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小品剧本

01
  扶起他

  第一幕:车祸发生

  第二幕:医院风波

  第三幕:家属误解

  第四幕:记者采访

  。

  受害者:任平察 肇事司机:毛良新 见义勇为者:霍磊峰

  记者:蔡芳妮 校长:黎仲问 医生:吴弈德

  家属(父亲):任鼎倪 家属(母亲):吴绛丽

  路人甲 路人乙 受访群众A 受访群众B

  第一幕 车祸。

  旁白:某周五,下课后学生任平察匆匆的往家里赶。

  背景音乐:好日子。

  任平察(气喘吁吁):“又是一个美好的周末~!亲爱的Dota,CS,MISS苍,我来啦!!”

  (动作夸张慢跑)

  旁白:一辆开得歪歪扭扭的车风驰电掣般驶来,一心急着回家的任平察不幸被车撞上。

  背景音乐:头文字D(的漂的漂)

  任平察倒地,转两圈,(背景音乐CS:OH~~NO~~)任平察腿都两下。不动。

  司机下车(醉醺醺,拿着啤酒,打嗝):“你…你为什么撞我的车…?”

  (喝一口啤酒,突然清醒,手松,酒瓶掉,背影音乐:火影紧张):“是…是我撞人了??!!”(跑过去看一下,颤巍巍的):“你..还好吗??亲~你鞋带松啦~!你的益达掉了哦~~”(半晌,没反应)

  司机紧张的转圈,挠头:“这可怎么办?可能出人命了,我不能坐牢。家里还有三十年房屋贷款呢。小兄弟,你人品不好,对不住了!”(咬牙跺脚走人)

  旁白:不一会儿,第一个路人经过。

  路人甲(书呆子,戴着眼镜,看着书,背书包,不慎被任绊倒):“哎哟~”回头:(怒气冲冲)“你怎么睡在马路上?你以为你是卧轨的海子啊?”(起身拍拍,一看不对劲):“哇!真是卧轨的啊?不不…是被人撞倒啦!这可怎么办?送他去医院?家属赖上我怎么办?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什么都看不见…”(摘眼镜,扮瞎子,伸手四处摸索下场)

  旁白:又过了一会儿,第二个路人经过

  背景音乐:Hey oh .

整理:zjh201603

道德小品剧本范本

02
  旁白:又过了一会儿,第三个路人经过。

  背景音乐(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霍磊峰(骑单车,转一圈):“嗯?同学,你肿么了?你在证明你有多热爱这片土地吗?”下车,走进:“同学?同学?OMG!被撞伤了!”掏出手机。(旁白:霍磊峰拨打999.忙音….旁白霍磊峰拨打当地医院急救电话。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霍磊峰:“搞神马灰机?唉!救人要紧!”(扶起任平察)

  第二幕:医院风波

  (搬上几张凳子)

  霍磊峰搀扶着任平察,把任平察放在凳子上:“医生!医生!救命啊!”

  医生(慢悠悠的走出来):“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霍磊峰:“医生快救救他!他被车撞了!”

  医生:“是吗?哟,挺严重的嘛。”

  霍磊峰:“医生请你快救救他吧!”

  医生:“你带了钱吗?”小品剧本

  霍磊峰:“我…我没带现金啊。”

  医生:“那我没办法了,医院有规定,有钱才救人,没钱嘛..嘿嘿,抱歉了。”

  霍磊峰:“医生,你先救人,我去取钱给你好不好?”

  医生:“你要是跑了我不就白救人了吗?我这工作还要不要了?一句话,见钱才救人!”

  霍磊峰(愤怒的):“你…你…好!我去取钱!要多少?!”

  医生:“先取5000来吧,速度要快哦,要是来慢了,他可能就…”

  霍磊峰下台,旁白:霍磊峰去银行把勤工俭学的积蓄取了出来。

  霍磊峰:“医生,给你!!“

  医生:“嘿嘿,好。开始工作咯!“

  任平察被送进了手术室。

  第三幕:家属误解。

  旁白:任平察的父母得知儿子出车祸,焦急的赶来医院。

整理:zjh201603

道德小品剧本范文

03
  破规矩

  人物:

  安装工老王,五十左右,精明。

  安装工小李,二十几岁,油腔滑调。

  老韩嫂,家庭妇女。

  老韩,韩永盛,余姚市道德模范。

  背景:

  一户人家的客厅,墙上开窗,室内陈设简陋,黑白电视机,老式沙发,老式木桌。

  (配音:“吱嘎”的刹车声。

  小李从龙头上一个大撒手,跳下来。老王也扶着空调箱子从三轮车上爬下来。)

  小李:虽然时近中午,肚里石磨碾过,为了多挣钞票,饿肚也是心甘。我,家电商场空调安装工,年近三十,没房没家,(两手一摊)谁让房价那么高?

  (过去和老王一起搬空调箱子)王叔,今天这户人家,还是按老规矩办事?

  老王:那当然!不依规矩,不成方圆嘛。

  小李(放下空调箱,面向观众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王上有生病的爹,下有要娶媳的儿。那个谁谁说的?人生最大的悲哀是人死了,钱还没花完,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钱花完了,人还在,我俩就是苦藤上结的俩苦瓜。

  (两人抬起箱子走到一楼门口,放下,小李敲门,门开)

  老韩嫂:你们什么事?

  老王、小李:你家买的空调,我们来安装。

  老韩嫂:我们没买空调啊!

  老王:(递上单子)这安装单上写的不是你家?

  老韩嫂(接过看):地址是我家的,可老头子早上出去,没说要买空调啊?

  小李:阿姨,兴许侬老公是给侬一个惊喜呢!

  老韩嫂:他哪来介多钞票?(面向观众)我家老头要买辆电瓶车,汶川、玉树两场地震,买车钿一捐再捐,从开始积钱到今年骑上,整一个五年规划。现在他一下子发横财了?

  (朝向小李、老王):我打个电话问问。

  (老韩嫂进另一个房间。)

  (老王、小李环顾四周)老王:电风扇锈迹斑斑,沙发比人家扔掉的不会好,桌子裂缝比八十老太的皱纹还多,电视机还是黑白西湖。

整理:zjh201603

校园道德小品剧本

04
  梦回唐朝

  旁白:今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90后所拥有的特有现代化思维,在得的同时,他们淡忘了一个道德的基本,家,永远都是你最美的港湾。好像被社会遗忘和抛弃的张磊,看,他来了。

  幕起,张磊带酒瓶耍酒疯而过,口中念道:“一杯二锅头啊,喝的我泪水流啊。别,兄弟们,我还能喝!再来一杯,来。”

  旁白:唐朝,一个盛世。相传,狄人杰在当小县官时,曾因无人犯法而赋闲。如今,他穿越后世。也许,他在寻找。看,来自古朝代的象征与代表。

  狄仁杰入场:“想我唐朝,承蒙女皇英明,继先帝之伟业,欲开后世之昌盛。如今,家兴,国强。女皇特命我穿越后世,取他朝之长,补己之短。而今已是1000年后,不曾想有如此繁荣中华,故游西北,我朝之遗地,兰州金城,好不热闹,奈何一顽童不务正业,待我狄仁杰调教一番。”

  狄仁杰:“升堂!”

  幕后:“威武……”

  狄:“元芳?”

  元芳:“有!”

  狄:“带人犯!”

  元芳拉张磊进,张磊挣扎:“你们是什么人,拉我干嘛?救命啊……”

  元芳:“跪下!”(踢脚腕)

  张磊满脸迷茫。

  狄:“堂下所跪何人,所犯何事?”

  元芳:“禀大人,堂下所跪张超,河南王家凹人士,现在兰州上学,大一新生。因其18岁已过,仍向其父索材,除做学费之外,大部分用于请客喝酒,无意义消费,从开学至今,已达数万元,给其家庭带来沉重压力,但其不惜悔改,故带来公堂,大人明见。现将十月份花销明细账目呈上,大人过目!”(退)

  狄:“数万元?元芳,你怎么看?”

  元芳:“回大人,这等同于您一年的俸禄。”

  狄:“打住打住,一普通百姓,何以超我朝正品官员俸禄?(朝上座椅)圣上,您该给我狄仁杰涨工资了啊!”

  张磊:“你是狄仁杰?(掐自己,喊痛)这是真的?my god,怎么回事?难道一觉竟然睡到唐朝。”

  元芳:“呵呵,因你顽劣,并不违2012年法律道德,我朝为不仁。特提升至此,若是,你就回不去了。(坏笑)”

  张磊:“这,这?(恍然大悟状)仁杰兄,要不您和我去2012年吧,我知道您能把我带来,就能带我回去,我带你去K歌喝酒,我爸有的是钱!”

  元芳:“住口,休的胡说(转向狄)大人,这顽童不务正业,自以为家中富裕。奈何其母早逝,其父奔波在外,凭打工维持他吃喝玩乐。大人明鉴!”

  狄仁杰(惊起):“什么?呀呀呀、(戏语)态度猛转缓和。(做下)嗯,哼哼,元芳退下(转张磊)你可知罪?”

  张磊:“你这大人,我做什么了我?不念你曾赫名于古代,为民升冤,我早就踢了你场子了。我还就不明白了,唐朝人就吃饱了就这么撑?你怎么能冤枉我,对,你怎么能冤枉我呢?”

  狄仁杰:“元芳上前,附耳过来!”

  (耳语一小会儿,元芳下)

整理:zjh201603

关于道德的小品剧本

05
  马路边的一堂课

  时间:某日晚

  地点:马路边上

  人物:某男青年, 三十三四岁

  女孩,初二年级学生

  幕启:马路旁,昏暗的灯光下,周围没人。

  男青年:  (贼头贼脑推着拉轮上场。见路上有个窨井盖,便四下里乱瞅)游荡社会多少年,手里没钱真可怜,干啥都没干这好,捣鼓捣鼓就来钱!现在的人也太傻了,这钱就在眼皮子底下愣是是看不见,这垃圾筒,白铁皮的,搬走卖了,明天有酒喝了;这井盖子,铸铁的,拉走卖了,马上有烟吸了;这地上的砖,纽西兰的,搬回家了,俺家的鸡有鸡窝了;这电线杆子,水泥的,哦,我扛不动,太沉!(见没人了,便将拉轮放在一边,开始用工具撬马路下水道的窨井盖。刚挪动,就听见远处有小女孩唱歌的声音,连忙站到一边,点支烟,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

  女孩: (女孩夜间补习回家,因怕路黑,唱着歌给自己壮胆。走到一窨井前,见井盖被人挪动,就把书包放在地上,试图自己再盖上。可怎么也挪不动。无意间,见不远处有个男的在抽烟,就喊到)叔叔,求求你,帮下忙,把井盖给盖上好吗?

  男青年  (很烦):“学雷锋啊,这管你什么事啊,你不掉进去不就行了!”

  女孩:谁掉进去也不行啊!天这么黑,要是有骑车的,弄不好会出人命的。叔叔,帮下忙吧!

  男青年:(不情愿地帮她把井盖又架了回去。然后是两人蹲在窨井边上整理砖块。)

  女孩:我爸爸就是晚上接我放晚自习时,掉进了井里,(往前面一指)呶,就在那里,腿摔骨折了,已经躺在床上一个多月了。

  男青年:(听到这时,在沉思。一见女孩指,以为是在指自己,慌忙地)这不是我干的啊!不,是我干的!

  女孩说:怎么是你干的啊,是我爸爸想着早点接我回家,好多干些生意,心急没注意,自己栽进去的!”

  男青年:那你妈呢?你妈怎么不来接你啊?

  女孩:我爸我妈每天晚上都要做小吃的生意的,我爸躺床上不能起来,只好我妈自己去摆小摊了,全家整天都指望着晚上这一会卖钱呢。

  男青年:一晚上能挣多少钱啊,我不信!

  女孩: 骗你干什么啊,我爸我妈在一起干时,有时一晚上能挣一百多块钱呢!

  男青年:哦!不少,累吗?

  女孩:不累,靠自己劳动吃饭,再累也不觉累!

  男青年:(站起身,面对观众,脱口而出:)切!我不信!我一晚偷井盖还没他们挣得多呢,还累得要死!!谁说不累!?

  女孩: (睁大眼睛)什么?偷井盖?

  男青年: (慌忙地)不不,你听错了,拾破烂,拾破烂。我是拾破烂的!拾破烂累!对吧?

  女孩: 拾破烂也没什么不好,回收物资,资源再生!

  男青年:(觉得说出自己是拾破烂的不好听,又改口说道)我不是拾破烂的,我是磨胡椒面的,不不,我是炒米线的!(越说越慌,最后说)我先是拾破烂,中间是磨胡椒面儿,后来又炒米线儿!

  女孩: (高兴地)啊!你也是炒米线儿的?我爸也是啊,你们是同行,一定认识!”

  (在说话过程中,两人是一直在抬井盖,最后重新放好,接着又是垒砖,最终干完了。)

  女孩: 谢谢叔叔了!要是不盖好,天这么黑,说不定又会有人像我爸那样,栽个腿断胳膊折的,又要有一家人遭到不幸!

  男青年:(听后有所愧疚。他试探地问)你爸现在还好吗?

  女孩: 光住院就花去了一万多块了,家中借了好多债,你想想啊,我爸这么疼我,如果有钱的话,还能让我每天走七八里路上学吗?我班同学都有电动车了,我连个自行车也没有!”(说到这,止不住擦眼泪。)

  女孩:(高兴地跳了起来)你真是民警叔叔啊!太好了!

  男青年: 我是负责这一带的治安民警,今天穿便衣出来的,看,像吗?(做立正、敬礼等动作。)女孩:我爸说了,等他腿好了后,没事时就要帮助民警,管一下这里的有损公德的事,见利忘义的事,要是抓住偷井盖的人!哼!(一举拳头。)

  男青年:(心头一惊)抓住怎样?!

  女孩:要我说啊,就得暴打一顿。可是我爸却说……

  男青年:(连忙问)你爸怎么说?要踢死他吗?

  女孩: 什么呀!我爸的腿不知今后能不能治好呢,怎么踢?!说不定以后得瘸一辈子啦!(欲哭)

  男青年:(悔恨地低下了头。)

  女孩:我爸说,偷井盖的人,也许是财迷心窍,也许一时没找到合适的工作,见这个不赚钱,见哪个发不了财……

  男青年:(忘情地一拍大腿)就是,谁说不是啊!我就是这样!(见女孩不解地望着他,又连忙掩盖)我就是这样……猜想他们的!

  女孩:(继续接着说)我爸说了,抓到这样的人,也不能打,也不能骂,他们都是没稳定收入的人,多教育教育他们,干点啥不比干这缺德的事强,让他们看到这样做,给他人造成多大的伤害,是能回心转意的。其实他们也是经常在后悔、在谴责自己的。给他们举例子:要是假如自己的亲人掉进去摔成残废,偷井盖子的人那时后悔就来不及了。叔叔,你说我爸说得对吗?

  男青年:对对,说得太对了!(然后,站起身来,面对着观众,深思着,像对别人做思想工作那样,学着刚才女孩说过的话)你知道吗?嗯!‘他们都是没稳定收入的人,多教育教育他们,干点啥不比干这缺德的事强,让他们看到这样做,给他人造成多大的伤害,是能回心转意的。其实他们也是经常在后悔、在谴责自己的。’

  女孩:(拍拍手上的脏土,背起书包准备回家)好啦,今晚估计没事了,明天我再早来一会,从家中带来水泥,重新砌上。(女孩这时无意中看到一个拉轮,想走进跟前看一下)

  男青年:(伸开手欲阻拦)我送你回家吧?

  女孩:(惊呼)啊!叔叔,这车上怎么还有这么多井盖?

  男青年:(吱吱呜呜地)这是我刚才查到的,我在巡逻,见有个人在偷井盖,我大喝一声:‘你这个不讲良心的!你不知道你在做缺德事吗!’那人吓跑了,这不,我正在等人来把井盖都安上呢!

  女孩:(高兴地握着男青年的手)叔叔,你太勇敢了!我要好好向你学习!要不是你这样见义勇为,还得有不少人掉进井里。要不,我们一起把井盖全部再安上吧?

  男青年:天很晚了,你爸爸还在等你回家呢,快回去吧,这里的事我来办!

  女孩:那好!我回去啦,我知道你是好心人,你不会眼看着别人栽井里不问的!叔叔再见!

  男青年:(她的背影,好一阵子惭愧,突然喊到)哎,小同学,你回来!”

  女孩:(又回来,不解地)叔叔,还有事吗?

  男青年:你的书包上有土,我给你打打。(说着,偷偷地从口袋中掏出刚才那200元钱,借打土之机把钱塞进书包里。)

  女孩:(没发觉这个动作,礼貌地)谢谢叔叔!再见!

  男青年:(站在原地,看看拉轮车子上的七八块井盖,愣了片刻,自言自语地模仿小女孩的声音)‘他们都是没稳定收入的人,多教育教育他们,干点啥不比干这缺德的事强,让他们看到这样做,给他人造成多大的伤害,是能回心转意的。其实他们也是经常在后悔、在谴责自己的。’(然后,他面对着观众)你说这人怎么这么会教育人啊,句句说到我心窝里去了,我还真服了!(然后骑上拉轮说道)我已经缺钱了,不能再缺德了。把井盖再安上去,不就把德找回来了吗?你们大家说对不对啊!

  (完)

整理:zjh201603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