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抒情散文

01
  触摸雪花

  这是千万朵飞舞的雪花中,一粒小小的雪的精灵,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并不存在。但从云的怀抱中离开后,她就未曾停下过前行的脚步,舞蹈着,向着她梦想的家园。现在,她一不小心跌入了我的手心。

  我不禁发问:你究竟是何方水汽的结晶?是哪条小鱼吐出的水泡?是源于婴儿的泪滴?是散落在花瓣的露珠?还是来自濯衣的面盆、公路的水洼?曾经污浊还是纯净?

  然而这样超凡的圣物,却是经历了何等的痛苦。不胜寒的高处,是否让她战栗?无数次扬起的风,是否吹迷过她的笑容?阴险的尘埃,却是一再要磨掉她的晶角。沉重的压力,又是什么让她未曾选择沉默于黑暗之中却在涅盘中化为洁白花瓣的绽开?又因何蜕变成神秘的六角?让我们对造物主神奇的创造顶礼膜拜……

  降落,义无反顾地下落,她们寻求着什么?回去呀!下方的世界有鲜花更有泥潭。难道你不知道这世界有了阳光,就必有阴影;有了纯洁,就必有肮脏?已经超脱又何必再回这罪恶深重的尘世,世界的黑暗与你何干?既然终将面临消逝,为什么还要放弃本可不变的纯净,坠入婆娑世界?你为何微笑,为何在狂风中努力轻盈地旋转,努力倾听空气的诉说,努力俯瞰大地,努力乘风扬起?这是顽固的堕落,还是执着的降临?

  仰望天空,仍有无数白雪飘落……

  云说:“飞吧!你生命的意义就在于飞舞、翻腾。因为你出生时系着红菱鞋。”

  风唱:“爬得再高一点!见识得多一些;让生命丰厚一些,更有价值一些。”

  尘吟:“随风飘荡吧,逍遥自在。及时行乐,随我快活。”

  雪花飞舞着,把清新送给空气;雪花旋转着,把美丽带向大地。她们升得更高,见识天高地阔与那万物的身影;她们更加厚重,去滋养将要抽芽的草地。可她们为什么,为什么不像灰尘一样早早落定,甚至扑向大地后,还要改变身形,钻进母亲怀里?

  雪,依旧飘扬着,飘向河岸,飘向田野,飘向四面八方。若没有那刺骨的寒风,让心灵坚固刚强,雪怎么能承受住自身的重量,抵抗冬风的粗犷?而这样的执着,这样的向往,也许只因你来自大地,终将归于母亲?犹如绿叶坚定地扑向嶙峋的树根,游子泪洒慈母坟头?或许,还有说不尽的理想……

  散落了六角锋芒,失去了玲珑的身姿,融为一滴水珠,不变的是晶莹的质地。她太过细微,在手心的温热中化成一缕水汽,继续她执着的旅程,带着我的祝福,伴着我的思绪,同时触动着我的心……

关于冬天的抒情散文

02
  冬天的来临

  冬天什么时候来临,小的时候我一向是不知道的。每当我意识到“冬天来了”时,大人们就说,现在已经是深冬了。我不禁惊奇:什么时候冬天已经过去了一半了呢?

  当秋天的辉煌的日子过去,深秋向初冬走去,我常常把时间忘却。深秋的特征是很明显的,这尤其在我们居住的北方。枯草在广阔的田野上铺遍了金色,天空显得格外高远清朗,呈现出迷人的淡蓝色,往往没有一片云彩。太阳如一位清高的诗人,目光深沉地俯瞰着大地。在太阳的下面,偶尔有雁群飞过,排着整齐的队伍,舒缓的地南行;也有不规则的候鸟群,在更高的天空远徙,变幻莫测的身影,如一曲庄严神圣的生命的乐章,在我们仰望的目光里优雅地演奏。

  这时候,秋天也被这些飞逝的叶子、候鸟、云朵和流水远载而去。冬天就在这时候,紧随着秋的影子,向逐渐疏朗的树林,干涸的季节河床,和蓝得像天空一样的湖泊里轻轻地、悄悄地挪动脚步……更加强劲的北风吹来了,他如一位冷酷的的战神,挥舞着巨斧,他毫不留情地把天地间的一切扫荡-----赶走了候鸟、蝴蝶和蜻蜓,禁住了蝉声,揪去树梢最后的几片破败的深红色的叶子,让蚂蚁们惊恐地封住了洞口,不知不觉地消失了踪迹;把树叶、羽毛、碎纸片、废弃的花花绿绿的包装袋和细沙碎石推搡、踢打,旋舞着摔向空中,囚禁在沟壑、山谷、河床和一切背风的地方。他所到之处,呼啸着发号施令,使得人们赶紧关闭门窗,换掉单薄的衣裳,穿上上衣,扣紧松散了许久的扣子,点燃了红红的炉火,袅袅的青色的烟柱又梦幻般冒出来。于是,人们和一切动物在野外活动的机会少了。可是,这是什么季节呢,我从来没有去想过。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窗玻璃上结满了奇形怪状的繁密而美丽的窗花,或者看见水井边的水滩结了一层薄冰,或者突如其来地降了第一场雪,我才想-----冬天来了。

  冬天真的来了。窗花,树挂,雪人,节日的烟花和美味,喜气盈门的热闹欢乐气氛,也随之一起来临了!

  世界多么奇妙,在最寒冷的日子里,美丽的童话开始了……

冬天抒情散文精选

03
  济南的冬天

  对于一个在北平住惯的人,像我,冬天要是不刮风,便觉得是奇迹;济南的冬天是没有风声的。对于一个刚由伦敦回来的人,像我,冬天要能看得见日光,便觉得是怪事;济南的冬天是响晴的。自然,在热带的地方,日光是永远那么毒,响亮的天气,反有点叫人害怕。可是,在北中国的冬天,而能有温晴的天气,济南真得算个宝地。

  设若单单是有阳光,那也算不了出奇。请闭上眼睛想: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晒着阳光,暖和安适地睡着,只等春风来把它们唤醒,这是不是个理想的境界?小山整把济南围了个圈儿,只有北边缺着点口儿。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爱,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它们安静不动地低声地说:“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真的,济南的人们在冬天是面上含笑的。他们一看那些小山,心中便觉得有了着落,有了依靠。他们由天上看到山上,便不知不觉地想起:“明天也许就是春天了吧?这样的温暖,今天夜里山草也许就绿起来了吧?”就是这点幻想不能一时实现,他们也并不着急,因为有这样慈善的冬天,干啥还希望别的呢!

  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呀。看吧,山上的矮松越发的青黑,树尖上顶着一髻儿白花,好像日本看护妇。山尖全白了,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山坡上,有的地方雪厚点,有的地方草色还露着;这样,一道儿白,一道儿暗黄,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看着看着,这件花衣好像被风儿吹动,叫你希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等到快日落的时候,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那点薄雪好像忽然害了羞,微微露出点粉色。就是下小雪吧,济南是受不住大雪的,那些小山太秀气!

  古老的济南,城内那么狭窄,城外又那么宽敞,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小村庄的房顶上卧着点雪,对,这是张小水墨画,也许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

  那水呢,不但不结冰,倒反在绿萍上冒着点热气,水藻真绿,把终年贮蓄的绿色全拿出来了。天儿越晴,水藻越绿,就凭这些绿的精神,水也不忍得冻上,况且那些长枝的垂柳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看吧,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空中,半空中,天上,自上而下全是那么清亮,那么蓝汪汪的,整个的是块空灵的蓝水晶。这块水晶里,包着红屋顶,黄草山,像地毯上的小团花的小灰色树影;这就是冬天的济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