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爱情散文

01
  最美的爱情
  在我的心里,有这样一个故事: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一对年轻人相爱了。女孩21岁,男孩22岁。
  他们在“三湾改编”发生地永新县相识、相爱了。女孩是永新人,男孩是泰和人。女孩家境不错,男孩出身不好,家里经济捉襟见肘。但女孩不嫌弃,她喜欢这个眉清目秀、勤劳诚恳的男孩子。
  两人在永新山区的曲江林场结婚后不久,生下了第一个男孩。接着,因政策性清退,女人带着孩子回到了泰和乡下老家,一个陌生的环境,语言不通。因为男人家庭成分不好,房子充公了,没有立身之所。只好借住在邻村的祠堂里。男人在百里之外的林场上班,领着微薄的工资收入,女人在农村生产队里出工,抚养孩子。就在这个破旧的祠堂里,他们生下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孩子。夫妻俩的日子更紧巴了。但是两人都很开心。一家人平平安安,比什么都好。
  转眼到了文革末期,政策好转了,一家人迁回了本村。但还是没有住房,借住乡亲房子。日子依然如故,在平淡和贫穷中度过。他们又有了第五个、第六个孩子。生活更加窘迫了。男人依然在林场里努力工作着,每月赶路回家休假几天,帮助女人做点家务劳动,种菜、砍柴;女人白天随生产队出工,挑着和别的男人一样的重担,晚上则摸黑拾野菜喂猪、养鸡,贴补些家用。
  女人的脸变得粗糙,手上满是裂口,腰也不再纤细了。男人不在家的日子,女人就是家里的顶梁柱。男人很少回家。就连女人生孩子坐月子,都得自己照顾自己。男人为了工作,女人从不抱怨。
  只有一次,男人回家住了十来天。那是因为女人的手莫名其妙地肿着,不能做事了。男人心疼地四处求医问药。
  ┉
  三十多年,一晃就过去了。男人退休回家。过去聚少离多的夫妻生活,让女人更习惯一个人操持家务,男人也习惯了单位有序的节奏。现在的日子,每天两人面面相觑,还有些尴尬,甚至隔三差五会拌个嘴,红个脸。
  男人头发快脱光了,脸颊瘦削;女人牙齿也快掉光了,身材发福了,血压也升高了。
  老了,男人常常说,不中用了;女人总回一句,要服老呀,也不看自己多大岁数了。
  女人没有退休金,男人的退休金不高。他们日子过得很节俭。
  有一次,男人想吃酸辣粉,女人不让吃,男人很生气。男人患严重的哮喘和支气管炎。女人不让他吃太刺激性的食物。
  男人迈进古稀之年后,身体每况愈下。住院的频率越来越高,时间越来越长。打针成了男人每天要面对的事情。男人不想打针的时刻,女人就说,不打针咋能好呢?男人说,手都打烂了,都没好地方了,往哪扎呀?女人说,护士肯定能找到地方。男人说,那好,打吧。女人说,别怕,有我呢。
  男人终究没有挺过他的第六个本命年,在他第72个生日前40天丢下满堂儿孙和相爱五十一年的老伴,走了。
  他,是我的父亲;她,是我的母亲。
  我想,世间最美的爱情不是年轻时的忘我激情,不是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而是年华逝去、青春不再时,还能牵着彼此的手,即使从来没有一句“我爱你”的承诺,只要有那肩膀的依靠,和携手并肩走过那五十年风风雨雨的日子,就足够了。

幸福爱情散文精选

02
  谢谢你,曾经带我看到天堂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一路行来,看庭前花开花谢,来去未留一丝痕迹,谢谢你,曾经带我看到天堂,让我不至于容颜辞镜之时无所思,无所忆..
  梦中,烟雾蒙蒙,你的容颜乍见..于是,我再也睡不安稳,不顾如水凉夜便起身伏笔于桌案前..
  昨日的雨打湿了整个城市,不知你那里是否安好..曾几何时,我一直以为幸福是在拼命追逐的未来,后来才发现,最幸福的,莫过于你一直都在,可人这一生啊,总是幸福流年少,孤苦岁月多..
  窗外
  刚刚抽出的嫩芽倔强的昂着头颅,任凭风雨如何拍打也未见其有丝毫退让与动摇,可她是否知晓再怎么努力也抵不过岁月的沧桑,秋至之时,满园黄花堆积,他不会顾忌你如何努力,他对谁都是平等的,因为那是既定的结局。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不要为注定的悲剧而去选择悲伤..
  《心经》云:”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一切随缘,一生随缘,方得自在。”可人这一生若无挂无怖,无嗔痴,无念想,那她来到这世上是为了什么?心如止水么?无所思无所求么?《华严经》又有载:“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但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呵,那我愿永受那所谓的轮回之苦,来换取一次又一次的久别重逢...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因为我不想走,所以我需要停留,懂么?太近会自伤,太远怕遗忘,要记得,不远不近的距离,那个地方,有守着你的我..
  时有劲风袭碧瓦,偶来孤鸟怨严枝。寒山雪落梅添艳,笔提才晓已无诗...
  那满身的悲与伤,我微笑着收藏,在悠远的岁月里试着遗忘..
  谢谢你,曾经带我看到天堂...

关于幸福的爱情散文

03
  寂寞的身影渐渐远去
  世界是偌大的,可真正能相依相偎的人却没有几个,每个人都在奔波,都在为自己而活。
  什么亲情,什么爱情,什么友情,全都是骗人的,都是假的。
  这个世界能真正依靠的只有自己,也只有自己能够相信,能够依赖。
  就算前一秒生活在梦幻与快乐之中,后一秒又被拉入了地狱。
  因为,有一个声音:“那些人都骗你的,让你和我一起下地狱,好吗?永世不得轮回,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听着地狱的丧钟,你是否会会好受呢?”
  我迷惘了,明明我可以答应的,可我却拒绝了。
  就算我再寂寞,就算我再孤单,可我还有自己,到了地狱,只有灵魂在独舞,在哭泣。
  还不如,独自活着,独自饮泪,独自泣血,独自悲哀……
  对于我,那些朋友只是一种消遣的工具,因为,春雨过后,彼此会遗忘。
  而亲人,对于我,只是要报恩的人,对我使唤,我默默接受,因为我的一切是他们给的。
  爱情,我还不想去尝那种苦涩的滋味,到最后,听见心碎的声音。
  而自己,在寒冷的夜晚,望着灯光璀璨的城市,迎着凛冽的寒风,心在冻结,发丝随风舞动,扰乱了我的心智,扰乱了我的思想。
  抬手,不自觉抚摸着脸颊,摸到一种冰冷的液体。
  原来,我流泪了,可是我为什么没有感觉呢?
  是心麻木了太久了吗,是心不会痛了吗,还是我已没有了感情?
  事实证明,一切都是我在逃避,因为我还会害怕,还会伤心,还会落泪。
  有时候,我也会怕他们将我遗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离我越来越远。
  在梦中,一片白茫茫,都是雾。前方是微笑的人们,后面是邪笑的恶魔,我向前方伸出手,微笑着一步步走向他们。突然,天旋地转,前方只剩下了邪笑的恶魔,他们向我招手。笑容仿佛在对我说:“来吧,来吧!让我们一起下十八层地狱吧!那里只有孤单的人们,他们的欲望最原始,没有欺骗,只有掠夺。他们的心是最纯洁的。”我一步步向后退“不!”凄厉的叫声响起。
  发丝交缠在一起,泪水汗水已分不清原样,嘴里竟是苦涩的滋味。
  可我,无处说,只能独自落泪,无声无息。
  在那泪水朦胧中,我仿佛看见了自己孤单的身影。
  孤单的人,孤单地走着,渐行渐远。

兴趣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