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故事 > 儿童故事 > 儿童趣味故事

奶油发饰

  温西太太的下午茶会定在2点开始。1点45分的时候,宽敞的院子里便有马车轱辘辘地陆续进入。

  “雪下得好大呀。”伊莲太太对走到会客厅门口迎接她的温西太太说。

  奶油发饰“是啊。”温西太太盯着她头上的新头饰,“进来喝杯热茶吧,暖暖身子。”

  伊莲太太走进会客厅,坐到桌边的软面椅子上。

  “嗯,温西太太,您的茶味道真好。”伊莲心满意足地握着茶杯,身子靠在椅背上,所有的人都在望着自己

  “我说伊莲,亲爱的,”胖女士凡特开口了,“你要再不把头顶上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告诉我,我就要困惑死了。”

  “哦,你是说那个呀,”伊莲放下茶杯,“是奶油做成的头饰,凡特夫人。喜欢吗?我那还有一大打呢,你要是喜欢的话……”

  “你是说我吗?哦,不不不,我都这把年纪了,哪里还想着追求时尚呢。”凡特夫人摇摇胖手,又拢了拢自己的头发。

  “哎呀,时尚这东西,我是最看不起的,”温西太太翻了翻眼皮。伊莲气得脸发白。

  “尽管如此,温西太太,”伊莲回敬道,“奶油头饰这种时尚可不是好追求的。这奶油来自遥远的香莹河草原,恐怕,你追不了那么远的……”

  温西太太眼睛一瞪,嘴里又叽里咕噜地说出一大堆话来。

  伊莲太太嘴上虽然说着话,整个心思却一直牵挂在自己的头顶。那儿贴着几片乳白色的雕花奶油,尽管外面寒冷的空气已经冻凝了它们,不过现在屋子里的空气很温暖,再加上茶杯里的水气袅袅上升,奶油又变得松软可口了。

  头顶上有阵阵幽香飘来,伊莲太太开始不停地咽口水。

  她的头饰源自一块名贵的香莹河草原上的奶油。高贵的香莹河草原女王来看望她的朋友伊莲太太,从她的领土带来这一块香甜的奶油,她教伊莲太太把奶油切割成薄片,用刻刀雕出任意的花形,并赠给她一个可以把奶油冷凝的冰盒子。

  送走了香莹河女王,伊莲太太还要去赴温西太太的下午茶会,这可是个炫耀的好机会,一定不能错过。她将头发梳成高高的波浪形小山,从山顶到山底,贴了许多奶油头饰。

  “在马车上还硬得像冰块,怎么会化得这么快呢?”伊莲忧虑地想。

  一滴奶油落下来,掉在她的鼻尖上,伊莲太太慌忙用手帕擦去,紧接着又有一滴落在她嘴边,伊莲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温西太太看见了,乐不可支,她吩咐仆人道:“快,把壁炉里的火弄旺一点儿,瞧伊莲太太冻得浑身发抖呢。”

  “抱歉,我,我得出去一下。”伊莲站了起来。

  “您需要什么?可以让仆人帮您去取呀。”温西太太按住她。

  “空气,我需,需要一些冷空气。”伊莲再次站起来,夺门而逃。

  奶油像雨水一样“噼噼啪啪”地落在温西太太家的走廊上。伊莲太太来到外面,冷空气立刻将尚在下落中的奶油凝住了,所以当她回到温西太太的会客厅时,头上像挂着一层奶油珠帘。

  “伊莲太太,”男士们惊呼道,“你,你好漂亮!”

  “伊莲亲爱的,你一下子就换了发饰,让我的心脏都受不住了。”凡特说。

  “时尚就是变得这么快,凡特夫人,你得学着接受。”伊莲喝着茶水,微笑着说。

  “你是冻坏了吧?不行,这炉火还是不够旺,再加几根木头进去!”温西太太命令仆人道。

  “温西太太,你,你真是好心。”伊莲笑笑。不一会儿,她又逃命一般地跑出门外去呼吸冷空气了。

  会客厅里,温西太太啧啧地叹道:“瞧见了吧,追求时尚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是呀,是呀,”凡特夫人附和道,“还是在这里稳稳地坐着比较舒服。”

  一连几天,天空都下着大雪。

  伊莲正在躺椅上昏昏欲睡,凡特太太忽然来访。

  “我没有别的事情,只是来通知你一声,”胖女士一进门就嚷嚷,“这几日温西太太的下午茶会开不了啦,听说她是去了香莹河草原看朋友。”

  “天气这么糟,她也要出远门吗?温西太太还真是追到了那么远的地方哎。”伊莲给凡特太太倒了杯热茶。

  凡特夫人正忙着用目光在房间里上上下下地搜寻,在哪儿呢?在哪儿呢?哈,看到啦。凡特太太快步走到伊莲的梳妆台前。

  “伊莲亲爱的,这就是你说的冰盒子吗?”

  “是个神奇的盒子,凡特夫人,它是用从香莹河深处采集到的冰块做的,永远也化不掉。”

  “那么,”凡特用手推开冰盒的盖子,“这些都是奶油头饰喽!我记得你曾说过……”凡特夫人充满期待地望着伊莲。

  “如果你喜欢的话,就请拿一些回去吧,我这里还有一个小冰盒子,可以送你。”伊莲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凡特夫人解释道,“当然啦,如果你执意要我拿一些的话,我真是盛情难却了。嗯……那个小冰盒在哪儿呀?”

  温西太太总算完成了长途旅行,回到家里。在去香莹河草原的路上,她的马车差点儿翻进一个冰沟里,但这一切是阻止不了温西太太会见香莹河草原女王的。

  温西太太沏好了一大壶茶,等着朋友们来访。

  1点45分,终于听到马车的轱辘声。

  伊莲出现在会客厅的门口。

  “温西太太,你真令我大吃一惊!”伊莲望着温西太太贴着粉红色奶油花饰的波浪形小山头发说。其他女士们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奶油,都雕成花形,贴在头上,连先生们也在外衣的领口上别了一小朵奶油花。

  “咦,伊莲亲爱的,”凡特夫人注意到了伊莲头上的新装饰,“如果你不告诉我头上贴的那是些什么的话,我想,我会困惑死的。”

  “是干花,闻一闻还有香气呢。”伊莲笑着说。

  “冬天里的花朵,真像一首诗。”有位先生赞叹道。

  “哎呀,什么嘛!伊莲太太,你知道,只有无聊的女人才去追求庸俗透顶的时尚。她们呀,嗡嗡嗡一窝蜂地撞上去,结果呢……”温西太太不得不把话停住,因为有奶油从她头顶滴下来。

  “结果,听说差点儿翻车掉进冰沟里呢。”伊莲悄悄替她补充道。

  “对不起,我,我得出去一下。”温西太太站起来,跑了出去。

  “我也要出去一下。”凡特夫人也跟着跑出去。

  女士和先生们一个接一个地全都呼吸冷空气去了,会客厅里只剩下伊莲悠闲地一口一口呷着热茶。温西太太和宾客们头上挂着奶油珠帘回来了。

  “哟,瞧你们冻的!”伊莲转过身对仆人说,“快把壁炉里的火烧旺一点儿,加几根木头进去。”

  “不必了!我们暖得很呢!”众人哆嗦着,但却异口同声地说。

整理:zhl201612
标签: 奶油 发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