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故事 > 传奇故事 > 经典传奇故事

拯救丈夫

  一

  季昶虽是个生意人,但不像有些商人那样奸诈和唯利是图,他是有一副乐于助人的菩萨心肠。那天他去浙江进货,正是柑橘上市之时,只见到处是摆摊的橘农,吆喝之声此起彼伏,正当他眼花缭乱之际,身后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大哥,买我的吧。我的橘子皮薄汁多蜜样甜,保你能卖个好价钱。”季昶回头一看,那是个少妇,虽然一脸倦容,但不失窈窕动人,尤其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和笑时腮上露出的两个酒靥,醉人!“大哥,今年橘子大年,生意难做,你就跟我签合同吧,我保证你不吃亏。”那少妇可怜巴巴地说。

  不知是同情还是看上她的美貌,季昶竟答应了,且破天荒地不还价。签完合同,她笑逐颜开,连声道谢。她硬要请季昶吃饭,他也不客气地跟她去了饭馆。席间她给了他一张名片,他一看她叫潘金凤,便奉承说:“你真像只金凤凰。”她却面露怨色:“唉——我是只苦命的落毛凤凰,丈夫是个酒鬼加赌鬼,要离婚还一时半刻离不了。”听她这么说,他更觉得应该帮帮她跟她做生意。

  由于生意上的朋友多,他很顺利地把橘子推销掉了,赚了一大笔钱。从此他跟潘金凤长期保持着生意上的来往,除了橘子还跟她做其他水果生意,感情也与日俱增。这天他收到她打来的电话:“昶哥,我终于跟我男人离婚了!”她声音激动又快活,“你能来我这里吗?为我庆祝庆祝。”他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他骗老婆梅香说去浙江收笔款子,跟着便顺顺当当地去了潘金凤那里。

  她没请他上馆子,而是在家里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招待他。他不能扫她的兴,接过她斟的酒,一杯杯喝下肚。她也有点醉了,大着舌头毫不掩饰说:“昶哥,我喜欢你,咱们做情人怎么样?”这时他脑子糊涂了,见她石榴花般红的脸那么美丽和可爱,心里便生出不可抑制的爱意,竟跟她上了床!

  从此两人便坠入了爱河,他更是不可自拔,几乎每月都要去浙江,且一去大半个月。

  一天,潘金凤对他说:“昶哥,你在这里投资开大卖场吧,能赚大钱嗳!我帮你,也让我发发财,单靠做水果生意哪天我才能翻身哪?”女人枕头上的话,就是皇帝也言听计从,甭说季昶了。他一口答应:“行啊,这里我好像是没有看见什么大卖场。”“所以呀,你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干吗要放弃这发财的大好机会呢?”听她夸奖自己精明,他骨头更轻了:“那你马上给我选好地址,我立即把资金打过来。”“行,我马上去找。”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干吗这么性急?你这小妖精,我还没亲热够呢!”他一把将她拖倒,又把她压在身下。她娇嗔地用手点了下他额头:“你这个贪心的男人!”“我就贪心,就贪心!”

  二

  一家大卖场很快开张了,因为这是县城的第一家,所以生意十分兴隆。季昶虽然是总经理,但具体的工作都由潘金凤操作,他任命她为业务经理。半年后他们又开了第二家大卖场,生意如日中天。

  季昶在浙江有了两家大卖场,更不能经常回家了。作为妻子,梅香自然不放心,尤其怀疑丈夫有外遇变了心,可家里有老人和孩子她又脱不开身,心里十分矛盾。她爹妈思想倒比她开朗,劝她说:“梅香啊,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好坏季昶每月带回来近万块的钱,家里又盖起了小洋楼,你有什么不满足的?现在老板在外面养女人包二奶的事多得很哪,许多女人闹着离了婚,可有啥好结果呢?到头来都吃了大亏。”梅香听了不作声,心里却在打着主意。

  季昶在县城买了一套小别墅公然跟潘金凤同居。潘金凤从不提要他跟妻子离婚同她结婚的要求,倒是季昶有点过意不去,认为她跟着自己没名分吃亏了。潘金凤看出他的心思,反安慰他说:“我才不稀罕那本红派司呢!在外人眼里我们不就是一对夫妻嘛!”他听了感动不已,更是真心待她,放手让她管理大卖场,对她送来的每月财务报表也只是粗略地看看,对她百分之百的信任!

  梅香是个人人称道的贤妻良母,她虽听从父母的话,但也有自己的主见。她知道丈夫为人厚道,也很聪明,爱她也爱家庭,但男人大多在年轻漂亮的女人面前就迷失了方向,有几个能做到坐怀不乱?直觉告诉她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不然怎么会长时间不回家呢?这天,她到公婆家,细声耐气地对他们说:“季昶有好几个月没回家了,我知道他生意忙,但不知他身体怎么样,我想去浙江看看他。”她婆婆一口赞同:“好,你应该去看看他,他再忙也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我琢磨着他一定有什么事。”“只是涛涛……”她公公马上说:“涛涛交给我们,你尽管放心地去吧。”

  于是梅香回家准备了一下,带着家养的小狗阿虎上了路。在火车上她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季昶,我现在在火车上,准备到你那儿去,你到车站来接我。”接到妻子突然打来的电话,季昶有点慌张,既感到害怕又觉得内疚。知道不能再把这重大的事情瞒着金凤了,再说也瞒不住,就把情况告诉了金凤,孰料潘金凤知道后醋性大发,凶狠地说:“你不能将她带去小别墅,让她住宾馆。还有,我也要见见你的尊夫人。”他怕她吃醋,劝她说:“你就别见了吧,一个乡下女人有什么好看的?”她斩钉截铁地说:“不,我一定要见见她!我和你一起去火车站接。”他一听唬得脑袋“嗡”的一声,说话也不顺了:“怎、怎么介、介绍你?”她“嘿嘿”一声笑了:“瞧你怕的!怎么介绍?很简单——你手下的业务经理!”

  三

  阿虎见了季昶一下扑到他身上,“呜呜”地叫着,亲热地钻进了他怀里。梅香意味深长地说:“看——你这么长时间没回家,可阿虎还记得你呢!”季昶脸刷地红了,懂得妻子话里的意思,心虚地说:“我、我也没、没忘记家里,只、只是太、太忙了。”潘金凤横了他一眼,笑容可掬地喊了声“大嫂”!热情地说:“季老板一直念叨着回家,可他真的太忙了,分不开身。”“这位是……”梅香望着她问。季昶忙介绍:“噢,她是我手下的业务经理。”“是经理啊,一看就知道是个聪明能干的人,伶牙俐齿的。”梅香夸奖说。“大嫂说得好,其实我也是个粗人,以前和季老板做水果生意,他很照顾我的。”

  季昶驾车去了县城一家最好的宾馆,给妻子开了房。潘金凤殷勤地帮梅香提行李,送到楼上房间后,笑嘻嘻地说:“季老板,你就在这里陪陪大嫂吧,大卖场有我呢。”说着跟梅香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第二天梅香就要回去了,季昶深感突然,不解地问:“干吗住一晚就回去?”梅香说:“看到你身体这么好,我很放心,再说你又这么忙,老是接电话,我也就不打扰你了。另外家里我也不放心,涛涛毕竟还小从没离开过娘。”听她这么说他更觉得对不起她,从包里拿出3万块钱给她:“那我就不留你了,家里多多拜托,我会加倍报答你的。”

  他开车送她去火车站,分手时梅香把阿虎留给他,郑重地说:“我也不知道你住在哪儿,也不想知道,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你要保护好自己。切记,切记!别看阿虎是条狗,却通人性,在关键时它会帮助你的。”

  送走妻子后他马上回大卖场办公室,潘金凤冷笑着问:“送她走了?心疼不心疼?”他强作笑容:“有什么心疼的?但是你也太过分了,怎么晚上电话打个不停?她有点察觉了。”“我就是不让你们睡太平觉!哼,一个乡下来的黄脸婆也值得你疼爱!”他有点反感,反唇相讥:“别忘了,你过去也是乡下人。再说她毕竟是我的结发妻子,又跟我育有一个儿子,而且一直在家照顾着我父母,人不能没有良心。”“唷,你有良心,有良心怎么在外面……”“好、好,不说了!”季昶马上打断她的话。“咦,你怎么把狗带来了?”他骗她说:“阿虎它缠着我不肯走,梅香说你就留下它吧,帮你看看门也好。”听他这么说潘金凤也就不言语了。晚上季昶便带阿虎去了小别墅。

  阿虎果然很通人性,季昶走到哪它跟到哪,就是晚上他睡了,阿虎也卧在床前;听到别墅里有异样的声音,它便机警地竖起两只耳朵,悄无声息地循声爬去。白天它便留在小别墅里,为主人看家。见它这么忠诚,潘金凤也止不住夸:“这确是条难得的好狗!我们在外面上班也放心。”

  四

  见梅香这么快就回了家,公婆觉得奇怪,问她:“你怎么不在浙江多住几天?季昶他好吗?”梅香回答说:“他很好,确实也忙,因没时间陪我所以我就回来了。”晚上她睡在床上,脑子里静静地把两天来的记忆仔细梳理了一番。那个潘金凤,看似美丽妖娆,眉宇间却藏着阴险,横丈夫一眼虽只一瞬间,但她看得清清楚楚,这女人厉害着呢,丈夫绝不是潘金凤的对手!季昶太信任她了,到头来他要上大当的!她越想心里越堵得慌,最后决定要救助丈夫。

  几天后她对公婆撒了个谎,说要去新马泰旅游一次,因现在是旅游淡季半价优惠。她公婆知她心里不爽快便答应了。于是她再一次坐上了去浙江的火车。到了浙江,她首先摸清了潘金凤老家的住址,然后去了。她到那里一调查,大吃一惊,潘金凤根本没跟她丈夫离婚!今年她家里大发,不但盖起了三层的楼房,连她那不成器的丈夫也驾起了小轿车,天天无所事事地在马路上兜风,还到处炫耀说他老婆在外面开了两家大卖场,资产有好几千万元!梅香掏出手机把潘金凤家的楼房和那辆小轿车用手机照了下来。

  梅香心里又气又恨,不动声色地回到县城,又摸清了丈夫和潘金凤公开同居的事实,还去看了他们住的那栋小别墅。但她没有去跟丈夫大吵大闹,而是打个电话给他:“季昶,我现在在你附近,你能不能出来跟我见一面?”

  季昶有点不相信:“什么,你在我附近?不是你已经回去了吗?”“我又出来了。”

  “我有重要事情告诉你,你来吧,我就在你大卖场旁边的‘肯德基’店里。”他清楚妻子不会贸然来这里的,而且又有重要事情要说,便答应一声立即从办公室出来了。一踏进肯德基的店,他便见妻子神色凝重地坐在那里,知道事情不一般,对她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方。”他便同她到外面,拦下一辆出租车,带她去了一家咖啡馆。

  “什么事?”他急切地问。“你仔细看看吧。”梅香拿出自己的手机,把拍下的几张相片给他看。他不懂什么意思,问:“这房子和轿车是哪里的?”她没好气说:“这楼房是潘金凤家新造的,那辆奥迪轿车也是她家新买的,那开车的便是她的丈夫。”“噢——”他吃了一惊,“她跟她丈夫不是离婚了吗?”“离她个魂!”梅香气恼地说,“她那二流子丈夫在外面到处讲,说他老婆在外面开了两家大卖场,钱多得用都用不掉。我问你,你每月给潘金凤多少工资?”“4000块钱。”“4000块钱,一年也就四万八,她怎么造得起这么阔气的三层楼房,还买得起几十万的奥迪轿车?”

  季昶的脸变了色,却仍没往坏处想,说:“兴许他们家早就富……”梅香一下打断他的话,“事到如今你还这么天真,把人家想得那么好!别的且不说,首先她为啥要对你撒谎说离婚了?还有她有必要给丈夫买这么高档的轿车让他出风头吗?季昶啊季昶,我不追究你在外面包养女人的事,够宽宏大量了吧?但你不能昏头昏脑,把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拱手送人!我看这女人的野心恨不得把你所有的财产都据为己有,然后置你于死地!我这不是在吓你,这样的事情现在社会上还少吗?你该醒醒了——”

  五

  季昶怕了,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你说,现、现在我该怎、怎么办?”梅香对他说:“首先你要审计,找个会计师,把潘金凤每月给你的财务报表好好审核一下。”他点头同意,却担心说:“我这样做她会怀疑吗?”“季昶啊季昶,你是个聪明人,怎么被这女人迷得智商成了零!你就假说税务所的一位朋友告诉你,快年底了他们要来查你的账,要你自己先查一查做到心中有数,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好,这个主意好!”

  季昶于是马上请了两个老会计帮助查账,这一查查出了许多问题,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潘金凤把一大笔资金转移到了她老家的一所农业银行,户头竟是她的老公朱崇!季昶吓得出了身冷汗,这才意识到身边养了只大老鼠!他马上把这事情告诉了妻子。

  梅香没有回去,而是借住在丈夫小别墅对面的一所民房内。接到丈夫的电话后她对他说:“潘金凤不是笨蛋,她知道事情败露,会向你撒娇求得你的原谅,若不行她便狗急跳墙!所以你要时时提高警惕,保护好自己,不离阿虎半步。好在我就在你对面,我会帮你的。”有了妻子这话,他似吃了定心丸,又感激又歉疚,为防万一,偷偷把小别墅的钥匙给了她。

  趁他们白天上班时,梅香开门进去。阿虎一见她就扑了上去,立起来亲热地把脸贴在她身上。她爱抚着它说:“阿虎啊阿虎,你就是睡觉也给我睁一只眼睛!”阿虎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呜呜呜”地摇头摆尾。

  尽管季昶只字不提转移资金之事,但潘金凤做贼心虚知道纸包不住火,便对他承认说:“老公,请你原谅,我没经你同意挪用了一笔款子,为家里盖了楼房,但你放心,我会把钱还给你的。”季昶鼻子里嗯了一声:“只要你不昧着良心就行。”

  她听了抱住他“叭!叭……”一阵亲吻:“老公,我的好老公!我把身子都给你了,还会对你坏良心吗?”

  季昶为了保护自己对她没指责,但脸上还是藏不住。潘金凤自然瞧得出,感到了潜在的危险,担心哪一天季昶将她一脚蹬了!所以她一不做二不休——那晚她讨好地为他放了满满一盆热水,嗲声嗲气地说:“老公,你好久没洗盆浴了,今天好好泡泡解解乏。”说着便为他宽衣解带。季昶警惕地说:“我身子不乏,冲冲就可以了。”她却说:“老公,我陪你一起洗!咱们来个鸳鸯戏水,那味道肯定跟平时不一样——”说着三下两下把自己脱光了,跳进浴盆,跟着朝他伸出莲藕般的手:“来呀,老公,你帮我擦擦背嘛!”

  季昶没辙了,尤其看到她丰满的胴体和雪白的肌肤,终于把持不住自己,脱了衣服下去了。“老公!老公!我爱你,爱你——”她抱着他呢喃,咯咯咯地发出一阵阵淫荡的笑声……

  六

  这鸳鸯浴洗得季昶精疲力尽口渴难熬,潘金凤给他喝了一杯饮料,他一躺到床上很快便发出“呼呼”的鼾声。“老公!老公!”她用手搡着他,可他睡得像只死猪。潘金凤冷笑一声起来穿上衣服,把房门开了,随后用毛巾捂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到厨房把煤气开关拧开。

  “汪!汪汪!汪……”阿虎在屋里跳着狂吠。她阴险地说:“哼,看你能叫多少时候,让你和你的主人一起去见上帝吧!”随后疾步走到大门口。可她还没把门打开,却见门开了走进来一个人,吓了她一跳。仔细一看竟是梅香!她知道事情不妙,想转身回去关煤气,可愤怒的阿虎一口咬住了她,使她动弹不得。这时两名巡警也进来了。

  原来,高度警惕的梅香听到阿虎异样的吠叫声知道出事了,便马上赶过来,并拨打了110报警。潘金凤想用煤气谋害季昶的行径暴露无遗,被警察带走了。梅香泪流满面地抱着阿虎,感激地说:“阿虎,谢谢你,多亏你救了你的主人。”可季昶到现在还没醒来,原来潘金凤在给他喝的饮料中放了安眠药!

  不久,丧尽天良的潘金凤被绳之以法。梅香痛恨地说:“这潘金凤的心真和潘金莲一样狠毒!”季昶痛定思痛地说:“这婚外情害人哪——险些要了我的命,我这是在玩火自焚呀!”

整理:zhl201703
标签: 拯救 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