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胖阅读 > 散文
头条
    男人很容易喜欢一个女人,却不轻易深爱一个女人。男人在感情的王国里,绝对是个昏君。女人只要肯肯奉承,他什么都答应。男人
热门
    现代社会,离婚率急升,人们对婚姻不再信任。以前觉得婚姻就能长久,能让对方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可是现在各种诱惑遍布,不管
最受喜欢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顶着明媚灿烂的阳光,沐着三月和煦温暖的春风,一片片浪漫唯美的嫣红,覆盖了山岗旷野和道路河
点燃正能量 引爆小宇宙
  [一]  得到官方消息是在两天以后,到化学办公室班级指导老师处领安全宣传手册时,颜泽到底忍耐不住开口问道:“啊老师,现在外面都在传我们班要转进新同学,是真的么?”  “呀,你们消息还挺灵通。不过也是时候告诉你了。今天她就会过来,还得麻烦
  昨晚往国泰后台去慰问表演《屈原》的朋友们,看见一枝芍药被抛弃在化妆桌下,觉得可惜,我把它拣了起来。  枝头有两朵骨朵,都还没有开;这一定是为屈原制花环的时候被人抛弃了的。  在那样杂沓的地方,幸好是被抛在桌下没有被人践踏呀。  拿回寓里
  春天渐渐变深的时候,你离我而去了。好像惊雷过后的静寂雨夜,水声喧哗,湿气浑浊,哪里都不可去,只是呆在家里,守着黑暗的窗。  就在前些天,我在午后昏睡后醒来,看到蜜糖一样温软的阳光轻轻地铺在墙上,这样的寂寞这样的安静,便感到了“草堂春睡醒
  假如我变了一朵金色花,只是为了好玩,长在那棵树的高枝上,笑哈哈地在风中摇摆,又在新生的树叶上跳舞,妈妈,你会认识我么?  你要是叫道:”孩子,你在哪里呀?”我暗暗地在那里匿笑,却一声儿不响。  我要悄悄地开放花瓣儿,看着你工作。  当你
  中国在最近又接着了两位外国导师的教训,一位是文的,一位是武的。  文的,当然是那位油嘴老翁萧伯纳。他在北平对新闻记者说:中国人的一种奇异的特性,是他们对一切外国人的那种不可思议的客气和亲善,而在他们自己的中间,却老是那么不客气,老在打着
  契河夫(Tshekhob)书简集中有一节道,(那时他在爱珲附近旅行,)“我请一个中国人到酒店里喝烧酒,他在未饮之前举杯向着我和酒店主人及伙计们,说道“请。”这是中国的礼节。他并不像我们那样的一饮而尽,却是一口一口的吸,每吸一口,吃一点东
  在我星期四的绘画班中,有位学生每次主课总要带许多玉兰花分给同学,所以一到星期四就变得馨香满室。我曾经好奇地问这位学生:"你哪里来的这么多玉兰花啊?"  "我从家里树上摘的。"  "每次去
  昨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幸运地遇见了一位74岁的退休老人。听他讲过去的事情,我深深地感到一个农村教育工作者的高尚与伟大。  一当学校校长  1961年,刚满18岁的他被分配到兴山县峡口小学工作,中途接任一年级班主任。该班62个学生,是人
  就人类而言,气候的影响只在种类变化相当少上表现出来,因为人类只有一种,而且它与其他所有的动物截然区分开来;人,在欧洲是白人,在非洲是黑人,在亚洲是黄种人,在美洲是红种人,只不过是因气候而带上肤色的同样的人:由于人生来是为了统治地球的,而
  女儿在一边朗读课文,声音很大,语速过急,时不时地喘不过气来。  我偷笑。因为光听,我都感到很累。  而后告诉她:“慢慢来,朗读需要抑扬顿挫。懂得恰当的停顿,以此来换气。不但不累,还很舒畅。”  她小,不懂得给自己留出喘息的机会,自然读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