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抒情散文欣赏

01
  我们的曾经
  背负起纷扰的红尘,奈何,无论是你还是我,都逃脱不了岁月的侵蚀,直到我们体无完肤。岁月滞停,你我已不再。
  现在的我笑了,笑得那么无奈,我怎么会忘了,你我都是人,都是深陷红尘深院的女子。既然如此,我怎么还敢奢望,奢望你会为我留下一份永恒?
  此时此刻,我恍悟“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一心境。如若只是初见那一美好的瞬间,我怎会为了你犯下天真,无知的幸福。我怎会为了你凭添几分哀愁。了然,怎么了?被时间捉弄了。你变了,我依旧?我变了,你依然?还是我们各自奔天涯,向左,向右,再无交集。
  我害怕的不是你变了的模样不再与我志趣相和,我在乎的,是我们还回得去吗,回的去那个犯傻,落队却不放弃的我们。答案的毋庸置疑,我一直知道。
  即使多了那个多余的人,我依旧会在那个路口等你,不会变的初衷,一直记得。那个多余的人,始终是多余的人,就像冥王星不管如何,奈何终究被挡在了太阳系门外。However,你不会变,我就会在那里,静静的守候着最初的我们,最初的梦想。
  还记得吗?第一次的相遇,第一次你对我说的话,第一次你拉着我的手跑完最后的50m,第一次我摔倒在浴室里,为此你们笑了n+1天。
  还记得吗?你喜欢夏茗悠优美的文字我亦是如此。比起豪放派的歌颂我和你都更喜欢婉约派的轻盈伤感。你喜欢李清照,我喜欢柳永。比起万耀大地的太阳,我更喜欢冰冷清凉的月亮,你呢?
  还记得吗?第一次矛盾,那十几天的的生活度日如年,我失去了你,就如同带着歇斯底里的叫声的天鹅永远飞不到彼岸,只能看着你与别人越走越远。偶尔,也会蓦然回首吧,可在灯火阑珊处的那人却已不在。
  有时我也会想,ZT的轨迹我们也要绕着它转吗?难道我们不可以变轨吗?可是,我们已经无力了。可是,我不要,不要这样的结果。
  怎么办?你会不会也会像我一样难过,以泪拭面。你会不会也会在某个角落里流着无助的泪。你会不会也会在雨中滂沱泪也滂沱。
  我愿赌上我的一切换你一瞬的回眸,可我不值得这么做,因为我们还有伟大的蓝图等我们去实现。我不会伤害自己,我们都要好好的。
  我们都是这样,都是戏子,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眼泪。在彼岸的我,为你,为我,一起加油!

优秀抒情散文精选

02
  阳光不锈
  湿湿的空气夹带着很淡很淡的像被雨水洗涤后的香气,慢慢地溢入我的鼻腔,直至唤醒我每一根敏感的神经。
  长长的眼睫微微地跃动,终于拉开一双清澈的眼眸来。
  咦?几丝金黄从落地的窗帘边轻轻巧巧地闪进身来,然后一滴滴滴落在我浅白的被子上。哈,你好呀——阳光!
  几周的暗色雾霾几乎隔绝了我这个本就偏僻的小空间,整天穿梭在迷蒙的世界里,竟忘了阳光是一份怎样的闲适与轻柔了。伸手,我拽住那把光,心头的欢喜早已泛滥成河。已顾不上穿鞋了,光着那双小脚丫我便急急地往窗奔去。
  “哧啦——”
  帘儿拉开了,刹那间,那金黄便如那刚开闸的水一般倾涌下来,这金黄的喧闹地漫彻着……舒啦啦……微仰起头,缓缓地闭上双睫,我分明地听见阳光落地的声音。
  披着如瀑齐腰的直发,我就这样跟着阳光的足迹走了出去,赶走了潮湿的气息,感觉一个人都变得爽朗了。嘿,你看,那块不久前还光滑亮丽的铁板,如今已经踱上了斑斑锈迹啦,那是南风先生的杰作吧。
  不知不觉,我又踏入了那条通往我最爱的那片丛林的小道,那片片嫩绿的叶儿,许是早就欢呼雀跃在这柔和的晨光之中了呢。路旁的小草依旧羞涩地莹润着露,几滴晶莹的小眼睛轻轻巧巧地坠着。我轻轻地脱去鞋,生怕惊扰了这依旧沉睡的露珠。踏在鹅卵石铺就的小径在,漫彻的冰凉……
  依旧还是记忆的模样,只是丛林里的小草又长高了。阳光轻柔地洒在树上,然后沿着叶子间的空隙静悄悄地滑落下来,铺得满地皆是,有圆圆的如苹果的;有方方的如巾帛的:也有椭圆如鸡蛋的……星星点点地铺就着,如一幅璀璨的星空图展在林间。
  调皮的风儿总是不时过来捣弄着我的发丝,轻轻地绕着,发梢沿着风儿痴情地舞……
  许久没有这样与阳光惬意地相拥了,就在这片我最爱的丛林。一切轻悄着,我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一块丝帛,轻柔地裹起一块阳光,包好,放回口袋之中。哪天,我迷蒙的时候,就拿它来温暖自己吧!
  阳光依旧惬意抒情地泼洒着,林间的静谧,只有风与叶的歌舞。

高考优秀抒情散文

03
  看岁月的背面
  有人说:想哭的时候,就抬头看一看高远的天空,这样眼泪就不会流下来了。可是这样,泪水便流进了心里。
  心里的泪水是一条无尽的河流,冰凉冰凉。连接着两岸,却已不见对岸里曾经摇曳的身影。
  把岁月折叠,静静握在手心,影绰的背面斑驳了守候的年轮。吟诵一曲曲无词的殇歌,多情的等待,只在心海泛起微微的褶皱。
  微风乍起的时候,心境如秋。那一句不算迁怒的话语,夹着秋的木叶,飘飘零零,戚戚然的凝望,雕刻成抹不去的丰碑。
  炊烟缭绕的傍晚,天空泛起淡淡红晕,那双在祈愿树下苦寻的眼睛,云霞已将它们托起。可是灵魂得意地飞走时,心便开始疼痛。不可咆哮,不可遏止,不可呻吟。我只想用沉默,作为最忠诚的解释。
  心神如冬。 最不理解心的是冬,最理解心的也是冬。在被冬冻结的田野之上,秋的露水渐渐隐退,杂草也不再神气。
  一群孩子赤着脚丫,在硬实的土地上尽情奔跑。他们不曾知道,快乐的时光已经交给童年,岁月赋了它一曲明日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