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1

01
    郝梦是个非常用心工作而且很细心的男人,平时对高菲也照顾有佳,小两口的日子真的令人羡慕。

    高菲和郝梦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一起他们的sp。不仅生活上幸福美满,而且生意也越来越好。

    一次,郝梦很兴奋的接了一个case,他全部经历都投入在其中了,因为这对他很重要,做好了就是一个飞跃了。郝梦前前后后忙活了一个月,终于要最后招标了,郝梦觉得自己应该是志在必得,毕竟准备这么久,各方面都考察过了。

    标书的最后整理交给高菲做,毕竟只是精简整理一下,高菲肯定做得来,高菲做好了迫不及待就上报了。

    马上就要竞标去了,小两口可兴奋了,这个搞掂了,他们会更上一层楼。

    招标的日子到了,最后结果无可争议的中标,郝梦感觉非常欣慰,立刻打电话告诉老婆。高菲听到后也马上准备做一桌好菜庆祝两人的胜利。高菲立刻到超市买了好多老公喜欢的菜,准备给老公接风。

    可是。。。。

    当郝梦听到竞标的最后价格时候,差点晕过去,竟然……,原本价格是1100,000,最后竟然是110,000。郝梦立刻从兴奋的山顶跌倒失落的谷底,怎么会这样,组委会看错了????

    他才反应过来,便知道为什么了。一定是老婆没好好看,少写一个0。高菲一向大大咧咧马马虎虎,人称马大哈。这次这么重要的标书让他整理,真是后悔莫及。公司一下就亏了100万,还有自己的心血。郝梦火冒三丈,恨不得立刻回到家好好教训这个粗心大意的老婆。

    高菲在家里面兴致勃勃的准备这庆功宴,做了很多好吃的,满满一大桌,恭候老公大驾。

    门突然间开了,郝梦进来了,一点高兴的表情都没有,高菲很诧异。立刻跑到老公面前发嗲,

    高菲:老公,我做了好多好吃的给你,奖励一下吧,呗的一下亲了郝梦。

    郝梦粗声粗气的说:对,我会好好奖励你,你先吃饭吧,吃饱了,给你一个大奖。

    高菲:呵呵,谢谢老公,是不是给我带什么礼物啦,给我看看。

    郝梦没理他,走到客厅吃饭。虽然这么一大桌丰富的晚餐,郝梦一直没有笑过,也没说话。高菲感觉非常奇怪,便问郝梦:亲爱的,今天都中标了,你不开心么?发生什么事情啦?

    郝梦:中标了,但是,你先吃饭吧,吃完了告诉你,不想影响你吃饭。

    高菲:哦,我吃好了,你说吧。

  

故事2

02
    某人现在正拿枕头蒙着被子嚎啕大哭,我劝慰半天,没效果。万般无奈只好打电话给我婆婆,婆婆在电话里笑了将近一分多钟才跟我说她也没办法,让我自己看着办。没办法还害我浪费一分多钟电话费啊!

    我真不是搞家暴,而是这厮实在太气人了,让他去菜场买点青菜,千叮咛万嘱咐,教了他无数遍怎样分辨好的菜和不好的菜,他居然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买回来的空心菜老的都能绑裤腰带,我真不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男人是咋个长到这么大的?

    以前为了这事,我骂他几句,他都嬉皮笑脸的跟我撒娇耍赖,今儿个不知道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了,开始学会顶嘴了。而且还扬言要是我不在家一星期,他不出去吃饭不去朋友家搭伙也照样能活下去,活个鬼啊他,连盐和糖都分不清的家伙,每次我要出差,都不得已去婆婆家蹭饭,因为他连煮个稀饭都能把高压锅烧焦了啊,玩电脑玩过头了水都烧干,他还不知道赶紧关阀门放气。

    在家里一切家务活都是我来做,他偶尔也是挑简单的活干,扫扫地刷刷碗之类的。后来有次我加班加到很晚,没时间买菜,让他帮忙去菜市场带点回来,结果就让我发现了他的又一个终极缺点。

    我让他买大蒜,他捧着一梱葱回来了,买鱼连鱼的种类都分不清,卖鱼的老板估计也给他弄懵了,我让他买草鱼,不知道他脑子里想什么,草鱼变成了鲤鱼,结果我只好放弃做水煮鱼,改做红烧鱼了。

    今天早上,我在家洗床单被套,他自告奋勇去买菜,带回来的菜又是不堪入目的。我说这菜能吃吗,他说怎么不能吃,我说你有种现场嚼一个试试!你要能把这空心菜嚼烂了,我以后就绝对不再骂你!

    这厮竟然还真听话,拿起一根空心菜就嚼,嚼着嚼着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流下来了。还边嚼边说我欺负他,说我当初是怎么跟他丈母娘(我妈)保证的,以后绝对不欺负他,现在三天两头就戳着他脑门骂他,他准备去我妈那里告状。

    我说你告去呀!你敢告我就扁烂你的猪头。结果我没想到他真的抓起手机就打给我妈了,声泪俱下的控诉我啊,我站在旁边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我妈还骂我说怎么那么霸道,怎么能让男人干这种家务活,他不懂就要耐心教。我说我咋个没教啊!教了几百遍了,他完全把我的话当放屁,以后我还不得活活气死啊。

    他打完电话我就找衣服架子,他估计也懵了,没赶上逃走的好机会,直接被我摁倒在沙发里,脱了裤子就打。但是我也没有下狠手,力道还是不算重的,只是看上去比较有惊悚效果,出了好几条红印子,他就在那鬼哭狼嚎,我打了几下就没打了,其实我只是想吓唬吓唬 他,没想到他哭的有点太过了,我也被吓到了,然后就赶紧给他穿裤子,他死活不肯让我碰他,裤子也没穿,撩在膝盖上走小碎步,就那么光屁股进房间了,然后就开始了长达进半个小时的痛哭。

    那哭的满脸都是眼泪鼻涕,我都不好意思说了,简直太有海贼王漫画风格了。

    后来我气也消了,有点后悔了,其实我不是真想打他,我就是气的有点失去理智了,我山羊座的脾气向来就特别冲,但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山羊座的女生应该能理解我的对吧?

    我不是也觉得有点愧疚吗,就进去安慰安慰他,我说你要哭也小声点行不行,我们这楼隔音效果不怎么好,万一要是让楼上楼下邻居听见,影响多不好。他边抽抽边说你怕影响,你打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别人会听见。我说我那不是气昏头了嘛,我给赔礼道歉好不好,我给你买苹果吃好不好。

    他说你以为我混幼儿园的,我说难道你不是?他就急了,拿脚蹬我下床,说我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

    我不肯给他收拾衣服牙刷毛巾什么的,他就说我想非法拘留,我想杀人灭口毁灭证据,我帮他收拾东西,他又说我想卸磨杀驴过河拆桥,打算一脚把他踢了然后去找原来的老相好。

    我又怒了,说你到底想怎样啊,这也不让那也不行,我还得把你当祖宗伺候着是吧!我一天三餐好吃好喝伺候你,衣服从来都是我洗,连打蟑螂都是我做的,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你除了那只鸟还有点用处以外,我还能用你做啥!

    我已经帮他收拾好了衣服,这家伙又在那装死了,我折好一件他扔一件,我问他你到底要不要走啊,他说你求我我就不走了。我说呸,你爱走不走,以为我稀罕你是吧,一大早上跟你这耗半天了,还没吃午饭,你当我神经病啊,你要走就早点走哈,别到时候又要我动手扔你出去。

    他又开始皱起眉头打算继续哭了,我说你别,先憋着,憋到你妈那再哭,别浪费了这点眼泪,在我这哭给我看也没用,我才不会像你妈那样心慈手软。

    他说那我就不走了,我偏要在这吃光你的零食,花你的水费电费。我笑了,我说你又脑残了吧,每个月电费水费都是从你工资卡里直接扣掉的,用不着动我的。

故事3

03
    他们都没有想到第一次惩罚是在郑义的办公室……

    郑义接受弯弯后,将她安排在分公司上班,没有人去探究弯弯的来历,因为都还不知道她与郑义的关系。

    上班才不久,弯弯所在部门出现了一次很大的失误,导致公司不可估量的损失,最重要的是整个公司声誉都受到影响。

    事情曝光之后弯弯才是意识到是自己的失误造成的----前一天上午11点半左右,力敏主任接到一个通知,而她马上要去开会,车在下面等了。于是她把通知交给弯弯,吩咐她马上复印几份,立刻送去销售部,仓库和保卫处,不要耽误。主任走后,弯弯正要去做时,有网友给她发消息,弯弯就跟他聊了起来,后来同事约她出去吃午饭,送通知这件事忘得干干净净。

    下午弯弯跟同事去了卖场,临走匆忙收拾桌子时也没有分类,将桌上所以文件档案混在一起统统放入抽屉,那份通知就混在其中。卖场巡视后弯弯直接回了家。所以销售部,仓储科,保安处都没有接到通知,蛋白粉在下午被发了出去。

    弯弯看到所有人都很紧张,公司仓库也被贴上了封条,预感这事情的严重性,于是悄悄找出那份通知藏入自己的包包里,打算下班后毁掉。

    力敏主任当时开完会,正在回公司的路上。直到这件事情时立刻给弯弯打电话询问她发通知的事情,弯弯矢口否认自己收到过通知。

    因为事情牵扯到弯弯,郑义更为慎重。从力敏那里郑义详细问询了当时的情况,力敏在公司4年多了,务实的工作态度,严谨的工作作风每年都是公司先进,郑义相信力敏可能有委屈,这件事可能还有别的可能。为此郑义找来当天上班的职员一一询问,有2个职员说见到力敏主任在弯弯的位置上跟她说过话,其中一个说看见力敏主任交给弯弯一份东西,至于是不是那份通知他不确定。

    为了能尽快找出真相,郑义决定在弯弯这找突破口。他派一个副总亲自接弯弯来他的办公室,说要亲自了解情况。

    “老公,”弯弯还是第一次来郑义的办公室。

    郑义对弯弯说“这里我是老总。”郑义对弯弯说这件事对公司影响非常恶劣,公司会有很大损失。郑义说:“弯弯,力敏主任说将通知给你了,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说当时的情况。”

    弯弯一脸无辜,但毕竟理亏,也因为紧张忍不住将皮包往身后藏。这些都没有逃脱郑义的眼睛。弯弯吞咽一口口水,好像很冷静的样子,将责任推到力敏身上:“没有,她没有给我。昨天中午有老乡找我,我很早就走,她中午前就开会去了,我跟她连面都没见过,我没有见过通知。”

    郑义听了弯弯的话心里特别郁闷,他其实已经确定弯弯在撒谎了,可是他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不单单是公司的损失,不仅仅是弯弯的说谎,而是弯弯人品的问题,她怎么能够做到冤枉他人,嫁祸他人还这么镇静。郑义原本怎么也不会将弯弯与素素联系在一起,但是这个时候弯弯的表现跟素素却没有区别。

    郑义放下手中的文件,对弯弯说“看着我回答,力敏主任有没有给过你通知?”

    “没有”弯弯的回答显然底气不足,但是她还是在坚持,并敢看他的眼睛。

    郑义的血冲上了头顶,实在没有办法压下去,也没有办法再纵容她,这个时候她不再是自己的职员而是自己的女人。所以更没有耐性跟她继续周旋,对丁丁起作用的方法对她也该是最有效果方式,他的方式,直接的方式,男人的方式。父亲在发现母亲背叛时,就该用最原始最简单最直接的他的方式解决掉所有问题,而不是苦苦哀求,可怜兮兮的在母亲面前流泪。

    弯弯不知道自己正要经历什么,她更没有先知先觉的本领,知道那种经过就是自己潜意识中的心理需求,丹丹爸爸之后其他男人都没有给过她的那种感觉。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员工都离开公司,郑义却没法忍耐到回家。助理敲门进来询问是否还有指示和安排,郑义叫她下班。

    “现在照我说的做!”郑义转动椅子,对弯弯说:“到这来”

    弯弯走到办公桌的左侧,站在郑义面前,手袋死死拽在手里。

    郑义:“跪下”

    梅弯弯下意识后退一步,望着郑义,猜不出下一秒发生的事。

    “要我说第二遍?”郑义看着梅弯弯。

    弯弯第一次如此惧怕,几个月了,已经了解郑义霸道且专制,但是这样的情形不曾遭遇过,没敢再多想,也没有时间让她想。郑义的话似乎给她下了降头,腿一软,在他面前跪了下来。

    郑义俯身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仍怀一线希望,一字一句地说“看着我回答,到底见过通知没有?”。

    坚持了那么久,梅弯弯似乎没有别的选择,惟有再坚持:“没有。”2个字出口,理不直气自然也不壮。

    得到梅弯弯再次回答,郑义反而轻松了,他靠着椅子深吐一口气。如果她像丁丁那样马上认错求饶,可能就没法继续,也不会有后来的一切,那么也可能已经放弃梅弯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