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龙剧本

01
    画外音:一日,警官奥楚蔑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提着小包,穿过市场的广场。他身后跟着一个火红色头发的巡警,端着一个筛子,盛满了没收来的醋栗,四下里一片沉静。广场上一个人也没有,商店和饭馆里的门无精打采地敞着,面对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就跟许多饥饿的嘴巴一样;门口连一个乞丐也没有。

    赫留金(以下简称赫):好哇,你咬人?该死的东西!伙计们,别放走它!,这年月,咬人可不行!逮住它!哎哟……哎哟!(身子往前一探,扑倒在地下,抓住了狗后腿)不会放走你的!

    画外音:这时,有人从商店里探出头来,脸上还带着睡意。木柴厂四周很快就聚了一群人,仿佛一下子从地底下钻出来的。

    叶尔德林(以下简称叶):好像出乱子了,长官!

    画外音:奥楚蔑洛夫微微向左一转,往人群那里走去。

    赫:(举起血淋淋的手指)我要揭你的皮,坏蛋!

    奥:(挤进人群里去)这儿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在这儿干什么?你究竟为什么举着那个手指头?……谁在嚷?

    赫:(拿手罩在嘴上,咳嗽一下)长官,我好好地走我的路,没招谁没惹谁……我正在跟密特里.密特里奇谈木柴的事,忽然,这个贱畜生无缘无故就把这手指头咬了一口……您得原谅我,我是做工的人,我做的是细致的活儿。这得叫他们赔和一笔钱才成,因为也许我要有一人礼拜不能用这个手指头啦……长官,就连法律上也没有那么一条,说是人受了畜生的害就该忍着。要是人人都这么让畜生乱咬一阵,那在这世界上也没个活头了。【语文教材《变色龙》课本剧剧本】语文教材《变色龙》课本剧剧本。

    奥:嗯,不错(咳了一声)这是谁家的狗?我绝不轻易放过这件事!我要拿点颜色出来给那些放出狗来到处乱跑的人看看。那些老爷既然不愿意遵守法令,现在就得管管他们。等到他,那个混蛋,受了罚,拿出钱来,他才会知道放出这种狗来,放出这种野畜生来,会有什么下场。我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叶尔德林,去调查一下,这是谁家的狗,打个报告上来!这条狗呢,把它弄死好了。马上去办,别拖!这多半是条疯狗……请问,这到底是谁家的狗?

    独眼鬼:这好像是将军家的狗。

    奥:席加洛夫将军?哦!……叶尔德林,帮我把大衣脱下来……真要命,天这么热,看样子多半要下雨了……只是有一件事我还不懂:它怎么会咬着你的?难道它够得着你的手指头?它是那么小;你呢,却长得这么魁梧!你那手指头一定是给小钉子弄破的,后来却异想天开,想得到一笔什么赔偿费了。你这种人啊……是出了名的!我可知道你们这些鬼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独眼鬼:长官,他本来是开玩笑把烟卷戳到狗的脸上去;狗呢——可不肯做傻瓜,就咬了他一口……他是个荒唐的家伙,长官!

    赫:胡说,独眼鬼!你什么也没看见,你为什么胡说?他老人家是明白人,看得出来到底谁胡说,谁像当着上帝的面一样凭良心说话;要是我说了谎,那就让调解法官审问我好了,他的法律上说得明白,现在大家都平等啦。不瞒您说,我的兄弟就在当宪兵……

    奥:少说废话!

    叶:不对,这不是将军家的狗……将军家里没有这样的狗。他家的狗,全是大猎狗。

    奥:你拿得准吗?

    叶:拿得准,长官……

    奥:我也知道。将军家里都是些名贵的、纯种的狗;这条狗呢,鬼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毛色既不好,模样也不中看,完全是个下贱胚子,居然有人养这种狗!这个人的脑子上哪儿去啦?要是这样的狗在彼得堡或者莫斯科让人碰见,你们猜猜看,结果会怎样?那儿的人可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一眨眼的工夫就叫它断了气!你呢,赫留金,受了害,我们绝不能不管。得好好教训他们一下,是时侯了。

    叶:不过也说不定是将军家的狗……它的脸上又没写着……前几天我在将军家院子里看见过这样的一条狗。

    独眼鬼:没错儿,这是将军家的狗!

    奥:哦!……叶尔德林老弟,给我穿上大衣吧……好像起风了,挺冷……你把这条狗带到将军家里去,问问清楚,就说这狗是我找着,派人送上的。告诉他们别再把狗放到街上来了。说不定这是条名贵的狗;可要是每个猪崽子都拿烟卷戳到它的鼻子上去,那它早就毁了。狗是娇贵的动物……你这混蛋,把手放下来!不用把你那蠢手指头伸出来!怪你自己不好!……

    叶:将军家的厨师来了,问他好了——喂,普洛诃尔!过来吧,老兄,上这儿来!,瞧瞧这条狗,是你们家的吗?

    普洛诃尔(以下简称普):瞎猜!我们那儿从来没有这样的狗!

    奥:那就用不着白费工夫再上那儿去问了,这是条野狗!用不着白费工夫说空话了。既然普洛诃尔说这是野狗,那它就是野狗,弄死它算了。

    普:这不是我们的狗,这是将军哥哥的狗。他哥哥是前几天才到这儿来的。 


    奥:(兴奋,含笑)他哥哥来啦?是乌拉吉米尔.伊凡尼奇吗?哎呀,天!我还不知道呢!他是上这儿来住一阵就走吗?

    普:是来住一阵的。

    奥:哎呀,天!他是惦记他的兄弟了……可我还不知道呢!这么说,这是他老人家的狗?高兴得很……把它带走吧。这小狗还不赖,怪伶俐的,一口就咬破了这家伙的手指头!哈哈哈……得了,你干什么发抖?呜呜……呜呜……这坏蛋生气了……好一条小狗……

    普:旺才!走,回家去!

    整理:zln201606

变色龙改编剧本

02
    第三幕

    叶尔德林正要离开,人群里有人说:这好像是席加洛夫将军家的狗。

    奥楚蔑洛夫(一把抓住叶尔德林的衣服把他拽回来):

    席加洛夫将军?哦买嘎……叶尔德林,帮我把大衣脱下来,天气这么热,看样子多半是要下雨了……(抚摸狗)……这就是那传说中四千万娇躯的小猎狗?(狗点头)(转赫留金)

    只是有一件事我还不懂,它是怎么咬到你的?(比身高)你,长得跟凤姐转性力量哥下凡似的,这造型也略显犀利了吧……它得有多长的嘴才能咬到你啊。

    赫留金:可勒个是……

    叶尔德林:这情况转化的有点微快啊……

    奥楚蔑洛夫:       你那手指头肯定是让小钉子弄破的,然后你看到它,动了什么歪斜念头,想要一笔什么赔偿费了。哼哼哼……(坏笑)想骗过我?你这种人啊……是出了名的!我都见识过了还识不破你这种诡计吗!走!上城管那儿登记去!

    路人甲:             长官,他本来是开玩笑,把烟卷戳到狗脸上去,狗呢——它可不二(竖起两根手指),就咬了他一口。这家伙活该!

    赫留金:           胡勒个说!路人甲!我不就是欠了你两块钱没还你至于这样诬蔑我吗!长官他可是明白人,公道自在他心里。我向上帝发誓,要是我说了谎,就天打五雷轰。

    众人:            这太狠了吧……

    奥楚蔑洛夫:      闭嘴!

    叶尔德林(一直和狗在玩):不对……这不是将军的狗,将军家的狗,都是大猎狗。

    奥楚蔑洛夫:     你可得给我查准了!

    叶尔德林:       一定办得妥妥当当的。

    第四幕

    奥楚蔑洛夫(一脚踢向狗):我就知道,将军家里的狗都是名贵的大猎狗。这条(拎到台前)指着,长得这么恶心。我倒要看看是哪个耳朵瞎了还是眼睛聋了的养了这么个玩意!这狗,要是落在莫斯科城管的手中,早就上桌了!(扶起赫留金)你呢,赫留金,受了害,我可不能不管,得好好教训他们一下。

    叶尔德林:         不过……也许有可能是将军家里的狗。它脸上又没写着……前几天我在将军家的院子里看到了这样的狗。

    不明真相群众:     没错儿,将军家的!

    奥楚蔑洛夫:       这……好~吧~~叶尔德林老弟,给我穿上大衣吧,挺冷。你把它带到将军家里问问,告诉他们下次别这么干了。千万不要忘了告诉将军。是我找到了这只可爱的小狗,说不定它就是一条名贵的狗。但是……要是每一个猪崽子(斜眼望着赫留金,群众一起鄙视赫留金)都把烟卷杵在它的鼻子上,那它早就毁了。狗是娇贵的动物(狗点头)……好了,你这混蛋!把手放下来!你还想拿你那蠢笨的手指头当一面旗帜来彰显你的愚蠢与无知吗!都是你自己的问题!

    第五幕

    厨师上系着围裙,提着酱油瓶上。

    叶尔德林:         哎,将军家的厨师出来打酱油了,问他好了!喂——普洛诃尔,来吧,瞧瞧这条狗,是你们家的吗?

    厨师摇头。

    奥楚蔑洛夫(摩拳擦掌):好,那这样我们今晚就吃了它,这季节吃狗肉真不错啊……(狰狞地扑向小狗)

    厨师:这不是我们的狗,但是这是将军哥哥的狗,他喜欢这种Q到毙的小猎狗,多萌啊。(旁白扮狗叫)(小狗汪汪地叫着,扑向厨师)

    奥楚蔑洛夫:他哥哥来啦?是乌拉吉米尔·伊凡尼奇吗?哦买嘎……我还不知道呢,他是在这里住上一阵就走吗?

    厨师:是呀。

    奥楚蔑洛夫:他一定是惦记自己的兄弟了……可我还不知道呢。

    叶尔德林:干嘛要你知道……

    奥楚蔑洛夫:这么说,这是他老人家的狗?……好好好。把它带走吧。这小狗不赖,怪伶俐的,一口就咬破这坏家伙的手指头!(逗弄小狗)哈哈哈,得了,你干什么发抖呀?……呜呜,呜呜,这坏蛋生气了……好一条小狗!

    普洛柯尔带着狗下场,奥楚蔑洛夫和叶尔德林冲它告别。

    奥楚蔑洛夫(回身狠狠地揪住赫留金的领子):我早晚要收拾你!

    叶尔德林和奥楚蔑洛夫下场。

    赫留金(赶走围观人群):不勒个是吧,我这么搓(cuo二声)?这结尾太坑爹了吧!

    赫留金下场。

    剧终

    整理:zln201606

变色龙中文剧本

03
    时间:一天中午

    地点:俄国的一条小路旁的一个市场的广场(广场周围有不少商店、饭馆,但都冷冷清清)

    人物:警官奥楚蔑洛夫:(肥胖并不是很高,两手放在腰后面,挺着大肚子;穿着新的军大衣,头戴着军帽,留着胡子;溜须拍马、见风使舵、虚伪的小人)

    巡警:(有火红色的头发,紧跟着警官奥楚蔑洛夫后面)

    首饰匠赫留金:(被狗咬伤手指;穿着桨硬的花布衬衫)

    人群:(随便小声地议论、讨论着)

    将军家的厨师普洛诃尔:(穿白色的厨师服)

    环境:刚开始市场广场周围都很静、萧条,没什么人,在广场周围有不少商店、饭馆,但都冷冷清清;随着事情的发生人渐渐多了起来,气氛变得活跃了一点。

    背景:警官奥楚蔑洛夫在广场附近巡逻时,在商人彼得金的木柴厂里发生了一件狗咬首饰匠赫留金的事情。

    (警官奥楚蔑洛夫穿着新的军大衣,提着小包,穿过市场的广场。他身后跟着一个红色头发的巡警,端着一的筛子,盛满了没收来的醋栗。广场一个人都没有,很沉静)

    首饰匠赫留金:(喊叫)好哇,你咬人?该死的东西!伙计们,别放走它!这年月,咬人可不行!逮住它!哎呦……哎呦!

    (警官奥楚蔑洛夫向声音传出的地方瞧去;一条只有三条腿的狗从商人彼得金的木柴厂一颠一颠地跑出来,不住回头瞧。它后面跟着追来一个人,穿着桨硬的花布衬衫和敞着怀的坎肩。他追上狗,身子往前一探,扑倒在地,抓住那条狗的后腿。)

    人群:(喊)别放走它。

    (有人从商店里探出头,带着睡意的脸纷纷从小铺里探出来,不久木柴场门口就聚上一群人,象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巡警:(附在奥楚蔑洛夫耳旁)好象出乱子了,长官!(奥楚蔑洛夫把身子微微往左边一转,迈步往人群那边走过去。在木柴场门口,他看见上述那个敞开坎肩的人站在那儿,举起右手,伸出一根血淋淋的手指头给那群人看。)首饰匠赫留金:(半醉的脸)我要我要揭你的皮,坏蛋!(闹出这场乱子的祸首是一条白毛小猎狗,尖尖的脸,背上有一块黄斑,这时候坐在人群中央的地上,前腿劈开,浑身发抖。它那含泪的眼睛里流露出苦恼和恐惧。)警官奥楚蔑洛夫:(提高声音,面带“严肃”,官气)这儿到底出了什么事?(挤进人群中,朝匠赫留金问道)你在这儿干什么?你究竟为什么举着那个手指头?……谁在嚷?首饰匠赫留金:(凑着空拳头咳嗽,开口说)我本来走我的路,官长,没招谁没惹谁,……我正跟米特利·米特利奇谈木柴的事,忽然间,这个坏东西无缘无故把我的手指头咬一口。……请您原谅我,我是个干活的人。……我的活儿细致。这得赔我一笔钱才成,因为我也许一个星期都不能动这根手指头了。……法律上,官长,也没有这么一条,说是人受了畜生的害就该忍着。……要是人人都遭狗咬,那还不如别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的好。……(声音有点颤,面部表情带有点可怜)警官奥楚蔑洛夫:嗯!……好,……(奥楚美洛夫严厉地说,咳嗽着,动了动眉毛。)好。……这是谁家的狗?这种事我不能放过不管。我要拿点颜色出来叫那些放出狗来闯祸的人看看!现在也该管管不愿意遵守法令的老爷们了!等到罚了款,他,这个混蛋,才会明白把狗和别的畜生放出来有什么下场!我要给他点厉害瞧瞧……叶尔德林(对巡警),你去调查清楚这是谁家的狗,打个报告上来!这条狗得打死才成。不许拖延!这多半是条疯狗。……请问,这到底是谁家的狗?人群:(有人小声地说)这条狗好像是席加洛夫将军家的。警官奥楚蔑洛夫:(楞了下)席加洛夫将军家的?嗯!……你,叶尔德林,帮我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天好热!大概快要下雨了。……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懂:它怎么会咬你的?(对赫留金问道)难道它够得到你的手指头?它身子矮小,可是你,要知道,长得这么高大!你这个手指头多半是让小钉子扎破了,后来却异想天开,要人家赔你钱了。你这种人啊……谁都知道是个什么路数!我可知道你们这些鬼东西是什么玩意儿!一人群:官长,他本来是开玩笑的,把雪茄烟戳到狗的脸上去,狗呢,不肯做傻瓜,就咬了他一口。……他是个荒唐的家伙,官长!(指着赫留金说)首饰匠赫留金:(怒)你胡说,独眼龙!你眼睛看不见,为什么胡说?他老人家是明白人,看得出来谁胡说,谁像当着上帝的面一样凭良心说话。……我要胡说,就让调解法官审判我好了。他的法律上写得明白。……如今大家都平等了。……不瞒您说,……我弟弟就在当宪兵。………警官奥楚蔑洛夫:少说废话!巡警:(深思)不对,这条狗不是将军家的……将军家里没有这样的狗。他家里的狗大半是大猎狗……警官奥楚蔑洛夫:(低声地问巡警)你拿得准吗?(面带疑惑)巡警:拿得准,官长……警官奥楚蔑洛夫:(态度转变)我自己也知道。将军家里的狗都是些的名贵、纯种的狗;这条狗呢,鬼才知道是什么东西!毛色既不好,模样也不中看,……完全是下贱胚子。居然有人会养这种狗!这人的脑子上哪儿去了?要是这样的狗在彼得堡或者莫斯科让人碰上,你们猜猜会怎么样?那儿才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一转眼的工夫就叫它断了气!你呢,赫留金,受了害,这件事不能放过不管。……得教训他们一下!是时候了。……(对自己的说法很满意,用手揽了下赫留金的肩膀)巡警:不过也可能是将军家的狗……(悄悄地对奥楚蔑洛夫说)它脸上又没写着……前几天我在他家院子里就见到过这样一条狗。人群(几个人)没错儿,是将军家的!警官奥楚蔑洛夫:(脸色有点变,红红的)哦!……叶尔德林老弟,给我穿上大衣吧。……好像起风了……怪冷的……你带着这条狗到将军家里去一趟,问问清楚。就说这条狗是我找着,派你送上的……告诉他们以后不要把狗放到街上来。也许它是名贵的狗,要是每个猪崽子都拿雪茄烟戳到它鼻子上去,那它早就毁了。狗是娇贵的动物……你这个混蛋,把手放下来!不用把你那根蠢手指头伸出来!这都怪你自己不好!……人群:将军家的厨师来了,我们来问问他吧。……喂,普洛诃尔!你过来,亲爱的!你看看这条狗。……是你们家的吗?将军家的厨师普洛诃尔:(伸头到人群中看看,摇摇头)瞎猜!我们那儿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狗!警官奥楚蔑洛夫:(向巡警拜拜手)那就用不着白费工夫去那儿问了,这是条野狗!用不着多说了……既然他说是野狗,那就是野狗……弄死它算了。  (首饰匠赫留金露出得意的笑容)将军家的厨师普洛诃尔:(接着说)这条狗不是我们家的,可这是将军哥哥的狗,他前几天到我们这儿来了。我们将军不喜欢这种狗,他哥哥却喜欢……警官奥楚蔑洛夫:(吃惊)将军哥哥来啦?是乌拉吉米尔. 伊凡尼奇吗?(满脸洋溢着含笑的温情),哎呀,天啊,我还不知道呢!他是上这儿住一阵子就走吗?将军家的厨师普洛诃尔:是来住一阵子的。警官奥楚蔑洛夫:可了不得,主啊!……他是惦记弟弟了。……可我还不知道呢!那么这是他老人家的狗?很高兴。……你把它带去吧。……这条小狗怪不错的。……挺伶俐。……它把这家伙的手指头咬一口!哈哈哈哈!……咦,你干吗发抖?呜呜,……呜呜。……它生气了,小坏蛋,……好一条小狗。……”  (人群都在看着他俩在拉家常;赫留金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 普洛诃夫把狗叫过来,带着它离开了木柴场。……那群人就对着赫留金哈哈大笑。)警官奥楚蔑洛夫:(回头盯了盯赫留金)我早晚要收拾你!(奥楚蔑洛夫对他威胁说,然后把身上的大衣裹一裹紧,穿过市场的广场,径自走了。)

    整理:zln201606

兴趣导读

您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