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俭节约的名人故事

01
    周恩来节约的小故事

    正如陈毅元帅所说:"廉洁奉公,以正治国者周恩来也。"

    60年代初,周恩来身边工作人员乘总理出国访问的机会,为了保护与加固建筑物,他们抢时间只搞了点简单的内装修,更换了窗帘、洗脸池与浴缸。周恩来回国见了十分生气,将他们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事后,他语重心长地对身边人员说:"我身为总理,带一个好头,影响一大片;带一个坏头,也影响一大片。所以,我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你们花那么多钱,把我的房子搞得那么好,群众怎么看?一旦大家都学着修起房子来,在群众中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周恩来的这一番话发人深省。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提及装修房屋之事了。

    邓颖超在悼念周恩来的文中说:解放初期你偶然看到这个海棠花盛开的院落,就爱上了海棠花,也就爱上了这个院落,选定这个院落,到这个盛开着海棠花的院落来居住,整整居住了26年,这里始终保持着庄严、幽静、美丽与朴素的开国总理风格。

    周恩来总理居住在中南海西花厅,过着俭朴的生活。这从他居住的房屋及院落都可以看得出来。自他住进来以后,不许装修与翻新房屋及庭院。

勤俭节约的名人小故事

02
    约翰·D·洛克菲勒孙子的零用钱

    小约翰·D·洛克菲勒(石油大王约翰·D·洛克菲勒的儿子)一直认为自己是父亲巨额财产的管理者而不是拥有者。他把博爱当作毕生的事业,一生中为公共事业捐献了5000多万美元。他曾经出资修缮凡尔赛宫,设立了阿卡迪亚和格兰德泰顿国家公园,捐献地皮给联合国在纽约设立总部。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他在1920年5月1日写给儿子约翰·D·洛克菲勒三世的一封信。小约翰·D·洛克菲勒当时46岁,在信里他为14岁的儿子列出了“财政”要求。儿子约翰·D·洛克菲勒三世长大之后继承父亲的遗志成为洛克菲勒基金委员会的主席。信的全文如下:爸爸和约翰的备忘录———零用钱处理细则:

    1.从5月1日起约翰的零用钱起始标准每周1美元50美分。

    2.每周末核对账目,如果当周约翰的财政记录让父亲满意,下周的零用钱上浮10美分(最高零用钱金额可等于但不超过每周2美元)。

    3.每周末核对账目,如果当周约翰的财政记录不合规定或无法让父亲满意,下周的零用钱下调10美分。

    4.在任何一周,如果没有可记录的收入或支出,下周的零用钱保持本周水平。

    5.每周末核对账目,如果当周约翰的财政记录合规定,但书写或计算不能令爸爸满意,下周的零用钱保持本周水平。

    6.爸爸是零用钱水准调节的惟一评判人。

    7.双方同意至少20%的零用钱将用于公益事业。

    8.双方同意至少20%的零用钱将用于储蓄。

    9.双方同意每项支出都必须清楚、确切地被记录。

    10.双方同意在未经爸爸、妈妈或斯格尔思小姐(家庭教师)的同意下,约翰不可以购买商品,并向爸爸、妈妈要钱。

    11.双方同意如果约翰需要购买零用钱使用范围以外的商品时,约翰必须征得爸爸、妈妈或斯格尔思小姐的同意。后者将给予约翰足够的资金。找回的零钱和标明商品价格、找零的收据必须在商品购买的当天晚上交给资金的给予方。

    12.双方同意约翰不向任何家庭教师、爸爸的助手和他人要求垫付资金(车费除外)。

    13.对于约翰存进银行账户的零用钱,其超过20%的部分(见细则第八款),爸爸将向约翰的账户补加同等数量的存款。

    14.以上零用钱公约细则将长期有效,直到签字双方同时决定修改其内容。

    以上协议双方同意并执行。

    小约翰·D·洛克菲勒(签名)

    约翰·D·洛克菲勒三世(签名)

关于勤俭节约的名人故事

03
    心灵富足的俭朴总统

    在拉丁美洲,有这么一位总统,“寒碜”得不行,以至于每次和他一起开会亮相,总让其他国家的总统们坐立不安——因为他从来不带随从,不打领带,穿着十分随意,全身上下居然找不出来一件名牌精品。

    他叫何塞·穆希卡,是乌拉圭现任总统,被西班牙媒体称为“全球最穷总统”。

    现年76岁的穆希卡,出身于农民家庭,2009年被左翼公推参选总统,2010年3月当选总统。尽管当时他是“穷苦人的候选人”,但最终他却凭借超过半数的选票当选。

    任职总统后,穆希卡拒绝迁入总统官邸,因为“那比蹲过14年的牢房大太多”。他更拒绝了随行和防弹轿车接送,自己每天开着车龄“20多岁”的金龟车上下班。“异类总统”的举动还远远不止这些,周末他还会自己整理一下菜园,带着爱犬出门,看球赛,他担任国会议员的妻子对于外界的不理解坦然一笑,称自己 “早已见怪不怪”了。

    2011年,穆希卡把自己在埃斯特角的总统官邸和两处住房,以27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乌拉圭东部共和国银行。穆希卡把出售所得的资金全部用于实施政府的住房计划。

    去年底,穆希卡申报的财产令人难以置信:首都郊区一栋旧农舍和两块农地、两辆1987年的福斯金龟车、两辆拖拉机,加上银行不到20万美元的存款。穆希卡的清廉,让进进出出都讲究排场的拉美政客们十分汗颜。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最穷总统”,却成为拉丁美洲最受欢迎的总统——因为他的爱心。

    穆希卡上任后就宣布:把月薪的九成捐给游民救助基金。他说:“剩下的够我用了,如果有这么多同胞连这数目都赚不到,我怎能说不够呢?”他还表示,将来还要把部分退休金捐出。

    对于自己被称为“全球最穷总统”,穆希卡微笑着回应道:“我一点也不穷,说我穷的人才是真穷。说我只有几样东西倒也没什么错,但俭朴却使我觉得非常富足。”

    对于身居总统要职的穆希卡而言,身价、金钱、荣耀,这些标签可谓招之即来,然而他却将心灵的收获纳入了财富的范畴,用爱心和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对这些身外之物的无动于衷和对心灵富足的追捧。

    俞敏洪说:“心灵的富足是一种美,这种美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是一种把生命融入诗意的壮举。”或许,“最穷总统”穆希卡赚取的,才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最真、最美、最温暖的“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