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学生励志故事

01
  即使是最后一名也别放弃
  高考考了三年,终上北大。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高考实战经历鼓励高三学子:大考在即,要学会自我鼓励。
  俞敏洪坦言,从小学到大学,从未考过全班前20名,但凭借“自我鼓励”考上北大。
  从33分到90分自我鼓励考上了北大
  很多人知道作为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参加过三次高考,但曾拖后腿的竟是他现在的强项——英语。
  俞敏洪说,第一次参加高考,英语只考了33分。在复读班,英语基础差,从未得到老师的鼓励,凭强大的“自我鼓励功能”挺到最后。第二年高考,英语成绩55分,虽比前一次有进步,但总分不高仍落榜。
  在一片质疑声中,俞敏洪坚持再读一个高三。当年暑假,俞敏洪报了一个英语补习班。有了前两年的积累,加上最后一年的拼命用功,“高五生”俞敏洪英语得了90分,最终被北大录取。
  对于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而言,俞敏洪说:只要自己不放弃自己,任何人都打不倒你。“没有人鼓励,就自我鼓励。”
  考上大学,来自全国各地的50名精英分子编成一班,俞敏洪是其中之一。“大学期间,我从未进入全班前40名。但我没有因此放弃自己,一天内背不下课文,我就花一周的时间天天背,到最后可以脱口秀。”俞敏洪说,在与同学智商相当的情况下,惟一能胜出对方的是超常的努力加毅力。
  他寄语即将参加高考的后进生:即使最后一名,也要保持一颗上进的心。
  每天5分钟记单词学英语需要骆驼精神
  “新东方牛人多,他们中很多是海归。论口语,我不如王强和周成刚(新东方另两位创始人),我的英语里有较明显的口音。但我的英语词汇量是他们所不及的。”俞敏洪说,每天不论多忙,都会抽出5分钟时间巩固词汇。
  “我手机里装有英汉大词典软件。”俞敏洪直言,自己不是天才,在脑海里库存的3万多个词汇,不是哪一天哪几个月积累下来的,而是这么多年每一天巩固的结果。
  对于很多人头痛的词汇量问题,俞敏洪说没有丝毫的捷径可走。只有和遗忘规律较劲,每天花一定量时间巩固记忆单词,让词汇在脑海里日久扎根。
  俞敏洪说,很多家长在孩子的英语学习上,太注重结果,忽略了过程。他认为,英语学习应具有骆驼精神,而不是骏马精神。

高三状元励志故事

02

有时候,人是可以为了一件事而付出全力的

  这是一段心中藏之,无一日忘记的珍贵记忆,在逆境中,在复读的“高四”生活中,我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前途虽远,扶摇可接。于是心底深处的那些梦想,从不曾磨灭。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我知道自己走进了一个囚笼。
  像是那远古时期的楚国遗民,与他们的三闾大夫一样,佩长铗,冠切云,饮坠露餐落英,有着干云的立项满腹的诗书一身的傲气,却也只能任风尘遮蔽一身的白衣,低头走进那座牢笼。
  楚囚最是悲哀,我一直固执的这样认为,因为他并非卓尔不群,却一直太过自命不凡。自命不凡者,总是要比凡人承受更多的痛苦。
  高三时所有的年少轻狂,都在2008年分数发布的一瞬间化为一场巨大的讽刺。我曾信誓旦旦地说即使是高三,也不值得我放弃所有的兴趣理想去成就一个单薄的分数,于是我的小说本上一年内多出了三万多的字数。可是真正看到分数的时候才知道,计算机荧幕不会体谅你的绝望,也不会理解宣判时的悲凉,那一瞬间,梦想中渴望了十几年的那一片湖光塔影,距离我如此遥远。
  没有人会想到我落榜,面对所有人的错愕与惋惜,我却知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一切的一切,只能自己背负。
  无所谓心情,难过悲伤对于我都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不出门,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不上线,拒绝所有人的关心与安慰。
  那就复读吧,如果心里还有梦想,如果,还不愿意向失败低下高昂了十八年的头。
  父母都不赞成我复读,妈妈怕我的心理承受不住,爸爸甚至认为以我高三漫不经心的状态,再复读也不会有任何结果,只会比第一次更糟。整整两个月,家里都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我和爸爸不停地吵架、冷战,争论者毫无意义的谁对谁错,眼泪总是替代了一切能发泄出的欲望,而窗外,夏日的阳光正明媚的眩人眼目,我的朋友们正在全国各地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最长最美好的假期。
  最终我还是赢了,如妈妈后来对我说的,从没有人能改变我做出的决定,从我小时候起他们就知道。
  要不要回原来的班上,我也曾一度犹豫。
  在我看来,愿意复读的人是猛士,愿意来我们班上复读的人是真的猛士,已经在我们班上经历过一年高三深谙其黑暗艰苦还愿意再来一遍的人,就只能用圣斗士来形容了。在后来的高四,无数次,大家在交完卷子筋疲力尽后感叹着对我说,你真的太勇猛了你当初怎么有勇气回来再受一遍折磨啊,我也同样筋疲力尽地哀叹说,我也不知道啊我一定是疯了。
  记得同宿舍的舍友曾出给我一个上联让我对:
  西安事变,张无忌,杨不悔。
  巧妙的事件与人名的结合,张杨兵谏,倚天屠龙,我最爱的金庸。而我对出的下联,出自《射雕》,却是对自己当下处境一场彻彻底底的嘲讽:在我的中学这片旧土上,班主任孙老师没有变化,我也依然待在同一个地方无法向前。
  附中故地,孙不二,王处一。
  那时我的朋友们已经在大学里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而我在与去年如出一辙的填涂讲评中体验着物是人非事事休,总是想起那本不相干的一句;
  鲈鱼正美不归去,空戴南冠学楚囚。
  有什么苦是不能吃的?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高四的学习生活,可以此一句话完整概括之。
  在同班同学看来,复读生们总是比他们幸福的吧。可以逃学、请假、迟到、早退、上课不听、不交作业还永远拥有睥睨群雄的成绩。还有什么可忧愁的呢?
  是啊,假如你不曾经历那样的失败,假如你不曾看到在模考中从来没超过你的无数同学们带着比你优异的高考成绩昂首走进大学而且你永远没有翻盘的机会——因为你们再也不会有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的时刻,假如你不曾在回来之后看到初生牛犊般的应届生们依然能够考出比你高的分数。
  那种质疑自己价值的恐惧感,没有复读过的孩子们永远不会理解,我也希望你们一辈子都不要理解。
  去年冬天我又一次参加了北大的自招,又一次在希望燃起之后遭遇了深深的失望。去年夏天是我先放弃了她,她随即以前所未有的惨淡分数宣判了我变心的代价。于是我回来,从头开始,希望于事仍有裨益,再伤心再沮丧,心底却一直有着最自欺欺人的小小安慰:这是我跟她的缘分未尽啊,我毕竟又多了一次追逐她的机缘。没想到,这次却是她放弃我了,知道自己笔试未过的那一天,我从中午十二点哭到了凌晨一点,一遍又一遍地想,难道从小听到的那些我只应该属于北大的赞誉就只是一个一触即碎的浅薄的玩笑?难道是北大在用最残忍的方式报复我填报志愿时的心志不坚幺?这条看不见丝毫光明的路,我还要、还能坚持下去幺?
  可退路已经被自己截断了。
  记得曾经听一个同是复读生的姐姐说,复读生是原地踏步的,没有改变,没有进步,所以大家听课的时候我可以睡觉,大家做题的时候我可以看小说,重来第二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我发誓,若我像她一样,彼时已经拿到自招加分,我也一定是这样的想法,并且从那一刻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不再用菜夹馍和煎饼委屈自己——那是我将近一年的中午饭和晚饭,为了节约时间。可是我没有她那么优秀,所以我只有更加努力,中午离开教室的时间从十二点半拖后到十二点四十五,大家睡觉的时候我要听课,大家看小说的时候我要做题,早已不是为了成绩在拼,而是无论如何让,都要守住心底的尊严。
  重来第二次,有什么苦是不能吃的。
  我习惯中午独自一个人留在教室,习惯在自习室坐到很晚,中午十二点半,凌晨十二点半,这两个遥遥相对的钟点每日与我相伴,身边总是安静无人,手边永远做不完的习题象是一场无人倾听的诉说,明知无益,却不愿停下。
  我总是在做题的空隙莫名地走神,想一些荒谬而漫无边际的事,想曾背过的那些哀感顽艳的诗词,想朋友们转身离去的背影,想曾有的那些轻歌巧笑和惘然若失,想晚上放学后仰头望见的长安月,想西安这座历尽荣耀与伤痛的城,想文化的继承祖国的复兴,想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想看不见的远方河岸边的芦苇丛,风过时萧萧寥寥,静悄悄吹起一档芦花如雪。
  向人含笑背人咳,小恙轻随懒自呵。
  总是难过。
  后来我想。就当着本不该有的高四是一场跋涉,我在冰冷的原野上追逐它前行,义无反顾。若是失败了,就只当这千里的跋涉,是来做一次甚至无法的相间的告别,只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却终究抵不过时间。
  这里的“它”早已超过了北大的定义,而是我随自己的全部自许和自期,以及逆境中不曾磨灭的梦想。
  于是我奋斗在高四看不见尽头的路上没有停下,掩藏起所有的伤痛,依旧可以对着每一个人笑得灿烂。
  这次咱们拼了
  幸运的是我有着一群能相互依靠的同学。
  大厦倾覆,沧海横流的时候,我们是一群相濡以沫的涸辙之鲋。
  我们一起学习,一起生活,大家同气连枝,像同一条战壕中的战友,我们之间的竞争,也已被那相惜之情捂成了微暖的温度,成为熨帖胸口充实记忆的别样的心情。
  还有宿舍的舍友,这群最亲密的“战友”,天上神仙府,人间三零五(我们是305宿舍),这是我调侃时为宿舍写的对联。我们在这方小小的空间里,意外地收获了幸福。
  我们付出了多少,没有人能列举得清。我只知道我们宿舍在自习室的人总是最多最齐时间也最长,我们合起来考过五次年级第一和无数次的前五前十,我们六人最终两个北大两个清华两个中财聚首北京,为了各自的梦想,我们舍弃了太多。
  每一次回宿舍时,我都会在楼下抬头先看我们的窗口是否有灯光,像是,一年灯火要人归,家一样的温暖。我总是回来得很晚,但即使灯黑着也从来没有慌张过,因为我知道推开自习室的门,你们一定在。
  记忆中最深的,是305朝阳的大窗,每天早上买饭回来的人拉开窗帘叫大家起床,睁开眼时,阳光洒满一室,漫漫长夜的伤痛化作满心满眼的温暖。我一次次地想起来我喜欢的那句歌词,每一天睁开眼看你们和阳光都在,那就是我要的未来。
  我们是一群在涸辙中相濡以沫的鲋鱼,每一群涸辙之鲋都有着相忘于江湖的梦想,但在那之前,我们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拼出那条拼向江湖的水道。
  很没来由的,我想到我的班主任孙老师,想我对他痛恨切齿的高三和感激涕零的高四,像一场很荒谬的虚拟:我希望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守在我身边,不离不弃,为我的每一点进步由衷地欣喜,也安慰我每一次的失落,只要看到他,我就有走下去的勇气,并且欣然的笑容满面。我一直以为没有这么一个人,过后回头才发现,这个人一直都在,却是我的班主任。
  他曾在所有同学怨天尤人的抱怨中面不改色的发试卷考试,也曾在地震时的剧烈晃动中如山岳般屹立在讲台上安定每一个人的恐惧绝望,他让无数学生在毕业后感念起他的好。然而,我感念他的是他在一次单独谈话中对我说:王欣怡,这次咱们拼了。
  这次咱们拼了。
  回想高四经年倥偬,人浮于事,然而,这句话却让我始终铭记于心,并照亮我的前程。我想,有时候,人是可以为了一件事而付出全力的。
  后序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许多美好的东西,往往在心灵经历沧桑之后成为永恒。那么就此结束吧。我已在燕园,已在十余年牵系的未名湖畔,愿所有人安好,愿前路风景如画。

真实高三励志故事

03

一个高考落榜女生的自白

  我不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也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儿。我,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但是我和所有的女孩儿一样,拥有美丽的梦想。我想实现它,可是发现梦想终归是梦想,它不是童话!
  在这个世界上活了19个年头,过了12年的校园生活。本应像所有电影和小说里的男生女生一样,迈入理想的大学,开始自己美好的人生。但这样的事并没有发生在我的身上,因为我高考落榜了!
  不想去怨天尤人,因为我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怨不得别人。可想到自己多年来的梦想就这么破灭了,心还是会隐隐作痛。因为与此同时,我也粉碎了母亲的梦想。
  我的家境虽算不上贫寒,但也确实不富裕,连工薪阶层都算不上。记得小时候,爸爸的单位不景气,为了维持生活,爸爸就利用公休时间到菜市场卖菜。妈妈因为公司不景气,从生下我以后就再也没去上班,每月只拿少得可怜的补助。那时,妈妈给工厂做加工,就是把弯儿的钉子砸直,一斤钉子大概可以赚5分钱。记得那会儿我大概3、4岁吧,也跟着妈妈一起感。说来也怪,妈妈说我那时干得相当不错。
  我喜欢集体生活,妈妈也认为一个孩子不能总在家呆着,要接触同龄人,要学习东西。就这样,我去了幼儿园。我很爱写写画画,而且我写字比同龄人都要漂亮,从那时起,大人们就认定了我是个上大学的胚子,我自己也这么认为。虽然那时我懂得不多,但我知道上大学是一件会令人羡慕的事情。
  1992年妈妈正式下岗了。我们家陷入了危机。
  后来,妈妈开始在各大商场当售货员。妈妈的销售业绩很好,很得老板的赏识,在圈儿内小有名气。记得一些老板为了聘请妈妈,还专门跑到我的学校去找我,吓得我妈差点给我转学。妈妈的能力也遭来了嫉妒。记不清那是哪一年的事了,妈妈被人诬陷,从此没人再聘请妈妈。
  有一句话是作为女儿不应该说的:我爸爸并不是一个能养家糊口的人,以至于生活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妈妈的身上。因为妈妈要强!她相信自己家的生活只会比别人好,自己的孩子会十分幸福。于是妈妈用自己打工的钱把家里得住房从伙单变成了现在的偏单。
  再次事业的妈妈开始给自己大功。那时市场有一种叫“皇品”的方便面,因为物美价廉,很受欢迎。妈妈就开始做“皇品”的销售。做了一段时间以后,妈妈又开始卖服装。在一些市场,或者是去大港的集市。总之,那几年吃了不少苦。妈妈的身体开始不好了。
  1998年,爸爸失业了。上小学5年级的我,第一次感到家里的危机。妈妈开始起早贪黑的卖早点——煎饼果子。收入很少,很少。于是妈妈又在菜市场租了一个摊位,卖干鲜果和蜜饯。后来因为家里的一些琐事,那个摊位就退了。很快,爸爸找到了一份工作,每月570元。可是爸爸那时不仅赌博,还酗酒,整天和妈妈打架,偷家里钱花。妈妈失望了,我也绝望了。妈妈开始尿血,那时我发誓,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妈妈幸福,至少不要再为钱发愁。可我那时很讨厌我的家,恨我的爸爸。我对妈妈说:“妈,只要我长大,我会尽一切努力离开这个家,我多一天也不想在这个家呆。”我也对爸爸说:“爸,不管你以后变好还是变坏,我绝不会让妈妈和你生活一辈子!”
  我那时学习很好。当时,我是班里的班长,还是学校的大队干部,胳膊上有令人羡慕的“三”。学校为了培养我,送我去最好的提高班上课,学费由学校出。并且周一至周五放学后,我的认课老师免费给我补习。那是我最给妈妈争气的一段时间。小升初时,我被保送到了一所重点中学。妈妈说,我是她奋斗的动力!
  从初中开始,我的成绩开始下滑。我是一个很老实的孩子,而且小心眼儿。初中的班主任,没来由的就看我不顺眼,经常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侮辱我。我从小学众星捧月般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低谷,13岁的我承受不来。妈妈气愤地找班主任去理论,换来的结果就是,我被她更加侮辱。我曾多次被评为“最差学生”,这都是真的。因为老师这样对我,所以同学总是把一些不好的事情推倒我身上。我就天天捱老师批评。于是我得了轻微抑郁症,不爱说话,专爱在雨天淋雨。再后来发展到心脏病。我的成绩因为心情的原因一落千丈,班主任更加看不起我,因为我给班里拉分儿了。
  我们班当时由59个学生,我的名次总在38~~45之间徘徊。但我学习依旧努力,所以除了班主任,所有的认课老师都特别喜欢我,每次我妈到学校,老师们都夸我,说我在学习上有很大潜力,当然,班主任不这么认为。我是班里第一个交入团申请的,按理说班主任不应该干涉,可她硬是把我拖到毕业也不让我入。后来还是我们学校的一个主任找到了她,她才勉强答应。因为她也确实说不出我有什么大的缺点。
  我还记得,有一次班主任到北京进修,那是我初中生活最快乐的一段时间,学习成绩突飞猛进,一越全班前20名(我们班同学成绩都很好,班里的名次基本上就是年级的名次)。但我的同学不相信我,班主任进修回来,对前20名同学进行表扬时并没提到我,因为她不相信那是我的真实成绩。
  我中考时正赶上“非典”。还记得在模拟考试之前,班主任曾打电话到我家,对我妈说:“我劝你们孩子还是别参加中考了,白费劲!下星期有一批‘分流’(那时已不叫“分流”,但形式是一样得,就是参加完毕业考就不用参加升学考试,直接到中专、技校)不如就走了算了。”我自尊心特受打击,我妈特气愤,对她说:“我孩子上了9年学,不能不让她看看中考试卷吧!您放心,我就是花再多的钱,也会让她上高中!”妈妈就这样摔了班主任的电话,很帅气!我很受鼓舞!因为初中三年,妈妈依旧卖早点,依旧辛苦,我们家依旧很穷。爸爸似乎好了一些,找了一份收入比较高的工作,不怎么喝酒了,也不赌博了。可爸爸得单位不按月发工资,因此生活状况没好到哪里去。
  可喜的是,我的中考成绩十分好。本来想留在原学校继续读高中,但想到初中的不愉快经历,我放弃了。妈妈找了一所适合我学习能力的私立高中,我进校的成绩很高,同样,这所学校的学费也很高。
  可我在这所学校并没有太大的好转。学习成绩依旧不好,甚至越来越糟,只是我的性格变得开朗了。至少不会去淋雨了。高二时,我本来选择了学习理科,可是没人支持我,包括妈妈。在很多压力下,我选择了文科。事实证明,这个选择错了。我的作文势必较好,可是如果我是学理的,这就十分有利,可我是学文的。我的地理很差,历史也不好,政治一般,数学一般,英语基本上没有优势。高三一开始,我就看到自己的前途有多渺茫,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高二的理化生,文理班是不一样的。我只有硬着头皮学。
  我开始清家教。妈妈不惜高额的家教费用,给我请了4位老师。每周大约要200元,就这样清了整整一年的家教。可是并没起到作用,我得学习越来越越差了。而且,自打我上高中开始,我妈就不再卖早点了,开始当保姆。一个人做好几家的工作,受好几家的气。《马大帅》所讲的故事,几乎和我妈一样,只是大家看到的是这种工作的辛苦,看不到一个家政服务员在别人家受的气。
  高考结束了。没想这么多,我就出去打工了。在一家饭店做服务员。那时我才知道给私营老板打工有多不容易,尤其是在饭店做服务员,又脏又累,所以饭店的服务员大部分都是外地人,我们店10多个服务员,只有我是本地人。随着在饭店工作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对上学也就充满了渴望,第一次感觉到上学竟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与此同时,高考落榜这个事实也一步一步向我逼近。直到成为真正的事实。虽然落榜了,单我心中仍有不甘,因为我没想到严肃的高考竟是这样。真的,有时我抬头看天空,觉得很混浊!!!
  无论如何,我得接受这个事实。我不想复读,因为明年的形势比今年还严峻。我承认,在“蓝印户口”面前我没有任何竞争力,所以我没必要自欺欺人地去复读。我觉得自己很无能,同时,现在的我很无助。我没学历,也没实力,只有一个想赚很多钱的愿望,想让妈妈幸福。可我连自己的前途都找不到,我好失落!
  现在,我依然想上学,想上大学,那样我可以半工半读,不至于让妈妈太辛苦。可我想放弃,我想去打工,因为我的学习能力有限,复读不会是我最好的选择。
  高中三年,我并没有像大多数高中生一样谈恋爱,但我有喜欢的男生,他也喜欢我,我们说好,要在毕业后在一起,然后一直到老。可毕业后,我再也没联系过他,甚至避开他。因为他考上了一所很不错的大学。我想他的人生会是美好的,他的身边会有适合他的人,而那个人不是我。我知道,自己和他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也许我的这种想法很庸俗,但事实就是这样。只是我很喜欢他!愿他幸福!