了!”

    乙  是啊,那个呢?

    甲  “你看我没关系。”

    乙  他没关系。

    甲  “我再喝半斤,没关系。”

    乙  纯粹说大话。

    甲  那个也说大话啊。

    乙  那个人怎么样?

    甲  “你……没……醉啊?咱俩一瓶对一瓶的喝。”

    乙  嗬!对上了。

    甲  “你说话,舌头……都短啦。”

    乙  他这舌头也不利索啊。

    甲  “没喝醉!”“没喝醉,你来这个。”

    乙  什么东西啊?

    甲  从兜里头啊,把手电筒掏出来啦!

    乙  手电棒。

    甲  往桌子上一搁。

    乙  干吗呀?

    甲  一按电门,出来一个光柱。

    乙  哎,那光出来啦。

    甲  “你看这个,你顺着我这柱子爬上去。”

    乙  那柱子啊?

    甲  “你爬!”

    乙  那个怎么样啊?

    甲  那个也不含糊啊。

    乙  哦?

    甲  “行!这算得了什么啊,爬这柱子啊?你甭来这套。”

    乙  嗯?

    甲  “我懂,我爬上去?”

    乙  啊。

    甲  “我爬那半道儿,你一关电门,我掉下来呀?”

简短相声台词

03
    乙 今天这个节目啊,是相声。

    甲 怎么着?你干什么?

    乙 相声。

    甲 相声?

    乙 啊。

    甲 相声这玩意儿怎么吃啊?

    乙 怎么吃?

    甲 啊。

    乙 一半儿打卤,一半儿炸酱。

    甲 好啊!好好。

    乙 怎么样?

    甲 给我来两碗。

    乙 啊?两碗?

    甲 啊。来两碗?

    乙 相声啊,不论碗。

    甲 噢,论斤。

    乙 哎,也不论斤啊。

    甲 嗯?

    乙 相声是论段儿。

    甲 论段儿?

    乙 哎。

    甲 那好,你给我来个中段儿。

    乙 啊?

    甲 不要头尾。

    乙 噢,你这买鱼来啦?

    甲 你不是说论段儿吗?

    乙 相声它不是吃的。

    甲 干吗的?

    乙 是听的吗?

    甲 听的?

    乙 啊。

    甲 怎么听?

    乙 怎么你连听都不会啊?

    甲 啊?

    乙 拿耳朵听啊。

    甲 拿耳朵听?

    乙 啊。

    甲 行啊,听它一回。

    乙 你呀,你把手拿下来吧。

    甲 啊?

    乙 揪着耳朵这么听啊?知道你这是听相声的,不知道你这是瞧耳朵来了。

    甲 你不是说听吗?

    乙 随便这么就听了。

    甲 随便听就行?

    乙 哎。

    甲 听完了,给我什么吃?预备什么了?

    乙 这位跟吃干上了!听完了啊……

    甲 啊。

    乙 不给您什么吃。

    甲 那干吗听啊?

    乙 哎,还得跟您要钱呢。

    甲 跟我要钱?

    乙 哎。

    甲 那行啊,要多少?

    乙 这位倒是随便。有,您多给,没有 ,您少给。

    甲 三块行不行?

    乙 行啊。

    甲 三块两块,你也干不了什么。来一百,来一百块行不行?

    乙 一百?

    甲 啊。

    乙 那好啊。

    甲 一百块,一百叫给你啊。找保人啊 ,找个保人。我是每天来取啊,是按月拿啊,是到时 候你给我送去?多少利息钱?

    乙 你这儿放帐来啦?

    甲 听相声有什么好处啊?

    乙 哎,当然有好处啊。

    甲 有好处?

    乙 啊。

    甲 可以免三灾去八难?虱子不叮,袼蚤不咬?

    乙 就是有点儿啊,小好处。

    甲 什么好处?

    乙 听我们这个相声呢,您心里能痛快。心里这么一痛快呢,能够多增饮食,能够多吃两碗饭。

    甲 听完了,我多吃两碗饭?

    乙 哎。

    甲 没米啊!

    乙 那你奔去呀!

    甲 这叫什么好处啊?

    乙 就这么说吧。

    甲 怎么说?

    乙 你刚吃完了炖肉烙饼。

    甲 什么味儿啊?

    乙 这位是没吃呢。

    甲 本来我没吃嘛!

    乙 哎,没吃,也得说吃了。

    甲 那我对得起肚子吗?

    乙 说不到一块儿。

    甲 你说你这什么好处啊?

    乙 你呀,别言语。

    甲 噢,我这儿打官司呢?

    乙 打……

    甲 你是那个审判员,我别言语,听你的?

    乙 你听我说啊。

    甲 噢,你先说,我是被告?

    乙 这还是打官司来了。

    甲 你说怎么个好处啊?你不说有好处吗?

    乙 有好处啊。

    甲 有什么好处?

    乙 这么说吧,你心里啊,有点儿不痛快。

    甲 我怎么不痛快啊?

    乙 有点儿啊,不高兴。

    甲 我为什么不高兴呢?

    乙 就有点儿别扭。

    甲 我跟谁别扭呢?

    乙 你跟我别扭!

    甲 你说啊,怎么个好处?我没听出来呀!

    乙 就这么说吧。

    甲 啊。

    乙 你呀,短人家一百块钱。

    甲 什么?

    乙 你短人家一百块钱。

    甲 你给借的?谁的保人哪?多少利息钱啊?你这都什么语啊?你这?我问问好处,短一百块钱,这不讹诈吗,这不?

    乙 没这么挡子事!

    甲 那你说它干吗?

    乙 你不是不明白吗?

    甲 我明白,钱没了!

    乙 没人跟你要。

    甲 要我也得给啊!

    乙 咳!好嘛!你呀……

    甲 啊。

    乙 短人家一百块钱。

    甲 短……

    乙 你给不了人家。

    甲 那我当初别借呀!

    乙 对呀,你比我还明白哪!

    甲 不是,你这好处怎么说出来的呀?

    乙 慢慢来呀!

    甲 啊。

    乙 你短人家一百块钱。

    甲 啊。

    乙 人家跟你要,你心里起急啊。

    甲 啊。

    乙 从你家你就上我这儿来了。

    甲 噢,你就替我还了。

    乙 我呀?我替你还帐啊?

    甲 那怎么个好处呢?

    乙 来到我这儿了,您听我两段相声,我这么一说,你心里这么一痛快,这么一喜欢,你就把该人钱这碴儿啊,就忘了。

    甲 噢,这我就听明白了。

    乙 对了吧?

    甲 比如我短人家一百块钱。

    乙 哎。

    甲 应该今儿给人家。

    乙 哎。

    甲 给不了,我心里着急啊。

    乙 是啊。

    甲 无精打采上您这儿来了。

    乙 对。

    甲 听您这相声我哈哈这么一乐。

    乙 哎。

    甲 把短钱这碴儿我给忘了。

    乙 对了呀!

    甲 我回家他还要。

    乙 唉,那你得还人家呀!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