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守法手抄报

01
    王七爷是个乡野村夫,是个普普通通的平民百姓,几乎一辈子生活在乡下,你很难把他和爱国连在一起。

    王七爷年轻时,曾挨过批斗。那时我7岁,我清楚地记得,王七爷当时因在山上偷种了几棵苞米,结果被人发现,苞米被人偷走了,王七爷还被捉来斗。斗王七爷的村民这样说:“你王七爷不热爱社会主义祖国,你挖社会主义墙脚!”王七爷不服:“你们都向国家伸手要救济粮,我从不要,我有手有脚有力气,我可以自己种,国家就少一点负担。我咋不爱国了?我比你们还爱!”村人愣住了,一时语塞,片刻后用鞭棍打王七爷。王七爷一把捉住我父亲,让他说句公道话。我父亲当时是个小学老师,在乡下也算是个懂大道理的文化人。父亲一时没想好,也愣住了。村人更凶。王七爷恼了,他说:“不管你们怎么斗我,我都不怕,到北京问毛主席我都敢,我没错,我王七这辈子,只要手脚能动,就不向国家伸手要东西,不会给国家增加负担。”父亲见状,坚决地说了一句:“王七爷是对的。”结果父亲教不成书了,回家跟着王七爷学种田。村人也怪,没多久,也跟王七爷学,种了不少东西,没向国家伸手要救济粮。

    如今王七爷已年过七旬了,儿孙满堂。他这几十年,一直照自己的话做,并影响了子孙,个个凭着自己的勤快和力气过上了好日子。看王七爷这几十年,他对国家谈不上有啥贡献。如果要说有贡献的话,就是他没偷没抢,遵纪守法,自食其力,没给国家增加过负担,没给政府增添过麻烦,这就是他的贡献了。要说爱国的话,他就这样爱国了。

    这,也应该是最动人的爱国故事,尽管平凡。

爱国守法手抄报资料

02
    1880年李鸿章为建设北洋水师而搜集人才,因邓世昌“熟悉管驾事宜,为水师中不易得之才”而将其调至北洋属下,先后担任“飞霆”、“镇南”蚊炮船管带。同年冬天北洋在英国定购的“扬威”、“超勇”两艘巡洋舰完工,丁汝昌水师官兵200余人赴英国接舰,邓世昌随往。1881年11月安然抵达大沽口,这是中国海军首次完成北大西洋——地中海——苏伊士运河——印度洋——西太平洋航线,大大增强了中国的国际影响,邓世昌因驾舰有功被清廷授予“勃勇巴图鲁”勇名,并被任命为“扬威”舰管带。

    1887年春,邓世昌率队赴英国接收清政府向英、德订造的“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艘巡洋舰,是年底回国。归途中,邓世昌沿徒安排舰队操演练习。因接舰有功,升副将,获加总兵衔,任“致远”舰管带。1888年,邓世昌以总兵记名简放,并加提督衔。是年10月,北洋海军正式组建成军,邓世昌升至中军中营副将,1891年,李鸿章检阅北洋海军,邓世昌因训练有功,获“葛尔萨巴图鲁”勇名。

    1894年9月17日在大东沟海战中,邓世昌指挥“致远”舰奋勇作战,后在日舰围攻下,“致远”多处受伤全舰燃起大火,船身倾斜。邓世昌鼓励全舰官兵道:“吾辈从军卫国,早置生死于度外,今日之事,有死而已!”“倭舰专恃吉野,苟沉此舰,足以夺其气而成事”,毅然驾舰全速撞向日本主力舰“吉野”号右舷,决意与敌同归于尽。倭舰官兵见状大惊失色,集中炮火向“致远”射击,不幸一发炮弹击中“致远”舰的鱼雷发射管,管内鱼雷发生爆炸导致“致远”舰沉没。邓世昌坠落海中后,其随从以救生圈相救,被他拒绝,并说:“我立志杀敌报国,今死于海,义也,何求生为!”,所养的爱犬“太阳”亦游至其旁,口衔其臂以救,邓世昌誓与军舰共存亡,毅然按犬首入水,自己亦同沉没于波涛之中,与全舰官兵250余人一同壮烈殉国。

爱国守法手抄报内容

03
    “爱国”作为一种道德责任,就是要求公民发扬爱国主义精神,为维护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为维护和争取祖国的独立、统一、富强和荣誉而奉献。中国人是最懂得爱国的民族群体,深知个人命运和国家命运紧密相连,没有国家的昌盛就没有个人的尊严和幸福可言。

    “守法”作为道德责任,就是要求公民不仅有知法、懂法、遵法的法律意识,还要把法律意识转化为自觉依法行使权利、履行义务的法律行为,使自己的言行合乎法律的规范。“守法”之所以和“爱国”并列为基本道德规范的第一条,是因为二者同为道德的底线,是每个公民必备的最重要的道德品质和最起码的道德水准。

    爱国守法虽然是道德的底线,却是崇高而又重要的。公民无论其社会地位、政治立场和思想信仰等有何不同,都不妨碍其成为爱国者和守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