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的故事

01

                                                                        小可怜儿


  人类有养殖动物的传统,对自己饲养的动物,养久了自然会有感情。阿云就有这种经历,她曾经养过一小群羊——一只母羊和三只小羊儿。


  那一年,阿云养的母羊一连气地下了三只小羊羔。一般情况下,母羊一胎会生一到两只羊羔,生三只就是高产了。母羊只有两支奶,先生下来的两只羊羔一出生就能顺利地吃到奶,吃得饱饱的,所以长得壮壮的。而后生下来的那只小羊羔,身子弱,挤不过两个姐姐,吃不上奶,急得咩咩地直叫,没办法,阿云只好喂它牛奶。

  看着它那可怜的样子,阿云给它起了个名字——“小可怜儿”。

  小可怜儿很通人气,每当阿云要喂它奶之前,只要喊一声小可怜儿,它就会飞快地从羊圈里跑过来,欢快地往阿云身上拱、围着阿云蹦跳。

  在阿云的精心喂养下,小可怜儿也跟两个姐姐一样,一天一天慢慢地长大了。

  阿云两岁的女儿也非常疼爱这只小羊,经常逗它玩,一到该喂它时候,女儿也跟着妈妈一起喊小可怜儿的名字。平时,当小可怜儿看到阿云母女在院子里的时候,就会跑过来,跟在她们后边溜达。

  由于是人工喂养的,小可怜儿不像两个姐姐那样从母乳里获得了天然的免疫力,相比之下,它就吃了大亏。

  在小可怜儿快四个月大的时候,突然有一天它病倒了。

  喂它奶也不吃,卧在地上,眼睛望着阿云,流淌出一滴一滴的眼泪;它张开嘴想要叫,却叫不出声儿来;它想往起站立,可是起了两次,还是无力地倒下了。

  阿云知道小可怜儿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它是多么地想重新站在主人的面前啊,可是它始终没有再站起来。阿云蹲在小可怜儿身边,轻轻抚摸着它的头,而它用眼睛一直望着阿云,看着它可怜的样子,阿云鼻子一酸,难过地掉下了眼泪。

  后来,小可怜儿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它就这样静静地“睡”去了,离开了这个世界。

  小可怜儿走了。阿云在自家园子的一个角落里为它挖了个坑,把它的小尸体装进一只箱子掩埋了。以后,每个早晨起来,阿云都会不由自主地往那个角落望一望,每当这时,她就会问自己:“小可怜儿也会有灵魂吗?”

  “希望小可怜儿来生一定要比今生幸福。”阿云暗暗祷告。过了很长时间,只要想起那只可怜的小羊,阿云心里依然很难受。

  当时,阿云的女儿还小,不擅用语言表达,但是也看得出,虽然她小小的年纪,也懂得感情。就在小可怜儿没了的那些日子里,她明显地不爱吃饭、不爱跟别的小朋友玩耍。

  她去姥姥家时,眼睛里流着眼泪对姥姥说:“小可怜儿没有了。”她还时常到羊圈去看另两只小羊,对这只小羊说:“乖,你是小可怜儿的大姐姐。”又摸着另一只说:“你是小小可怜儿的二姐姐。”

  可想而知,小女孩儿是多么地怀念小可怜儿呀!

  虽然它是一只动物,而且仅仅与阿云母女相处了四个月,但是,它却给她们娘俩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最感人的故事

02
  洗手间里的晚宴。

  保姆住在主人家附近,一片破旧平房中的一间。她是单身母亲,独自带一个四岁的男孩。

  那天,主人要请很多客人吃饭。主人对保姆说:“今天您能不能辛苦一点儿,晚一些回家?”保姆说:“当然可以,不过我儿子见不到我,会害怕的。”主人说:“那您把他也带过来吧……”保姆急匆匆地回家,拉了儿子就往主人家赶。保姆说:“带你参加一个晚宴。”

  保姆把儿子关进主人家的书房。她说:“你先待在这里,晚宴还没有开始,别出声。”

  不断有客人光临主人的书房。或许他们知道男孩是保姆的儿子,或许并不知道。他们亲切地拍拍男孩的头,然后翻看主人书架上的书。男孩安静地坐在一旁,他在急切地等待着晚宴的开始。

  保姆不想儿子破坏聚会的快乐气氛,更不想年幼的儿子知道主人和保姆的区别、富有和贫穷的区别。后来,她把儿子叫出书房,并将他关进主人的洗手间。主人有两个洗手间,一个主人用,一个客人用。她看看儿子,指指洗手间里的马桶:“这是单独给你准备的房间,这是一个凳子。”然后她再指指大理石的洗漱台:“这是一张桌子。”她从怀里掏出两根香肠,放进一个盘子里。“这是你的,”她说,“现在晚宴开始了。”

  盘子是从主人家的厨房里拿来的,香肠是她在回家的路上买的,她已经很久没有给儿子买香肠了。

  男孩从没见过这么豪华的房间,更没有见过洗手间。他不认识抽水马桶,不认识漂亮的大理石洗漱台。他闻着洗涤液和香皂的淡淡香气,幸福极了。他坐在地上,将盘子放在马桶盖上。他盯着盘子里的香肠,唱起歌来。

  晚宴开始的时候,主人突然想起保姆的儿子。他去厨房问保姆,保姆说:“也许是跑出去玩了吧。”主人看保姆躲闪着目光,就在房子里寻找。终于,他顺着歌声找到了洗手间里的男孩。那时,男孩正将一块香肠放进嘴里。他愣住了,问:“你躲在这里干什么?”男孩说:“我是来这里参加晚宴的,现在我正在吃晚餐。”他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男孩说:“知道,这是单独为我准备的房间。”他问:“是你妈妈这样告诉你的吧?”男孩说:“是……其实不用妈妈说,我也知道。晚宴的主人一定会为我准备最好的房间。”男孩指了指盘子里的香肠:“我希望能有个人陪我吃这些东西。”

  主人默默走回餐桌前,对客人说:“对不起,今天我不能陪你们共进晚餐了,我得陪一位特殊的客人。”然后,他从餐桌上端走两个盘子。他来到洗手间的门口,礼貌地敲门。得到男孩的允许后,他推开门,把两个盘子放到马桶盖上。他说:“这么好的房间,当然不能让你一个人独享……我们共进晚餐。”

  那天,他和男孩聊天,唱歌。他让男孩坚信洗手间是整栋房子里最好的房间。他们在洗手间里吃了很多东西,唱了很多歌。不断有客人敲门进来,他们向主人和男孩问好,他们递给男孩美味的饮料和烤得金黄的鸡翅。他们露出夸张和羡慕的表情。后来,他们干脆一起挤到小小的洗手间里,给男孩唱起了歌。每个人都很认真。

  多年后,男孩长大了。他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尽管并不富有,他还是一次次地掏出钱去救助穷人,而且从不让那些人知道他的名字。他说:“我始终记得多年前,有一天,有一位富人,有很多人,小心地维系了一个四岁男孩的自尊。”

感人故事大全

03
                                                       住在母亲温暖的手心里

  母亲是个薄命的女人,之所以说她薄命,是因为她年纪轻轻就死了丈夫,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抚养三岁的他长大。母亲还是个不会疼孩子的女人,对于感情,她是木讷的、惜言的,有时候,在他挨过一顿毒打之后,怀疑自己是不是母亲亲生的。许多村民说,他父亲死了后,母亲精神受到刺激,感情交流就有了障碍。儿时的他,去玩伴家玩,看到玩伴的母亲抱着孩子亲了又亲,还脸贴着脸,他心里就羡慕不已。于是乎,他回家一下就钻进母亲的怀里,故作撒娇状,却不料,被母亲狠狠地推开了。母亲对他流下了两行委屈的泪视而不见,而是提着一大桶猪食,转身出门去了。

  不能和母亲亲密无间,成了他孩童时遗憾的记忆。可,最遗憾的记忆,还是在他上学的日子。同学考试不好,或者犯了错,只要在母亲面前撒撒娇,哭哭鼻子就没有事情了,运气好还会得到一颗糖果的鼓励。可他不行,还未开始撒娇,还未说出一句讨好母亲的话,噼噼啪啪的巴掌就落在了白净的屁股上。母亲像男人那样吼着:“家里没有了男人,你就要像个男人的样,决不可以示弱给人看。”

  母亲的话,他是不敢反驳的,疼痛的泪水也只能往肚里咽下去,然后发誓下次一定读书更努力些,一定不捣蛋调皮。记得,上初一,他和同学不知为啥就起了争执,同学一急,就骂他是个没有爹的野孩子,还把母亲为他做的棉布夹袄扯烂了。忍无可忍,他和同学打了起来。比母亲还高一头的他,这次没有吃亏,把同学打得落花流水,狠狠地出了一口怨气。他以为,自己终于长大成男人了,可以保护母亲和这个家了,母亲应不会责罚他。可,他一回家就被母亲捆在了门口的桃树下,连晚饭都没有让他吃。他站在桃树下,一个劲地向母亲说自己委屈,声泪俱下的话,连隔壁的大伯也看不过,跑来向母亲苦苦求情。母亲哀叹了一口气,解开了他,然后对着父亲的遗像说,这孩子脾气咋和你这般相似呢?尽惹是生非。

  一个一点也不温柔的母亲,他是领教过了,他只能顺应母亲,加倍努力读书。其实,一天天长大的他,慢慢就不想待在母亲身边了,他觉得自己待在母亲身边,迟早要被母亲折磨死。在内心里,他早想好了,要考上名牌大学,和母亲保持几百公里的距离。让母亲想管教,也管教不了。

  高中毕业后,他考上了湖南师大。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长沙一所中学任教。多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他有了自己在长沙的家,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对孩子疼爱有加,好像要把自己小时候没有得到过的爱,全部给孩子。对于母亲,他也隔三岔五地回去看看,但最多歇一晚就走。他觉得和一个不疼人的母亲在一起,待久了怪难受。

  直到2008年冬天,整个湖南被厚厚的冰层包裹了起来,到处断水断电。他所在的学校被迫放假了。不知道为啥,他忽然有些担心母亲,他想,冰天雪地的乡下,一定会比城市更冷些。他越想越不安,上街买了两件棉袄,提着就往家赶。有车的时候搭车,遇到不通车的地方就步行,走走歇歇,走了近一个星期,他才回到乡下的家。

  他轻轻推开门,一屋子黑烟就呛得他直咳嗽,几近窒息。“妈,我回来了。”他说。“这么大的雪,你咋回的呢?”母亲起身,拉住了他的手。母亲破天荒地拉住他的手,他顿时觉得自己变成了孩子,低下了头。一低头,他就看到了母亲脚下的笸箩,里面有好几双千层底儿,还有毛线手套,还有他小时候爱穿的棉布夹袄。“这千层底是给你和媳妇的,夹袄、手套给孙子。隔壁你大伯说,这次下雪啊,连长沙都停电了,冷得很。我估摸着,这些东西,你用得着。”母亲说。

  母亲,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温柔,如此懂人意了呢?他从没有细细想过,从没有从心底去理解母亲。母亲的话,让他的思绪清晰了起来,喉咙一哽咽,泪水啪嗒就掉在了脚下的黄土里。

  是啊,母亲也有自己的温柔,只是,因为年纪轻轻死了丈夫,不得不一个人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还要面对村民的风言风语。为了他,母亲执意不再嫁人,但又无法给他富足的生活。母亲只能用从娘家学来的手艺活,做一些千层底、荷包、卫衣、手套……然后,起个大早,拿去集市换钱用。他在一天天长大,家庭的开销也与日俱增。母亲不得已,除了做手工,还学会了种地、养猪。像陀螺一样转个不停的母亲,是没有时间像别的母亲一样抱着孩子撒娇的。每天,母亲只能鼓励他努力读书,把富裕快乐的生活梦寄托在他的人生里。

  自从,他打娘胎里出来,他一直就住在母亲温暖的手心里。多少年来,母亲对他的爱抚从未比别的母亲少。母亲把无比温暖的爱,一针一线地扎进了千层底、夹袄、手套……温暖的爱就像花一样开遍了他的整个世界。他还到处寻找母亲的爱,寻找母亲的温柔,还抱怨母亲狠毒而远离母亲,他到底是做错了!

  母亲,原谅儿子的不懂事吧!他一把抱住了母亲。


                                                父爱没有残缺

  她小时候始终没有弄明白,她的母亲为什么要嫁给一个患有小儿麻痹症的男人。这个男人后来还成了她父亲。她还小的时候,她父亲一直螺旋着腿,走路一瘸一瘸,样子及其滑稽可笑。为此,她常常暗自伤心,为母亲的选择,也是为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

  父亲性格开朗,一点点开心事就会惹得他哈哈大笑。因为父亲不能下地劳作,母亲把临胡同的一间小屋改成了卖酒的小店。这样一来,每天父亲都乐呵呵地坐在小店里,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不知道是因为人们可怜父亲是个残疾人,还是因为父亲爱笑,小店的生意一直很好。每当,她放学回家的时候,父亲总会张开那并不结实的臂膀,想要抱抱她。她则故意绕开他的臂膀。毕竟父亲张开臂膀,半蹲在小店门口的样子太“不堪入目”了。但是,父亲丝毫没有责怪她,还一个劲地和人讲,我闺女越来越有个性了,太像自己啦。父亲说这话的时候,丝毫没有在意她此时心里在“咬牙切齿”。

  当然,父亲和她从未真正深情地拥抱过,更不要说,她主动扑到父亲怀里,像一飞女孩儿那样撒撒娇。

  她从不把自己的父亲介绍给同学和老师。有一回,老师来家里做家访。老师的前脚刚跨入门槛,后脚还在胡同的时候,她就抢先说,老师,这是我家请来的卖酒师傅。父亲笑了笑,一个劲地夸她懂事,主动给老师端茶送水,还告诉老师说,她的父母都出门劳作去了。

  每到放暑假的时候,她都拒绝其他的同学来自己家里玩。可她又爱玩爱闹,一刻也闲不住。于是,她经常和同学去附近山林里玩躲猫猫游戏。

  在她8岁的时候,父亲的右腿病得严重,不得已到医院进行了一次矫正手术。手术还算成功,不过很长一段时间,父亲都需要借助一根拐杖才可以行走。这时候的他,走路的样子更加难看了。

  也就是这年暑假,她和同学在躲猫猫的时候,不小心脚下一滑,整个身子滑到了一个陡峭的斜坡上,她紧紧抓住一株灌木,进退不得。父亲闻讯赶来,看着峭壁上的她,使劲爬到了峭壁顶端,蹲了下来,伸手去抓她的手臂。可,无论父亲如何努力,手也够不着她的手臂。

  她几乎绝望了,她恨透了父亲,换做任何正常人,绝对会够得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她感觉死亡之神向自己靠拢。

  “快,抓住拐杖。”他把拐杖和手臂绑在了一起,向她伸过来。

  她抓出拐杖,他使劲一用力,她就和死神擦肩而过,平安地爬到了峭壁顶端。

  她本以为父亲会责怪她。可是父亲没有,脸上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原来,因为蹲的时间过久,加上用力过猛,父亲刚做过矫正手术的右腿再次变形了。

  后来,母亲和邻居把父亲抬到了医院。医生说,他右腿刚愈合的伤口崩裂了,将终身依靠拐杖行走。母亲狠狠地瞪着她:“你啊——你”。父亲脸上依旧堆着笑,只是气若游丝:“不怪她,她还是个孩子,不懂事。”

  听着父亲气若游丝的声音,她的心哆嗦了一下。抓起父亲的手,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爸爸”,扑在父亲的身上。

  后来,她也允许父亲来学校看她。但父亲从未去学校找过她。只是每天放学,胡同的小店门口,她不再拒绝父亲展开的臂膀。

  她高中毕业后,未能考取一所满意的大学,她把自己锁在小屋里。那是一个不眠之夜,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父亲拄着拐,在屋里来来回回踱步,“笃,笃,笃”的拐杖叩击地板的声音在夜里格外清晰刺耳。这声音一直响到清晨,出门去,顺着胡同越走越远。

  “要不,报名去参军吧。”第二天傍晚时分,父亲推开她的屋门,手里举着一张报名表,说。

  她茫然。

  “知道自己考砸了是一回事,但更重要的一回事是接受自己考砸了。当我小时候知道了自己和别人的不一样,那一刻,你知道,我的心情有多么糟糕吗?后来我长大了,我知道命运将要留给我一个永恒的伤疤,而我不能每天对着伤疤哭泣,我唯一能做的是微笑,因为只有微笑的人才可以看到阳光。只有自己对着生活微笑,生活才会对自己微笑;你对命运微笑,命运也就对你微笑。”父亲给她做了个鼓励的手势:“要去上一个普通大学还是去参军,想通了告诉我。”

  最后,她决定参军,还顺利通过了体检。前往军营的那一天,她坚持不要父亲送,她怕父亲跟不上送别的队伍。

  就在她踏上军旅专列的那一刻,一转身,她发现了父亲。父亲就站在站台一隅,螺旋着腿,拄着拐,微笑着。那滑稽可笑的样子,此刻是她看过最美的风景。那斜倚的拐杖,似乎也笑了,撞击着她的心灵,朦胧了她的视线。

  她知道自己已经接过了父亲微笑的生活,心里那些脆弱的地方日渐坚强起来。她知道,以后每一天的军旅生涯,有了父亲的微笑,她不再觉得有多苦,不再恐惧。

  那一刻,她深深懂得,所有的父亲都饱含着父爱,即使有些父亲有残缺,但父爱不会因为残缺而暗淡。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前几天语文写作课,梁老师给我们上了主题为‘讴歌亲情,学习写作充实’的作文课,要求我们写一篇讴歌亲情的文章,‘亲情’根据我们平时写作的套板反应,大概就是爸爸妈妈怎么怎么的爱你,对你好,等等。而我则不然。

  他,一个无儿无女,终生未娶的退伍军人。对他有记忆开始是在我一岁多的时候,(我对我爸爸记忆也是这个时候)这一年,他60岁,那个时候家里不是很富裕,农村人家一般多这样。我记忆中第一次出现他的身影,是爸爸妈妈外出做事,于是他就充当了爷爷的角色,这大概也是他对我的唯一要求。(做我的爷爷吧)我从小就没有爷爷奶奶。

  这一年,我两岁,他62岁,他哭了。他把他老朋友送给他补营养的老母鸡炖来给我吃,我嫌不好吃,被我打翻在地上。他流泪了,这也是我第一次见一个大人流泪。他把打翻在地上的鸡肉又捡起来,爸妈叫他不要吃了,他说。他是拿去丢了,不弄脏了我家的地。

  这一年,我四岁,他64岁,他笑了。我上幼儿园得了大红花,‘爷爷,爷爷你看仁儿得了大红花呢,爷爷,爷爷,你看啊,大红花啊’,‘爷爷看见了,我们仁儿好棒啊,瞧,多么好看的大红花啊’他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爷爷,爷爷你怎么哭了啊。’‘爷爷高兴啊’。

  这一年,我五岁,他65岁,我说要回报他。我在幼儿园中和小朋友吵架,老师通知家人把我带回了家,然后在家里被父母教训。他来了,我哭了,‘爷爷,爷爷,小明打了我,爸爸妈妈又骂我,呜呜呜’‘我们的好仁儿,不哭哦,哭了大灰狼会来抓你的,你愿不愿意被大灰狼吃了啊’‘爷爷,爷爷,仁儿不哭了,仁儿不要被大灰狼吃,将来仁儿还要好好回报爷爷的呢’。

  这一年,我八岁,他68岁,他为了我和别人吵架。我在学校和同学打架,被打的鼻青脸肿,爸爸妈妈没说什么,他看见了,问我怎么了我如实的告诉了他。第二天他带我去学校评理,然后和别人的家长吵起来了。我哭了,他也哭了。

  这一年,我十岁,他70岁,他为我高兴的哭了起来。在我们这每个人凡是生日满十,是要大摆桌席庆祝的,由于它是五保户,没有什么亲人,就没有摆宴席。在爸爸妈妈的策划下,我在那天亲手送了个大蛋糕给他,他哭了,哭着哭着就笑了。‘爷爷,爷爷,你为什么哭啊,仁儿的蛋糕不好吃吗?爷爷,爷爷,你不要哭了,今天是你生日啊,我们笑一笑啊。’‘好,好,爷爷笑,爷爷笑了,谢谢我们仁儿的蛋糕啊,爷爷一定好好珍惜’。结果他没吃,直到好久好久,那个蛋糕烂了,臭了,我们偷偷把它扔了,他还说我们不该仍。

  这一年,我十二岁,他72岁,他第一次打了我。我小学毕业考试,英语没及格,而全班大多数及格了,他打了我,‘爷爷为什么打我’,‘仁儿不是说要考大学报答爷爷的吗,你英语多不及格怎么考大学啊’从此,他在我形象中有点歪了。

  这一年,我十四岁,他74岁,我装作不认识他。那天从学校放学和两个朋友回家,他在马路上捡废品,背上背着一大袋废品,他看见我,‘仁儿,给爷爷来帮帮忙,爷爷老了,拿不起来了’我没理,‘周仁啊,刚刚那个老头是在叫你吧,那是你爷爷?怎么可能啊。’朋友说。‘我不认识他’我冷冷的,满不在乎地说。

  这一年,我十五岁,他75岁,我第一次骂了他。由于好几次叫我没有应他,他来问我怎么了,我冷冷的说了一句,‘我为什么要应你啊,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事后,我自己情不自禁的哭了。

  这一年,我十六岁,他76岁,我第一次主动去看了他。刚刚国庆放假,原本想着在家哪儿也不去,好好复习,迎接月考,也满足一下我的网瘾。爸爸突然告诉我他动手术了,开刀了,如果不是爸爸提醒我想我可能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了吧。什么,他开刀了?我突然问爸爸怎么回事。他说你这没良心的,明天去看看人家吧,亏他还对你那么好,在病床上还问你成绩,身体怎么样了。唉,真是。听到爸爸说的话,我如雷贯耳。我?怎么了?

  10月1号,我和妈妈提着一些水果,一些补品,出发了。他家和我家并不远,这条路感觉熟悉又陌生。我一路问妈妈,到了我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她什么也没说。我一路忐忑,希望这路再长点,再长点,永远也不要到尽头,因为这条路的尽头正是他家所在。然而,现实并不像我想像中那么美好,尽头到了,脚步停了。一间又矮又小,在这些高楼大厦中,显得格格不入的小土砖房摆在我的眼前,阳光照射在玻璃上,反射到我眼睛里,眼睛情不自禁的流下了今年的第一颗泪水。妈妈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走到房前,还是如往常一样,门上还存留着小时候我玩耍在门上画的画,‘爷爷,爷爷,大灰狼要来抓仁儿了’‘仁儿不怕,有爷爷在啊’,突然,一副往日的片段,重现在我眼前,泪儿又情不自禁的夺眶而出,进了门,小房子依然如往常一般,墙上,地上,画满了我小时候画的画,房子内,简简单单几具木式家具,一张不大的床,床上却躺着不是往常一样的人。他的弟弟一直在照顾他,一开始,妈妈和他弟弟说了些客套的话,他弟弟说他还在睡觉,说他非常想念我,在家里,在医院,嘴边无时不刻没有提起过我,他去医院多要带上我以前送他的玩具,做一个寄托。我听到这些话,泪珠儿又是一个劲的往下流。妈妈说现在就是带我来看他,她知道他非常想他,并表示他没醒就不要打扰他了,说下午再来,我在他们谈话间偷偷多看了他几眼,牙齿紧紧咬着嘴唇,想让自己不发出哽咽声,然而,就算这样,声音还是不听我的,自己溜出来了,正在我们打算走时,他突然醒来,一个微弱的声音慢慢腾空而起‘谁来了啊’,他弟弟听到,大声的说。‘老哥,桂妹子(我妈妈的名字)带他崽来看你了啊,’他又说,‘什么?那个啊,没听见啊’才几个月不见他的耳朵怎么这样了,想到这,内心不禁又一寒,他弟弟接着说‘桂妹子啊,’‘哦桂妹子啊,他儿子怎么样了,长高了没有啊,成绩好不好啊,啊’听到这我再也忍不住了,马上跑到床边,什么也没说,就哭了起来,当时那哭势真可以用嚎啕来形容。他又说,‘谁在那里哭啊’,原来,他不仅耳朵不好,眼睛也严重不好了。我越想就越好哭。慢慢的哭的没力气了,他就说‘仁儿,是你吧’。(我的乳名,现在连我爸妈多不这样叫我了)‘我说是啊,是仁儿啊,爷爷,你怎么样了啊’‘爷爷啊,还能怎么样啊,我很好啦,你怎么样啊,好久没看见你了啊,你怎么不来看看爷爷了啊,爷爷好想你啊’‘爷爷,我不是没时间吗?’‘好了好了,来了就好啊’妈妈表示没多少时间了,让我快走算了,他还挽留我们吃饭,最后为了不让他老人家伤心,我选择了留下,一天时间,我跟他回忆了很多很多,童年时期,我和他的许多许多故事。

  刚刚学了陈情表,终于能体会到了李密和祖母的感情,我又何曾不是?真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亲不待。说的极是啊。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你的这个人,也许就在你身边,好好对待吧,不然会后悔的。

                                    愿,爸妈此生安好

  傍晚吃过饭,冒着小雨匆匆赶回宿舍,想着这天气变化得可真够快的,前两天还暖洋洋的,这两天到下起雨降温了,看来冬天真的是到来了,记得昨日立冬,今日气温就降到了十度,冬天,还是来了。

  站在窗台,看着窗外的雨,心里顿时冷清起来。

  电话这时候想起,显示的是爸爸的名字,心里纳闷着这时候爸爸打电话给我是什么事呢?不会是刚给我打了生活费吧。接过电话,那一头,爸爸说,家里下雨了,好冷的天气,你那天气怎样?

  我如实照说了,这里温度都十度了,好冷啊,昨天开始下雨到现在还下着呢。

  爸爸只是急切的说:“是啊,家里也正冷着呢,昨天下的雨现在还下着哩。”

  我心里放松下来,原来爸爸只是担心我这里的天气,看是否变冷了。

  可是,爸爸却生气的说:“***妈呀,感冒了。前天晚上咳嗽着厉害,昨天晚上咳嗽得厉害,今早也咳嗽着厉害,叫她去医院也不去。”

  我的心里立马又紧绷起来,担心妈妈怎么会生病了。

  “那妈妈现在呢,怎样了?去医院了吗?”

  那一头,爸爸还在生气埋怨道:“你说***妈,这个样子,都叫了她去医院也不听,说吃点药就好了,现在就知道苦了,今天下午说好苦了,受不了了送她去医院。这个人啊,真是的,感冒了就是不去医院。”

  我心里一下了然了,妈妈总是这个样子,一生病感冒,总是拿出家里柜台里的那个方方正正的小药箱,倒腾出感冒药吃,绝不轻易上医院,除非她真的受不了了才会去医院。妈妈,是固执的。

  我忙说道:“妈妈现在好点了吧?打了针吃了药吗?”

  爸爸还在生气:“在房里看电视呢,咳得好厉害,你自己打个电话问她吧,我挂了。”

  我说好就挂了。

  我想爸爸妈妈前世一定是对冤家,天天吵闹的那种。爸爸脾气是急躁的,火爆的,妈妈是个精明能干的女强人,两人总是针锋相对,谁也不向谁屈服。所以,两人之间的战争是必不可少的。上学期,爸爸妈妈大吵了一顿,爸爸在气愤中打了妈妈,妈妈气得跟爸爸吵了好久好久,两个人闹着冷战了,谁也不理谁,妈妈也不给爸爸做饭洗衣,两人各过各的。弄得我这个女儿在学校两头大,两边都烦躁躁的。但此刻,我想爸爸还是心疼妈妈的,不然也不会立马打电话告诉我妈妈生病了,让我去关心妈妈。爸爸是嘴硬死要面子的人,总是不能柔软下来。爸爸,也是固执的。

  心里惦记着妈妈,挂了电话立马拨通了妈妈的号码。一会儿就听见了妈妈的声音,那一头,好像妈妈在埋怨着爸爸说不该告诉我她生病的事。我第一句话就问:“妈,你感冒了。”

  妈妈很自然的说:“是啊,好咳呢,又不停的打喷嚏,流鼻涕,真不知怎么搞的。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

  我想妈妈也是知道的,于是说:“听得出来啊,你的鼻音那么重,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好点了没,吃过药了吧?”

  妈妈还在不停的咳嗽,听得到擤鼻涕的声音,“天气好冷哦,下着雨,天气变化快,现在流行感冒啊,你也要注意点,千万别感冒了。”

  我心里却还在担心妈妈不会是咳出肺炎了吧?害怕极了,问了出来“没咳出肺炎吧?恩,这里天气也是这样子,下雨降温了,会注意的,你也要多穿到衣服啦。”

  妈妈笑着说:“嗯嗯,穿着呢,看电视呢,只是咳得厉害罢了。”

  我想妈妈感冒了应该多休息,“妈,感冒了就睡觉吧,多睡些,好得快。”

  “我也想睡啊,可是咳得好难受,一咳嗽就好痛苦,睡不了了,唉,,,,,人老了,常生病,抵抗力下降了。”

  妈妈今年四十九岁了,快五十了,时间真的过得好快,一下子妈妈就老了,我长大了。岁月不饶人,谁也挽留不住什么。

  “呵呵,妈妈怎么会呢,你还不老呢,只是生病了,马上就会好的。”

  “本来身体抵抗力就不好啦,我自己清楚自己的身体的。老弟,还好吧,有衣服穿吧?”

  弟弟小我六岁,也在我这里读书,姐弟俩有个照应。“恩,我问过了,弟弟还好,上次给他买了厚外套呢,再说又带了毛衣呢。”

  “恩恩。那就好,没事啦,就挂了吧。”

  我还想和妈妈说说话,却也没说什么,依了妈妈的话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此刻,心下却想着家,想着爸妈。他们,真的好吗?

  离家来到这里上大学,隔着那么多山那么多条路,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好不好。记忆中,我从六年级、初中就开始住校,往常只是一礼拜回一次家;读高中只是隔那么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回一次家;读大学却是隔四五个月回一次家,只是寒暑假回家陪在爸爸妈妈身边。算算真正陪在爸爸妈妈身边的日子,好像用手指头都能算出来吧。

  长大了,我算是懂事了却还是那么的不懂事。记得有一次,妈妈说:“你呀,真不知怎的了,记得你小时候好听话的,叫你做什么都会乖乖的去做,可是越长大了越不听话,叫你做什么都不做了。”我笑着回答说:“哎呀,那是因为,小时候我笨啊才会乖乖的听话,现在嘛,长大了就聪明了呗!”想想那时候的自己还很得意,得意自己的聪明,现在想想,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呢。

  时光仿佛在昨日,一眨眼一瞬间,我已经长大,而爸爸妈妈也老了。此时的爸爸妈妈还在为我们姐弟俩操劳着,为了我们的吃穿,为了我们的学业,真的是吃尽了苦头,心底里此时早已感动到落泪。

  我想我是个孝顺的孩子,不是薄情的人,我作为子女会孝顺父母的,虽然现在我还会任性,还会和父母顶嘴。

  此生,父母守护着我,我想,现在起,该换我守护他们了。

  愿父母此生安好,女儿心底里记挂着你们。?



感人的爱情故事

04

                                                我用生命最后一次说爱你


  她三十岁,人俏,白白的皮肤,细细的腰。不过,她命不好,先是生下傻闺女,再就是,二十九岁那年,丈夫死了。


  后来,她选择再嫁,嫁给了比她大15岁的男人。

  她吃不了苦,何况还有傻闺女。重要的是,他是矿工,收入高低不说,如果出了事故,一般矿主会赔三四十万元。

  她穷怕了,不然,为什么这么水灵会嫁给腿脚有点毛病的人。他又老又难看,眼歪嘴斜。

  他也知道自己不配,可还是像得了宝一样。

  他挣的钱,半分不少地交给她,可一个月也不过是1000元,除了吃饭穿衣剩不下多少。她不甘心哪,傻闺女将来得用钱,自己不想一辈子跟他这么过。到处是矿难 ,为什么他就遇不上呢?她想的是那三四十万元,如果他死了,她就卷钱走人。这是很恶毒的想法,却是最真实的。

  她买衣服胭脂粉打扮自己,和邻居的男人打情骂俏。有人说他,瞧你媳妇,拿你的钱打扮了和男人鬼混!他只“嘿嘿”笑,她闷得慌,让她玩吧。其实,他心里是 疼的,是不愿意她这样疯的。

  她说了一句想吃红橘,他就去镇上买,当然,去的时候没有告诉她。

  矿上出事的时候,她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下好了,30万元该到手了!

  搬出了好多尸体,她一具具地看,见没有他,失望极了。蓦然回头,她看见他举着红橘走到跟前,天真得像个孩子。

  给,他说,我给你去镇上买红橘,和别人倒班了!她“哇”的哭了,却是因为希望落空。他劝道,我没事,你别害怕。他以为她是吓的。吃着红橘,她心里觉得自 己不是个东西。

  他更疼她了,也心疼闺女。偷偷地,他跑去山上种树,一个月种四五棵。有人问他,种树做什么?他笑着回答,给她们娘俩种的,以后我死了,这些树也大了,可 以养活她们。这话传到她的耳朵里,她的心一酸,眼泪差点落下来。

  后来,她染上风寒病了一场,他衣不解带地伺候她。半夜里醒来,发现他抱着她的脚。她问,你抱着我的脚干吗?他说,你一醒,我就会知道,省得你要解手没人 搀着。她真的哭了,哽咽着说,你真傻。

  病好了以后,她说,咱不去矿山了,矿上总是出事,前几天又死了好几个人,我怕。这次她是真心的,因为想明白了,人是最重要的,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之后,她老实了,哪也不去,不再打扮得妖精似的。她开一个小卖部,守着他过日子。

  不久以后,他忽然觉得胸口疼,做一小会儿事,豆大的汗珠就落下来,于是偷着吃止疼片,一块钱十片的那种,一吃就是五六片,可心口窝子还是疼。他偷着去镇 上看大夫。大夫说,肝癌,晚期,最多活三个月,想吃啥吃啥吧,别委屈自己。

  走到街上,他把带来的钱全花掉了,买了好多东西,她的新衣服,闺女的花褂子,胭脂香水,却没有给自己买一样东西。

  第二天早上,他说,他打算还到矿上上班,老板找他了。她说,不去,太容易出事,不去,坚决不去!他还是“嘿嘿”笑,到底还是去了。他对老板说,给我难的 活,累我不怕。老板当然愿意,把他派到井下最深处。疼的时候,他就在黑暗中叫着她的名字。

  第三天上班,井下开始渗水,他本来是有机会跑掉的,可他想,有了三四十万元,她和闺女一辈子就够了。于是,他没跑,也没呼救。

  得知消息后,她头都没梳就跑来了,用手扒着井口,手流了血。看着他的尸体,她叫着他的名字,咬牙切齿,我不让你来,不让你来,不让你来呀!

  从他的口袋里翻出医院的诊断书,她才明白,男人是以自己的生命最后爱了她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