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抒情散文

01
  压不下的惆怅
  初冬时节,本来应该是瑞雪盈门的天气,窗外却飘下来黏糊糊的冬雨,让我心变得压抑。
  慢慢地让心安静下来,静静地想,生活并不是都很沉重,只是由于这阴沉的天空,把美丽的心情粗暴地破坏掉了。
  让老天作证,我是开朗的人,见惯了生离死别、阴晴圆缺,虽说没有超然物外、物我两忘,可也是不再悲天悯人了。
  这样的天气,本就不适合出行,更何况平时喜欢宅在家中的我,更没有在冬雨里行走的欲望。
  站在窗前,看窗外匆匆走过的行人,前倾着额头,像是边走边思考怎样对付生活的艰难,没有那种在晴朗天气里散步的兴趣盎然,悠然地陶醉在大自然的妩媚之中。
  其实,谁也不是生活中的弱者,可是却无法打破宿命的安排,人们常常在这样恶劣的气候环境里勾起内心最深处的那一丝丝忧伤,回首身后跌跌撞撞的经历,还有那些艰辛坎坷的路,有时,没有被这冬雨淋湿,却是让自己的泪水淋透了衣襟。
  不经意间,天气影响了心情。总有那低迷的、失落的、迷惘的思绪涌上心头,放不下那一份怀念,无法做到云淡风轻、心如止水,那些早已沉淀的记忆,泛起些许的涟漪,逐渐在眼前澎湃,一声叹息,却压不下惆怅。
  回转身,点燃一支香烟,想让那淡淡的烟雾带走些许淡淡的忧伤,慢慢地消失在空气里。
  沉默中,提起笔来,想写下一段心情,可是又不知道该怎样开头。眼前掠过熟悉的身影,却又抓不住这身影凝神的一瞬间。闭上眼睛,想放下所有的浓情,让这一切都在梦里解决,可是又不知被什么挡住了睡眠。
  重新来到窗前,窗外依旧是凄风冷雨,打开窗子,把无法演绎下去的那段文字撕碎,丢进风中,似乎感觉卸下了一个包袱。
  我要等,站在窗前等,等天空飘来瑞雪,让窗外变成银色的世界,那一片洁白能让我的思绪流淌出诗。

关于悲伤的抒情散文

02
  经年心绪,一纸淡书
  千帆过尽,是云水相望的平静,没有半丝半缕杂尘。回首朝暮,日子过了那么多,素亦有,锦亦有,悲亦有,喜亦有,真不知是如何凭一颗心承载这世间种种的。
  经年了,再回眸,那阡陌纵横间,是零碎的往事在渐远渐绿,而有些埋藏在前尘里的花事,这一刻,也温婉的随了流年。旧日的时光中,曾落了几番雨,下了几夕风,如今,我也未能去细数它,只是提起时常用“偶尔”两字来轻描淡诉。
  辗转了千回,追寻了几度,几年尘梦飘渺,一朝云飞涛走。记得,古道西风时,也曾打马而过;杨柳依依时,也曾一叶轻舟;到头来,是年少轻狂,还是韶华无知,令江山长河此后也懂得了寂寞。人事纷纷,风雨飘摇,从华丽的曾经到平淡的现在,看遍人间万物,看却世事繁华,烟火迷离,而阑珊之时,浮萍无踪,山水几重,一段相遇,一次惊鸿,堪成了萧瑟。
  谁的身影还在故里城中萧条,越拉越长的离愁,又将是谁轩窗寒前的风景?我无心寻找,终还是选择沉默,不去探问时间底处的东西,也许那等待着的,早被深深深锁。往事青烟,陌上花败,一路捡捡拾拾,也没能捡拾到什么。然,抬首,季节在眼底悄然变迁,就连日子也越过越薄,其实,离别,又何尝不是一种世态冷暖,教你我坦然。
  从何时,我涟滟的秋波也开始氲氤一帘安谧了?是在春水起皱的刹那吗?还是在青山白头的瞬间?人间草木,一花一叶之下,我想,总有那么个不经意,让我碰撞成缘,因而有了一次彻悟。
  如今再抖落一地心事,便也就无关他人了,却倒是,可以在独处的光阴深处,煮一壶茶,温几瓣茉莉,寻一隅清风朗月,阅唐诗宋词,以闲暇作陪消费它。是的,这寂寞不会薄凉,不会惆怅,更不会忧伤。你无需想起谁,亦无需遗忘谁,任红尘之中金戈铁马,烟雨里灯火朦胧,已无需再去踏足。
  而那当初的故事,仿若落花成泥,风住尘香,且知晓它不再惊艳,不再妖娆,只是脆弱地栖瘦在多情人的眉弯,冷清寂寥于新月飞花之中,举目的片刻,它已柔情婉约。很多时候,相逢恨晚,聚散匆匆,待天地日月沉寂,众里,已是彼此擦肩的痕迹。真的,原来再繁杂的回忆,到最后,不过你一个轻轻地来,又轻轻地去。
  或许,叶落归根的时分,对于情字,该放下些许。经年,掬一怀暖,与时光呢喃,与文字共眠,不去轻易扣响往日的门扉,不去诉说风月的故事。远处,落日炊烟,霓虹成彩,习惯放几缕闲情,在这一刻,执笔淡书。天涯海角,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悲伤抒情散文精选

03
  秋风悲画扇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性德言深若我心。是啊,若一切都像相逢那日便是幸福了吧。
  初夏的一个慵懒午后,伏卧桌上,下意识的盯着光滑的指甲发呆。窗外的聒噪蝉鸣摒于耳侧,心里有些空,已是少年的我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却又无从道来,于是每日便颓废似此。蓦地,一个身影滑入眼幕,是你。波澜不惊的心中荡起一层淡淡的涟漪,死结忽的全打开了,望向你,淡笑。你报以一个微笑,嘴角勾起一个可爱的弧度。初逢你,归家之途的骄日似乎也柔和了许多,你的到来恰如一阵清风,缓拂过颊后,又有一抹余香。
  似羡那禁果,却忍偷尝。
  自此,每日好似心中有了方向。伏案苦读间,移向右前方的那个身影,心有灵犀,你微侧过头,迷人的微笑映入眼中,醉了。却比画卷中万千山水,自古为美人一醉,倾尽天下又何妨?轻波烟纱,玉锦帛扇后,靥颜动人几可。醇似千年佳酿,醉;淡若半盏香茗,清。竟使少有提笔的自己卷上又添几行小字“犹忆梦中伊人醉颜,念此回眸流年蓦现。”算不得为何高妙,只是心有所感,题下罢了。见你胜得天下,此言无妄。
  自此,便恋上了写文。无它,只因恋上了你。
  每日朝气的我面对世界,朋友们都说我变了。呵,可能吧,但一切发生在身上的改变只因有你。直到有一天……
  犹记得也是同今日午后的慵懒时光,烂漫秋日,凭栏望景。忽的,一阵凉风扑面而来,清爽醒神。接踵而至的不止这么简单,还有你。但这次却没让我再喜悦,唯有空虚与殇悴。已不再记得你的话语,仅冷漠的语气及面无表情。“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没有原因。”可笑的是,只记住了这一句凉薄。或许是厌了吧,抑或是倦了,总之是不想爱了,对吧,熟悉的陌生人。素色舞叶,扰乱了几多秋雨。流光斑驳,研平了刻骨铭心。过往云烟,负了相思难逆。墨扇轻摆,拂走了落花成泥。萧瑟秋风,飘来了彻骨寒意。凝眸望你,三生怕已难再及。自安,别离而已。却又叹,如何忘你……
  那夜,枕上无眠,独诉半轮弯月,孤念满空冷星,痛彻心扉,秋风过,乱远方烟火。掌间一泪赏,心头十里怅。凄风冷雨,不解残局,相离,封笔,兀自疗心。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今日凄幽秋风再临,悲意未减,画扇悄碎,伊人又何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