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故事 > 亲情故事 > 动物亲情故事

羊妈妈和豹孤儿

  一天清晨,我早早的起来,刚拉开房门,又像触电似的将门关上:一只浑身布满金钱环纹的豹子,正卧在我的院子里呢!我好生奇怪,忍不住从窗子里往外看,它的一条腿血肉模糊,原来是一只残疾豹!

  它见我隔着窗棂注视着它,便挣扎着向院子里那可石榴树挪去,我很纳闷,开了门,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看个究竟。原来石榴树下,躺着一只豹子。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大胆的想法。这只残疾豹,大清早跑到我的院子里,它是出于无奈才找来的;它是一只哺乳期的母豹,不幸的是,在人们捕猎时后肢受了重伤,找不到食物,他也就分泌不出芬芳的乳汁,刚生下来不久的几只小豹崽一只接一只的饿死,最后就只剩下这只小豹崽了,也已饿的奄奄一息;他晓得自己活不长,不愿失去最后一只小宝贝,就忍着伤痛,叼着豹崽,接着夜色的掩护,从山上爬进山寨。

  动物也知道:也许世界万物,人有时是最善良的。

  我仿佛受到了莫中神秘的启示,弯腰抱起豹崽,并亲了亲她毛茸茸的脸颊。残暴眼里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便僵然不动了。

  我给豹崽起名叫豹孤儿。刚巧,我放牧的羊群里一只才出生的羊羔在过河时一脚踩滑溺死了,我便把母羊牵到了院子里,打算用羊奶喂豹孤儿。母羊叫灰额头,它一见豹孤儿。它一见豹孤儿,惊慌的咩咩叫起来,如临大敌,在院子里躲闪。我没办法,只好把那只你死的小羊羔的皮剥下来,做了条皮坎肩,裹在豹孤的身上。当我再次把乔装打扮后的豹崽送到灰额头身边时,灰额头先是用疑惑的眼光朝我手中半羊半豹的怪物看了又看,有用鼻吻在豹孤儿身上嗅了好一阵,脸上渐渐露出惊喜的表情,我赶紧将羊头塞进豹孤儿的嘴里,洁白的羊奶流了出来。灰额头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母性圣洁的光辉。

  因为有灰额头陪伴,也因为有那条羊皮坎肩,众羊们只是对长相很别致的豹孤儿好奇地围观了一番便认同它有权留在羊圈里。

  豹羊同圈,天敌变朋友,堪称世界奇迹,我想。

  很快,豹孤儿长得几乎和成羊一般大了。一天下午,豹孤儿和一个名叫团雪的小羊玩耍,你追我赶间,团雪的羊角顶到了豹孤儿的鼻子,它欧咩一声叫着,窜到了两米高的树杈上,。团雪高兴的忘乎所以,追到树下向上咩咩的叫,好像在说:豹孤儿,你下来啊!咱接着玩,躲到树上算啥?豹孤儿欧咩的叫了一声,突然从树上扑了下来。森林里,金钱豹最拿手的捕猎方式就是出其不意从上方扑下,把猎物压倒毙命。这是豹子的本能,豹孤儿不用学,天生就会。

  豹孤儿正落到团雪的头上,可怜的团雪咩的惨叫一声哀号,死去了,嘴角涌出浓浓的血沫。豹孤儿伸出舌头尝试着血的味道。欧---咩,他兴奋的叫了一声,好像破译了生存的奥秘,他沉睡的食肉兽本能被唤醒了,他压抑的兽性释放了,贪婪的吮吸着热乎乎的鲜血。

  羊群从四面八方涌来,把豹孤儿围在中央。他们目睹了刚才的一切,咩咩的叫着,豹孤儿则做出典型的豹子扑食的姿势,它的嘴上粘着鲜红的羊血。完全一副恶兽的样子,对羊群来说。这是,灰额头疯狂的奔来,把豹孤儿悄悄地带走了,豹孤儿看到灰额头,像做错事的孩子,听话的跟在羊妈妈的后面。

  自从团雪的事情过后,母羊灰额头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无论大羊小羊公羊母羊,都对灰额头侧目而视,像避瘟神一样躲着它。

  灰额头也像明白羊群惧怕自己的原因,有时候,它会无缘无故的朝豹孤儿发脾气,咩咩呵斥。又一次,豹孤儿用爪子拍死一只老鼠,用嘴叼着跑到灰额头妈妈面前报功,灰额头恶心的打了个响鼻,抬起羊蹄,把豹孤儿踩得哇哇乱叫,仍不罢休,追着狂踩乱踏,恨不得把豹孤儿踩成肉酱,豹孤儿哀号着,在地上打着滚,灰额头好像突然间后悔自己不该如此粗暴,跪卧下来,羊脸贴着豹脸厮磨着,温柔的咩叫着,神情十分感伤。

  一天傍晚,我把羊群往圈里赶,灰额头和豹孤儿正要走进羊圈,被头羊领着四只大公羊堵在门栏外,我正想上前干涉,跟在灰额头身后的豹孤儿欧的狂吼一声,扑过去,豹孤儿虽然还是幼豹,但为母抢路心切,一下把头羊掀翻在地,头羊的鼻子霎时汤出了血,豹孤儿似乎对鲜血的腥味有一种过敏,欧的叫了一声,兴奋的跳过去,身子盖在头羊身上,就要去吮吸头羊流出的血。灰额头拼命把豹孤儿撞开,头羊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夺路而逃,羊群也随之呼啦一声逃出羊圈,豹孤儿则器宇轩昂的领着灰额头进了羊圈。天黑了,任凭我怎么吆喝,羊群就是不肯走进羊圈。直到羊群目睹灰额头把豹孤儿领出羊圈,羊群才在头样的带领下,悻悻的进了圈。

  那天夜里,灰额头在院子里咩咩---凄凉的叫了一夜。

  翌日,我把羊群赶到山上放牧。灰额头独自走上百丈悬崖,仰起脖子,咩---咩---发出呼叫:这是母羊在呼唤羊羔。正在岩石后面捉老鼠的豹孤儿听到呼唤,飞快的奔到百丈崖头,扑到灰额头妈妈的怀里,交颈厮磨,相互舔舐,好一幅动人的母子亲情图。灰额头缓缓的转到悬崖里侧,脑袋顶在豹孤儿背上,好想要给豹孤儿梳理皮毛。豹孤儿则松散的懒洋洋的眯起眼享受着。突然,灰额头后腿一挺用力向豹孤儿腰间撞去,毫无戒备的豹孤儿瞬间甩出悬崖,好一阵,山谷下传来物体碰撞地面的豁然声响······

  我惊得目瞪口呆,不知咋办才好。

  这时,头羊率领羊群也爬上山崖,走到灰额头面前,用脸摩擦着灰额头的脖颈,表示赞许和嘉奖,群羊也热情的为过去,咩咩的柔声叫着,表示欢迎灰额头回到羊群的大家庭里来。

  当头羊碰到灰额头脖颈的一瞬间,灰额头浑身抖了一下,如梦初醒的脸上浮现惊悸骇然的表情。它咩---的长叫一声,突然纵身一跃,洁白的身子从百丈崖飘落······

  灰额头作为羊,与生俱来对豹子就有仇恨情结,可作为奶娘,在哺育过程中有生成了无法割舍的恋子情结,而这两种情结相互对立,水火不能相容,所以它才先把豹孤儿推下山崖,然后悲愤的随子而去

  ······

整理:zjh201605
标签: 动物 亲情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