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小品剧本

01
  今天我毕业了

  甲:今年我毕业了

  乙:大学四年一晃就过去了

  甲:回想大学生活啊,心里真是感慨万千

  乙:来给大家形容形容

  甲:感动

  乙:嗯

  甲:难忘

  乙:嗯

  甲:贵

  乙:贵?是珍贵吧

  甲:是珍贵,真的贵

  乙:这怎小品么讲?

  甲:我四年买了八辆自行车,贵啊

  乙:八辆?那得多少钱啊?

  甲:可不,合一个手机

  乙:得有

  甲:三个文曲星

  乙:差不多

  甲:20个U盘,80多斤酱肘子

  乙:想什么呢,酱肘子都不买了

  甲:没办法,我们都知道在学校里自行车得属于快速消费品……

  乙:快速消费品?

  甲:丢得快,老得重复消费。

  乙:咳,是这么回事

  甲:我都丢怕了,不敢买好车,这回买了辆自行车,花了我四百多块

  乙:四百还不是好车啊

  甲:车不贵,一百出点儿头

  乙:那那三百呢?

  甲:我买了六把锁

  乙:好么

  甲:我心说六把锁六保险,怎么着都没问题了

  乙:放心了

  甲:不过我的大部分课余时间也就都花在了锁车和开锁上……

  乙:时间就这么浪费过去了

  甲:你不懂,这也是一乐。六把锁,我心里这踏实啊,每天我早上下楼都唱小曲儿:

  乙:你唱的是?

  甲:“想偷不能偷才最寂寞,锁上六把锁心往肚子里头搁……”

  乙:嗬

  甲:下了楼,嘿,你说怎么着,我这车就是纹丝儿没动,我心里美。我掏钥匙:(掏出一把,停下来,得意的看着乙),学着点

  乙:恩恩

  甲:(接着掏,一把接一把)自行车就得这么锁,我看你再偷,偷,你偷,看你怎么偷

  乙:嘿,你就不能给穿成一串

  甲:麻烦

  乙:到底哪样儿麻烦啊?

  甲:(开锁:插锁)

  乙:开锁了,一把

  甲:(前轮开棍锁)

  乙:前轮也有一把

  甲:(后轮开链锁,往外拽,捧着放进车筐)

  乙:链子锁,霍,怎么这么长啊,这一砣

  甲:(密码锁,听)

  乙:这什么意思?哦,保险柜密码锁,喝,自己还不知道密码

  甲:我捣鼓半天,决定放弃了

  乙:干吗放弃啊

  甲:后头站着一队保安盯着我看

  乙:以为你是偷车的了

  甲:车用不了了真是难受啊,去哪儿都不方便

  乙:想方便啊,我给你出个主意

  甲:什么主意?

  乙:你找个男朋友,想上哪儿让他骑车带你去,多好,省心又省力

  甲:有道理,回去我就上团购版

  乙:啊?团购啊?

  甲:错了错了,是二手版

  乙:好么,敢情男朋友不但可以批发,还可以转让。你这不捣乱么,

  甲:那你说应该去哪儿

  乙:当然是失物招领了

  甲:哎,你怎么知道我刚失恋?

  乙:什么呀,都被你搅和乱了,征友应该上pie版

  甲:偷偷地告诉你吧,我发过帖了,可是没什么人回

  乙:怎么会呢,难道是因为没贴照片?

  甲:贴了,后来我又仔细看了看我发的帖子,明白了

  乙:怎么回事?

  甲:写错了一个字,本来想写“征bf一个”,结果一着急写错了

  乙:写成什么了?

  甲:“征bt一个”

  乙:好么,变态啊,那谁还敢应征啊

  甲:别说,还真有一个人回信

  乙:快瞧瞧

  甲:信里说,(鼻音)“版上都说我bt,其实,我是技术站务”,

  乙:这不一样么

  甲:你看能凑合么?

  乙:不行,找谁也不能找技术站务啊

  甲:恩,有道理

  乙:哎,依我说啊,找男朋友的事还是往后搁吧,快毕业了出路才是最重要的

  甲:对,这可是人生的一个关键时刻

  乙:每个人的心情都很复杂

  甲:要说我们的心态,莎士比亚有个名着《哈利波特》

  乙:哈利波特啊,好么,应该是哈姆雷特

  甲:差不多么,那里面有句话形容特别贴切

  乙:哪句?

  甲:读研还是工作,it’s a problem……(天津话)

  乙:敢情莎爷爷是天津人

  甲:一小品剧本开始我想,我得搞科研

  乙:要搞科研你得进实验室。

  甲:我进了,进了一个。你别说,在实验室待了一段还真有收获。

  乙:学到了很多东西

  甲:发现实验室比我们寝室网速快多了。

  乙:啊?光上网不干活啊。你这样还是别读研了

  甲:待了一阵子我自己也觉得搞科研不适合我,我直接工作吧

  乙:你这样的,工作也不行到哪儿不都像学一的酱肘子那样受欢迎?

  乙:也行啊,你打算干什么呢?

  甲:我要进军IT业

  乙:为什么呢

  甲:IT业有前途啊,不是有首歌那么唱么

  乙:什么歌

  甲:“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买卖电脑”(自我陶醉状)

  乙:看把这位美的。你打算去哪儿卖电脑啊

  甲:我舍不得酱肘子啊,找个近点的单位吧。蓝旗营那边有个小单位让我去面试,叫Google,你看能凑合么?

  乙:好么,那个还不能凑合?多好的地方,你可要好好准备面试

  甲:对,我一定要做好充分准备。都说面试从某种程度上讲就是与面试官比气势。圣贤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曾子曰:武功再好,也怕菜刀;智力再高,一砖撂倒……

  乙:哎哎,要打架啊怎么着

  甲:你想哪去了?我只不过是想把自己包装得比较有气势。

  乙:怎么包装?

  甲:最近未名上好多版订购版衫,上面都写“单挑你”,特有气势,我也弄了一件

  乙:单挑你?怎么这么别扭

  甲:为了和国际接轨,还是用英文写的。单挑就是PK啊,后面加上英文的你

  乙:PK你,PKyou, 哦,北大啊?

  甲:嗯,你得到了它。

  乙:敢情穿校服去的

  甲:那天到了Google我推门进去,就见面试官是个面容慈祥的白胖子,坐在那儿,那脸是红扑扑的。

  乙:那不错啊

  甲:(迂腐)看见他我就想起了一首脍炙人口的古诗

  乙:哪首?

  甲:(可爱)麻屋子,红帐子,

  合:里面住个白胖子~

  乙:好,人家是花生啊

  甲:花生挺客气:“同学请坐,你是怎么知道我们Google这次的招聘职位的?”

  乙:你怎么说?

  甲:我上百度搜的……

  乙:啊?

  甲:说完这话我发现胖子的脸色由红变绿了……

  乙:好么,成了芥末花生了

  甲:胖子痰嗽两声,又问:“你知道我们的技术优势在哪里么”

  乙:你说?

  甲:“中文网页搜索做得好啊”

  乙:啊?

  甲:说完这话,胖子咣叽就倒地上了

  乙:胖子还活着么?

  甲:活着,但我被正态了

  乙:不正态你正态谁啊,瞎捣乱

  甲: 别看在这儿没过,可咱后来又收到不少单位的Offer

  乙:都有哪些单位?

  甲:百度中国

  乙:对,早看出来你是得进百度

  甲:还有百度日本

  乙:百度日本?

  甲:百度海淀,百度黄庄,百度中关村……

  乙:怎么连中关村都出来了

  甲:反正我是找到工作了

  乙:找到工作了好啊

  甲:(深情地)这一转眼工作也找到了,答辩也结束了,该毕业走人了,这时候才发现北大这个园子有好多东西令人怀念

  乙:恩,舍不得啊,你都怀念什么呢

  甲:酱肘子

  乙:就惦记吃啊,有别的么

  甲:有有,你看,酱排骨,煎饼、凉皮、麻辣烫,青菜包、冬菜包、雪菜包、奶黄包,鸡腿饭、鸡排饭、扬州炒饭、石锅拌饭,刀削面、炸酱面、兰州拉面、麻辣凉面,还有药膳的红烧鲶鱼,城隍庙的免费豆浆,老丁家的西门鸡翅,为民小灶的麻辣香锅,……

  乙:你这怎么全是吃的啊

  甲:戈尔巴乔夫说过啊:这个吃啊是最幸福咧

  乙:除了吃就没别的幸福的事啦?

  甲:有啊,就拿咱07届的说:咱们过了两年没有正态的好日子

  乙:嗯,少得了无数84

  甲:也不用每天早上爬起来刷卡锻炼乙:嗯,连早饭都省了。甲:办个学生公交卡乙:去趟国贸只要四毛钱啦

  甲:不过咱07届毕业生也有遗憾的地方

  乙:比如?

  甲:乒乓球馆咱是用不上了

  乙:争取念博士估计有机会

  甲:还有农园旁边的新教学楼

  乙:这个念硕士就行

  甲:出国的,当不上奥运会志愿者了

  乙:咬咬牙延期一年!

  甲:不过上面这些都不是最让我遗憾的,

  乙:还有别的事?

  甲:对,有件事不光让我遗憾,还让多少北大人扼腕痛惜,叫苦连天啊

  乙:还有这事?

  甲:这么重要的事你不知道?

  乙:不知道

  甲:没听说?

  乙:到底什么事啊

  甲:学一不卖酱肘子了(哭腔)

  乙:还是吃啊

整理:zjh201603

大学生小品剧本大全

02
  曾经的校园

  话外音:一转眼,民院05级6班的学生们都毕业十多年了。他们都还过的好吗?今天是他们同学聚会的日子。让我们听着熟悉的同桌的你,一同去看看吧!

  音乐声渐弱。停。

  刘:年方三十,有车有房。单身女士,注意前方。一个帅哥,手捧鲜花,闻闻,好香!唉,毕业十多年,一直在事业上打拼,再过些年我就得成王老五了。也不知道,同桌的那个她,还记不记得我的半块橡皮擦。哟,还没人来。我就指这儿等吧!据可靠小道消息,小婧子今儿准到。小婧子是谁?嘿嘿,实不相瞒,就是俺同桌的那个她!

  熊:今儿天气不错。风和日丽,阳光普照。什么?我形象欠佳破坏了着美好画面?哼!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真理!今儿参加同学聚会,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嗨!不管啦。去看看吧。呀,这不是猪大壮么?

  刘(摸着后脑勺):咦?你谁啊你?

  熊:瞧你这记性!好歹也在我下铺睡了四年呐,这么快就把我给忘啦?

  刘:让搞笑小品我想想,让我想想。哈!我想起来了!熊勇!

  熊:恩!不错!还记得我啊!

  刘:记得,记得啊!不记得你,总记得你当初追校花的时候吃力不讨好的那熊样儿啊……

  熊:行,行。这事儿咱就先别说,好吧?

  刘:哪儿能不说啊?这可是你的光辉历史啊……

  蔡:请问,这是05级6班同学聚会的地儿吗?

  熊:是啊。是啊。

  刘:你是?记者?不会咱这聚会也得上电视吧?

  蔡:你是猪大壮刘国政吧?你是追校花追的上吊自杀的熊勇?

  刘:哟,我的知名度还挺高!

  熊:我的也不赖啊,连十多年前的事都让记者知道了。看来若干年以后,我非得晚节不保啊!对了。你还没说你是谁呢?

  蔡:这个嘛。你们先猜猜。我可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

  刘:您老没发烧吧?就您这模样?还车见车载?除非那司机斗鸡眼儿!

  蔡:哼!猪大壮!我可还记得你当初成天屁颠屁颠地跟着我找我要请假条的哦!

  刘:我?我有吗?

  熊:你傻啦!她不就是咱班的学习委员竹子吗?

  刘:啊,是你啊?几年不见。瞧你变的。这头发也变卷了,皱纹也增长了,这岁月的年轮也越来越深了!

  熊:你这说啥呢!竹子,来,坐。咱甭理他!

  蔡:谁和他一般见识啊!熊勇,最近在忙些什么呢?

  熊:我啊,还能干什么?子承父业咯!

  蔡:厨子?

  刘:他不做厨子还能干啥?不过说实在的,他做的饭还真香!

  熊:你就知道吃!吃的跟猪似的!还吃呢?

  刘:去去去。你一边呆着去。爱吃怎么啦?吃是一种美德!

  蔡:刘国政,听说你做老板啦?门口那车是你的吧?不错啊!

  刘:嘿嘿,一般,一般,全国第三。(看表)哟。这都几点啦?这小婧子咋还不来啊?

  蔡:谁?你是说咱班班长小婧子?

  熊:是啊。是啊。你还不知道吧?小婧子打上学那会儿就是他的梦中的那啥。他床头还贴着她照片呢!我们老挤兑他,说他用美女照片辟邪!

  刘:去去去。什么辟邪不辟邪的!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难听啊!小婧子,那是我心中的一尊神!神!你懂不?

  熊:得了吧。她还菩萨呢!

  蔡:她不搞笑小品剧本是神,也不是菩萨。她是一株依然盛开的丁香花儿。

  《丁香花》音乐声起。

  刘:小婧子是丁香花儿?

  蔡:恩。三个月前,我去大哲乡做了个采访。

  熊:大哲乡?哎呀,那可是全州闻名的贫困乡。

  刘:可不是!还在山窝窝里,啥都没有。

  蔡:你们先别闹,听我把话说完。作为一名记者,我见过太多太多令人感动、令人心痛、令人心碎的事情。但是没有一次能让我像这次采访一样感到震撼。我无法不将镜头对向那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那一截截短的不能再短的铅笔头。当破旧不堪的教室里,传出赶了数十里山路来上学的衣衫褴褛的孩子们的朗朗书声的时候,我感到由衷的愧疚和震撼。

  刘:打住打住,这和小婧子有什么关系啊?

  熊:你先别急嘛!听竹子往下说。

  蔡:说实话,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觉得小婧子是个特单纯的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永远带着阳光的微笑。但是,当我越过那一个个黑黝黝的可爱的孩子们的脑袋向前看。我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那就是我们的小婧子!

  熊:她真的是小婧子吗?

  蔡:恩。是的。

  刘:那她今天来了吗?

  蔡:来了。

  刘:那她在哪儿呢?

  蔡:一直在门外呢!

  熊:她怎么不进来啊?

  蔡:就在我们做完采访后的一个星期,大哲乡山体滑坡。原本就摇摇欲坠的教室倒了。而小婧子为了抢救教室里剩下的五个孩子……

  刘:后来呢?后来她怎么样了?

  蔡:幸好救援人员迅速赶到,救了她一条命。但是,她的下半身从此失去了知觉。

  关音乐。

  吕婧坐轮椅上。聚光灯打在她身上。全场灯光暗。

  吕:我只不过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做了一点很平凡的事。当孩子们仰着头问我什么是电视机的时候;当我生病了,孩子们一个鸡蛋一个梨想法设法塞进我的衣兜、抽屉的时候;当城里去车了,孩子们眼巴巴地哭着问我是不是吕老师也要离开他们的时候,我怎能撇下这群可爱的孩子?不,我不能,不然我对不起我的良心。

  灯亮。 本文转自咖啡吧剧本网

  刘:啊,小婧子。不!吕老师,快进来,快进来!

  吕:还是叫我小婧子吧,吕老师是孩子们叫的。你们就别这么叫我了啊!

  蔡:小婧子,我……我……

  吕:嗨,我还要谢谢你呢!竹子,上次你给我们学校做的那次采访,引起了好多好心人的关注,给学校捐了好些钱。再过段时间,学校的新教室就要破土动工了!!

  刘:对了对了。捐款!小婧子,我捐款捐物行吗?

  吕:当然欢迎啊。打拼十来年,发了?

  刘:嘿嘿,就一小老板。

  熊:捐款有刘老板了。小婧子,你们那儿还缺什么啊?

  吕:缺什么?缺老师呗!唉,我现在这个样子……

  熊:哈,还有我呢!要知道,以前在学校的爱心双教协会,我可是个名角儿!我来当孩子王,是再合适不过了!

  吕:好啊,好啊,欢迎,欢迎。

  蔡:大家都做贡献了。竹子我可不能落下。这样吧,我再去趟大哲乡,做个专题报道。争取到更高级的电视台播出。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关注那些可爱的孩子们了!

  吕:恩!谢谢,谢谢你们大家!

  爱的奉献,音乐声起。

  关注孩子,关注教育,关注希望工程,就是关注祖国的明天!

整理:zjh201603

大学小品剧本

03
  法与情

  ——根据真实案例改编    时间:夏季的一天傍晚

  地点:某高校教室

  人物:李明,一名40岁左右的警官

  婷婷,高校女生。性情柔弱,遇事慌乱

  兰兰,(女)婷婷同学,性格直爽,快言快语

  同学甲、乙(男),婷婷同学

  幕起

  高校教室,舞台灯光暗。面向台下的一面墙上有两条励志的条幅,中间是一张江东大学金融系光荣榜。舞台中央一排课桌,课桌上有凌乱的学习用品

  手机铃声响起

  同学甲跑上

  同学甲在自己的座位上寻找,手机铃声仍然在响。同学甲在邻桌上拿起一个手机,按下键,手机铃声停止。看着手机,若有所思,在左顾右盼后,将手机揣入怀中。急速跑下,在入口处,正碰上同学乙和婷婷、兰兰上,同学甲退回。

  同学小品乙高兴地:“这节是今天最后一节自习课啦,再坚持一小时就放学了,然后就要可以游戏大战喽”边说边来到墙边按动电灯开关。舞台灯亮。

  四人各自到自己座位整理学习用品

  婷婷突然站起,惊慌地在桌上及地下寻找着什么,

  同学乙开玩笑地说“婷婷,今儿个不是你值日,干嘛呀?帮俺打扫卫生啊。”

  兰兰看出点问题“婷婷,啥东西丢了啊?”

  婷婷边寻找边说“我的手机不见了。明明是放在教室里的,怎么就没了那?”

  同学甲也显出关心的样子“婷婷,记清楚了吗,不是忘在别的什么地方了吧?”

  婷婷:“绝对不会的,我课间出去从来不带手机的,就是放在教室里的。”

  同学乙:“那我们都帮你找找吧。”

  同学乙、兰兰在帮着四处寻找

  同学甲掏出自己的手机:“婷婷,我往你手机打电话看看在哪里有响声。”按键后等待

  电话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众人失望

  同学乙:“我看,一定是我们同学有人搞恶作剧,故意吓唬婷婷。”拍一下同学甲,“不会是你吧?要是你的话就快拿出来啊”

  同学甲:“嘿嘿!你这句话我是不是可以拿来问问你呀?”

  兰兰显得很气愤:“什么恶作剧呀?我看就是有人手脚不老实,是小偷。呸!真恶心人!”

  同学甲想争辩,但欲言又止

  婷婷心乱很乱:“哎呀,你们都别吵了!我都烦死了。”伏在课桌上梗咽。

  同学甲看看婷婷,手伸入怀中,转头看看兰兰,把手又从怀里抽了出来,嘀咕道:“看来今天自习上不了啦,我回寝室了啊。”背起书包欲走。

  兰兰上前拉住同学甲:“你怎么能离开那,婷婷的手机找不到,我们都有嫌疑,如果你走了那就是说明手机是你偷的了?”

  同学甲做无奈状:“我们都不走,手机不还是找不到嘛”

  兰兰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搜身,我们让婷婷挨个儿搜身,我就不相信,这小偷就揪不出来!”

  同学乙:“兰兰,你的大学白念了吧,现在可是法制社会,谁给你的权利搜身呀?”

  兰兰:不让搜就说明你心里有鬼!“

  同学乙有些激动了:“好,兰兰,你最没鬼,那我先搜你身。”起身奔兰兰而来。

  兰兰急忙躲闪:“唉!唉!你个大男人怎么搜女孩子身体呀?没教养!”

  婷婷站了起来,气恼地说:“你们都别闹了,我们班同学不会有偷人家东西的。他就不怕警察把他抓起来呀?我还是自己再仔细想想吧。”

  兰兰眼睛一亮:“对呀,我们可以报警呀!警察来了不就可以抓到小偷了嘛。”

  同学乙:“这样不好吧,真把警察找来……这……好说不好听啊。毕竟我们都是同学啊!”

  同学甲胆怯地:“是呀,我也感觉不太好吧。”

  兰兰:“那我就先不报警,但在3分钟之内,偷手机的贼必须交出手机!”

  同学甲掏出手绢擦汗。

  静场

  大家静坐,同学甲略有不安,犹豫后似下定决心,把头伏在桌上。

  兰兰掏出手机拨打电话报警:“喂!110吗,我是江东大学的……我们这里发生了一起盗窃案件……好的,一会儿见。”

  李明一身警察装束上

  李明道白:“今天刚在局里开会回来,现在为了搞好和谐社会建设,我们司法机关也对一些刑事案件的处理调整了思路,制订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尤其对一些社会危害不大,主观恶性不深的犯罪嫌疑人,要从教育、感化的角度出发,只要自己能够充分认识错误,真正地改正错误,我们司法机关就不要上升小品剧本到刑罚的高度进行惩处。”

  李明:“同学们好!我是江东派出所的民警李明,请问刚才是谁报的案呀?”出示警官证

  对李明的到来,同学乙表现出反感,侧过身去不予理会。同学甲心里不安,但脸上还是现出微笑。婷婷表情麻木。

  兰兰迎了上去:“警察同志您好,是我报的案。”

  婷婷一直也觉得把警察找来如果真的有同学被抓走了,于心不忍。“警察同志,是我的手机丢了,我们还是自己找吧,不麻烦您了。”        兰兰:“婷婷,现在不是你个人的问题,我们还要个清白那。”

  婷婷欲言又止

  李明安慰婷婷:“是啊,这位女同学说的有道理,你丢了手机,其他人也跟着着急。同学们也都会互相猜疑,这样也影响团结。好了,来跟我说说具体情况吧!看看我是不是能帮助你。”

  李明拿出纸笔开始询问并记录

  李明:“手机是放在什么地方丢失的?”

  婷婷:“在教室里。”

  李明:“你是离开教室多长时间发现手机没有的?”        婷婷:“课间出去做了一下运动,也就10分钟左右,回来就发现手机没有了。”

  李明:“你的手机是什么牌子的,价值多少?”

  婷婷:“是红星牌的,我买的是二手手机,花300元买的。”

  李明:“你回到教室发现教室有人吗?”

  婷婷回头看来一眼同学甲,支吾道:“当时……也没注意谁在教室呀!”

  李明看出来婷婷的犹豫,

  同学甲表情木然,呆立一边。

  李明道白:“这起案件的案值不过300元,达不到刑事立案的标准,只是一起一般的治安案件。从丢失手机这位女同学的眼神可以看出来,当时只有一名男同学在教室,他的嫌疑应该最大。而这位男同学的表现也比较反常,我应该把他带回派出所进行进一步的审查……但是,如果真的是他,他将受到治安处罚,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以后的大学生活如何度过,如果从此背上一个“小偷”的恶名,对他的心理会是怎样的伤害?也许从此就……这是一个大学生啊!”

  李明来回踱着步子,“有了,我给他制造一个条件,让他在不被任何人发现的环境下主动交出手机。但愿他能够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啊!”

  李明对同学们一笑:“同学们,这个案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案情也有点离奇。倒把我这个警察给难住了。”

  兰兰一脸的迷惑:“警察同志,不至于吧!每个人都搜一下不就真相大白了嘛。我感觉很简单啊,来现在就开始搜身,从我开始。”

  同学乙揶揄道:“这案子就把警察给难住了?我有自信了,毕业后我去干警察。”

  李明哈哈一笑:“警察的脑袋也不是电脑呀,考虑问题也需要点时间吧,谁让你们今天遇见了一个“笨”警察那。现在我们都放松一下,我们共同做一个游戏,也许游戏做完了,答案也就出现了。如果还是没有答案,我就按照你们的方法办。”

  所有同学都露出诧异的表情,

  李明指挥同学把课桌排在教室中央,然后关掉电灯,“现在每个同学都围着课桌转圈,三圈后我给你们答案。”

  舞台变暗,同学们手摸索着课桌开始按照李明的要求围着桌子缓慢地转圈

  李明:同学们,在你们做游戏的时候听我讲个故事,几年前,就是在你们学校,同样发生率一起案件,一名同学把另一名同学的电脑偷走了,案件侦破后,这名同学受到了法律的追究,你们也能想到,他被大学开除了。这个同学悔恨难当,在服刑后,用菜刀剁掉了自己的一只手指,以此发誓:以后一定做个好人。唉!一失足而成千古恨啊!

  同学们听着,不觉都停下了脚步。慢慢地走向李明本文转自咖啡吧剧本网

  李明“同学们,你们应该知道,你们的大学生身份来之不易啊,是经过了多年的寒窗苦读,多次的严格考核,用你们不懈的努力争取来的,你们背负着祖国的重托,更有家庭几代人的期望啊。我在读大学的时候,我的老父亲就多次的嘱咐我,孩子,在这个世界上,你可能不成材,但绝不可以不成人啊!我理解了,做人很容易,但做一个堂堂正正人不容易。它需要你无时无刻都要警惕自己在不经意间就会出现的各种不良欲望,需要你在行为出现偏差的时候及时发现果断改正。

  舞台灯亮起,

  李明:“同学们,游戏做完了,我坚信答案也一定有了,你们去找找,也许手机已经出现了。”

  兰兰跑回课桌前,从课桌上拿起一部手机:“咦?真的,婷婷的手机!”

  婷婷赶紧过去,拿过手机仔细观看惊喜地:“是我的手机,是我的手机!”

  静场,同学们似乎明白了什么

  兰兰和婷婷跑到李明面前:“我明白了,谢谢您,警察同志!”

  李明亲切地拍了拍兰兰和婷婷:“看来我的任务完成的不错,既然手机找到了,我也就该回去了。同学们,再见!”

  李明向同学敬礼转身离去

  同学甲乙、兰兰、婷婷跑前几步向李明招手:“再见,警察同志!再见!”

  同学们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

  同学甲向李明离去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

整理:zjh201603

大学生搞笑小品剧本

04
  曾经的校园

  《同桌的你》,音乐声起。

  话外音:一转眼,民院05级6班的学生们都毕业十多年了。他们都还过的好吗?今天是他们同学聚会的日子。让我们听着熟悉的同桌的你,一同去看看吧!

  音乐声渐弱。停。

  刘:年方三十,有车有房。单身女士,注意前方。一个帅哥,手捧鲜花,闻闻,好香!唉,毕业十多年,一直在事业上打拼,再过些年我就得成王老五了。也不知道,同桌的那个她,还记不记得我的半块橡皮擦。哟,还没人来。我就指这儿等吧!据可靠小道消息,小婧子今儿准到。小婧子是谁?嘿嘿,实不相瞒,就是俺同桌的那个她!

  熊:今儿天气不错。风和日丽,阳光普照。什么?我形象欠佳破坏了着美好画面?哼!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真理!今儿参加同学聚会,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嗨!不管啦。去看看吧。呀,这不是猪大壮么?

  刘(摸着后脑勺):咦?你谁啊你?

  熊:瞧你这记性!好歹也在我下铺睡了四年呐,这么快就把我给忘啦?

  刘:让搞笑小品我想想,让我想想。哈!我想起来了!熊勇!

  熊:恩!不错!还记得我啊!

  刘:记得,记得啊!不记得你,总记得你当初追校花的时候吃力不讨好的那熊样儿啊……

  熊:行,行。这事儿咱就先别说,好吧?

  刘:哪儿能不说啊?这可是你的光辉历史啊……

  蔡:请问,这是05级6班同学聚会的地儿吗?

  熊:是啊。是啊。

  刘:你是?记者?不会咱这聚会也得上电视吧?

  蔡:你是猪大壮刘国政吧?你是追校花追的上吊自杀的熊勇?

  刘:哟,我的知名度还挺高!

  熊:我的也不赖啊,连十多年前的事都让记者知道了。看来若干年以后,我非得晚节不保啊!对了。你还没说你是谁呢?

  蔡:这个嘛。你们先猜猜。我可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

  刘:您老没发烧吧?就您这模样?还车见车载?除非那司机斗鸡眼儿!

  蔡:哼!猪大壮!我可还记得你当初成天屁颠屁颠地跟着我找我要请假条的哦!

  刘:我?我有吗?

  熊:你傻啦!她不就是咱班的学习委员竹子吗?

  刘:啊,是你啊?几年不见。瞧你变的。这头发也变卷了,皱纹也增长了,这岁月的年轮也越来越深了!

  熊:你这说啥呢!竹子,来,坐。咱甭理他!

  蔡:谁和他一般见识啊!熊勇,最近在忙些什么呢?

  熊:我啊,还能干什么?子承父业咯!

  蔡:厨子?

  刘:他不做厨子还能干啥?不过说实在的,他做的饭还真香!

  熊:你就知道吃!吃的跟猪似的!还吃呢?

  刘:去去去。你一边呆着去。爱吃怎么啦?吃是一种美德!

  蔡:刘国政,听说你做老板啦?门口那车是你的吧?不错啊!

  刘:嘿嘿,一般,一般,全国第三。(看表)哟。这都几点啦?这小婧子咋还不来啊?

  蔡:谁?你是说咱班班长小婧子?

  熊:是啊。是啊。你还不知道吧?小婧子打上学那会儿就是他的梦中的那啥。他床头还贴着她照片呢!我们老挤兑他,说他用美女照片辟邪!

  刘:去去去。什么辟邪不辟邪的!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难听啊!小婧子,那是我心中的一尊神!神!你懂不?

  熊:得了吧。她还菩萨呢!

  蔡:她不搞笑小品剧本是神,也不是菩萨。她是一株依然盛开的丁香花儿。

  《丁香花》音乐声起。

  刘:小婧子是丁香花儿?

  蔡:恩。三个月前,我去大哲乡做了个采访。

  熊:大哲乡?哎呀,那可是全州闻名的贫困乡。

  刘:可不是!还在山窝窝里,啥都没有。

  蔡:你们先别闹,听我把话说完。作为一名记者,我见过太多太多令人感动、令人心痛、令人心碎的事情。但是没有一次能让我像这次采访一样感到震撼。我无法不将镜头对向那一双双渴望知识的眼睛,那一截截短的不能再短的铅笔头。当破旧不堪的教室里,传出赶了数十里山路来上学的衣衫褴褛的孩子们的朗朗书声的时候,我感到由衷的愧疚和震撼。

  刘:打住打住,这和小婧子有什么关系啊?

  熊:你先别急嘛!听竹子往下说。

  蔡:说实话,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觉得小婧子是个特单纯的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永远带着阳光的微笑。但是,当我越过那一个个黑黝黝的可爱的孩子们的脑袋向前看。我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脸。那就是我们的小婧子!

  熊:她真的是小婧子吗?

  蔡:恩。是的。

  刘:那她今天来了吗?

  蔡:来了。

  刘:那她在哪儿呢?

  蔡:一直在门外呢!

  熊:她怎么不进来啊?

  蔡:就在我们做完采访后的一个星期,大哲乡山体滑坡。原本就摇摇欲坠的教室倒了。而小婧子为了抢救教室里剩下的五个孩子……

  刘:后来呢?后来她怎么样了?

  蔡:幸好救援人员迅速赶到,救了她一条命。但是,她的下半身从此失去了知觉。

  关音乐。

  吕婧坐轮椅上。聚光灯打在她身上。全场灯光暗。

  吕:我只不过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做了一点很平凡的事。当孩子们仰着头问我什么是电视机的时候;当我生病了,孩子们一个鸡蛋一个梨想法设法塞进我的衣兜、抽屉的时候;当城里去车了,孩子们眼巴巴地哭着问我是不是吕老师也要离开他们的时候,我怎能撇下这群可爱的孩子?不,我不能,不然我对不起我的良心。

  灯亮。 本文转自咖啡吧剧本网

  刘:啊,小婧子。不!吕老师,快进来,快进来!

  吕:还是叫我小婧子吧,吕老师是孩子们叫的。你们就别这么叫我了啊!

  蔡:小婧子,我……我……

  吕:嗨,我还要谢谢你呢!竹子,上次你给我们学校做的那次采访,引起了好多好心人的关注,给学校捐了好些钱。再过段时间,学校的新教室就要破土动工了!!

  刘:对了对了。捐款!小婧子,我捐款捐物行吗?

  吕:当然欢迎啊。打拼十来年,发了?

  刘:嘿嘿,就一小老板。

  熊:捐款有刘老板了。小婧子,你们那儿还缺什么啊?

  吕:缺什么?缺老师呗!唉,我现在这个样子……

  熊:哈,还有我呢!要知道,以前在学校的爱心双教协会,我可是个名角儿!我来当孩子王,是再合适不过了!

  吕:好啊,好啊,欢迎,欢迎。

  蔡:大家都做贡献了。竹子我可不能落下。这样吧,我再去趟大哲乡,做个专题报道。争取到更高级的电视台播出。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关注那些可爱的孩子们了!

  吕:恩!谢谢,谢谢你们大家!

  爱的奉献,音乐声起。

  关注孩子,关注教育,关注希望工程,就是关注祖国的明天!

整理:zjh20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