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布谷鸟的句子

01
  在溪滩旁边,长着一排杨柳树,他们是春天的信号。春天刚来的时候,杨柳树就最早爆出叶芽来。现在,每一棵树都披上了绿衣裳,连那几棵醒得最晚的栗子树,也穿起淡绿色的衬衣来了。满田满畈的紫云英,开出紫红色的小花,望过去,像一大块一大块衬着绿色底子的紫红色地毡。油菜花黄得像金子,又香又好看,还拿出最甜的蜜来,招待蝴蝶和蜜蜂这些客人。茶叶树没有什么可招待的,只顾低着头在长嫩叶子,已经长出很多很多啦。
  第二天太阳很早就出来了。在山脚边传来了一种叫声:“快快布谷!快快布谷!”声音叫得很响、很急,这是布谷鸟叫的声音,好心的布谷鸟今年又回到这个山村里来,催促人们快快播种稻谷种子了。布谷鸟一声又一声地叫着,希望人们都听见。慢慢的,东边也叫起来了,西边也叫起来了,不到几分钟的工夫,四面八方都响起了“快快布谷”的叫声。在这个村子里,谁都能听到他们的叫声了。
  第一只叫的布谷鸟,年纪最老,他每年春天总是到这个村子里来叫的,已经有好几年了,他很有经验,知道什么时候叫最合适,别的布谷鸟就跟着他叫。今年又跟往年一样,等到春天最热的时候就叫起来了。他叫得很响,调子也很好听,村子里的人们一听到,就知道是他叫的。他就这样的蹲在一棵大松树下面,一声一声地叫着,叫得多好听啊。
  有一只山雀,从远处飞来,他扇着翅膀停在这棵大松树上。
  山雀刚站稳身子,就听到“快快布谷”的叫声,他低下头去一看,果然有一只布谷鸟蹲在大松树下面叫。他就说:
  “布谷鸟大哥,你叫得太晚啦。你怎么这个时候才来叫呢?”
  “你说什么?”布谷鸟抬起头来,看到说话的是松树枝上站着的一只山雀,“我叫得太晚啦?一点也不晚,我还是跟往年一样地叫。要是叫得太早,天气还冷,人们是不能播谷子的。”
  “可是人们早就把稻谷种子播下去了,已经在秧田里生根啦,我亲眼见到的。”
  “我不信,哪里会这么早就播谷子的?”
  “你要不信,就去瞧好啦。”
  “用不着去瞧,讲到播谷子,我比谁都懂得多。播得太早,谷子就不会抽芽。”
  “那么现在谷子都抽绿叶了,你还不相信?”
  “不会的。”布谷鸟根本不相信山雀说的话,他又叫起“快快布谷”来了。
  山雀看到布谷鸟不听他的话,也就飞开了。
  过了一忽儿工夫,又有一只喜鹊飞到这棵大松树上面来,喜鹊站在一根最高的松树枝上,喳喳地叫着。
  布谷鸟跟着喜鹊的叫声又叫起来。这一回喜鹊来跟他说话了:
  “布谷鸟弟弟,你叫得真好听。”
  布谷鸟听到喜鹊说他好,心里很高兴,他说:
  “你说好听吗,我一直是这样叫的。”

形容布谷鸟的句子

02
  不过你叫得太晚了,人们早就把谷子播到秧田里去啦。”
  “不会的,我知道该什么时候播谷子,我有老经验,难道还会错吗?”
  “不信你去看看吧,谷子都抽出绿叶来了。”
  这回布谷鸟有点不放心起来,他想,山雀是这么说,喜鹊也是这么说,那大概是真的,他来不及再跟喜鹊说话,就嘟的一下飞开去了。
  布谷鸟飞到山坡下面的田畈里,看到那里有一块秧田,稻谷种子真的播下去了,已经扎了根,绿绿的秧苗叶子也学会轻轻地点头啦。这不是秧苗吗?一点也没有错。
  秧田中间站着一个稻草人,戴一顶破草帽,手里拿着一支长竹竿,竹竿头上还缚着一把破蒲扇,他守在这里,不让贪嘴的麻雀来偷吃稻谷种子,现在谷子都长成秧苗了,他的工作轻松多了。他看到这只布谷鸟飞来,以为是一只什么害鸟,正要拿竹竿去打,一看是只布谷鸟,就笑嘻嘻地说:
  “你是布谷鸟吧,我以为是一只什么坏鸟呢。刚才我听到的,你怎么还叫‘快快布谷’?别叫布谷啦,你看秧苗都长得这么大了。”
  布谷鸟站在稻草人对面的田塍上,眨巴着眼。他有点相信,又有点不相信,他问:
  “这是什么时候播的谷子,真的有这么早吗?”
  稻草人点点头,摸一摸胡子,慢吞吞地说:
  “真的。我告诉你吧,人们播谷子,比往年早了,今年春天来得特别早,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布谷鸟听得有点发呆了,他对稻草人说:
  “我总以为还没有到时间哩。”
  稻草人摸摸胡子,也说:
  “我看,你也该叫得早些了。”
  布谷鸟觉得怪不好意思,人们早就播下了谷子,他还在叫“快快布谷”,真害臊啊。他对稻草人说:
  “那看来是真的了,人们真的提早播谷子了。”
  这时候,远处传来“快快布谷”的叫声。稻草人听了,对着布谷鸟笑笑。
  “那我还得告诉孩子们去,要不,他们以为人们还没有播谷子呢。”
  布谷鸟说着,翅膀一扇就飞开了。
  这只老布谷鸟飞遍了整个山村,告诉他的儿子、女儿和孙儿、孙女们,不要再叫“快快布谷”了。那些年轻的布谷鸟不知道该叫什么好,老布谷鸟说:
  “你们等着吧,明天早晨太阳出来,我叫什么,你们就跟着叫什么。”
  年轻的布谷鸟们真的不叫“快快布谷”了,本来早晨太阳出来以后,他们就要叫的,这天早晨他们老不叫,就是因为老布谷鸟想不出该叫什么好。他又飞去找稻草人出个主意。稻草人说:
  “你看,再过些日子人们就要插秧了,你就催他们快快插秧吧。”
  布谷鸟飞回来,蹲在大松树下面,叫了起来:
  “快快插秧!快快插秧!……”
  不到几分钟的工夫,整个村子里的布谷鸟都叫开了,他们就学着老布谷鸟叫。
  这天晚上,老布谷鸟睡在窝里想,布谷鸟总是布谷鸟,他们就是催促人们快快播下谷子去,要是叫的是别的意思,那么他们就不是布谷鸟了。假使明年的春天还是来得早,他决定明年要叫得早,再不能落在时间的后面叫“快快布谷”了,要是还落在后面,那多不光彩啊。

关于布谷鸟外形的句子

03
  布谷鸟体形大小和鸽子相仿,但较细长,上体暗灰色,腹部布满了横斑。脚有四趾,二趾向前,二趾向后。飞行急速无声。 芒种前后,几乎昼夜都能听到它那宏亮而多少有点凄凉的叫声,叫声特点是四声一度——“布谷布谷,布谷布谷”、“快快割麦!快快割麦!”、“快快播谷!快快播谷!”所以俗称布谷鸟。,多数居住在热带和温带地区的树林中。大约三分之二的杜鹃,包括所有北美的种类,会筑巢且哺育自己的幼鸟;只有约三分之一的杜鹃以寄生的方式养育幼鸟。
  传说杜鹃啼血的杜鹃鸟应当就是特指的俗称布谷鸟的四声杜鹃。因为细加端详,杜鹃口腔上皮 和舌部都为红色,古人误以为它啼得满嘴流血。杜鹃高歌之时,正是杜鹃花盛开之际,所以又有杜鹃花的颜色是杜鹃鸟啼血染成之说:“杜鹃花与鸟,怨艳两何赊。疑是口中血,滴成枝上花。”(《全唐诗》 卷759成彦雄《杜鹃花》句)“杜鹃花发杜鹃啼,似血如朱一抹齐。 应是留春留不住,夜深风露也寒凄。”(秋瑾)
  在春夏之际,杜鹃鸟会彻夜不停地啼鸣,它那凄凉哀怨的悲啼,常激起人们的多种情思,加上杜鹃的口腔上皮和舌头都是红色的,古人误以为它“啼”得满嘴流血,因而引出许多关于“杜鹃啼血”、“啼血深怨”的传说和诗篇。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