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雨的散文

01
  听雨

  是隽永在杜牧的杏花酒中么?是潇洒在晏几道的琵琶弦上么?夜里,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总爱听雨,特别在春天的夜里,纤细的雨丝,一帘交叠着一帘,连绵不断地闪烁着,演奏出一曲宁静的春之声。雨声是寂寂春夜中最美好的音乐,有时清凉明快,有时凄凉哽咽,随着听者的情绪,心境会演绎出不同的听觉效应,也会衍生出“梧桐细雨”的名句和“雨打芭蕉”的名曲来。

  声声长,声声短。夜雨,淅淅沥沥地沿着岁月的沧桑一路从天宇之中传来,柔情地伴着我的思绪,浸润在唐诗宋词之中。春雨下在夜里,“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春雨落在地上,“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春雨飘在空中,“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春雨洒在旷野,“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春雨恋在农家,“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春雨浓了思念,“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春雨润在心中,“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而蒋捷的词:“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亦将听雨之感描绘得淋漓尽致。

  雨是有生命的,轻轻的飘来,静静的落下,洗去大地的尘埃,滋润万物萌生;雨是有心声的,雨声是天籁之声,远离尘世的喧嚣,毫不夹杂一点污念。静静地听着外面的雨声,听着雨的温柔、雨的豪放、雨的缠绵、雨的呢喃,听着这春夜的雨声,思绪便也随之飞扬。

  有的雨声是人心灵的剖白,那圈圈韵律和阵阵涟漪让你更明白,那是她与他心灵的诉说。因为有了“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才让诗人有了“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想象。

  有的雨声是在渲染着人们惆怅和忧伤的情调。 因为“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肠断声”,竟让才女“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感悟到“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意境。

  有的雨声是人心灵深处那根缠绵的情愫。因为“试问闲都愁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才有了“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美景。

  是啊,人拥有的,雨也有;而人没有的,雨仍然拥有。这些都能从雨的声音中觉察和品味出来:竹雨的淅淅沥沥,那是竹与雨的品性的融合,它用雨声描绘着竹的高风亮节和雨的晶莹剔透;荷雨的点点滴滴,那是荷与雨的心灵的渗透,它用雨声传播着荷的冰清玉洁和雨的玲珑玉润。“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春雨桃花,缱绻风流,道不完莺莺燕燕,花花叶叶,秋雨梧桐,缠绵悱恻。

  夜已深,窗外,春雨已浓成帘幕……

描写雨的英文散文

02
  雨天,想念

  耳朵里听着歌,想像这样的角色,该如何去诠释那不真实的关于爱情的传说。阴霾弥漫了纯净的天空,大雨将至的怯懦。

  不知道该如何,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千万次告诉自己,你是最不可以抵挡的温柔。这个世界不是谁非要留了谁,也许只是我们相遇的时间不对。原谅我对自己的残忍,因为实在害怕,我承认我不够勇敢,一直都如此的脆弱。眼泪在看不见的时候滴落。早已经沉沦的心,该如何才能回到正轨?这样的天气,太过压抑。

  想念最是折磨人,我抱着自己的身体,在雨中不知所措,多希望有双温暖的手,告诉我该怎么走。坚定的眼眸,是疼惜的瞬间,你的爱,真的太过遥远。

  爱情,不需要海誓山盟,不需要等到海枯石烂,只是想要一个结实的拥抱。可是,对于我们来说,会不会太过奢侈?一直学不会,好好的做那个等待着的人,因为害怕极了孤单,害怕极了黑暗。等待让人觉得心都碎了。

  关于爱情,我一直都不懂,太过折腾,太过纠结。滑落的泪滴里,是不是有滑落的心情,亲爱的你,现在在哪里呢?可曾听到我的轻声细语?可曾明白我的丝丝柔情?

  不想做坚强的影子,只是奢望可以寻找那样一个眼神,宠爱到让人嫉妒的眼神,想要好好的做回爱情的俘虏。想,可以撒娇,可以抱怨,可以温柔,也可以天真。可以无所顾忌的在你面前放肆。看你宠溺的样子,狠狠的拥抱。让幸福的花开在这个多情的季节。

  可是,该有多遥远呢?这样简单的梦想?

  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呢?我可不可以狠狠的哭一次呢?就单纯的只是为了想念?因为觉得那个叫做心脏的位置很疼,很酸。。

关于描写雨的散文

03
  那一场落雨的相思

  那一年,我19岁,读中师三年级。

  19岁,是一个可以把秋的萧瑟看作黄的高贵,冬的死寂读成白的纯洁的年龄。

  中师三年级,是一个课业轻松而就业压力大的时段。而于我——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学子,毕业能分配工作已是莫大幸福的人——来说,轻松恰好给了我很多闲暇,让我有时间强赋新愁、吟弄风月。

  相思,就在这时突然向我走近。来得突然,来得直接。恍似墨黑的夜空突然划过的流星,流光溢彩。

  那天,天下着小雨。我踏着那条熟悉的光洁的青石板小路走进了学校的阅览室。正翻看着中页配有李嘉欣头像插图的那期《知音》。正欣赏着我的梦中偶像那一如流水的黑亮发缎,那于我而言代表着温柔与传统的写意。而温柔与传统恰好俘获了我青春而懵懂的心。

  正当我对着长发披肩、眉目溢彩的李嘉欣翩飞我的思绪的时候,一个温柔的、甜甜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同学,我可以坐这里吗?”扭头一看。一个秀发如黑瀑泻地,脸庞圆润,面色红红的女生正睁着她那不大不小、清澈有神的眼晴看着我,低声地问。这不就是现实中的李嘉欣吗?我一慌,忙不迭地用衣袖擦了擦剩下的那半根条凳,恻身让她坐下。说实话,我先前坐的位子我都没有擦过,何况我们学校的阅览室一向都是窗明几净。

  女同学感激地向我笑了一下,便轻轻地坐下,专心地看起了书。而我的心,正像窗外风中的雨点一样,在风的裹挟中动荡不停,在空中斜斜而下,在地上蹦跶而跳。突然之间,我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悄然环顾四周,在她的觉察下,撕下了那张李嘉欣。悄悄叠起,心慌意乱地放进衣兜,在她愕然的注视中忙不迭的走出了阅览室。

  我用三天的时间打听到了她就读的班级。原来是和我同级的隔了一个教室的班上。我还真佩服我这只斯文的兔子,对如此秀美的窝边草在近三年的时间里竟然一无所闻。

  第四天,她的课桌里多了一封我用比完成十几年作文的总和还多的认真完成的情书,为了让她想起我,还特地附上了那张李嘉欣的画像。

  之后,便是焦急地等待,忙乱地等待,一筹莫展地等待……等待中滋生出许多的臆想,臆想中充溢着焦灼、幸福、喜悦,甚至迫不及待、手忙脚乱……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苹果,此时此刻只要我努力跳起,就能摘到它。

  幸福比预想还来得快。第二天我就得到了她的回信,大意是她还没有考虑交男朋友,她家教甚严,她希望我好好完成最后的学业,争取毕业分配好一点,恋爱是属于成功的人的等等。我看得出她信中的婉拒,看得出她为了保护一个男孩子的自尊而费的心力。可我怎甘心如此失败?梳理茫乱的思绪,又发出了第二支丘比特之箭。箭破空的声音充溢我的耳膜,却没有听到一点点回响。

  第二封回信来得晚了些。信中她明确拒绝了我求爱的意思,却给我留下了“可以以好朋友的身份交往”的余地。为了那残存的希望,在最后的几个星期日里,我有空约她,她还真和我出去玩过几次。虽然她每次都带上她的朋友。

  毕业,真的就来了。原本听天由命的我居然因为初中班主任的赏识而找到了关系——一位我的现在已事业有成的师兄。分配到好一点的学校就有可能了。老师询问我的分配意向,我毫不犹豫地写上了她家乡的镇名和我们俩人的名字。

  如我所愿,我们分到了同一学区工作。这就为我就近接触她提供了许多方便。一来二往,同事都说我俩在恋爱。每当说起这些事,我俩都矢口否认——虽然我是多么渴望能承认。我也幻想,有一天,在他们的祝福声中名正言顺地出双入对。

  时间在希望中快速流走,希望在时间中慢慢流逝。

  新学期开校前,她告诉我:她要调走了,调进县城了,因为县财政局某科室主任的儿子,调走了。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淡淡的。我祝福了她一声,便逃也似的在撕心裂肺的痛苦中跑掉了。我知道,她告诉我的是结果,不是考验。因为我在她的眼中看到的是高兴,甚至欣喜。此时此刻,我没有资格挽留。

  那是八月的一天,天正落着雷阵雨。我在大雨中和着泪水跑回了我的陋室。背后,响雷阵阵,大雨倾盆。

  十年后的同学会,她早为人妇,而我也娶了一位头发短短,性格开朗的女子为妻。见到更成熟的她,我没有面红耳赤。和面对其它女同学一样,开着半咸半淡的玩笑。

  现在,我终于明了。十年前的爱,只不过是一场单相思,正如她离开那天的雨,也许惊天动地,但终究会雨过天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