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广播剧剧本

01
  男:我爱你!

  女:什么?

  男:不用惊讶,我想你应该看得出来。

  女:看出什么

  男:就是你 !

  女:我怎么了?

  男: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你是我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

  女:我什么?

  男开始自我陶醉)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于千万人之中,无数插肩而过迎来送往的目光里,看见了你。是上天的注定抑或前世的许诺,我们终究会在某个地方相遇,也许会在万马奔腾的草原上,也许是寂静的海滩边,又或许是在渺无人烟的大荒里。

  女:%%!@#¥%……&*

  男:深情地注视

  女:你要干嘛

  男:(继续陶醉)或许我们以前就相遇过。或许,我们会在未来再次相遇。但遇见时我依然像现在这样,看见了似曾相识的你,一眼就认出来。

  女:你是说你认识我!!!

  男:(仍然继续)应该说我从未忘掉过你,从我出生起,你的身影就在我的脑子里,在梦里我无数次的梦见与你相遇。无数次地.....

  女:停 你到底想说什么?

  男:我爱你!

整理:zjh201604

短篇广播剧剧本模板

02
  皮鼓师:哼哼哼,急什么,能生存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啊,我要你背后的爪牙,全部进

  入瀚海来送死,让你离开是等待大鱼啊,哈哈哈...

  骨箫:只挑断我的脚筋,废去我的功体,你不杀我,是不舍吗?这是第一次,第一次你肯

  将目光留给我。

  骨箫:啊…

  皮鼓师:美丽的脸孔,在你的身上无用,无脸,最适合恶毒的人。

  骨箫:啊...

  皮鼓师:很甜美的声音,很迷人的触感,很上等的皮,你自己仔细感受过吗?来,你自己

  试看看,是不是很好的感觉,你满意吗?快乐吗?女人的脸孔,女人的青春,会衰败老化,感

  激我为你留住永远的美丽啊,咯咯咯咯咯...

  骨箫:我与琴绝弦的皮谁好?谁好?

  皮鼓师:你!不配提起这个名字,呵呵呵。

  骨箫:哈哈哈...我跟她谁好?谁的皮,才是你所得到的天下无双,谁才是你手上最完美的

  皮鼓?呵呃...呵呵...

  皮鼓师:忍耐,要忍耐,不能让你这么痛快就死,我要让你生不如死,要让你生不如死。

  骨箫(用力的甩着头发):呵呵呵,我才是最好的,到头来、到头来,留在你身边只有

  我,只有我,你永远离不开我,忘不了我。

  皮鼓师:哼哼。

  骨箫:你去哪里?你要去哪里?你怎能爱上她?你是属于我的,我的,我不准你离开我!

  你说话呀,你回答我,你在哪里?你出来呀。

整理:zjh201604

短篇广播剧剧本怎么写

03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来宾,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

  (掌声)?

  主持人:很兴大家来参加逝羽先生和青衣先生的结婚典礼。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二位新人向各位的到来表示忠心的感谢!(掌声)今天是公元2013年8月6日,农历8月6日。今天世界上两个最幸福的人,他们将携手走进这个婚姻的殿堂,即将开始他们的幸福生活,在这里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到来吧!

  (音乐:婚礼进行曲)

  主持人:在这优美抒情浪漫的婚礼进行曲的伴凑下,在这个幸福的时刻里,在我们面前的这对新人,他们心贴着心、手牵着手,面带着微笑向我们款步走来。这预示着他们幸福生活的开始。朋友们,让我们以衷心的祝福,为他们欢呼,为他们喝彩,为了他们完美的结合,而热烈鼓掌,祝福他们拥有美好的未来!

  主持人;今天英俊潇洒的新郎和美丽漂亮的新娘终于再次牵手了。今天来参加你们婚礼的人是非常的多,可以说是高堂满坐,各位的到来给你们的婚礼带来了欢乐,同时也使得这里显得蓬壁升辉。充满了幸福的气息,下面我就介绍一下今天的主要来宾.

  主持人:现在我就代表在座的各位亲朋好友问你们一个问题。

  主持人:逝羽先生,您愿意娶您身边这位?青衣先生为您的妻子吗?(愿意)(掌声)无论是贫贱与富贵直到永远吗?

  逝羽:我愿意。

  主持人:那么,好。请问青衣先生,您愿意嫁给在您身边这位逝羽先生为您的丈夫吗?无论贫贱与富贵直到永远吗?(愿意)(掌声)那么,好。让我们祝你们一生平安,前程灿烂,白头偕老。(掌声)

  青衣:我愿意。

  主持人:好。各位亲朋好友,站在你们面前的这对新人,他们从相知相恋,到今天的喜结良缘,成为合法的夫妻,可以说是天赐良缘。合法的夫妻需要有法律的保护,下面有请证婚人为他们颁发具有法律效力的证书。

整理:zjh201604

广播剧短剧本

04
  女:这么长时间干吗去了?

  男:我去买了点东西嘛。

  女:冻死我了。我有事想跟你说,你猜猜是啥事。

  男:女孩的心思男孩怎么能猜到呢。你不会带我去见***吧?

  女:我们分手好吗?

  男:啊?不好!

  女:求求你和我分手吧,我是真的服了你了。

  男:你服我为什么还要和我分手啊?服我应该是崇拜我,乐意和我在一起。

  女:我是真的服了你了,不是崇拜的服,而是服你够木头!

  男:木头是植物,我是动物,你连植物和动物都分不清。

  女:我觉得我和你没什么话题。

  男:世界上本没有话题,你多提点就有了。

  女:你让我怎么跟你提,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我说让你去陪我逛街,你可好,就带我去压马路,逛街是去商场逛,你懂吗?

  男:那你就说逛商场别说逛街,商场是商场街是街,是你没弄明白。

  女:难道什么都要和你说明白你才懂吗?

  男:你不说明白我怎么能懂啊。语言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通道,怎么可以马马虎虎。

  女:那好,我们现在分手,你的,明白?

  男:明白,就是不分。

整理:zjh201604

惊悚短篇广播剧剧本

05
  旁白:又是一个令人烦躁不安的雨夜。小茹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节目,她盼望着明天早点到来,因为丈夫叶文明天就能够到家了。叶文比小茹大9岁,是个生意人,妻子几年前去世了。他和小茹是在去年结的婚,那时叶文的生意非常成功,就在近郊买下了这栋二层小楼。(敲钟的声音)墙上的大钟敲了十下,雨还在不停的下着。

  (敲门声)

  小茹慵懒“诶?这么晚了谁会来敲门啊?”

  旁白:来到门边,她透过门镜向外看去,一个穿雨衣的女人站在门外。

  小茹:“你找谁?”

  女:“这是叶文的家吗?”

  旁白:小茹打开了门。

  小茹:“哦,他去外地了您有什么事进来谈吧!我是他妻子。”

  女:“哦,不了。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小茹:“他明天下午到家,您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吗?”

  女:“没有,明天晚上我再来吧!”

  旁白:说完那女人淡淡的笑了一下

  女:呵呵。

  旁白:眼神里闪现出意思怪异的光,转身走了。小茹关上门愣愣的站着,她的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小茹:“这女人看起来怎么这么面熟啊?好像是在哪见过?”

  旁白;小茹这样想着走到了窗边的一个柜子前,她轻轻的打开了柜子的门朝里看去,有一双眼睛在死盯盯的看着自己,那是叶文已经死去的前妻的遗像。

  小茹:……是她!没错就是她!那眼神几乎一摸一样,还有还有那左脸颊上上的痔。刚才那个穿雨衣的女人不是也有一颗同样的痔吗!怎么回事?

  旁白;小茹猛地关上了柜子的门。这一夜小茹躺在床上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那个女人的脸总是在眼前浮现。

  小茹:她究竟是谁呢?她该总不会是那个死去的女人吧?(打雷下雨声)不!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呢?

  旁白:天刚亮,小茹就接到了叶文的电话。电话很匆忙他说正在和外商进行一个重要的谈判,还要再等两天才能回来,小茹这一肚子的疑团和惊悚还来不及向叶文倾诉,电话已经挂断了。这讨厌的啊!已经下了一整天,令小茹感到心烦意乱。傍晚5点多钟的时候,小茹约了几个朋友去饭店吃饭,叶文不在家的时候她总是这样做。不过今天她故意回来的很晚,她担心那个女人再来造访,当出租车驶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午夜的十二点半了。雨停了天还阴着,小茹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整理:zjh201604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