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 抒情散文
  • 写景抒情散文
  • 借物抒情散文
  • 优美抒情散文
优美抒情散文
  •  
  •  
  •  
 

抒情散文

十年前,那个飘扬大雪的冬日,满山遍野覆盖着厚得及膝深的雪沙。那几天正是临近澳门回归的日子,我在和孩子们同唱《七子之歌》,凄美的歌词总是给人带来一点无奈和酸涩。那天中午,老公电话说买了穿钉鱼,一定要我回家吃。我说,你做好了等我和女儿吧。还没等到中午回家,就听见了年迈的母亲撕心裂肺的告诉我那个噩耗:你大哥没了!当时我只觉得震惊的头脑一片空白,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我镇静而又奔跑着回去找老公,我们扔下饭菜直奔哥哥那里...
学习了 截止目前已有36人学习了
点燃正能量 引爆小宇宙
  秋天让人怀旧,而那飘零的落叶更让人思念,于是我想到了小区门口的银杏树,想到了银杏树下那熟悉的身影。  伴着飘零的银杏叶,记忆的闸门被打开了:放学回家,刚走到小区的门口,就看见一个银杏树下一个身影正在焦急地望来望去,似乎在盼着什么。 我走
  有人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有人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也有人说,挺着意味一切。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总有谢幕之时。生命终有尽头,人心终要破碎,太在意可不是什么优点。  人生的长河中,有过挫败失意,有过温馨快乐,有过无奈自责。渐渐地,
  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里,木棉花开了。她开在春天,开在三月中旬。开得多么红艳,多么红彤彤,红得像太阳,红得像火。  木棉花开了,开在春天。这是多么小的一件事呀!但是只要你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木棉花的花瓣儿像绒布,摸起来毛绒绒的,闻起来香香的
  中国有一千几百万华侨散布在世界各地,这一千几百万人和国内人民的思想感情的脉搏是一同跳动着的。在这方面,我常常想起无数动人的事件,使自己像喝过醇酒似地进入一种感情微醺的境界。虽然我离开海外回到国内来已经很久很久了。  波兰古典作家显克微支
  凄寒的夜的悲风,掣住了我的苦衷。屋子里浮动着青霭,蟾光顺着它泻下。  那屋外明灭闪烁着的星,天街里的灯似的,睡眼蒙眬。温润的月呵,宛然一块皎皎的玉盘,却又像是谁家姑娘的妆奁。  夜阑人静,我寻着秋虫唧唧的吟哦,来到了一条幽僻的蹊径。鲜为
  父亲小时候过继给了他的姑姑,也就是我的老姑。有了我们以后,管老姑叫奶奶,管老姑父叫爷爷。  在家里,我排行老小,与挨我最近的哥哥相差五岁,与姐姐相差八岁,与二哥、大哥差的更多。娘说,当初不打算要我,在瓮沿儿上磕,在地里干重活儿,都没把我
  落雨的晚上,我听见雨水打在屋顶、流在水沟、滴在田埂,那声响时疏时密、时远时近,逐渐汇集成一道音障,将其他的人声、车声隔绝在外,我遂被雨声包围,并且孤立。这样的夜总让我特别想要流泪,不是因为悲从中来,或伤心欲绝,或孤单寂寞,而是在这样一个
  浮华喧嚣充斥着高楼林立的人类社会,尔虞我诈弥漫在尘世的名利场。心灵的污垢使自然一片污浊,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腐麻。昔日莺啼燕舞变作霏霏之音,丰草绿树今成酒池肉林。是何让自然变得污浊不堪?自然与心灵,而今为和沦为如此地步?曾记否昔时自然之景,
  春夏秋冬,鸟蝉虫雪声声不绝,生活何等宁静惬意!昼夜山水,棋箫松瀑处处相伴,人生何等潇洒逍遥!  总有人对中国古人怀有强烈的向往。古老的沉静,间杂着些许轻灵与飘逸,就这样在时光的彼岸朦胧着,以一种神秘的向心力充当着无数后代的精神栖息地。 
  时间在你的眼前流逝,你想去触摸它,可它却将你无情的甩开。转眼间,我们成长了。从孩纸变成了少年;从小学生变成了中学生;从相见变成了离别。  我,一个不敢于世界对抗的人。不敢去挑战自己的人。我胆小,我承认自己懦弱。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