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话剧剧本

01
  交易

  地点:法官杰斯的办公室

  出场人物:公爵大人

  法官杰斯

  杰斯:哦,上帝啊。这不是敬爱的公爵大人嘛。

  公爵:我的老朋友,请不必这样客气。

  杰斯:公爵大人,这么些天不见,您还是如此神采奕奕。

  公爵:不,我的老朋友,实际上,我正在为我亲爱的小女儿而发愁。(公爵的脸上露出愁容)

  杰斯:发生什么事了,卡琳娜,这个可爱的精灵,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公爵:是的,我的精灵,我最亲爱的小女儿,她尽然爱上了一个没有爵位,没有财富的穷鬼。一个只会满嘴情爱的写诗匠!(公爵激动极了,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

  杰斯:上帝啊,没有比这更糟的了。(杰斯关切的说道)

  公爵:我正为此而发愁。【外国话剧剧本《穷酸鬼的爱》】外国话剧剧本《穷酸鬼的爱》。(公爵平复了心情,看着杰斯)

  杰斯:那么,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我的老朋友。

  公爵:我希望你能在法庭审判时,将他们分开。虽然这可能会伤害卡琳娜那善良的心。

  杰斯:哦,公爵大人,我想这可能有些为难。(杰斯看了一眼公爵,将手中的红茶一饮而尽)

  (公爵看着法官,没有说话)

  杰斯:您知道,在法庭上,陪审团的先生女士,可能会改变这样的结果。

  公爵:嗯,这样的话,我的老朋友,我在郊外有一座庄园,每到夏天,那里的风景十分不错,你一定会爱上那里的。

  杰斯:哦,我会很乐意去看看哪里的风景的,相信一定如同仙境一般。

  公爵:那陪审团的先生女士呢?他们会将我那可怜的的卡琳娜从那个该死的诗人手里解救出来吗?

  杰斯:是的,我的老朋友,陪审团的先生女士怎么会让如同天使一般可爱的卡琳娜和一个穷鬼在一起,这简直是对卡琳娜高贵身份的一种侮辱!

  公爵:很好。我很满意这个结果。

  杰斯:哦,我的老朋友,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整理:zjh201604

外国话剧剧本莎士比亚

02
  赫米娅 上帝保佑美丽的海丽娜!你到哪里去?

  海丽娜 你说我“美丽”吗?请你把那两个字收回去吧!狄米特律斯爱着你的美丽,幸福的美丽啊!你的眼睛是两颗明星,你的甜蜜的声音比云雀的歌还要动听。疾病是能传染人的;唉!要是美貌也能传染的话,美丽的赫米娅,我但愿染上你的美丽,我要用我的耳朵捕获你的声音,用我的眼睛捕获你的秋波,用我的舌头捕获你那美妙的旋律,要是除了狄米特律斯之外,整个世界都属于我所有,我愿意把一切捐弃,但求化身为你。啊!教给我怎样流转眼波,用怎样一种魔力操纵着狄米特律斯的心?

  赫米娅 我向她皱着眉头,但是他仍旧爱我。

  海丽娜 唉,要是我的微笑能有你皱眉时的那种本领就好了。

  赫米娅 我不停地骂他,可他还是拿爱情来回报。

  海丽娜 唉,但愿我的祈祷也能这样引起他爱情的报答。

  赫米娅 我越是恨他,他越是跟随着我。

  海丽娜 我越是爱他他越是讨厌我。

  赫米娅 海丽娜,他犯傻并不是我的错。

  海丽娜 但那是你美貌的错;要是那错处是我的就好了!

  赫米娅 放心吧,他不会再见我的面了。拉山德和我要逃离此地。在我不曾遇见拉山德之前,雅典对于我就像是一座天堂;啊,我的爱人身上存在着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竟能把天堂变成一座地狱!

  拉山德 海丽娜,我们不愿瞒你。明天夜里,当月亮在镜波中反映她银色的容颜、晶莹的露珠点缀在草叶尖上的时候,我们准备溜出雅典的城门。

  赫米娅 我的拉山德和我将要相会在林中,就是你我常常在那里彼此吐露柔情的衷曲的地方,我们就要从那里离开雅典,去访寻新的朋友,和陌生人做伴了。再会吧,亲爱的朋友!请你为我们祈祷;愿你重新得到狄米特律斯的心!不要失约,拉山德;我们现在必须暂时忍受一下离别的痛苦,到明晚夜深时再见面吧!

整理:zjh201604

外国现实主义话剧剧本

03
  美好的日子

  登场人物

  温妮——五十岁左右的老妪

  威利——六十岁左右的老头

  第一幕

  [一片枯焦的草地,中间鼓起一个小土丘。土丘的

  左右两侧和靠舞台前部的这边都是缓坡。后边和舞台平面成陡坡。布景极其简单而对称。

  [光线刺眼。

  [背景逼真,很陈旧,呈现出光秃秃的原野和没有云彩的晴空在远处相交,逐渐消失。

  [温妮埋在土丘正中,一直埋到腰上。她年纪五十岁左右,风韵犹存,好看的金黄色头发,胖胖的身段,裸露着肩膀和手臂,连衣裙的上身部分领子开得很低,胸脯丰满,戴着一串珍珠项链。她在睡觉,两只胳臂放在土丘上,头枕着胳臂。在她身旁,左边有只大黑口袋,类似手提包,右边有把女式小缩骨阳伞,伞柄收进去了,只露出钩形把手。

  [她的右后方,威利躺在地上睡着了,身子被土丘遮住。

  [长时间沉默。一阵刺耳的铃声响了,持续五秒钟,停止。温妮不动。铃声又响,更加刺耳,持续三秒钟,温妮苏醒。铃声停止。她抬起头,望着前方。长时间沉默。她挺直身子,双手平放在土丘上,头往后仰,凝视天顶。长时间沉默。

  温妮:(凝视天顶)又是神圣的一天。(略停。把头收回,竖直,望着前方。略停。双手合十,举到胸前,闭上眼睛。嘴唇翕动,念念有词地祈祷五秒钟。嘴唇停止不动,双手仍然合十。轻声)看在耶稣基督面上,阿们。(睁开眼睛,分开双手,将手放回土丘上。略停。她又双手合十,举到胸前。嘴唇翕动,念念有词地补充祈祷三秒钟。轻声)天长地久,阿们。(睁开眼睛,分开双手,将手放回土丘上。略停)开始吧,温妮。(略停)开始你一天的生活吧,温妮。(略停。转身向着手提包,不挪动包的位置而在里面乱翻,掏出一把牙刷,再一次乱翻,掏出一管扁平的牙膏,身子转回正面,拧下牙膏盖,将盖子放在土丘上,不无困难地朝牙刷上挤点儿牙膏,一只手握着牙膏管,用另一只手刷牙齿。她羞答答地扭过头去,向右后方仰身,想往土丘后边吐漱口水,因此眼光就落到了威利身上。她吐出漱口水,向后再仰一点)嗬!嗬!(略停。声音更响)嗬!嗬!(略停。身子转回正面,嫣然一笑。放下牙刷)可怜的威利——(端详牙膏,笑容结束)——用不长久啦——(寻找牙膏盖)——算了——(捡起牙膏盖)——毫无办法——(旋紧牙膏盖)——小小的不幸——(放下牙膏)——又一个小小的不幸——(转向手提包)——无法补救——(在包里乱翻)——确实无法补救——(掏出一面小镜子,身子转回正面)——是啊——(照镜子细看牙齿)——亲爱的、可怜的威利——(用拇指检验上门牙,声音模糊不清)——老天爷!——(撅起上嘴唇,细看牙龈,声音如前)——上帝啊!——(扯一边嘴角,张嘴,声音如前)——算了——(扯另一边嘴角,声音如前)——不更赖——(停止细看,恢复正常声音)——不更好,不更赖——(放下镜子)——没有变化——(在草上擦拭手指)——没有痛楚——(寻找牙刷)——几乎没有——(捡起牙刷)——这可真是妙不可言——(端详牙刷柄)——无与伦比——(继续端详牙刷柄,念)——纯粹的……什么?——(略停)——什么?——(放下牙刷)——是啊——(转向手提包)——可怜的威利——(在包里乱翻)——对一切事物——(乱翻)——没有任何兴趣——(掏出一个眼镜盒)——在生活中——(身子转回正面)——没有任何目的——(从盒里取出眼镜)——亲爱的、可怜的威利——(放下盒子)——只好睡觉——(打开眼镜)——美妙的礼物——(戴上眼镜)——无与伦比——(寻找牙刷)——在我看来——(捡起牙刷)——我总是这么说——(端详牙刷柄)——我要是早有一副眼镜就好了!——(继续端详牙刷柄,念)——真正……纯粹的……什么?——(放下牙刷)——不久便要失明——(摘掉眼镜)——算了——(放下眼镜)——看够了——(在上衣里寻找手帕)——大概——(掏出摺好的手帕)——从现在起——(把手帕抖开)——那些精彩的诗句是怎么说的?——(擦一只眼睛)——我真不幸——(擦另一只眼睛)——看我所看的东西——(寻找眼镜)——是啊——(捡起眼镜)——真的不戴眼镜吧——(一边往镜片上哈气,一边用手帕擦眼镜)——看来不大行——(擦拭)——神圣的光明——(擦拭)——潜入黑暗之中——(擦拭)——浮至表面——(擦拭)——强烈的阳光象炉火烤。(停止擦拭,抬头,望天空,把头收回,竖直,重新擦拭,停止,向右后方仰身)嗬!嗬!

  (略停。嫣然一笑,身子转回正面,重新擦拭。笑容结束)美妙的礼物——(停止擦拭,放下眼镜)——我要是早有一副眼镜就好了!——(折叠手帕)——算了——(将手帕放回胸衣里)——不能怨天尤人——(寻找眼镜)——不,不能——(捡起眼镜)——不该怨天尤人——(把眼镜举到眼前)——有充分理由——(透过一个镜片看)——要感谢——(透过另一个镜片看)——没有痛楚——(戴上眼镜)——几乎没有——(寻找牙刷)——这可真是妙不可言——(捡起牙刷)——无与伦比——(端详牙刷柄)——有时轻微的头疼——(继续端详,念)保证……真正……纯粹的……什么?——(贴近些看)——真正纯粹的……——(从上衣里取出手帕)——是啊——(把手帕抖开)——有时隐隐约约的偏头疼——(擦拭牙刷柄)——疼一阵——(擦试)一又不疼了——(机械地擦拭)——是啊——(擦拭)——关怀备至——(擦拭)——大慈大悲——(停止擦拭,目光凝视,茫然若失,声音颤抖)——祈祷也许不是白费的——(略停,声音如前)——早晨——(略停,声音如前)——晚上——(垂下头,重新擦眼镜,停止擦,抬起头,冷静一些,擦眼镜,折叠手帕,放回胸衣里,端详牙刷柄,念)——严格地……保证……真正……纯粹的……——(贴近些看)——真正纯粹的……

  (摘掉眼镜,把眼镜和牙刷一起放下,望着前方)旧东西。(略停)老花眼。(长时间沉默)继续吧,温妮。(环顾四周,瞥见阳伞,久久盯着,捡起来,抽出长得出人意外的伞柄,用右手握住柄端,向右后方仰身,罩着威利)嗬!嗬!(略停)威利!(略停)美妙的礼物。(用伞尖触他一下)我要是早有一把阳伞就好了!(又触一下。阳伞失手落下,掉在土丘后边,立即由威利的一只看不见的手送还给她)谢谢你,亲爱的。(把阳伞挪到左手,身子转回正面,端详右手掌)汗津津的。(把阳伞挪到右手,端详左手掌)算了,不更赖。(抬起头,口气很高兴)不更好,不更赖,没有变化。(略停。口气如前)没有痛楚。(象以前一样握住阳伞的柄端,向后仰身看威利)求求你,亲爱的,行行好,别再睡着了,我可能需要你。

  (略停)哦,这不着急,不着急,只要你别再缩成一团就成了。(身子转回正面,放下阳伞,同时端详两只手掌,将手掌在草上擦一擦)不管怎样,也许仍然有些不舒服。(转向手提包,在里面乱翻,掏出一把手枪,举在空中,迅速亲它一下,放回包内,继续乱翻,掏出一只盛着一点儿红色药水的小瓶,身子转回正面,找到眼镜戴上,念标签)主治精力不济……萎靡不振……食欲减退……婴儿……小孩……成人……每天……服量……六满羹匙——(抬起头,微笑)——老一套!——(笑容结束,又低下头,念)——每天……饭前……饭后……立见……(贴近些看)——疗效。(摘掉眼镜,放下,观察液体的水平面,拧下瓶盖,猛抬头,一口气喝光药水,连瓶带盖往威利方向扔去,发出玻璃瓶打碎声)啊!好些了!(转向手提包,在里面乱翻,掏出一支口红,身子转回正面,端详口红)快用完啦。(寻找眼镜)算了……

整理:zjh201604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