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的爱情故事

01

  一个普通军人的爱情故事


  这篇日志,是我一个学生写的,写的我们队长。一个普通军人普通的爱情故事。
  学员六队队长李文权,十九年兵,少校正营级军官。在军营哭过三次。第一次,因为想家,知道母亲想他想到生病;第二次,训练受伤,摔倒后重新完成了四百米障碍,冲过终点时才发现小腿前面已经没有了肉;第三次,野外生存拉练,194公里,48小时返回,回到石家庄陆军学院时,流着泪,接受上至将军,下至士兵的敬礼。
  这是今天队长在谈心会上自诉的,谈到这一段的时候,我们能看到他眼神里的坚定。而谈到下一段时,却包含了很多不一样的感觉。
  一次一个老乡女朋友的朋友来部队,他开始了他的第一次恋爱。‘她是初恋,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感情平稳地相处了三年,有什么事,他总是满足她,他全心全意地付出了。异地恋,三年。大一的暑假,他从家里穿着军装,背着背包,拿着自己用子弹壳给她父母做的拐杖,坐了两天的车到她家,最后十公里山路,下着雨,他穿着雨衣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他说当他到了她家的时候,她全家人很感动。队长说他当年很喜欢摄影,存了好久的钱,花486买了一台相机。但那个女孩要去广州打工,没路费,他二话不说把只用了几个月的相机当了160块,给她做路费。就这样,她走了。快毕业的时候,她打电话给她,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说他的志向是支援西藏,然后,他们挂了电话,就这样分了手。队长说,她说分手的时候他没有犹豫,不是不爱,而是知道无法再挽回。她的父母一直对队长印象很好,最后她母亲告诉队长,她嫁给了广州的一个大他九岁的男人,因为那个男人有广州户口,她想留在广州。并且在没和队长分手之前,她已经和那个男人恋了一年。
  ‘真心付出了三年的感情’。队长是这样形容初恋的。
  毕业时,全院13个学员写了支援边疆的申请。队长也写了这样一份申请,但他是咬破手指,用血写的。听到这儿,我们惊讶,热烈鼓掌,问队长为什么写血书,他回答:一是因为想证明自己能行,能做到别人不敢做的;二是因为被伤害了,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就这样,他去了内蒙古,分到了一个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团级干部的连队。98年发大水,牧民的牛羊圈被堆积的牛羊粪堵塞了,牛羊进不去,他就亲自带头去疏通。站在没到胸口的牛羊粪里,他们干了七天。由于表现突出,分到部队两个月后调进了团里。就这样,认识了人生中的第二个女人。她是军营里小卖部老板的小女儿,每次他去买东西,她都很热情。队长说,是她给了他失恋后渴望的家的感觉。他们相恋了三年。三年后,他休假,准备带她回家见家人,但女孩的妈妈不准。队长说此时他就知道,这段感情要结束了。队长进修到后工,离开了内蒙边防团,离开了她。是他提出的分手,因为家里给她安排了另一个男人,而且他们没分手之前她就和那个家里安排的男人相处了八个月。
  ‘又是一个真心付出的三年’。他说。
  来到了后工,过了好久,经人介绍,认识了他的第三个女朋友,也就是现在的嫂子。他说当时他们都没感觉,因为军人,无可奈何的事太多太多,能给她的太少太少了。直到很久后,才开始有了恋爱的浪漫。‘我清楚地记得,我和你嫂子结婚,只用了两天’。他说。那是零四年的九月八号,他生病了,昏昏沉沉地睡在床上,她请假,提着水果来看他。她拉着他的手,关切地问候。他感动得不行,因为这是他来部队之后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你明天有空吗?上班吗?’他问。‘有空,请假了’。‘那我们明天去把结婚证办了吧!’九月九号,他们拿到了红本本。
  下面掌声如潮。
  他说,爱一个人是要爱他的优点,他的缺点,他的工作,他的全部。他毅然和她结婚,因为她做到了。
  ‘爱情可遇而不可求’,这是队长说给我们172个人的。
  这应该就是军人爱情的一个缩影吧。穿上军装,责任多了,要守护的人从那一小群变成了十三亿,从那一小片变成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无论我们在战场上有多英勇多无所畏惧,面对那一份脆弱的爱情,我们会变得更脆弱。
  虽然我们走的路不是一个方向,我衷心祝福你,亲爱的姑娘!

边防军人的爱情故事

02

  我守住了军人的忠诚却失去了爱情


  新巴尔虎左旗第一边防大队巴音塔拉边防派出所副连职责任区民警黄玉龙,每当说起自己的感情生活时,他总是一笑了之,可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因为选择了军人职业,相恋多年的女友离开了他。
  我的家乡是素有“羊绒衫之乡”美誉的鄂尔多斯市,当地经济发展条件较好,为了实现自己儿时的从军梦,我于2000年12月毅然放弃了已经初具规模的服装店,参军入伍走进公安边防警营。“你要遵守我们的约定,服役满两年后,立即脱军装回来,我们一起开创属于咱们的人生。”离家时,女友拉着我的手对我说。然而,警营这个大熔炉、大学校,不但逐渐将我锻造成了一名合格的边防军人,还让我改变初衷,考取军校、继续深造。
  这个选择让女友很不理解,她质问我:“你所驻守的那片草原有那么美吗?艰苦的戍边生活就那么让你留恋吗?”她带着很多疑问专程来到了部队驻地。走在隔着边境铁丝网的巡逻道上,她很不理解地问我:“如此偏远落后的生活条件怎么能与家乡优越的都市生活相比呢?”临别之际她坚决地说:“是继续留在边防受苦还是主动转业和我回去一起干事业,你选一个吧!你掂量着办,你不转业我们就分手,我可不陪你来这个地方。”说完这句毫无商量余地的话后,她头也没回地走了。
  随后的十几天里,我每天只要有空就拨通她的电话,可是她总也不接。是走?是留?两种念头在我脑子里激烈地斗争着。半个月后,我坚定了自己的选择,打电话告诉她我选择了我挚爱的边防事业,今生不会做逃兵,我脱下军装的唯一原因只能是国家不再需要我。说完这段话,我知道我守住了忠诚,却失去了我的爱情。现在我依然是单身,对未来妻子的标准就是要有一份军人情结,喜欢军人这个职业,我将守望着真正属于我的那份橄榄绿情缘。

关于军人的爱情故事

03

  优秀的军人不称职的丈夫


  提起新巴尔虎左旗第一边防大队阿木古郎边防特勤队正连职代理副教导员侯洪涛,认识他的人无不翘起大拇指夸赞他是一名合格的军人,可是作为丈夫,他对妻子却有着深深的愧疚。说起对家人的感情时,他总说:“我是一名不称职的丈夫,将来也是一名不称职的父亲。”
  “我老家是通辽市的,妻子王景伟是从小青梅竹马的玩伴,2003年我们正式确定恋爱关系,经过3年的恋爱,我们于2006年7月结婚。婚后妻子随军来到驻地新巴尔虎左旗阿木古郎镇租房居住,离我所在单位仅2000米。可是由于兵员集中管理,单位主官留营的要求,我们虽然近在咫尺,却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只有周六、周日才能回家团聚。老家的父母一直就盼着抱孙子。
  今年2月份,妻子怀孕了,我既欣喜又着急,欣喜的是即将为人父了,可着急的是妻子妊娠反应强烈,吃什么吐什么,而且腿部浮肿,生活难以自理。由于工作关系,我又不能照顾她。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岳母不辞辛苦赶来这里,替我照顾妻子。到了这里之后,岳母发现我离妻子住的地方如此之近,她禁不住满腹怨气地质问妻子:“这就是你嘴里的好丈夫吗?这就是你所说的幸福美满的好日子吗?”可是妻子依然在为我辩解开脱,这让我很感动。目前,奥运安保工作相继经过实战、临战、决战阶段,一个阶段对工作的要求严过一个阶段,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直至不能回家。
  最终,岳母提议带妻子回老家待产。现在妻子怀有近6个月的身孕,生活起居很不便,更加需要人照顾了,而我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每天与她通上一个电话,安慰她,鼓励她,用愉快的心情期待一个新生命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